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七十八章中招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七十八章中招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沒錯,就是從我們企業自身來講也絕不允許這種協議簽定下來レ&spades思&hearts路&clubs客レ

咱們的狀況大家都清楚就是兩省共管了還擺不平了,換作一個天雲省咱們豈不是將失去將近半邊天的支持了

這對公司的利益來講是很大的損害更不利於公司的發展,假如因為葉總的不當決定而損害了公司利益..

黨委班子有權糾正過來」總裁助理嚴方龍這個助理可是沒一點助理葉凡這個總裁的意思,反倒是在唱反調

八個常委中已經有三個站出來堅決反對了,加上衛玉強至少就四個人了直到現在還沒有一位同志肯站了來為葉凡講兩句2878

「我剛才已經論述了這個協議書的重要『性』,你們如果不同意,這一點二個億估計人家馬上要回去

到時,咱們不要講公司大發展,就是正常的運轉都沒辦法執行下去

公司最終的結果也是越陷越深,直到最後」講到這裡葉凡停頓了下來,眼神特別嚴肅的掃了每位同志一眼,說道,「那就是破產倒閉之路,到時,各位去哪裡高就..

各位有地方去,那集團公司一萬三千多名職工幹部怎麼辦?公司資不抵債,純外債高達三十個億

再不聊話咱們還真的要墮下懸崖了而滇南省的這1.2個億就是我們發展的基石

不然,你們以為滇南的同志是好同志,會拿出1.2個億給咱們是不是?」葉凡哼聲道

「飲止渴罷了」龔長喜哼聲道

「葉總講的也不無道理,公司發展需要錢這個想法是好的,不過,這事,估計即便是我們通過了,但天雲省zh『色』ng府一塊也無法通過所以,我看,是不是咱們先把這事上報給省zh『色』ng府看他們的態度再議怎麼樣?」這時副總曹月講道

「對對如果天雲省zh『色』ng府不同意的話咱們在這裡也是瞎折騰是不是?」黨務副書記陽震東也點頭『插』了一句話

「這是一個態度問題,如果咱們不把這事制止在集團公司內部之中

恐怕天雲省zh『色』ng府會指責我們集團班子不作為眼見這種大事發生居然沒有反應

只有我們形成了決議再上報,上頭才好處理爾後跟滇南那邊談判時也有個說法

這事,是不是得馬上形成決議向公司董事會通報」吳洪山哼聲道

葉凡發現紀委書記工會『主席』何全理是一聲不吭只顧著跟香煙較勁了

「老何,你也講講吧?」這時,衛玉強說道,指名道姓了

「我是紀委書記也是工會『主席』如果從廣大職工的前途來講葉總講得有理

咱們橫空集團狀況是越來越差,好幾年了都沒能爬起來,反倒是越陷越深

這純外債從原來的幾個億直到現在背了三十個億這個巨大的包袱沉重得我們在坐的都快直不起腰來了

而職工們也是吃了上頓沒下頓飽一頓餓一頓的作為工會『主席』,我心裡像刀砍般的難受2878

再不奮發圖強,再不找到新路子,估計咱們橫空就要完了」何全理講到這裡嘆了口氣喝了口茶擦巴了一下嘴巴講道,「不過,有些同志講的顧慮也有道理

以前有兩個省共管著,那支持咱們的力量就多了一份換作只有一個天雲屍恐怕到時真拿不到多少錢了

就怕到時職工們連半頓飯都沒有了所以,這個是個兩難的處境,而不變革又沒有出路,公司面臨時倒閉關門的結果

所以至於怎麼決定我看公司的我的話完了」

何全理這話講了等於沒講,兩頭都有理而兩頭都有『毛』病純屬『放屁』『性』質的

「同志們都談了各種看法,很好」衛玉強先肯定了一句,爾後,一臉嚴肅的掃過大家的臉,才講道,「不過,不管怎麼干,兩個東家總比一個東家要好

至少多了一份消,多了一份畢不管滇南省zh『色』ng府怎麼樣摳門,每年他們總得給點是不是?

