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六十九章錢居然回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六十九章錢居然回來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而是由天雲省省委組織部考核,國資委要備案的。不過,天雲省委對於橫空集團下屬各大部門一把手的選擇權很大的下放給了集團公司的黨委班子。

其實說白了就是衛玉強跟葉凡兩人差不多可以說了算,在常委班子上一過,再往省委組織部推薦一下就是板上釘釘的事了。而衛玉強是集團黨委書記,他的份量當然最重了。

這一個集團跟一個政府部門相比也是差不多,只是工作的對象不一樣罷了。

「相當多人,像集團下屬各部門的副主任可是相當多的。一個部門配有四到六個副主任不等。

再加上兩大主廠里的副廠長等人,這盯上的人光是咱們集團公司內部估計就不下五六十個。

而有能力競爭這個位置的同志估計也有近半吧。前段時間葉總還沒來的時候衛書記經常會勉勵朱廠長好好乾。

有一次開會時開完了聊閑時衛書記開了句玩笑,說是朱廠長幹人事工作也不錯。」孔意雄講道。

「既然如此,那朱廠長這段時間肯定得昴足勁頭干好工作。以便於為後面順利接班而準備是不是?」葉凡乾脆以更直白的方式考察起孔意雄來,看這傢伙能『倒』到什麼程度的實話才作決定是否把他納入心腹的考察之列。

不管哪位官員,到一個地方工作沒有心腹手下肯定是不行的。一朝天子一朝臣,心腹就是自己的班底。有利於更好的展工作。

「我想也是,不然。如果沒這一茬。朱廠長也不可能如此的賣力。

沒活干豈不是更痛快,反正工職照拿。咱們集團不是私營企業,工資標準什麼都是按政府的程序搞的。

比如,有職稱,有工齡等等。跟私營企業有很大的不同。而機械製造廠的楊廠長當然也盯上了這個位置。

雖說都是平級別的,但是,人力資源部門的油水可是不少。管著全集團下屬幹部們的任免,雖說只是執行集團班子決定。但具體的操作時總是有些由頭可尋的。

而廠長在現今這個不景氣的情況下往往就成了受氣包。職工動不動就折騰事兒出來,你不擺平都不行。

可擺平沒有錢怎麼擺平?空口說白話誰信你?而人力資源部負責人就不用勞心這些事兒了。

工人要衝擊也不會衝擊到人力資源部門是不是?」孔意雄還真下定決心跟著葉老大混了,話講得相當的直白。

「呵呵,有競爭也是好事嘛。再說了,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是這麼個理兒。」葉凡笑了笑,看了孔意雄一眼。扔給他一支煙,說道,「意雄,我看你年齡也不大嘛。」

「報告葉總,估計好多人看見我都有些誤解掉。因為我面相老,好多初次見面的人都講我四十好幾了。其實我今年才36周歲。我這個年齡階段正是年富力強幹事業的大好時候。」孔意雄條件反射般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而且像個軍人一般還來了個立正,就差敬禮了。

「哈哈哈,你個意雄啊,我可不是將軍,還報告什麼的。」葉凡爽朗的笑了。

「不是……我……覺得葉總像個大將軍。所以自然就把自己當成葉總的兵了。」孔意雄這話講得更露骨。簡直就是直接『站隊』了。

「嗯,你這個兵不錯。不錯1葉凡站起來輕拍了拍孔意雄肩膀,這傢伙激動著退了出去。估計在外邊興奮開了。

第二天早上,王朝打來電話,說道:「葉哥,好消息。陳軍帶人把劉海平抓了回來。這傢伙並沒有偷渡到外國去,而給人造成一種偷渡到外國去的假象。這麼一繞彎子,發現這傢伙居然還在香港。要不要我們押他回來?」

「正河集團的副總裁羅米格林找到沒有?」葉凡問道。

「還沒有,我們查過記錄,他去法國了。不過,陳軍已經趕過去了。只是一下子估計難找到人。」王朝講道。

「錢追回來多少?」葉凡問道。

「聽說當時騙了你們1.2個億后是按四六分成的,羅米格林拿走了七千萬。而劉海平差不多四千五百萬。當然,還得給鄭林東韋香等一些蝦米一些好處是不是?」王朝講道。

「錢還在不在?他娘的,就是全部拿回來也要虧六七千萬了。」葉凡肉痛得直咧牙。

「他還沒來得及用,不過葉哥放心。你們運氣很好,大好埃」王朝居然笑了。

「好啥子,你這傢伙還樂。」葉凡沒好氣的哼道。

「沒騙你,雖說劉海平只拿了五千萬。但是,這傢伙不止騙這一次了。去年上半年到新加坡也騙了幾千萬回來。他幾張卡里倒是搜出了一億多。所以,這個,咱們全部拿回來了。」王朝乾笑不已。

