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六十二章拿大帽子扣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六十二章拿大帽子扣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總,這事不能拖了。我們需要周棟同志為我們提供一些緊急的情況。這是省廳下的指示,要求我們儘快破案。如果因為此事而擔擱了的話,恐怕這個責任誰也負不起。」郭風的話講得還真是冠冕堂皇的。而且,講完后雙眼『逼』視著葉凡。

葉老大在心裡哧之以鼻。這年月,干正事的同志少為領導跑腿兒的活計的倒不少。當然不會如此輕易就放人,也得折騰一下再說。

「對不起,我們也正有重大的事要問他。」葉凡臉一板哼道。

「葉總,我希望你能認識清楚。我們正在執行正常的公務。無端阻擾公安機關執行公務的話是違法行為的。」郭風臉一板,這傢伙居然擺架子壓人了。2862

「周棟是我們集團的人,我葉凡作為集團總裁,發生這麼大的事先了解一下情況都不行嗎?這是哪門子法律規定的?」葉凡哼道,擺明了不給面子。

「帶人1郭風臉一板手一揮想霸王硬上弓。因為,這貨覺得太丟臉了。

「郭隊長,我希望你也認識清楚。這裡是橫空集團總部,是國資委跟屎政府』共同管理下的大型企業。周棟同志是正廳級幹部,而我們葉總的級別我就不講了。希望你慎重一些。」這時,戰雲剛跨前一步攔在了走上來的幾個警察面前。

意思是你丫的職位太低,別在這裡瞎折騰。

「企業也有正廳么?」郭風旁邊一個警察譏諷著笑道。

「當然也有了,沒準兒這位身穿老虎皮的同志也是『將軍』不成?」另一位同志也譏諷著看了戰雲剛一眼笑了起來,頓時,來的十幾個警察全都笑了。

他們自然把老戰同志當成穿軍綠『色』的『保安』同志了。因為保安跟正規軍有時真分不清楚了,特別是進入2013年的保安們儼然跟警察一樣的派頭。

就是狗子有時都分不清這些傢伙到底是保安還是警察。有時還會給保安們嚇『尿』褲子掉。

因為前次開車時喝了點小酒,當時到一小區門口時被一保安攔下來,心裡一格講完蛋了。老子的駕照礙

結果整滴,那哥們卻是把我的破車攔住要讓老闆的車先進去。丫的,嚇死老子了。

而且,後來回頭,有點小醉眼朦朧中一瞧。丫滴。哥們牛埃居然是副總警監那相似的標誌。

「好笑嗎?」戰雲剛冷哼一聲,說道,「本人戰雲剛,橫空集團武裝保衛部部長。享受副廳級待遇。

上級領導有兩方,一位就是橫空集團黨委書記。本人還有一重身份,省武警部隊正宗下屬,軍銜還沒到『將軍』這個高層次,不過。本人也是一正宗的大校。

如假包換,不信的話你們幾位同志去省武警司令部問一問?」

十幾個警察同志此一刻全啞火了,看著戰雲剛有些尷尬樣子。想不到笑來笑去笑出一正宗的『大校』來。

「我的這些手下不懂事,戰大校請諒解。」郭風臉『色』漲得有點微紅著講道,「不過,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雖說橫空集團是大型國有企業。但是也無權阻擾公安機關正常的公務。還請葉總安排周棟副總跟我們走一趟。」

這貨一下子客氣了不少,因為人家大校還是葉總的手下。這位葉總想必牛『逼』著。

「我早說過,明天會安排他過來的。今晚上我們有事問他。」葉凡態度堅決。不放人。

「好大的口氣。」這時,居然從警車裡傳來一道聲音。隨著聲音走下來一個級別更高的警察,月芽兒加一顆銀星,正宗的三級警監而不是某公司保安。2862

「劉廳長,你休息好了。」郭風敬了個禮。爾後笑著問道。

「劉廳長,我不明白你這話講來是什麼意思?」葉凡哼聲道,拿眼看了這個有些盛氣凌人的半老傢伙一眼。應該不是正職,一個副廳長罷了。

「不明白。請問葉總同志,橫空機電集團不是天雲省委屎政府』管轄下的橫空集團嗎?」劉廳長質問道。

「當然是。」葉凡點了點頭。看了劉廳長一眼,哼道,「不過,好像沒有下發文件說明我們橫空機電集團天雲省公安廳也可以管轄吧?」

「我們無權管轄你,但是,我們省公安廳對於天雲省內任何的犯罪犯法案件都有權力查清事實。

既然你們橫空機電集團報案了,我們要求你們的人協助破案有什麼不對?

