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五十三章根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五十三章根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哥,你得防著蓋紹中這個人。」晚上的時候,藍存鈞打來了電話。

「這段梁子算是結下了,不過,我總是有些不明白。以著蓋紹中的為官經驗來講,明明是他撞倒了我怎麼會倒打一耙。

當場那麼多人都瞧在眼中的。此人也太沒品了,而且出言像個潑皮。

好像此人是專門針對我似的。老弟,你有沒感覺到這一點?我在想,是不是有人在捅「妖蛾子」

不希望我到橫空機電集團似的。而蓋紹中就成了馬前鋒。不過,能支使得動蓋紹中的人物不簡單。2853

此人好像連蔡強這種份量的副省長都不怎麼理睬,除非是帶常字頭的省級領導了。

」葉凡有些納悶這個,一直在琢磨這事兒。

「本來早上我也是沒琢磨透,蓋紹中雖說霸道。在項南市從來就是說一不二的人。

但是,能坐到今天這個位置上,他絕對算得上是一隻快成精的「狐狸」

而且,此人歲數也不大,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候。他還有著巨大的「陞官,空間的。

今天的言行是有些不妥當,不過,他也成功的挑起了跟你的戰爭。

晚上的時候我才打聽到一點相關的消息。聽說這次橫空機電集團總裁位置的人選方面原本是定蓋紹中的。

而你算是突然殺出的一匹黑馬。」藍存鈞這話一出,葉凡是恍惚大悟。

「橫空就一個爛攤子,總裁位置跟項南大市一號位置相比可是差了不少級數。蓋紹中原本瞧中這個位置估計也是瞧中了「擦邊球,副部這個吧?」葉凡問道。

「應該跟葉哥你的打算差不多,甭管它爛,但好歹這級別先打一個擦邊球給擦邊上去。

爾後在集團拖得幾年,再一轉道回到『政府』部門就是副省長之流了。

因為,直接上去的話對每個正廳級的幹部來講都是難度相當的高。

蓋紹中的後台聽說后硬氣,不過到底是誰我也不清楚。從跟他相處的一年時間來看,此人相當的狂妄。

今天他對蔡省長的態度你也看得出來,根本就沒怎麼把蔡強這個副省長擱眼中的。」藍存鈞分析道。

「狂妄之人必有狂妄的資本,連蔡強都不擱在眼中。那此人的後台位置肯定比蔡強雄hou得多。

在全省來看,當然就如我剛才所講的要數省委裡面那十幾個常委了。

能坐到今天的位置,說蓋紹中沒有後台那是絕不可能的。如此狂妄,後台必硬。

今天他找話挑起事端,估計是在刺ji我。今天好像我也中計了,不過,我就是故意中計的。

蓋紹中如此的強勢,老弟你的日子估計不好過。所以嘛,我想,如果把他給擠兌走了,老弟你豈不是馬上翻身了。」葉凡笑道。2853

「唉,又麻煩葉哥了。不過,蓋紹中可不是那麼容易滾蛋的。就怕此人後面的陰招是層出不窮。

畢竟你捫橫空機電有六成的地盤還在咱捫項南市。而許多方面都要項南市提供的。

簡直來講,就是斷了你們的電的話你們都難以「活命,下去。以著我對蓋紹中的了解來看,此人不會把今天發生的事捅到省里的。

這不是他辦事的風格。二來也太不光彩了,而他喜歡親自動手解決掉對手。

所以,後邊,你可得防備著他了。我這邊有什麼消息會馬上傳給你的。」藍存鈞有些擔心埃

「走一步算一步吧,只能用兵來將擋水來土淹來鼓勵自己了。不過,雖說蓋老虎霸道,但是,這項南市還有上級領導的。更何況,如果他真要跟我「玩,下去的話,咱們不妨裡應外合搞死他。」葉凡冷哼道。

「我堅決支持,他不動咱捫也不動。他若動咱們跟他死磕。這嘲戰爭,一旦拉開帷幕,估計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除了其中一方出局,不然就罷休不了。」藍存鈞表了決心。

「老弟,市委常委那邊你不可能一個同盟都沒有吧?」葉凡問道。

「說來慚愧,因為蓋紹中的霸氣。我到現在只說動了一位同志,他就是田東升。

任市委宣傳部長,就其原因就是蓋紹中看他特不順眼。就是因為有次報道中談到蓋紹中時惹『毛』了他。

一直以來田部長都想修復跟蓋紹中的關係,不過,修不回來了。

有幾次蓋紹中都下了手想把他給擠走。不過,田東升也厲害,居然給穩住了陣腳。

見我也被打壓得厲害,所以,我們倆個惺惺相惜成了同盟。只是宣傳部的權力太小了,他對我的支持並不是很大。」藍存鈞講道。

「政法委書記跟軍分區司令都是誰?」葉凡問道,當然要從這兩個有利於自己的人方面下手。

畢竟葉老大還兼著公安部部長助理職位。雖說是個空掛著的,但是外人別不知曉。而軍隊一塊葉老大也有一定的關係。

「政法委書記鄭一天,此人沒戲唱了。他一直跟著蓋紹中的,去年只是項南市公安局長,今年才提拔兼了政法委書記一職的。這一切都是蓋紹中相助『操』辦上去的。要說動他那隻能是太陽打西邊出了。

