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六十章假病狗日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六十章假病狗日滴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陳主任,他是我們橫空機電集團新任總裁葉凡同志。」周棟趕緊給介紹一下。

「噢,你好葉總。」鄭主任一聽,愣神了一下,估計也是覺得葉凡太年輕了。

不過,轉爾他就恢復了平靜,說道,「小腿骨折,而且裡面有幾塊碎骨雖說接好后但想全面康復沒有七八個月是不可能。估計一年後能下地走路了就不錯了。而且,估計全面癒合的可能性不大。即便是好了,但這腿走路時估計都些彆扭著。」

「鄭主任,你費心了。我代表集團總公司謝謝你對周總的細心治療。在這裡我想講一句,不管花多少錢集團會出。希望鄭主任一定要用最好的葯,這補品也要時刻跟上。」葉凡嘴裡是一溜一溜的。發現周棟的老婆跟家人都露出了感激神情。

「謝謝您葉總,公司現在很困難。一旦這腿有所好轉,我馬上回家養著就是了。不能再給公司添麻煩了,能舍一塊算一塊。」周棟還假惶惶的推託一下。

「不能這樣子,把腿治好才是最重要的事。周棟同志,你現在唯一要乾的事就是耐心養傷。其它的就別想著了,爭取早日康復,早日回到工作崗位上。」葉凡更是假惶惶了。

這時,發現護士推著個裝葯的推車進來了,估計是來換吊瓶或什麼滴。

葉凡心裡一動,這貨馬上緩緩的站了起來,伸指一彈,護士膝蓋處來了一下。

她整個身子失控了往推車一撲,那裝著葯的推車居然在瞬間失控了,直往周棟撞去。

給人的感覺就是護士腳下不穩當被絆了一下。

葉老大一看急了,馬上一步跨過去想攔住推車。不過,那推車似乎是太猛了,因為護士整個身子都撲倒在了推車的藥瓶上跟著一起撞過來了。

這慣性太強悍了,葉老大也給撞得往後倒去,這貨趕緊伸出一隻手往後襯著想控制住身子不要倒下去。

可是這手可是拍的地方不是地方。居然一把就重拍在了周棟的傷腿上。

當然,葉老大趁機彈指在周棟的關鍵處來了一下。像膝蓋骨處有一路神經,一拍的話腿自動就會彈起來的。

周棟是假傷,自然,整個人一下子居然從床上彈了起來。連外邊那假搞的夾板都給繃掉了。其實是葉老大故意伸指給弄裂開的。不然。憑著周棟是彈不開的。

葉老大順勢往外一扯。周棟慌亂間感覺一股大力傳來。老傢伙不小心就給扯得往床下摔去。

如果此刻不跳下去的話肯定摔傷,而地下此刻有著推車上的一些碎開的藥瓶以及醫手的針頭鑷子等器具,那摔下去砸到藥瓶剪刀上還了得。

周棟一看,嚇得條件反射般的收腿往床下跳去。葉老大在背後又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周棟感覺到了痛,在病房裡連跳了幾腳才把力道給消除掉。

不過,孔意雄看得瞠目結舌。瞬間自然就明白了,這傢伙原來在裝傷。這腿骨折了還能如此靈活的跳躍,那才怪了。

「哎呀。周總的腿怎麼一下子就好了!這跳得太麻溜了。」葉凡故意裝得驚喜樣子,又看了看臉色一僵的鄭主任一眼。

「這個,應該是瞬間神經功能紊亂造成的間歇式恢復。你看著他能跳,實際上是不得已的跳躍。

而且,剛才的情況特殊,是病人的一種條件反射般的反應。只是,這樣子下去對傷腿的損傷更為嚴重。」陳主任可是老油子,『醫德』特別的高尚,馬上沖護士說道。「馬上把周總推進手術室,估計咱們好不容易接上的骨頭經他一跳這下子全給繃裂開了。得在第一時間裡再次手術,還有,通知麻醉科,還有血庫……作好準備。」

周棟一聽那是馬上伸出那隻好腿獨立撐著。嘴裡敖餛鵠礎

配合得相當默契嘛,想溜,沒門,葉老大心裡冷哼了一聲。手掌很隱晦的一動。

一股大力推去,周棟靠不住了。身子被那股見不到的大力給逼得往前走去。

「又間歇式了,不過,這個,陳主任,我感覺周總的腿是不是好了。

即便是間歇式也不能間歇得這麼久是不是。哎喲,陳主任,這腿裡面居然連一點鮮血都沒有,肯定好了。」周棟包裹在假傷腿上的繃帶什麼滴早給葉老大的內氣給硬扯開了,露出了裡面那白晰的腿來。