即便是你葉總同志也無權干涉公安機關正常的公務活動。你們說有事問周棟同志,而我們正在進行調查。

我們的事更為重要。」劉廳長架子十足,哼聲道。

「那行,他現正在救護車裡。身體倒沒什麼問題,你們問他就是了。」葉凡點了點頭。

倒是令得劉廳長一愣,嘴角抽了一下。這就像是你突然出拳打過去一拳居然打中了空氣,自然有些不舒坦了。

如果葉凡跟自己較勁,那更好。反倒更能彰顯自己的光輝形象。

想不到這傢伙是個軟蛋子,一見到職位級別高的同志一下了就給泄了。

而且,劉廳長明顯的是有人支會他出來的。這個,越賣力就越能讓那位後台同志看到自己出了大力的。

這事難辦的程度越高,越能彰顯自己在用心為領導辦事。這事辦得太順利的話反倒留下的印象就淺了許多。

「那還差不多,葉總很懂得『務實』嘛1劉廳長還要嗦一句補充打擊一下這個剛才狂妄的葉總裁同志。

「上1郭風手一揮,幾個警察鑽進車裡,不久出來了點了點頭。

劉廳長正準備重新坐回車裡時,葉凡突然臉一板,特別的嚴肅,說道:「人可是給你們了,可得幫我『照顧』好他才是。如果出了紕漏,我是要問你們省廳要人的。」

「這個不勞你葉總牽挂,我們只是了解一下情況。過後我們自然會送他回『家』的。」劉廳長哼道。全沒把葉凡瞧在眼中。這個意思可是在打擊葉老大了,擺明了老子就是來搞人出去的。

「回家,不行,我們還沒問周棟同志你們只能送他回集團總部來。回家嘛,本人不同意。」葉凡搖了搖頭態度堅決。

「那是人家的自由。我們無權干涉。如果周棟同志自願回來。他自個兒會回來。如果人家不願意回來,我們也不會強求。」劉廳長冷冷哼道。

「那行,言盡於此。聽不聽是你劉廳長的事,要是出了什麼事兒。到時,劉廳長,我怕你這肩上那個月芽兒也扛不住的。」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居然走到劉廳長身邊還伸手輕輕的拍了拍那那月芽兒。

「葉總,你在威脅我是不是?」劉廳長顯然冒火了,覺得這傢伙的舉動太狂妄了。「你這動作是對共和國警察的極端蔑視。葉總同志,你知道這警銜是代表著什麼嗎?」2862

「談不上威脅,我講的是事實。至於說警銜的意義,我比你懂。劉廳長,你到我辦公室坐一下,我有事要跟你講講。」葉凡講完,再沒看劉廳長一眼,抬腿就往辦公大樓而去。

此刻集團搞來了發電機,辦公大樓倒是有電了。因為。集團本身就會製造發電機。

弄一台新的過來倒不難。只不過因為兩個主廠用電太大,發電機根本就不夠看。所以,廠子倒是停產了。

劉廳長沒動,一直到葉凡進了辦公大樓都沒動。

「劉廳,我們是不是該走了?」郭隊長問道。

「我倒要進去坐坐。看看他能玩什麼?」劉廳長猶豫了一陣子,甩下一句話也往大樓而去。

此人老油得很,葉凡既然甩出如此話來肯定有由頭的。搞不清楚的話劉廳長覺得覺都睡不安穩。畢竟,身居葉凡的位置。不可能隨便『亂』扯的。

郭風帶著幾個人跟著劉廳長進去了。

到了葉凡辦公室。

「你們在外邊等著,我進去問問?」劉廳長很是淡定的推門而進。

「坐吧劉廳長。」葉凡指著對面的椅子說道。

「有什麼話快說。我沒空。」劉廳長站著講話,不肯坐下。

「劉國成同志,你知道你犯了什麼錯誤嗎?」葉凡突然臉一板,哼道。

「別拿大帽子扣人,我劉國成好歹在公安機關幹了幾十年,不是『嚇』大的。」劉國成一愣,一絲憤怒從胸腔往上直冒騰,覺得這位同志也太囂張了。

好像在調侃自己似的。簡直是不拿我堂堂的省廳副廳長當『乾糧』嘛!

「你這是什麼態度,不像話,這像是跟領導講話嗎?給我站好1葉老大突然叭地一聲一拍桌子站了起來,那口氣,相當的犀利,自然是要教訓這半老的傢伙了。

「哈哈哈,領導,你是誰領導。簡直是笑話,我劉國成是省廳副廳長,莫不成你們橫空集團還能管著天雲省公安廳了?」劉國成覺得好笑得很,大笑了起來。

「笑話嗎,看看這個,我葉凡講的話是不是事實1葉凡從抽屜里『摸』出一本證件就扔了過去。

劉國成一看,身子一怔。因這這證件太熟悉了,自己也有一本嘛。

這位同志難道了是公安的,不可能吧。老劉同志心裡納悶著,不過,此刻也放低了身姿,有些狐疑的拿起證件,翻進去,頓時人就愣了。

劉國成同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不是花了,趕緊『揉』了下眼睛。

叭地一聲,劉國成乾淨利落的雙腳併攏行了一個標準警察禮,嘴裡說道:「天雲省公安廳劉國成向葉助理問好。」

「哼,你這是在為誰辦事?」葉凡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