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五十六章查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五十六章查證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下屬跟上級平起平坐了哪還能彰顯領導風範。

受他的影響,後來辦公室在安排領導辦公室椅子時全是貫徹了這個理念。

主人坐的椅子尺寸大一點,對面來談工作的下級坐的椅子要小上一號。當然,也不是相差特別明顯,只是感覺小一點罷了。

葉凡當時也愣神了一下,爾後就釋然了,估計衛玉強這個人領導觀念特別的強。

從椅子上就可以窺見一斑了,此等領導領導架子特別的大。跟這種型號的同志相處可是不怎麼好相處。

假如說葉老大去他的辦公室,他肯定會以黨委排名來壓自己的。

當然,出了辦公室他的表現聽說還較隨和,這個跟在辦公室彰顯領導權威可是大不一樣的。

「坐吧。」葉凡指著對面的三把轉椅子講道。

三人小心的坐了下來,看著葉凡都沒吭聲。

「今天把你們三個叫過來,主要是想了解一下前次港九市的『正河集團』的劉海平詐騙案子的具體情況。

咱們集團有多少家底子在坐的你們都清楚,幾千萬不是個小數目。

你們把情況彙報得越詳細,我們追回款子的可能性就越大。」葉凡講道,把煙盒擱了過去。

這個時候,估計會抽煙的同志煙癮會特別大的。像罪犯在交待前都想抽煙,就是這麼個理兒。

果然,鷹眼下,三人臉色都變了變。

伍雲亮還好一些,而重工業園區的雲曉理跟財務部的蘇學伯的變化就相當的明顯了。

後邊兩位同志那本來就微微有點彎的背一下子好像有點癱的架勢,全都往靠背椅上靠去。

好像一下子被人抽走了力氣,不得不依靠靠背椅子的背靠來支撐著自己的身子不致於軟癱進椅子里。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葉老大在心裡冷哼了一聲。早就查清楚了這事跟二位有著莫大的關係。

「葉總,我向組織檢討。在這件事上我負有重大的責任,請組織上批評我,處理我。」這時。在葉凡那犀利的眼神逼視之下,重工園區的雲曉理反應過來,馬上站了起來,一幅認罪認罰的樣子。

「噢,你有什麼責任?」葉凡問道。看了蘇學伯跟伍雲亮一眼。說道,「這樣吧,為了能具體些彙報工作。

你們兩位同志先到外間喝茶休息一陣子,捋一捋思路。爾後輪流進來彙報工作。

不過。有些話我講在前頭。一定要事實求是,不能有半點的虛假或者什麼。

不然,如果你講的事實跟另外兩位同志所講的有出入的話,我可是要調查落實的。

到時,別怪我心狠……」

葉凡如此的干就是要讓三位同志互相猜忌。到時誰都不敢撒謊騙人或者是掩蓋事實。

「劉海平那個騙子辦的廠子就在我們重工業園區內,我這個主任沒看好他。居然被矇騙了還支持他的工作。」雲曉理見他們倆個都出去后關了門才講道。

「說說你是怎麼樣『支持』他的工作的?」葉凡繼續問道。

「劉海平說自己是港九市『正河集團』總裁,而總公司有人引介進來的。所以,我就相信了他。不但為把地給批了下來,而且還左右操勞為他們搭棚子建廠房。」雲曉理剛講到這裡,葉凡臉一板,擺了擺手哼道,「誰引介的?講清楚,這個很關鍵。」

「這個……這個……」雲曉理吶吶著不想講。

嚓地一聲。茶杯被葉老大重重的磕在了桌上。雙眼冷煞煞的盯著雲曉理,說道,「如果你不願意講也行,那這引介人就是虛設的了。沒有了引介人,那這事就是你雲曉理同志負責的了是不是?」

「不是我負責的。這事是周棟副總負責的。我們集團本來老早就想成立一個專門的招商引資部門。

只是一直沒有成立,爾其實這些事都是由重工業園區在湊和著干。

而周副總就是分管我們重工業園區和財務部的分管領導。」雲曉理一聽這位葉總好像要把這『屎盆子』扣自己頭上,嚇得那是再也顧不及周棟了。那話是脫口而出。

雲曉理本來這段時間都有些惶惶然的,而今天如此的怵葉老大。估計是昨天掐脖子事件跟發工資事件引起的。

那般刺兒頭的姜軍居然都給這位葉總給擺平了,更狠的蓋老虎都給掐了脖子。自己跟蓋老虎相比算哪門子蔥蒜。

不得不講,葉老大這威信在短短一天之內就初步的建立了起來。這是葉老大『預謀』好久,正好有機會的打算。

「噢,那這事是周棟同志開始引起的是不是?」葉凡問道。

「周副總也是出於好心,他也想把重工業園區搞起來。而且,為了聯繫上劉海平他也是花了很大的心思的。

只是沒想到劉海平此人如此的狡詐,居然是一個大騙子。而且,此人第一次還不同意這事的。

而且,來來回回的出入了港九市三次才同意的。也算是頗費了一番心機。」雲曉理還想為周棟講講情,主要是怕人家事後報復自己。

「哼,三次,在短短的幾個月內回老家探親三次。難道這個不值得你們懷疑嗎?