一旁的孔意雄差點沒憋住笑出聲來,這貨趕緊轉過頭去伸手把嘴給捂住了。

「嗯,實在沒想到,簡直是個奇。本來以為還要七八個月的,想不到居然就恢復過來了。奇,奇啊1陳主任還真是反應靈敏,馬上感嘆道。

這傢伙知道紙包不住火了,再拿什麼『間歇式』出來圓場的話那也太老套了。

「陳主任,雖說腿能動動。不過,我還是感覺太痛了。每走一步這腿都鑽心的痛。」周棟馬上皺眉講道。

「這樣吧周棟同志,你這腿也好得差不多了。公司還有一些事需要向你核查一下。就由醫院派輛救護車護送你先回公司。等核實完后再送你回來。放心,不用多長時間。」葉凡講道。

「哎喲……哎喲……」周棟連床上都坐不住了,又躺了下去,嘴裡殺豬般的喊痛了起來。

這傢伙,擺明了是要耍賴了。

「葉總,我們家老周都痛成這樣子了你還要他回去工作,你們也太不人道了。」周棟的老婆蘭芳可是火大了,今天這事兒好像全給這傢伙攪黃了。

「是真痛還是假痛?」葉凡那眉毛一豎,臉也臭了起來。

「這痛還有假嗎?你沒看見我家老周都痛得冒汗了。」蘭芳哼哼道。

「既然是真痛那就說明傷還沒好,正好了,陳主任,我要求醫院給周棟同志作個特殊的全身檢查。這邊,我會請省衛生廳的專家過來一起就診。」葉凡雙眼逼視著陳主任。

「這事你們聊,我還有個手術,先走了。」陳主任撂下一句話后那是趕緊開溜了。

這『西洋鏡』被拆穿后自然呆不住了。如果省衛生廳的人過來,那豈不是把自個兒給栽了進去。

「葉總,你這話什麼意思?」周棟也冷靜了下來,盯著葉凡哼道。

「什麼意思你自己清楚,真有傷的話就要經得起檢查。其它廢話我也不想再說,馬上收拾一下跟我回總部。」葉凡哼道。

「哼,今天這醫院我周棟住定了。你這是什麼態度,還集團新任總裁,難道硬要逼著下屬帶病工作?」周棟說道。

「有病當然要治,不過,周副總這病可是經不起推敲。只要你能經得起檢查,我二話不說扭頭就走。」葉凡寸步不讓。

「有些事,得饒人處且饒人,給自己落條後路。這天雲省很大,橫空集團總裁也不是什麼事都能擺平的。」周棟居然開始威脅起葉凡來了。

「廢話少說,你是自已起床還是我叫人抬你出去?」葉凡突然朝外喊道,「戰部長,你可以進來了。」

集團武裝保衛部部長戰雲剛帶著四個軍人一臉嚴肅的出現在了門口。

孔意雄一看,頓時倒抽了一口涼氣。好像這一切人家葉總早就設計好了的。

此一刻,孔意雄不由得對葉凡這個年輕人生出深深的忌憚之心了。從這一刻起,孔意雄也擺正了自己的位置。

這時,葉凡電話響了。

拿出手機一看,居然是橫空黨委書記衛玉強同志打來的。說道:「葉凡同志,這電沒解決,兩個主廠可是頂不住了。」

「怎麼,到今天還沒來電嗎?」葉凡問道。

「還沒有,說是在搶修,估計要停上幾天。」衛玉強講道。

「衛書記,這覺得這個正常嗎?」葉凡問道。

「不正常1衛玉強直接說道。

「我看這事乾脆直接向省水電廳反應情況怎麼樣?」葉凡問道。

「反應什麼,怎麼反應。人家說設備出了毛病也正常。不過,關鍵的問題最近燕京那邊定了上百套的設備。

他們催得急,當初簽定得有合約,如果違約的話拖一天咱們就得付違約金50萬。

今天早上他們又來人催要了,那運設備的大貨車都在廠門外候著的。

本來不停電的話一天也能生產出10台的,夠他們裝上幾車了。

不過,現在可是不行了。這事,你馬上回來解決掉。不然的話,咱們每天就得付出50萬的損失。

這錢,咱們賠不起。」衛玉強口氣很重的講道。

葉凡鷹眼餘光發現,周棟這傢伙居然露出一個詭異的淺笑。心裡頓時一動,心說莫非是這傢伙搗的鬼——調虎離山罷了。

「好,我馬上回來。」葉凡講道,看了看周棟,沖戰雲剛講道,「扶周總起來,咱們馬上趕回總部去。」

「哎喲……」周棟又開始大叫了起來,而蘭芳卻是一步跨前攔在了老公面前,而且隨手抓起旁邊的水果籃子兇巴巴的叫道,「哪個敢亂動老周一下,我跟他拚命!你們還是不是人,豬狗不如……」

蘭芳撒潑了,一把鼻子一把淚的破罵了起來。

戰雲剛看了看,這跨上去的腳步一下子又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