「哈哈哈,運氣還真不錯。不過,羅米格林也不能便宜了他。」葉凡哼聲道。

「那當然,不抓到這龜孫子的陳軍說是不收兵。」王朝笑道。

「陳軍作為獵豹副帥他有正事干,不能叫他出去太久。這個,以免落人口失。雖說他幹得秘密,但a組的監控手段還是有的嘛。」葉凡說道。

「陳軍說明白,這幾天剛好有閑。一有事他就會安排手下盯著自已先回來。」王朝講道。

「那行,你馬上趕到橫空這邊來。這邊估計有事還要你出馬去折騰一下。」葉凡說道。

「得令首長1王朝肯定在電話那頭行了個警察禮了。

「呵呵,你小子也曉得了?」葉凡笑道。

「當然,葉助理。鐵哥跟我講過了,恭喜啊葉哥。政府這頭陞官,公安部那頭也升了。雙喜臨門埃」王朝笑道。

「好好乾,爭取再過得兩年拿下正局級這一關。」葉凡笑道。

「那當然,有葉哥跟鐵哥在部里罩著,我簡直可以橫著走了。」王朝乾笑漣漣,這傢伙現在人活潑得多了。

以前整天就懂得板著個臉像是誰都欠了他三百兩似的。這些年下來在公安部門的打磨也著實改變了一個人。

「簽了個大單,這傢伙還有點噱頭。」『東方不敗』牛建國進了蓋老虎辦公室一邊坐下來講道。

「呵呵,簽越大越好埃」蓋老虎居然詭異的笑了。

「那當然,先讓他們樂一天吧。明天。咱們是不是該整修從壩子頭電站到變電站這一截輸電線路了。那條路可是好長時間沒有檢修了。再不檢修可就有安全隱患了。」牛建國乾笑了一聲。

「嗯,安全責任重於泰山嘛。你這個常務副市長是不是得開個專門的會議。針對全市用電情況來個大檢查大整修。該有的隱患都要排除在發生之前,咱們是什麼人。黨的幹部,人民公僕嗎?要時刻牢記安全,擁有安全防患意識。」蓋老虎笑道。

「我會不折不扣的執行好蓋書記的指示的,安全責任重如泰山。特別是對於電力這個高危行業來講更應該時刻把安全掛於嘴上。」牛建國笑著看了蓋老虎一眼,說道。「蓋書記,你沒看見。今天早上開完常委會後,咱們的藍存鈞市長那張臉可快成紫茄子了。」

「哼,不識抬舉1蓋老虎突然收斂了笑,臉一板冷哼道。

「沒錯,對於不識抬舉的傢伙。咱們要狠狠的舉起大棒子讓他去好好啃啃。

這箇中滋味彼為不好受滴。而且,這才是開始。以前這傢伙好像還挺配合工作的。

現在他的老搭檔葉凡一來,這傢伙現在蠢蠢欲動了。他也不想想,就是那個狗屁的葉總怎麼樣?

還不照樣子被咱們玩得屁滾尿流的。市電力局下屬的一個小小的變電站居然動用了葉總外加藍市長兩拔力量。

我倒,明天的輸電線路的檢修是不是咱們的葉總跟藍市長還要去爬電竿看看。」牛建國眼中閃過一絲狠礪。

「爬也沒用了。壩子頭電站雖說是屬於咱們市的,但是。省里也有合資嘛。到時,叫他去省水電廳折騰去吧。在項南市存鈞同志是市長,但在省里,呵呵。」蓋老虎居然乾笑了兩聲。

「高啊蓋書記,葉凡遇上你,我看他是屎殼螂充大頭了。」牛建國這馬屁拍得可是相當的露骨。不過,蓋老虎就喜歡這吊吊。當然也曉得這是在拍馬,但蓋老虎就喜歡直白點。聽著痛快了。

「他嗎滴,這個老混蛋1藍存鈞在電話里噴氣了。

「怎麼了老弟,是不是蓋老虎拿氣給你受了。這事說起來還是我牽連了你。要不是變電站的事,估計蓋老虎不會立即舉起大棒吧?」葉凡說道,有些不好意思。

「反正遲早都會幹上幾場的,姓蓋的太霸道了。這市財政局可是我藍存鈞這個市長的下屬部門。

可是蓋老虎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韙。今天開常委會,他說要重新調整一下各個常委們的一些分管的部門。

居然把市財政局划給常務副市長牛建國直管。這是哪門子道理。

牛建國只是我的副手,只能協助我管理全市財政工作。他蓋老虎憑什麼如此的干是想全面的架空我。

市長失去了財權還有什麼?

見我反對居然抬出組織舉手表決來。舉個毛手啊,我就兩個人,他們七八個。」藍存鈞實在忍不住罵開了。

「老弟,不用急。該是你的絕對跑不掉,不過,估計你們市財政局長這個人也不好使喚吧?與其有不如等於無,咱們等待機會就是了。」葉凡說道。

「還真給葉哥你猜中了,市財政局長楊大勞此人根本就是蓋老虎的謫系。說句丟臉的話,我的批條還不如牛建國的好使兒。當然,這傢伙也被我敲打過幾次,現在老實了一些。不過,總感覺不大順手。」藍存鈞有些難堪,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