至於說項南市軍分區司令叫楊東流。此人極少來開會,偶爾來一下也是八棍子打不出一個悶屁來。熬夜看書★香香★文字

我到這裡常委會也參加過不少次了,基本上沒見他發過什麼言。

有發言的時候那都是因為常委會議有涉及到軍分區工作一塊才發言。

即便是發言也是一句兩句,而且極少有傾向某一塊的說法之類的。

而且,一半的會議他都不在。在的時候經常投的也是棄權票。」藍存鈞說道。

「這個倒也貼合他軍分區司令的職責,不干涉地方『政府』事務嘛。他就是帶著耳朵來聽的而不發表意見。2853

」葉凡笑道,「不過,如果能拿下他的話讓他多參加會議,偶爾支持你一下還是行的。可以不發言嘛,但是,票還是可以外是個態度問題嘛。」

「這方面葉哥你在行,還是你束『操』作,我專門負責打聽消息『摸』清情況就是了。對於他,我是沒辦法了。雖說老頭子也正省級別,但並沒有認識幾個軍隊將領。」藍存鈞笑道。

「呵呵呵,你這傢伙把自己「摘,得真乾淨,這可是為了你的事。」葉凡開了句玩笑。

「咱們共同的事業嘛,暫時來講我還不是特別的強烈的有著控制**的。

畢竟,我到項南也就一年時間,就是把蓋紹中擠兌走了也輪不到我上位。

當然,能換個軟一點的搭檔來也舒服一些。當然,如果蓋紹中要對昂葉哥的話,我是無條件往他身上招呼了。」藍存鈞講到後頭這口氣可是有些陰森森的。

「你這傢伙也絕不是善茬,部里鍛煉了那麼久,沒見過豬跑總吃過豬肉是不是?」葉凡笑道。

「那當然,以前我獨木難支,現在有葉哥你這個主心骨到了。咱捫兄弟齊心,神檔殺神佛阻滅佛。」藍存鈞心情了好了起來,笑了。

「放心,軍分區的楊東流我會找人出手。到時不是兄弟倆了,而是三。」葉凡神秘笑道。

「三,還有哪位哥哥要過來?」藍存鈞頓時大喜。

「估計也不久了,老狼要到天雲省軍分區任司令員。到時,他好歹也掛著一省委常委的空銜了。」葉凡笑道。

「娘滴,看來,咱們兄弟仨還真要在天雲開創一番大事業。」藍存鈞笑道。

「干好工作,共同升宮。」葉老大幹笑了一聲。

「太狂妄了,太囂張了1項南市宏展樓一個包間里,一個戴眼鏡的傢伙憤憤然講道。

此人,項南市市委秘書長曾雲閑,蓋紹中的鐵竿手下之一,在圈子裡就是一狗頭軍師角『色』。

「蓋書記,我看這事就得向省委屎政府』反應上去才是。一個破集團的老總居然如此的囂張,這還了得。這根本就是無賴加潑皮行為嘛!這面子一定要爭回來,不然的話,咱捫這圈子都會給人恥笑的。」市政法委書記鄭一天配合著刺ji起蓋紹中來。

「老鄭,你也不賴嘛。今天一下了就派出了八輛警車。相信那位葉總心裡很不痛快著了。你這一招,高明1曾雲閑挪喻著說道。

「蓋書記,你發個話。怎麼干就怎麼干?」鄭一天冷哼道,那臉板起來還真有些嚇人。

因為此人皮膚生來就黑,看上茹黑麵包公的潛質。再加上在公安部門工作了幾十年了。

膽小的罪犯見了他還真會腿兒打閃著。被那些混混們稱之為「黑面閻羅」

項南市人都曉得,蓋老虎手下有三大高手。

分別是

「東方不敗,牛建國,項南市常務副市長。

「黑面閻羅,鄭一天,項南市政法委書記。

「笑裡藏刀,曾雲閑,項南市市委熬夜看書長。

晚上這包廂里三位牛人都在坐,曾雲閑為什麼會被人稱之為「笑裡藏刀」從這字眼裡就可窺見一斑了。

因為此人作為市委秘書長,從來就是一張笑眯眯的親熱面孔。就是面對對手也是如此。而背後陰起人來那是絕不會手軟。

至於「黑面閻羅,其實是指鄭一天的手段雷霆,不過,在公安這一塊上這人還真是一把好手,這外號當然是那些罪犯混混捫給起的。

牛建國作為市委第五號人物,因為項南市有三個副書記,一個蓋紹國正書記,所以,牛建國這個常務副市長只能坐第五把交椅了。

不過,此人為何被稱為「東方不敗」那肯定不是「自宮,練了「癸花寶典,那玩意兒。

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