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六十五章虎目一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六十五章虎目一張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先在裡面慢著轉悠了一圈子下來,自然是看看這些傢伙是如何的搞假的。

好長一段時間過去了,門衛才過來,說道:「崔站長正在辦公室處理一些材料,葉總要見他的話就請自已過去。」

「咱們葉總是橫空老總,叫你們崔站長出來。」孔意雄可是有些生氣,你崔有生同志可也是太大條了。

就你這級別,比我孔意雄也好不到哪裡去。因為孔意雄是黨政辦公室副主任,按擦邊球理論的話人家還是正處級幹部滴。

比你崔有生同志還要高上半疇,就是擦邊球來講也跟你差不多吧?熬夜不少字2865

而以前橫空的老總哪會到這小小的變電站來,只有崔有生屁顛著到橫空來楷油的份頭。

「橫空老總,誰呀?這麼厲害,居然還要咱們頭兒出來迎接,什麼東西?」這時,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來。

葉凡掃了那傢伙一眼,時尚的蓬『亂』長頭髮,花牛仔,腳下旅遊鞋,一幅吊兒啷噹樣子。

「張青,你個什麼東西敢罵葉總?」戰雲剛是正宗的軍人,那嗓門子可是不小,指著那傢伙就吼開了。

「葉總,此人叫張青。是橫水鎮有名的混混頭子,別看咱們這橫水鎮就四五萬人,但這各路霸頭山神可是不少。

聽說有三十來個稍有名氣的。這三十來個混子頭每個人都有幾個小弟,像張青可是橫空五義之一。

手下有著十幾個小弟。平時走路都像是一螃蟹,橫著走的。鎮上人都怕他們,這小子也是壞事干盡,砸人家玻璃,打傷人是時有發生的。

而且,他也是這變電站的職工。其實就是崔站長一個變相的打手。」孔意雄湊葉凡耳旁嘀咕道,當然有提醒葉總別把這種人得罪太慘。不然,麻煩事很多。

「還橫空五義,呵呵,搞七俠五義了。就他們這些人上不得檯面的傢伙也敢跟展護衛相提並論,真他娘的是給人家提鞋都不配。」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

「你敢罵我是『不是東西』?戰雲剛,老子張青怕你個卵『毛』球!有種你丫的就把我張青抓起來?」張青著實囂張,當然也知道戰雲剛這種角。

這貨居然跨前一步,雙手叉著,雙眼瞪得像銅鈴向著戰雲剛叫囂開了。他如此當然是仗著在變電站內,而且,似乎這傢伙背後有人撐腰似的。

「王八糕子,你還真是雄起來了是不是。給老子看看你那棍子雄起來了沒?」戰雲剛可是生氣了。

要知道,老戰可是這橫空鎮的牛人,哪個混混見了他不怕滴。而且,張青這傢伙以前見了自己可是老鼠見了貓兒一般。

哪敢在自己面前如此囂張,今天倒是反常了。老戰同志可是給氣著了,那是跨前一步一把就要往張青脖子抓去。

「戰部長,慢著。」葉凡居然笑了,說道,「老戰,剛才人家張青同志可是嫌你講他『不是東西』。這什麼意思你懂嗎?」熬夜不跳字。

葉凡乾笑了一聲,也琢磨明白了。這張青估計就是崔有生同志放出來的『惡狗』罷了,犯不著跟這種小人嘔氣,那樣子太掉價了。

「噢,葉總講得對。他原來是『東西』啊,我是有些失誤了,失誤1戰雲剛雖說剛氣,但人並不笨,轉爾就大笑開了,頓時,跟著葉凡來的專家們也都全笑了。

「你嗎滴才是『東西』?你們所有人都是『東西』。你妹滴了是東西,不是東西人1張青見圍過來十幾個人,頓時也長了勢氣,暫時把戰雲剛的厲害給忘了,居然開罵了。

「老子今天還真要收拾掉你這個不是東西的『東西』1戰雲剛那是大怒,往前一個飛步到了張青面前,老鷹抓小雞一樣的拎起了張青哩啪啦的就先煽了這傢伙幾個耳刮子。2865

這丫的那半邊臉頓時就成了豬頭,雖說掙扎著,但他那小身板哪裡戰雲剛這位正宗的軍人出身的同志的對手。

「橫空的人打人了,殺人啦……」張青殺豬般的大叫開了。頓時,裡面又衝出了幾個傢伙,估計跟張青關係還不錯,往戰雲剛『逼』了過來。

「想當沙袋就過來。」戰雲剛那虎目一瞪,嚇得這些傢伙全都停下了腳步並且往後退了幾步。

「什麼人,吵吵鬧鬧的。不知道這裡是市裡的變電站嗎?閑雜人等給你馬上退出去。」這時,裡面傳來一道聲音。

葉凡發現,這傢伙嘴裡刁著一根大號的雪茄,頭髮梳得油光滑亮,再配上亮的皮鞋,金利來領帶,倒是人模狗樣的像極了某公司老總的派頭。

那是比葉老大這一身行頭氣派得多。

「他就是崔有生站長。」孔意雄說道。

「崔站,橫空的人故意來咱們變電站搗『亂』,還打人。你看,我臉全給打腫了。我要告他們1張青見來了主心骨,大叫道。

「戰部長,你這什麼意思?張青可是我們站里的正式幹部。你這樣子到我們站里搗『亂』,居然還攻擊站里正緊張搶修設備的幹部。難道這世上就沒有王法了嗎?」熬夜不跳字。崔有生看了戰雲剛一眼冷冷哼道。