以前為什麼十幾年都沒回來過,現在倒好,一下子就回來了三次。

欲擒故縱罷了,這點障眼法你們都看不出來,還招商,招鬼差不多1葉老大冷哼了一聲,雲曉理打了個嗦,說道,「這事,其實大家都想引資進來。

也是咱們公司情況太糟糕的緣故了。所以,一時也給蒙了雙眼。

不過,周副總也託人調查過,港九市真有『正河集團』。而且,我也跟著周副總去過幾趟。

發現那公司很大,而且,人家那辦公室氣派得很,集團手下員工一見到劉海平都點頭哈腰的。

誰會想到這一切居然只是個騙局。只是人家玩的手段。更何況,劉海平的親戚鄭林東又是本地人。

誰會想到他會跟鄭林東勾結在一起捲款潛逃了。鄭林東的老婆孩子可是都在項南市的。

而且鄭林東在總公司財務部也幹了十幾年了,從來都是老實人。這人心真是難測礙…」

「首先你們任命鄭林東擔任劉海平投資跟咱們合資的企業的財部務負責人就有問題了。

既然鄭林東跟劉海平是親戚,怎麼能一個擔任新公司總裁,一個擔任財務部主任。

這個,明顯的不符合財經制度。你們怎麼會如此的糊塗?難道不曉得這個是違反制度的嗎?

這個漏洞一開,才是大筆錢款如此輕易被捲走的主要途徑。」葉凡差點要拍桌子了,不過,他儘力忍住了。

「這些我不清楚,要問財務部的蘇主任了。」雲曉理當然趕緊住蘇學伯身上推了。

「你去換蘇主任進來。」葉凡說道,雲曉理擦巴了一下額角上的細汗珠子,彎著背出去了。

不久,蘇學伯進來了。臉色有些蒼白,好像一下子老了不少。

「剛才提的問題雲主任已經跟你講過了,你說說,為什麼會發生如此嚴重的問題?」葉凡沒叫他坐,直接就問道。

「這個,當初周副總也是為了及時的跟劉海平接近關係。因為他們先前去過港九市三次了。

而且也在暗中託人調查過該公司,的確實力雄厚。而咱們公司這種狀況,使得咱們沒有再細緻的去調查證明。

主要是怕劉海平改了主意,所以,在飯桌上就把這事定了下來。而劉海平說是他就中意這個親戚,其他人管賬他還不放心。而他又是合同定下來的新公司董事長兼總裁,當然這企業財務部負責人得他決定了。

而且,我們也認為。鄭林東同志是個老實人,在咱們集團也幹了十幾年了,親戚老婆孩子都在項南市。

怎麼可能會想到捲款這事兒。而且,為了監督。還由集團財務部抽調了另外兩名同志過去搞財務工作。

出納是我們這邊的人,會計是他們那邊的人。想不到劉海平居然連我們的出納都給選擇好了。

這一切,簡直設計得是天衣無縫。」蘇學伯一臉死灰,講道。

「天衣無縫,法網恢恢疏而不漏難道你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嗎?你要你們用心下來琢磨一下,肯定有漏洞可尋的。就拿你們任命的出納來講,該同志是誰?」葉凡問道。

「韋香。」蘇學伯講道。

「韋香抓到沒有?」葉凡問道。

「劉海平是港九市人,如果說他逃到國外去了咱們找不著也正常。

可是有些奇怪了,鄭林東是咱們本地人,而且,據公安機關調查過了,他目前還沒有出境的記錄。

至於韋香,她是東北人。跟劉海平更是八竿子也打不著的。而且,我們當初也考慮到了這一點。

韋香並不是集團總部財務室的工作人員,而是集團下屬的橫空電力設備公司財務部的職工。

她是財經學院畢業的,在電力設備公司也幹了好幾年了。她怎麼會跟劉海平勾結在一起?

我們怎麼也搞不清楚他們到底怎麼回事?」蘇學伯相當的喪氣,說道。

「既然勾結在一起就有證可查,不可能無來由的一天兩天就搞在一起了。」葉凡哼了一聲,說道,「你去叫伍紀檢進來。」

不久,伍雲亮進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