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五十九章豁出去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五十九章豁出去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一愣,相不到省紀委書記雷家東居然親自到了。此人那塊頭相當的高大,看去就像是一尊鐵塔一般。

聽說雷家東的聲音也特別的響亮,而且也是軍轉幹部,跟齊大炮有得一比,今天果然見到齊大炮第二了。

不過,葉老大可是裝著不認識雷家東樣子。因為那天去省紀委述職時雷家東並不在。

「省紀委就牛逼了是不是?你們不作為我難道替你們管管這瀆職的下屬都不行?不過,你是誰,省紀委的哪一位同志?」葉凡氣巴巴的指著雷家東就吼道,這貨自然是想要搞事兒了。

慌得一旁的蔡強同志那臉色都快成紫青之色,老傢伙趕緊叫道:「葉凡同志,他是省紀委的雷家東書記。」

至於方秘書,那腿兒早就在打閃兒了。鷹眼之下葉凡發現,遠處那些個湊熱鬧的傢伙一個個都露出幸哉樂禍來,也有的露出的是憐憫的眼神。

「啊,雷書記。」葉凡裝得訝然了一下失口叫了出來。

「怎麼,怕啦,我還以為咱們的葉總裁天不怕地不怕是鑽天猴子下凡塵呢是不是?居然敢動手打人,龜兒老子的,反天了不成?說,你到底想幹什麼?」雷家東居然給氣得笑罵了起來。

他一甩腿直接進來,一屁股就坐在了木頭沙發上。而三個下屬也跟著進來,都是一聲不響的坐在一側了。

「怕啥,我有理走遍天下都不怕。就是當作您雷書記的面我也得教訓一下伍雲亮。

這位同志太不像話了,咱們橫空集團被人騙去了一個多億居然一點表示都沒有。

你們紀檢幹部就是這樣子搞紀檢的不成?」葉凡聲音低了八度,不過,樣子好像還相當的有勢氣。

「噢,打人者居然如此的氣派。」啪地一聲,桌子被雷家東給拍了一下,指著葉凡說道,「你還真反天了不成?今天不給老子講出個子丑寅卯來哪咱們就到省紀委去坐著聊天了。」

「別激動葉凡同志,坐下跟雷書記好好的彙報一下。」蔡副省長趕緊就和稀泥了。就怕這事越搞越僵弄得不可收拾時蔡強可是是夾在中間就難受了。

而且。這位葉凡同志可是寧書記指名要過來的,說他跟寧書記沒點關係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到時搞得寧書記也過問此事的話那就『搞大了』。

「行1葉凡乾脆的坐了下來,說道,「雷書記,我們橫空集團詐騙案可否屬實?

省紀委有派人下來調查過嗎?恐怕是現在連支聲都沒有吧?難道那筆巨款就此讓人白騙了?

雷書記啊雷書記。那可是一個多億埃能蓋多少座希望小學。能讓多少下崗職工吃上飯,能救活多少病重的病人,能……」

「葉凡同志,我想讓你明白一點。省紀委辦案還輪不到你在這裡指手劃腳的。

而且。你怎麼知道省紀委還沒有行動起來。都橫空集團總裁了,到現在還如此的毛毛燥燥的居然還動手打人。

紀委辦案子是還沒結論前是秘密的事。有些事不好向你解釋什麼?

一旦水落石出,自然會通報給你們橫空集團公司領導層的。你這樣子胡鬧著到底是為了什麼?

是給案犯們通風報信嗎?不像話嘛!」雷家東哼聲道,不過,語態好像緩和了不少。

「我作為橫空集團新任總裁問詢一下伍紀檢難道都不行。至少,你們總得給點態度是不是?

這事,我心急得不行了。那可是上億的款子啊雷書記?你沒看到伍雲亮同志當時的態度。

說句難聽點的話,就跟茅坑裡的臭石頭疙瘩一個德性出來的,是臭不可聞!這樣的同志還怎麼干紀檢工作?」葉凡說道。

「講話文明點,還茅坑。紀檢工作本來就是千頭萬緒的。紀檢幹部更是鐵面無情的。你想要他們熱情辦案子是不是?」雷家東哼道。

麻痹的,就許你龜兒老子的罵人,難道我放句粗話都不行?葉凡在心裡腹誹了雷大佬一句,嘴裡卻是說道:「我態度是有些毛燥。但我是想早日為公司追回錢款。橫空的底子相必雷書記也聽說過,現在連工資都發不出來了。再失去這麼大筆錢,我痛心啊!作為橫空的當家人,這個家太難當了。」

「我比你更痛心。」雷家東皺著眉頭說著,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回去寫份深刻的檢討,不深刻的話我雷家東可不答應。還有,雲亮同志一切醫藥費你個人出。當面向伍雲亮同志道謙。」

