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五十八章告到省里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五十八章告到省里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筆錢肯定要追回來,在葉老大手中絕不允許這種事發生的。而且,追回錢也是葉老大彰顯風采的機會。

「漏洞,什麼漏洞?」葉凡問道。

「你們被騙去的不止五千萬,而是一點二個億。」王朝一句話出來,葉老大差點震驚了。

「到底怎麼回來?」葉凡有些急了,聲音粗了不少。孔意雄嚇得離葉老大站得遠遠的不敢過來。

「我拿到了當初簽定合同的原件,是從羅米格林的一個情婦哪裡逼出來的。

上面寫得清清楚楚,羅米格林是代表『正河集團』跟你們橫空機電集團簽定下來的。

合約中寫明了,橫空機電集團出資1.2個億。而且要現款貯存在銀行卡上。

而『正河集團』出資三個億,也是現款。而且規定,雙方投資的錢在一個月內要兌現。」王朝講道。

「慢著,你說是羅米格林代表『正河集團』簽定的合同是不是,這合同是否有法律效果。你查證過沒有?」葉凡問道。

「我知道這合同對你們太重要了,而我們部里也有這方面專家,馬上去港九市相關部門查證過了。

具有法律效果。因為羅米格林在『正河集團』的位置不低,副總裁。

聽說還是總裁查雷洛斯的親信。這正河集團相當的有錢,集團總資產達到30個億。」王朝講道。

「如果有法律效果的話那豈不是講咱們這份合同是有效合同?」葉凡一下子心裡活絡了起來。

「按法律專家的說法是有效的,因為,羅米格林代表的是正河集團而不是他本人。

估計是查雷洛斯太信任這傢伙了才讓這傢伙鑽了空子。而且,聽說查雷洛斯最近幾個月生病了。

而他的兒子查切爾又到外國打理生意去了,集團的事務大部分都交待給了羅米格林在主持。」王朝講道。

「怪了,既然這傢伙在主持正河這麼大的集團為什麼不直接從正河集團卷錢走人,相信卷個幾千萬應該不難。

何必還要繞了一彎子到咱們這破公司來騙錢,這豈不是脫了褲子放屁——多此一舉?

而且,他跟劉海平合夥,也不可能把1.2個億全獨吞了。」葉凡有些不明白了。

「不那麼好下手。正河集團是正規的大集團,而且有著幾十年的經商歷史。

人家的財務部那是管理嚴密著,估計要挪動這麼大筆款子要總裁查雷洛斯簽字才行。

所以羅米格林才會兜了個圈子到橫空來騙錢。而且,你們那邊財務制度太不規範。

或者說是你們那邊那個周棟權力過大。而引資心切才會著了別人的道了。」王朝講道。

「一定要把劉海平跟羅米格林抓回來,我橫空的錢不是那麼好拿走的。這兩個雜碎。老子要讓他們好看。」葉凡講話寒餿餿的。

而且。最後一句聲音突然拔高,聽得在遠處的孔意雄是腦門子直冒汗,這貨聽不大清楚,只是聽了一模糊概念。還以為葉凡要找伍紀檢算賬呢?

「別急葉哥,已經有點眉目了。從羅米格林的情婦嘴裡我們已經查到一些線索了。

不過,那傢伙好像是跑到英國去了。那邊我們的人不好使。這事我找了陳軍,他一聽氣得馬上親自帶了獵豹的高手過去。

現正在暗中搜捕那傢伙,只要抓住他估計劉海平也跑不到啥地方去了。」王朝安慰葉凡道。

「抓。不管動用什麼手段,實在不行我這邊支會幾個手下去抓人,狗日的雜碎!奶奶個熊包。」葉凡罵道,孔意雄一腦門子都是汗。

「我明白葉哥,陳軍這邊好幾個人,有兩個還是高手。再說了,我的手下也不是吃素菜長大的。葉哥追得緊,現在用的都是非常規手段。哪個不聽話,我馬上給他嘗嘗分筋錯骨手的滋味兒。那還不是手到擒來。」王朝哼道。

「把合同馬上派人送回來。」葉凡交待道。擱下電話后臉色陰沉沉的,嚇得孔意雄更是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馬上叫周總到我辦公室。」葉凡說道。

