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五十章沒聞到騷味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五十章沒聞到騷味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唉,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得道者得不了道了自然雞犬就全散夥了。」葉凡嘆了口氣,發現許多店面都掛著出租或出賣,還有聯繫電話等。

橫空集團黨委書記衛玉強帶著人在總部門口迎接。人馬倒是相當的多,不下一千人。

總部門口也是彩旗飄揚,還有學生手拿花環等,這氣派做得還是相當足的。跟竣工剪綵有得一比。

而橫空集團總部大樓還是相當氣派的,葉凡往裡一瞧,發現大樓六層高,長達二百米左右。

中央一個三角架形式的往外突出部位估計就是辦公大樓的主體部位了。

而外邊有個很大的草坪,估計有三四個足球場那般的大。草坪雖大,但草可是不多,稀稀拉拉的長著一些發黃而焉頭耷腦的草兒都預示著橫空機電的不妙處境。

草坪旁邊是停車場以及一些假山池沼,不過,裡面好像都沒水了。

而假山也是缺胳膊少腿兒的相當的殘敗不堪。整體看去給人一種剛被日本鬼子三光政策『洗劫』過的感覺。

衛玉強是個矮個子,人雖矮但氣派並不低。

人家副部級幹部,省長助理。自然地位比陳部長來得高。所以,老衛同志是站在大門口等著葉凡跟陳部長上前打招呼握手滴。

衛玉強跟葉凡握手時是緊盯著葉凡看了一陣子,看得葉老大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老傢伙才鬆了手。