「我絕不向如此的幹部道謙1葉凡態度空前的堅決。「至於醫藥費我出。」

「真不道謙?」雷家東哼道,口氣又嚴厲了起來。

「除非他能查清橫空詐騙案的事。把錢款追回來。不然的話,他當不得我葉凡給他道謙。」葉凡『將軍』過去了。

「你打了人還有理兒了是不是?」雷家東臉色有些陰沉了下來。

「雷書記,我自動請命參加調查組徹底調查橫空集團詐騙案的事。

查不清案子我伍雲亮自動請罪。不過,一旦查清案子,這『謙』我要葉總當作橫空集團全公司一萬多名職工當場道謙,放鞭炮十連。

至於這藥費單我會先結著,到那天他再賠給我。查不清的話我伍雲亮不要分文。」伍雲亮居然硬氣了起來。好像給葉老大給逼得急了要掙回面子。

「中,只要你伍雲亮能查清楚並且追回錢款。我葉凡這『謙』可以道。不然的話,橫空集團不需要你這樣的同志來監督。因為,你不配1葉凡也是硬氣的說道。

「雷書記,我再次向您請命1伍雲亮黑著個臉差點咬牙了。

「好,這件事交待給你。」雷家東被逼無奈,只好點頭了。轉爾,老傢伙站起來噠噠著走了。

「哼1伍雲亮冷哼一聲扭頭也走人了。

剛才熱鬧的辦公室現在又只剩下葉凡跟蔡強還有方秘書了。

「唉……」蔡強嘆了口氣。不過,他看了看葉凡,神情有點古怪。似乎琢磨出一點什麼味兒來了。

「你走吧,別在省城磨蹭了。橫空的事多著。」蔡亮嘆了口氣。像趕瘟神一般。

「蔡省長,你可是橫空的主管省政府領導。這麼大的案子,省政府是不是該成立調查組下來了。咱們不能全依靠省紀委。時間不等人,咱們拖不起。到時即便是抓到了罪犯,估計這錢也給他們揮霍光了。」葉凡說道。

「唉,這事既然雷書記發話了,我馬上向曲省長彙報一下。這事還得他拿個主意。」蔡強嘆了口氣,這貨根本就不想卷進這『旋渦』中來。

蔡強早就感覺到了其中的貓膩兒,估計雷書記也是同樣的想法。

這下子給伍雲亮加上葉凡一折騰,省委省政府也不可能再當啞巴了。

葉凡出了省政府。孔意雄那眼神有點怪異,葉凡曉得這傢伙被剛才的事給弄蒙了。葉老大也不講什麼,淡然一笑。

「葉總,現在咱們去哪裡?」孔意雄越發的恭敬了起來,當然就是剛才事件的蝴蝶效益了。

「去看周總去。」葉凡說道,兩人打的直奔省協和醫院而去。

「孔主任,周棟同志得了什麼病?」葉凡問道。

「他的老寒腿又患了,聽說走路時不小心又給摔了一跤,小腿骨折。醫生說是要靜養半年才能逐漸康復。現在連路都不能走,躺床上。前幾天我剛去看過他。那個樣子,痛苦得很。而且,連側個身子好像都有些困難。」孔意雄說道。

真斷還是假斷,葉老大心裡說著,嘴裡卻是哼道:「看來,咱們怕周棟同志病得不輕嘛。」

「可不是嘛,這老寒腿加上摔斷腿,自然就嚴重了起來。年紀也不年輕了,跟年輕人沒得比。這老胳膊老腿的突然骨折。」孔意雄說道,不久進了協和醫院。

周棟住的是高幹病房,外間還有個小會客間。葉凡進去的發現會客間里堆滿了水果禮品等東東。

往裡一瞅,發現病床上躺著一人。腳上打著綁帶夾板什麼滴。一個漂亮的護士正給周棟揉搓著另外一隻腳,說是活絡血液便於早日康復。

他娘的,還真懂得享受。自已拉了『臭屎』閃這裡來居然還有漂亮護士給等候著逍遙了。

孔意雄給周棟介紹了新任總裁葉凡。周棟嘴裡叫著『葉總』滴裝著要坐起來樣子。

他老婆蘭芳一看馬上過來想按住他,不過,葉凡速度比她更快,馬上一個健步上前扶住了他,說道:「別動周棟同志,你這老寒腿加骨折腿的可是經不起折騰。」

葉老大貌似很關心周棟的嘛。

不過,一道內氣馬上溢入了周棟的經絡之中,感覺經絡通暢。麻痹的,真是『假斷』了。

葉老大假惶惶的噓寒問暖了一番,這時,估計是醫院外科主任巡房,還帶了幾個實習醫生走了進來。

主任拿出一個小鎚子輕輕的在周棟的傷腿上敲了敲又細緻的檢查了一下。

裝得挺像那麼回事,葉老大明白,醫生跟周棟兩人是在演雙簧罷了。

估計一聽說葉凡要來,周棟這邊就通知了醫生了。自然是演戲給葉老大看滴。

「醫生你好,周總的腿什麼時候能好,我們公司可是離不開人啊?」葉凡貌似焦急的問道。

「你是?」那個醫生看了葉凡一眼,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