「葉總,周副總現不在項南。」孔意雄講道。

「不在項南,是不是開會去了?」葉凡隨口問道。

「不是,這個。他請了長假了。說是老毛病患了,現在還躺在省協和醫院。」孔意雄講道,葉凡一聽就明白了。

敢情是這貨嚇得裝病不來上班了。估計這總部也不敢回來了,如果此人後台過硬。估計過得幾個月後風聲小了一些時日就會調走了。

這種同志的慣用手段就是挪個地方再交『學費』。

「拉了坨臭屎就想跑,沒這麼容易。」葉凡嘀咕了一句。孔意雄不敢吭聲。

「馬上備車,既然他住院了,我作為公司總裁,得關心一下下屬。」葉凡揮了揮手。

孔意雄頓時打了個寒顫,心裡為周棟默哀了一下趕緊去安排車子了。

「還不錯嘛,這坐駕居然還是奧迪a8。」看到開過來的豪車,葉老大真想一腳這把東東給踢成廢鐵。

看了孔意雄一眼,哼道,「是不是每位副總都配有一輛?」

「嗯……」孔意雄小心的點了點頭,拉開車門彎著腰當起了車童,葉凡也沒客氣坐了進去。

孔意雄坐進了副駕,說道:「葉總,公司副總都是配得a8。有的副總喜歡越野型號的,就開牧馬人的也有。衛書記不喜歡奧迪,坐的是賓士。」

他娘滴,這工人工資都發不出來,集團班子成員全都奧迪a8去了。還賓士個屁,葉老大心裡暗罵了一句。

直到晚上屁股顛得發痛發酸了才到了省城榮城市。

睡了一覺就到早上八點了,洗巴了一下交待孔意雄買了點慰問品準備直奔省協和醫院而去。

這時孔意雄電話響了起來,這貨一下子居然立正了,剛嗯了一句后又彎了腰,好像正在聆聽上級指示似的。

不久,老孔同志擱下了電話,說道:「蔡省長親自打來電話,說葉總你的電話關機了。叫您漫府去一趟。他有急事找你。」

看來,狀已經告到省政府了。這廝心裡想著掏出手機一看,也不曉得什麼時候沒電了自動關機了。於是換了塊電池開機給蔡省長打聲招呼。

這是禮貌問題。

葉凡打的匆匆到了省政府,直奔蔡副省長辦公室而去。

蔡副省長秘書方林一看葉凡從過道過來了,他馬上走了出來。

「方秘書好埃」葉凡老遠就打起了招呼。那曉得方秘書居然豎指在嘴唇邊弄了一下。意思是『小聲點』。

葉凡一愣。心說莫非有大人物到了蔡省長辦公室。

「葉總,你們集團那個伍紀檢正在跟蔡省長談話。就在小會客廳外邊。」方秘書咬字時這個『談話』兩個字咬得特別的重,葉凡自然聽得出來其實就是『告狀』的意思了。

心裡還暗暗有點感激這方秘書能提前出來好心的支會一下自己。

「正在告狀吧?」葉凡哼了一聲。

「哎……」方秘書微微點了點頭講道,「吵得很兇。整個省政府一層樓的同志都知道這事兒。估計早傳到省委去了。」

「無妨,我倒他能吵翻天不?」葉凡淡定得很,倒是令得方秘書有些驚訝。

其實,方秘書不曉得葉老大的心思。這貨干伍紀檢那一巴掌還真下了重手的,伍紀檢不但當場流了鼻血。而且臉腮腫了半邊。

幸好葉凡力度拿捏得好並沒有甩掉牙齒。

葉凡如此干並不是講葉老大太魯莽,經過十年的官場摸爬打滾兒,葉老大早就成熟了。

他如此的干就是想借伍紀檢的手把事整大,最好整得省委沒辦法只好出面派出調查組調查。到時一調查就得扯出周棟搞的騙子卷錢案子來。

因為,從跡象顯示。周棟出了這麼大的事省委直到現在還沒有什麼表示。估計是周棟背後台很硬,暫時把這事彈壓在了項南市這邊。

葉老大絕不允許像『周棟事件』再次發生,自然這次不能放過周棟了——殺雞嚇猴。

這貨顯得相當魯莽樣子匆匆進了蔡副省長辦公室外間,發現伍紀檢正捂著半邊腫脹的臉憤怒的向蔡副省長控訴著葉老大的暴力行為。

「伍雲亮,信不信老子馬上讓你的另外半邊臉也腫起來!這樣子才對襯是不是?」葉老大拉開嗓門。指著伍雲亮就大叫了一聲。這聲音的確太響亮了,估計這一層樓的同志應該都能聽得見。

葉老大的內氣吼聲,自然厲害了。

「麻痹滴!作為省紀委監察部駐橫空集團的紀檢部書記,居然不作為。詐騙案子發生這麼久了你居然不吭聲,根本就是想包庇罪犯1

「小聲點葉總。」蔡強氣得馬上站了起來說道。蔡大佬的確給氣著了,嘴唇都有點打閃兒,而方秘書嚇得趕緊去關門。

「我怕你,你個行兇的惡人。我伍雲亮不但要控告你。還要到公安機關報案!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你就是橫空的老總也不行。絕對不行。」伍雲亮也是豁出去了,指著葉凡也破罵開了。

「好了,兩位,到裡間去談事兒。」蔡強趕緊說道。

「談什麼,打了人就想就此了事不成?把我們省紀委的同志當什麼了,當沙袋練拳是不是?」就在這時候,蔡副省長外間小會客室的門被人推開了。

一個很高大的身影就豎在門口,後邊還跟著幾個人。而在過道里遠處早就站滿了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