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七十七章反擊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七十七章反擊來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紹中,先消消氣。這事的確發生得突然。不過,不告訴你並不等於今後不告訴你。而且,這件事不告訴你也是為了你好。」想不到金書齤記居然如此的講話。

「這話我有些聽不明白金書齤記,不告訴我反倒是為了我好,這算是哪門子的道理?」蓋紹中問道。

「這事還要我問你嗎?你自己難道不明白。牛建國同志都幹了些什麼?還有市電力局有幾位同志都幹了些什麼?你要問明白可以,你自己到省委去問。」金書齤記口氣嚴厲了起來。

「金書齤記,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想問問老領導您是不是?並沒有質問省委的意思。」蓋紹中趕緊解釋一下,心裡其實早明白了大半了。

頓時,蓋紹中額角居然也冒出一些細汗來。2877

「好了,自己注意一點就是了。有些事,別折騰得太過份了。橫空機電集團是省里一直想扶起來的大企業。

對於天雲來講也是一個巨大的包袱。這個包袱都壓得省里都快喘不過氣來了,有些事,不能搞得太難看。

都要有個度,一旦越過那條線就不大好了。牛建國就是因為越線了。

你要牢記住,這項南市雖說你蓋紹中同志是一把手,但你蓋紹中同志也是省委省政齤府領導下的一把手。

多幹些於國於民有利的事吧,言盡於此,你好生琢磨一下。」金書齤記一席話下來,蓋紹中拿著電話站在哪裡發了半天的愣。良久才掏出紙巾擦巴了一下額頭。臉『色』更是陰沉如墨。

此刻,牛建國也打起了電話,問的也是同樣的問題。

想不到對面的聲音傳來道「你自己乾的事自已不清楚嗎?如果不是給你酌情考慮過了,你現在早被開除了。」

「我只是……」牛建國頓時漲紅了臉,吶吶著講不出話來。

「只是,一個只是可是要了你帽子。都這麼大人了,居然還像個小孩子一點大體不識。

橫空能『亂』碰嗎?別以為人家在你們的地盤上就能怎麼樣搞,這項南市上頭還有省委的。

你們搞得太明顯了,搞得所有的同志都看不下去了。今天變電站明天變成了輸電線路,後天豈不成了發電站。

你們這套把戲層次太低了。蓋紹中怎麼會犯這種低級錯誤,而你怎麼會愚蠢到被別人當槍使的地步。

要玩就要玩智慧,要玩得別人連頭緒都找不到而又能讓人痛苦才是高手。

你們玩的是什麼,小孩子過家家遊戲。太蠢蛋了。」那聲音相當的不客氣。

「我也沒講什麼,市裡組織電力檢修也不很正常的事是不是?這個,以前也經常檢修的。為什麼這次就不行,難道就不要安全了。」牛建國心裡有怨氣,覺得很冤枉。

「你檢修是沒錯,那是你們應該乾的事。可是你私底下跟電力局長宋大繆談的話怎麼就擱在省委的桌面上了。

還高談闊論要給葉凡要看,宋大繆還說要整死葉凡。真以為你們就能無法無天了是不是?

這些你自個兒最清楚,真要我擱在桌面上講那我就跟你講清楚。

玩把戲玩不過別人的後果就是如此。當初要玩的時候就要考慮清楚了。」對面那聲音哼聲道。2877

「我……明白了……我……」牛建國語氣非常的落寞。

「長個記『性』吧,這次蓋紹中算是運氣好了。不然的話,落個處分也正常。」那聲音講完后掛了電話。

「姓葉的,你不得好死,你陰死我牛建國了。我是東方不敗,東方不敗滴1牛建國像瘋子一般在衛生間里歇斯底里了一回。

東方不敗最後還是給人收拾了,牛建國可是沒看完那部片子。

當然,牛建國跟蓋紹中的後台都不會如此輕易的看到手下被葉凡整得如此慘的。

反撲到了。

第二天早上,衛玉強親自打來電話,要求葉凡到黨委會議室開會。

橫空機電集團總公司配得有九個常委班子。

其中一個黨委書齤記蓋紹中。

除了葉凡這個黨委副書齤記兼總裁以外還配得有兩個專職的黨委副書齤記,分別是分管黨務工作的陽震東,以及分管經濟發展的吳洪山。

另外還有五個常委。

分別是常委、公司副總裁曹月。

常委公司法律總顧問龔長喜。

常委副總裁周棟。

常委總裁助理嚴方龍。

常委紀委書齤記工會主齤席何全理。

周棟被軟禁著沒有回來,裡面就坐著七個人,葉凡一臉淡定的掃過七人臉上,爾後走向了左側位置。

因為,這裡是黨委會議室。蓋紹中這個書齤記是老大,當然得坐中間。

而葉凡就坐左側面第一張椅子了。右側面第一把交椅是黨務陳震東。

其實,像這些常委們都分管著好幾個集團總公司下屬的各大部門。

而兩個總廠分別由其中兩位常委專門負責的,兩大主廠非同小可。

事先衛玉強並沒有跟葉凡提醒過這次常委會的任何內容,所以,葉凡也不曉得要幹什麼。2877

不過,葉老大隱隱感覺到是不是滇南那邊的事這邊知道了。

「都到齊了開會吧,另外,曹主任作好相關方面的記錄。」衛玉強狠狠的掐滅了煙蒂,爾後沖坐在角落處的黨政辦主任曹凱雄說道。

大家都坐直了身子看著衛玉強。

「今天臨時頭招集緊急會議,是因為我們接到一個可怕的消息。這消息對我們來講太重要了,簡直是令人不敢相信,令人痛心跟震驚。」衛玉強先用『可怕』兩個字成功的賺足了大家的錢球。爾後看了葉凡一眼,說道,「葉總,估計你猜到了什麼吧?」