而且,遇上大困難時他們總會想些輒子三個臭皮匠還頂一個諸葛亮,人多智慧就多嘛

而且,兩頭管著,公司照樣子可以發展壯大是不是?咱們何必自折一臂,這種想法是很不明智的

更何況,這麼重大的事件首先就得班子會議討論通過了上報給天雲省zh『色』ng府獲得通過才能協商簽定下來

咱們橫空集團是全體橫空人,是省委省zh『色』ng府管蘭團而不是個人的

即便是在私有企業裡面也有董事會這麼重大的事肯定得董事會批准

就是家族企業也不例外,就更別說咱們這頭上婆婆可不止一家,還有個國資委

我能想象到如果國資的領導聽說了這件事會震驚到何種地步,我能想象到天雲省zh『色』ng府在知道這件事後的憤怒還有咱們公司董事會是由兩個省zh『色』ng府派出的人員組成的

所以,這件事集團公司必須在第一時間內作出決定馬上上報給天雲省zh『色』ng府

不然,咱們不上報,等他們問詢下來就變得相當的被動了」

衛玉強在顯示自己黨委書記的權威

「衛書記,既然各位同志意見不怎麼統一,能不能照老規矩舉手表決就是了?不然,一直議論下去也浪費時間這電剛來,還有許多事要處理」吳洪山貌似很認真的徵求道,其實葉凡早看出了,他根本就是在替衛玉強傳話

「葉凡同志,你看怎麼樣?」衛玉強居然還想既作婊子雙立牌坊,貌似還要給葉凡一個面子一個申訴的機會,以顯示我衛玉強很『迷』nzhu嘛

「呵呵,既然今天各位常委都在平時大家都分管著幾個部門,很難聚在一起因此,何不趁此機會再討論咱們集團一件大事?」葉凡笑道

「大事,咱們集團還有什麼大事發生?」衛玉強臉一愣,哼了一聲

「這詐騙案子的事可不就是大事,連省zh『色』ng府跟省紀委都組成了聯合調查組2878

這是在咱們集團公司發生的事,涉案經額高達1.2個億給咱們集團公司造成了巨大的損失,咱們最需要錢的時候

所以,針對此事情況,我們在坐的也該討論一下引以為戒防止類似的事今後再發生不然,咱們真是『傷』不起氨葉凡說道

「1.2個億,葉總,這話可不能『亂』講?」吳洪山居然搶先出口哼聲道不過,吳洪山卻是被衛玉強狠狠的瞪了一眼這貨還有些糊塗不曉得什麼地方做錯了

衛玉強自然是憤怒吳洪山的打岔讓葉凡會成功的找到轉移話題的機會這打岔其實就是『接話茬了』,正好中了葉凡的詭計,果然,葉凡抓住了機會還沒等衛玉強搶先下嘴什麼

「吳書記,你這話什麼意思?」葉凡臉一板,冷冷哼道

「咱們公司被騙了六千萬,這個,集團上下都清楚的事兒葉總把這六千萬講成了1.2個,這個,可是太誇大事實了吧?咱們在坐的全是黨員,事實求是的作風可是要堅持下去的這個,說小點是說謊話,說大點可就是造謠了」吳洪山居然教訓起人來

啪,打火電給葉凡扔到了桌上,他臉一正,說道:「作為公司分管經濟全面發展的副書記兼副總,也是總裁的有力協助者

居然到現在連咱們集團被騙走了多少錢都不清楚還敢在這裡大言不饞實事求是

吳洪山同志,你的實事求是的作風哪裡去了,難道虛報瞞報也是事實求是嗎?」

「葉總,你這話講出來可是要付責任的我吳洪山什麼時候虛報瞞報了?」吳洪山壓根兒就瞧不起葉凡這個菜鳥級別的外來戶,要知道,衛玉強被剝離總裁一職,省里早就傳出消息了

可以這麼講,這裡在坐的副總沒有哪位同志不想上去坐坐總裁寶座體味一下手指萬軍的感覺

這副職跟正職在權力方面可是相差何止千里

「你是分管經濟全面發展的集團副書記副總,劉海平等人到咱們這裡來投資合資的事難道你一點都不知情嗎?」葉凡言詞越來越犀利,衛玉強陰著個臉在暫時觀望

「這件事是周棟同志負責的,我是全面協調各方面業務的對於這件事我當然也知道一些

不過,就我所此,當時周棟同志報批的就是六千萬咱們集團哪拿得出1.2個億

既然今天葉總硬要提起這事,咱們也當面鑼對面鼓的敲清楚,我吳洪山倒到底是哪位同志在搞虛假謠言,在搞事搞人」吳洪山跟葉老大針鋒相對了起來

「報批,是哪位同志批的?」葉凡哼道

聽他一講,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了衛玉強因為他當時是公司總裁嘛,他不批誰能提出錢來

衛玉強一聽,氣得差點要站起來甩吳洪山這so包耳刮子了這最怕什麼居然就來了什麼?

這事一扯出業,這詐騙案中被騙走的錢是自己批的那自己還能脫得了干係嗎?

剛才衛玉強就最怕人捅這事了,想不到臨到要表決滇南省的協議的事時被葉凡捅了出來而吳洪山傻乎乎的中了計被葉凡當了槍使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