「誰叫這小子『亂』張狗嘴罵人。」戰雲剛才沒把崔有生這小副處擱眼中。

不要講崔有生,就是市裡一些領導人家老戰同志也沒擱眼中。人家老戰是軍人,不屬於這邊管的。

而且,戰雲剛相當的陰。這張青成狗了那崔有生這個主子成什麼了,當然是老狗了。

「戰部長,嘴下文明點。你居然罵我們站里幹部是狗,我要向你們集團反應你的問題?」崔有生說道,「快放下他1

「正好了,我們葉總就在這裡。」戰雲剛哼道,一把把張青扔到了地下,這傢伙痛得大叫了一聲,估計屁股也腫了吧?熬夜不少字

「葉總,葉總在哪裡?」崔有生在裝傻,他不可能不曉得葉凡的。橫空即便是再破落,但也是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些。

「我就是,崔站長有什麼問題可以反應。」葉凡一臉淡定,看著崔有生。

「剛才葉總在場是不是?」崔有生居然質問起葉凡來了。

「怎麼,我不能進來嗎?」熬夜不跳字。葉凡反問道。

「按歸定來講,除了電力局以及變電站職工幹部們,即便是葉總也算是閑雜人。」崔有生居然拿擺起來了。

「呵呵,我們可是向門衛通報過。而門衛也通傳過,你不是講叫我上來找你嗎?我現在就來了。這個,是不是經過你允許的?」葉凡呵呵,居然笑了。看崔有生像看小丑一般。

崔有生臉一僵,哼道:「進來可以,但也不能動手打人。這裡是變電站,是市裡重點單位。哪條法律規定葉總的手下可以到我們橫空變電站來攻擊單位職工幹部了?」

「這個倒是個問題,不過嘛,剛才可是張青同志先開口罵人的。你問他罵我什麼?」葉凡淡淡說道。2865

「我沒有,你放屁1張青吼道。

「光天化日之下你罵了我葉凡居然還敢狡詐著不誠認,當時你們站這些職工可是都在常」葉凡講到這裡,突然勢氣大作,指著幾個職工問道,「你們都在場,你們說是不是?」

「這個,我們沒聽見。」有個膽大的年青人跟張青關係較好,出口講道。

「孔主任,你作記錄。我再問他們一句,把他們講的話全記錄下來。」葉凡說著,嚴肅的掃了這些人一眼,問道,「你們剛才聽到沒有?就你?我以橫空集團總裁名義問你話,孔主任正式記錄。如果有虛假的話你自己想好了再說?」

葉凡指著一個老頭子問道。

「這個……這個……」老頭差點急哭了,講也不是不講也不是。

「還不講清楚,葉總是省里任命的副省級幹部。」戰雲剛也是相當陰的,這一句話出來可是嚇壞了這些變電站職工們,這副省級幹部是個什麼噱頭,是個人都能想到這事的嚴重『性』。

所以,老傢伙再也沒憋住,頭直點頭說道,「剛才張青的確罵葉總了,罵葉總『什麼東西』什麼的話。」

「對對,後來還有狗屁東西,嗎滴的話……」

而老頭旁邊幾個傢伙也是嗦著把剛才張青的話重複了一遍下來。

至於張青,那臉早就呈紫青『色』了。再加上浮腫,綠哇哇的看上去跟死人臉也差不多。

「你小子口下積點德。」崔有生臉『色』陰沉著先批評了張青一句,爾後說道,「不過,葉總,也不能允許戰部長動手打人是不是?」

「是張青先挑釁的,戰部長是正當防衛嘛1葉凡哼道。

「誰說的,放屁,你在放屁1張青再也忍不住了,指著葉凡跳腳罵道。

「小子,你再放句屁試試?」葉凡突然臉一板,盯著張青。

「給老子滾到裡面抹『葯』去,還敢罵人?」崔有生臉一板,一腳踹得張青連滾帶爬著往裡面跑去。

「對不起啊葉總,我會好好的批評他。」

這傢伙還有點搞頭,居然懂得先下手為強保護住張青。

「無妨,一個跳樑小丑罷了。」葉凡擺了擺手,說道,「崔站長,聽說變電站設備壞了,不曉得要什麼時候才能恢復供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