「著實年輕1半晌,衛玉強才吐出四個字兒來。

「老衛,年輕人好啊,有朝氣有幹勁。我們可是給你送來了活力。你們這老少配更能搞活橫空機電嘛1陳部長呵呵笑道。

「呵呵,年青總比我這老頭子好得多。老老!不能講老少配了,應該是我這老人協助年輕人嘛1衛玉強笑道,這笑相當的假。

「咱們進樓里坐坐,爾後就吃飯。」衛玉強說道。

陳部長跟葉凡點了點頭要往裡而去,就在這時候。嘩地一聲,大門口非常突兀地湧進來了『千軍萬馬』。

居然還扯著一長達10米的大橫幅,上書——我們要吃飯,我們要治病,我們孩子要上學,我們……

有人一舉手高呼一叫,頓時,大門前像是開了鍋似的炸開了。葉凡看去。至少有二三千人,全都振臂高呼著橫幅上的口號往大門裡捅擠了進來。

而門口站著的武警們雖說相當的強悍,有二十來個。但未及防備之下,或者說也不忍心相抗之下一下子就給人擠散了。

要知道,橫空機電集團的前身可是政務院直管的獨資企業。當時可能是為了保密,這集團公司的保衛部前邊還得加上『武裝』兩個字。全稱『武裝保衛部』。

也就是講這些人並不是穿著黃皮子的廠子里的保安,而是貨真價實的穿著軍裝的武警。

後來橫空機電集團被降格了變國資委跟省政府合管,但這『武裝保衛部』的『武裝』兩個字並沒肉個部門還是原來的武警在抗著的。

估計衛玉強也怕職工折騰,所以,早上把武裝保衛部的武警全給拉上來了。想不到老衛同志最不想見到的場景還是出現了。

「想幹什麼,馬上趕出去1衛玉強扯開嗓門大聲而霸道的叫道,不過,外邊的聲音比他的大得多,根本上就聽不見。

而保衛部門負責人同志那是滿頭大汗。擠上去指揮武警要把人群給逼到外邊去。

只是,太遲了。

而且,這些武警從來都是保衛工廠跟集團總部對抗一些黑惡勢力才動用的。

在那個時候他們很英勇,不過,現在叫人家要面對廠裡面的職工,他們猶豫了。

而且,好多武警的老婆孩子等都在廠里上班,怎麼忍心下手。

「快進總部大樓。」衛玉強一看形勢不可扭轉,當機立斷叫陳部長跟葉凡往大樓里跑。

不過。顯然對方是相當有預謀的。這個時。居然從大樓側面又跑出幾十個人,那速度飛快。比劉翔也慢不了多少。

葉凡跟陳部長還沒走到辦公大樓門口在一半路上就給堵在了草坪邊緣。

而衛玉強又給另一些人給圍堵在了另外一個圈子裡。人家搞的是分散包圍各個攻破的妙計。看來,這幕後人讀過『孫子兵法』嘛。

葉凡一看不行了,身子往旁邊一晃,把對方手中的半導體擴音筒給搶了過來,一晃又回到了陳部長身邊。

這速度那個叫快啊,如果是平時陳部長肯定會嚇出病來,不過現在一慌急也來不及多琢磨葉總啥時變飛人了。

葉凡見旁邊正停著一輛奧迪,他一跳就到了車子,扯著嗓門大叫道:「全給我停住腳步,我是新任橫空機電集團總裁葉凡。有什麼話你們派代表過來。」

「新任的,毛都沒長全還總裁,總裁個屁!你看他才多大,不到三十歲,把咱們廠交給這種公子哥,絕對是開後門上來的。

這是對我們全廠一萬多名職工極端不負責任表現。我們豈不是更完蛋了。

聽說省里早就決定了要解散咱們廠子,工人全部下崗。到時連下崗補貼一分都拿不到。」有人大叫道。

「沒錯沒錯!滾回去後門鬼1

「我們要吃飯,我們要治病1

「廢話少講,我以橫空機電集團黨委副書記、總裁名義鄭重宣告。

我數十下。十下前回到自己崗位的同志先補發三個月工資。不退回去按不服從公司紀律論處,扣發三個月工資!

再不走的,全給抓起來送公安部門處理。」葉老大此刻用的是化音迷術,而且聲音相當的渾厚,相信幾千人每個人都能聽見。

果然,有人猶豫了。

1……2……3……4……

葉老大開始數數了。

「我們怎麼相信你會先補發我們三個月工資,廠里不是前段時間剛給人騙走了幾千萬。

現在財務賬面是就剩下幾萬塊錢。你這純粹是騙人的,而且,被騙了幾千萬居然講交學費。

這可是全廠工人的工資跟看病的錢。你們是把我們的血汗錢拿去交『學費』,全是騙子。

我們不信你們,騙人滴1有人大叫道,看來,這次組織這次活動的同志很厲害,連這個都查清楚了。

人群一聽全都大叫著『騙子』,又開始有些騷動了起來。

「不信的話先回去的同志馬上去財務部門領錢。臭話講在前頭,還剩下五個數沒數,我數完前凡是還在門內的不回家的就扣發這三個月的工資,公司不再補還給你們。而且,還得接受處分。」葉凡一喊完,又開始接著數數了。、

6……7……8……

這次果然有響應了,站門口的一部分人不由自主的把腳往門外移去,一看後邊的人鬆動了,前面的人生怕真給扣了三個月,而且,大家都著急著去領錢了。

這一鬆動,人群頓時像潮水一般往外退去。

葉老大數得很慢,當然得照顧著點大家的腳力。數太快就是劉翔來也跑不到大門外的。

儘管有人還在扯著嗓門大叫『騙人得,大家不要信』的屁話,不過,不過三十秒鐘,門內就剩下十幾個傢伙了。

葉凡一看,冷冷的盯著這十幾個傢伙。知道肯定就是這些傢伙在折騰了。

「你們,跟我進總部大樓談談。」葉凡跳將了下來,指著那十幾個傢伙哼道。

「談就談,大不了老子滾蛋不幹。到街上擺地攤都比呆這破廠子強些。」有個濃眉大眼的傢伙很硬氣,把手中的擴音筒往地下一砸,寒煞煞的盯著葉凡。

「對,大不了回家咱地去1十幾個人都揮臂高叫道。看來,這位姜軍同志的號召力蠻強的。

「葉總,他就是姜軍,是部隊轉業幹部。以前是在下屬的重工業園區任副區長,前段時間因為工作散漫被撤職了。」這時,橫空集團辦公室副主任孔意雄湊葉凡耳旁說道。

「你就是姜軍同志?」葉凡倒有些佩服這傢伙的硬朗。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本人就是姜子牙的姜將軍的軍。將軍本人當然相當,可惜在部隊只當過野戰團團長。」姜軍哼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我倒咱們新任的葉總怎麼樣補發他們三個月工資。」

姜軍伸手一指在大門外觀望的等著『發餉』的同志們,一臉的『勢氣』。

「對對!每個工人四千塊,合起來,我算算,一萬多工人就得四五千萬塊。咱們公司的賬面上剩下的錢不會超過五百萬。每個人半個月工資都不夠發。」這時,一個高瘦的傢伙跟著叫道。

「他是姜軍的『軍師』,叫玉飛。以前在產品技術部門工作。」孔意雄說道。

這時,衛玉強也走了過來。老傢伙一臉的難堪,小聲責怪著講道:「葉總,你這嘴一張怎麼平息。賬頭上的確只有幾百萬了。不要講三個月,就是半個月也補不了。而且,這些錢可是保障公司最基本運行的費用。給全發了公司豈不要癱瘓了?」

「財務部的負責人在哪裡?」葉凡大聲問道。

「我就是集團財務部的副部長,葉總,您叫我玉紅就是了。」上來一個剪著齊耳短髮,臉色有些發白的中年婦女。

估計給嚇著了,話都講不利索,而且,那粗壯的腿兒明顯的在作著無規律的顫慄。有沒尿了褲子葉凡暫時還沒聞到騷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