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五十四章正式上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五十四章正式上班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而是因為此人『好鬥』,而且『嘴功』特厲害。據說有次開市長論談大會,此人一張嘴居然連破六關,嘴下殺得天雲省其兄弟地市的六個副市長全都啞火了。

所以,落下了個『東方不敗』的名號。aoye.

這時,一直還沒發言的常務副市長『東方不敗』牛建國同志突然『插』嘴講道:「老鄭,咱們是國家幹部。不要把你那套土匪作風搬過來。」

「噢,就光靠你那張『嘴皮子功』就能把姓葉的給說暈過去了是不是?

如果真能行的話那就請咱們的牛市長出面發動『口水炸彈』先把那家給滅了就是了,省得咱們在這裡七嘴八舌的。」鄭一天可是警察腕兒十足,也是一霸氣人物。2854

對於『蓋老虎』鄭一天不敢發飆,但對於牛建國他可是一點都不怵。

兩人雖說是同處於蓋老虎的圈子,但政見跟工作作風可是完全不同。

因為,牛建國比較注重『懷柔』那一套,講究的是以理服人,以計搞人「整人』不見血。

而鄭一天比較喜歡直接動手陰人,兩個套路,雖說謀略不相同,但結果卻是差不多。

而牛建國常常自詡高級知識份子,而鄭一天這位半路出家只混了個電大文憑的傢伙全然不在人家朱碩士眼中的。

「口水怎麼啦,口水有的時候比直接的白刀子進紅刀子出厲害得多。

可以讓對手苦不堪言,連反擊的力氣都沒有。這就叫什麼,叫計謀老鄭同志。

比如,姓葉的不是要『牛』嗎,咱們以牛對牛就是了。他們橫空集團沒電還能嘎嗎?

先停上幾天電就保准馬上就能讓他們頓時變成鐵鍋上的螞蟻。」牛建國反駁道,其人一臉的淡然,一幅老謀的『智者』風範。隨手還拿起桌上的餐巾紙當文士扇扇了幾下。

他看了鄭一天一眼,哼道,「到時,姓葉滴自個兒就得先登門過來。到那個時候,咱們有滴是機會修理他。」

「停電,這個,這電廠好像也不是咱們市的。而且,按規定人家難道不會往上反應。

更何況,橫空鎮人馬可不少,好歹也有幾萬。你停上幾天鎮上人還不折騰出什麼事來。

到時上頭問下來,咱們可是不好交待。而且,姓葉的肯定也不好唬弄,一停電人家肯定盯得緊。

要是給查出什麼豈不是更麻煩?」鄭一天反擊道,「還不如我找幾個人出手。

最近橫空機電集團的姜軍那傢伙折騰得可是厲害,咱們再添上一把火。

到時,就憑橫空保衛處那二十來號人馬估計也是頂不住的。到時,還不得求咱們項南市公安局出面給頂上。

真到那個時候,看老子怎麼收拾那傢伙。」

「你這腦子還真是愚不可及,電廠不是咱們的,但是,電業公司可是咱們項南市的。

咱們不能無故停了別人的電,但是,檢修都不行嗎?而且,咱們在檢修期間只提供民用電。2854

因為橫空企業規模太大,無法保障他們用電也正常。而且,檢修這個就有說詞了。

你檢修上一天是檢修,檢修上十天也行嘛。再不是把大的電機或變電站的一些設備給弄點什麼出來不就能蒙過去?