「應該是滇南省那邊傳來了文件什麼的吧?」葉凡一臉淡定,說道。

「嗯,那邊傳過來了正式的文件。我希望葉總把這個情況如實的向常委們各位同志講清楚。」衛玉強像是公齤安在審問犯人似的,就差講出『交待』兩個字了。

「這個情況我會如實向常委會通報的,不過,因為昨天忙於電的問題一時給擔耽了。是這樣的,我代表集團公司跟滇南省那邊簽定了……」葉凡如實講了出來,頓時,會議室嘩然,跌碎了一地眼鏡,並且,馬上就吵哄哄了起來。

衛玉強陰沉著臉,直到點燃的一根煙抽完了才又狠掐滅在煙灰缸里。地一聲,鋼筆給他重擱在了桌上。

「安靜1衛玉強哼道,待會議室里安靜下來,才說道,「針對這種情況,同志們暢所欲言,都談談吧。」

「葉總,我實在是不明白。這事你好像並沒有向我們常委會通報過。沒有集團公司黨委會的授權就如此簽定了下來,這好像是違規的。而且,也是毫無法律效力的。」這時,黨委副書齤記吳洪山馬上開煥了。

「我是公司總裁,咱們橫空機電集團公司執行的是總裁負責制。我有權簽定這個協議,而且,我剛才也陳述過了。

為了橫空最後的發展,也僅有最後一次機會了。咱們再不奮起,橫空機電集團將成為歷史。

這並不是我葉凡聳人聽聞,而是現實。想必各位同志對於橫空的現狀都心知肚明。

省委省政齤府還能給我們多長的時間,橫空這個窟窿不可能無限期的填補下去。

而發展需要什麼,最重要的當然是機會。咱們現在正要尋找機會,一旦機會到了,如果咱們沒有最起碼的啟動資金,機會來了怎麼辦?

難道叫工人們餓著肚皮,連日常運轉的經費都沒有的情況下恢復生產嗎?

前次花了五千萬,借期一個月。時間也不長了,一個月轉眼就到。咱們這幾天賺了多少錢?

如果不簽定這個合約,咱們今年又能從滇南省政齤府處拿到多少的補助。

去年的錢他們還欠著的,這次我也給拿回來了。當然,這筆款子是省政齤府的。

而今年天雲省這邊已經下了指示,不再給我們補助一分錢。而滇南那邊見天雲省不給錢,肯定也不會給咱們一個指兒的。

到時,難道叫我這個總裁空著肚皮跟工人們天天唱大戲不成?上任那天的事齤件各位不是沒見過,工人們已經到了忍耐的極限。

如果再不想輒,將迎來嚴重的後果。到時,試問一下,在坐的哪位同志能規避開責任。

因為我們是橫空集團班子成員之一,所有人都有責任。而這次能成功從滇南拿到一個億。

而去年他們還給天雲省政齤府的四千萬曲省長已經答應留給我們二千萬。

這1.2個億就是我們全部的家當。如果還了剛借的五千萬,差不多就剩下7000萬了。

七千萬,聽起來這個數字很大,可是我們的工人一個月的工資就要花去一千多萬。

加上日常的花銷,正常的運轉等下來,沒有二千萬一個月拿不下來。」葉凡字字清晰,鎮定的面對著大家講道。

「總裁負責制是沒錯,這只是講在公司運作方面葉總裁有權拍板。

比如產品、公司發展等。但在決定公司歸屬的問題上上級領導並沒有賦予葉總裁這個權力。

而公司有規定,凡是重大的事齤件或決定都得上公司領導黨委班子會上討論通過才行。

而且還要經過董事會的批准。葉總裁併沒有得到集團公司授權,更沒有通過董事會的決定。

葉總的這份協議簽來是無效的。而且,關於橫空機電的歸屬問題,即便是我們同意了。

但是,我們橫空機電可是省政齤府直管的下屬部門。而真正的股權卻是掌握在天雲跟滇南兩省的省政齤府手中的。

滇南省政齤府同意如此,但天雲省政齤府不還沒有同意下來。這事,只有雙方股東坐下來協商,都認可的條件下才能確定公司的歸屬。

因為,公司的法人是省政齤府而並不是橫空機電。不是衛書齤記也不是葉總個人。」這時,法律總顧問龔長喜舉起了法律武器攻擊向了葉凡。指責葉凡違規『操』作是不合法的。

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