關鍵是腦子要懂得用,活用才行。現在,早不是拳頭大就是硬道理那個時代了。」牛建國還真有一套,直接就能戳中葉老大的軟肋。

「不過,還得注意一點。停電可以停,只是,咱們要停得一點痕都沒有才行。

你說電機壞了,老牛,你可是把有點東西給忘了。橫空機電集團老本行是幹什麼的?」曾雲閑對於牛建國的顯擺顯然也有點看不慣。

曾雲閑經常也自詡為自己是蓋老虎這個圈內的『智者』。你牛建國搞得像個文人墨客,像個大師一般,那我曾雲閑擱什麼位置了。

二虎不能容一山。

「是啊,人家橫空機電集團可是生產電力設備的大家。就是咱們市那些水電廠發電廠以及變電站變壓器的哪一台不是橫空出產的。

要講到修電力設備,人家是老祖宗了。這方在專家多得很,到時,人家說你修不好咱派專家來修。

如果證實壞了不能修的話那就從他們廠子出錢買去,那豈不更是給他們送錢不成?」鄭一天貌似抓住了牛建國的軟肋,馬上迅猛的攻擊了過來。

「哼,咱們開始是電廠正常的整修。今天電廠過兩天又是變電站。

還有電線線路等等。這樣,合起來一折騰,就是橫空派人過來把這些一條龍的搞下來估計也得十天半個月了。

橫空能受得了嗎?雖說現在這破企業都快倒了,但也還有三成的機器每天在運轉著。

咱們再從背後捅上刀子,把他們簽定了合同的產品廠家搞通,到時橫空因為沒電而生產不出設備來,豈不是違背了合同所定的規則,那是要雙倍甚至幾倍的賠錢的。

相信那些定了產品的廠家樂意看到如此狀況發生的。」牛建國這話還真是提到了關鍵之處。

「就怕馬上這樣子會不會給人留下『此地無銀三百兩』的不良印象。估計這事兒早就傳到一些人耳里了,怕是有人會想到這事的始作俑者是蓋書記。這個,也不大妥當。」曾雲閑扯出蓋紹中來。

「無妨,就是知道是我蓋紹中乾的那又怎麼樣?我倒到時他怎麼樣應對。

這個,就算是我們『戰鬥』前的熱身賽吧。就這麼定了,這事就交待給建國了。

這電,最遲不能拖到後天早上,先停了。」蓋紹中陰森森的講道,這就是大老闆拍板了。

第二天早上,葉凡才有精力在黨政辦主任曹凱雄的帶引下逛了一圈集團總部大樓。

「曹主任,這總部大樓里人馬還真不少吧?有多少分部以及機構?」葉凡隨口問道。

「光是咱們總公司就有接近二十個部門,下設董事會、綜合管理部、集團財務部、重工園區、黨政辦公室、戰略與發展部、運行管理部、人力資源部、市場本部、質量部、資產管理、審計部、紀檢監察部、法律事務部、環境衛生部、黨群系統、技術中心、武裝保衛部……2854

這些分部手下工作人員編製不同,像武裝保衛部有正式編製二十八個。

不過,其實不止這些人。因為,還得加上聯防巡邏的編外人員,加起來不下六十個。

這二十個部門合計起來人數不下600人,而正式編製估計就380左右,有200多人都是編外人員。

因為咱們橫空機電集團公司總廠就在集團總部不遠的地方,開車過去十需要幾分鐘車程就能到達。

其實跟總部是連成一片的。

而在總部旁下設兩個最大的主廠。

一個是橫空電力設備廠,以生產電力設備以及機電為主。比如變壓器、電錶等跟電有關的設備。

不過,因為近幾年下來公司效益太差。而這邊又失去了國家的計劃分配。所以,到咱們公司採購大型電力設備的公司並不多。

因爾形成惡『性』循環,沒人要了這方面設備老化得快,慢。

而技術人才也流失了相當的多。咱們這個分廠都快變成一個以生產二三流機電設備為主的低效益小廠了。

另一個是橫空機械製造廠,以生產機械設備,鍛壓設備為主。比如一些機床,洗床等。不過,這幾年情況都不大好。

大型的機床設備等基本定單很少,現在都是給一些大的廠子加工零配件為主。

加工費低,勞動成本高。根本就賺不了多少錢。

而這兩個最大的分廠其內部機構也相當的多,除了這兩個大的分廠以久咱們在粵東那邊還有個機械製造分廠——飛空機械製造公司。

這機機械廠是以給造船廠生產配件為主,其實也只是收取到低廉的加工費。

而在粵東那邊工人的工資高,再加上總公司不景氣,幾年下來基本上沒有什麼投入。

那廠子,也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了。」曹凱雄緊鎖眉頭,一邊帶著葉凡轉悠各個機構一邊介紹著。

「編外人員如此的多,那這些人莫非就是合同工或臨時工?」葉凡皺著眉頭問道。

這國營企業的通病就是因為受到地方『政府』的影響,不相干的人馬都塞進來了相當的多。

像當地『政府』那些領導的七大姑八大姨凡是沒工作的往往都往這些企業中塞去。

造成人員膨脹,而效益卻是沒見到有多大的提高。因為這些人根本就沒有什麼技術,甚至有一部分職工只是掛外名而專門領工資的人。

「不一定是合同工或臨時工,當然這種情況的也有,不過卻是不多。

大部分都是正式工。只是因為編製方面省里卡得緊,所以,全成了編外人員。

而他們卻是公司正式招工進來的。當然,這招工也有著相當大的貓膩。

不管用什麼辦法進來的,但人家就是廠里的正式職工。就是想趕走都難。」曹凱雄說道。

一個半小時才逛完各分部。

上午10點,葉總裁第一天上班,正式跟下邊各分部負責人見面。二十來個位同志全都齊刷刷到了總裁會議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