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七十九章葉凡又升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七十九章葉凡又升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是我批的,不過,當初這招商工作我們黨委班子有討論過。為了加快招商引資步伐,早日讓公司脫困走入正軌。

所以,當周棟同志一提出這事後,黨委會經過慎重考慮,交流,討論,最後決定由周棟同志全權負責這個項目。

這個,當時我因為有許多事纏身,而且,周棟同志作為一名老黨員了。

集團大多數同志都信任他。所以,我也就隨手就批了。」衛玉強雖說不得不承認了這一點。

但同志也把黨委班子拿出來當擋箭牌子。你葉凡要整就把大家都拖下水吧。看你敢不敢再次跟進。

「呵呵,咱們集團公司可是總裁負責制。」葉凡一句話出來,衛玉強差點要跳腳了,這句話一出來,又把黨委班子的責任給消除了一大半。

「葉總,你還沒講清楚1.2個億的事實。」吳洪山這老傢伙又來搗亂了。

「好了,關於公司詐騙案子是公安跟省政府調查組的事。等他們查清事實過後自然會通報給我們的。

我們當前的首要任務是恢復生產,讓公司全面的運轉起來。這事在調查組還沒有定論之前咱們在後邊講來講去的極為不妥當。

要是因此干擾了調查組的工作咱們可都得負責任。所以,今天的會就開到此。

散會……」衛玉強趕緊搶話,這事當然不能再討論下去了。再」章節」挖下去自己可就越陷越深了。

反倒中了葉凡的奸計,自然,不讓葉凡反嘴那也得堵住這傢伙的嘴。連帶著滇南省這邊協議的事都給衛玉強擱置暫時不管了。

葉凡一看就明白了,也就夾起公文包走人。既然你放我一馬,哪咱也不追著你屁股。反正這事基本查清了,該你老衛的你跑也跑不掉。

吳洪山有些怏怏然跟在後邊走了出去,這貨總是想不明白為啥衛書記一下子就變卦了。

明明先前會前衛書記有暗示,一定要在常委會上讓葉凡難堪,要把滇南省的事行成班子決議的。

想不到這事衛書記自個兒倒不管了,莫非是給批6000萬的事一急給忘了不成。

當然。衛玉強一邊急走一邊也相當的納悶。葉凡怎麼會曉得1.2個億的事。

難道調查組已經的把觸角深到了這裡頭。那自己想全身而退難道就相當的高了。

衛玉強心事重重。覺得這橫空機電集團已經快變成能淹死人的泥潭,自己還是趕緊回到省里去別趟這趟渾水了。不然,栽進去就爬不起來了。

衛玉強這決斷還真是快,第二天早上就向省委省政府提出了因病無力再管理橫空這個大集團。

提出了辭去橫空集團黨委書記及公司的一切職務,想回到省里專職省長助理一職,更便於專心的為省長服務。

省委省政府經過討論,第三天就同意了衛玉強同志的辭職書。並且指示。由葉凡這個總裁暫時代理橫空機電集團公司黨委書記一職。

短短的十來天,葉凡是總裁書記一把抓,成了橫空集團真正的一號霸主。

葉凡明白,估計這事是寧志和操作的。其目的就是為了讓自己一家獨大,把橫空機電全面的抓起來。

果然,下午葉凡接到了寧志和電話。說道:「葉凡同志,橫空機電交給你了。你得抓緊些。」

「我會抓緊的,恐怕這黨企一把抓的時間並不會長久吧?」葉凡問道。

因為橫空機電集團黨委書記一職可是正兒八經的副省級幹部兼任的。

衛玉強就是副省級的省長助理兼任黨委書記的。葉凡雖說是副部,但是打了擦邊球的。

「你明白就好,想一下子推你上去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你要提前有個心理準備。我給你一個月時間,最多只能拖一個月了。你能幹多少就抓緊干吧。」寧志和也無奈,自己現在還只是代書記。

還沒有轉正。這個節骨眼中也不能惹太多的事出來。而詐騙案一直壓到現在才組成聯合調查組。

當然也是考慮到其中牽扯太多的關係考慮之一了。這個時候就是要維穩維平。絕不能發生什麼大事兒。一旦自己成功過渡轉正,就可以放開手腳了。

而省里其他大佬們肯定」官術第二千八百七十九章葉凡又升了」也明白這其中關鍵。肯定會在之段時間內施壓。

這橫空機電集團黨委書記一職眼紅的人可不在少數。雖說是一個爛攤子,但級別可是正宗的副省級的。

衛玉強匆忙謝幕,移交完畢后馬上就離開了。

老衛是不想再呆在這個令他相當傷心,有可能助力他坐上正宗的副省長位置的地方。這夢現在破滅了,衛玉強自然心裡鬱悶那是可想而知了。

「希望你能帶公司走出這泥潭。」衛玉強走前說道,倒是真心話。

不管哪位同志,都希望自己工作過的地方明天會更美的好。雖說衛玉強講這話時帶有點酸味兒,但人都走了,自然這酸味兒就淡了許多。

「請衛助理相信,我會的。」葉凡沒絲毫猶豫,說道,這稱呼都變了,由衛書記變成了衛助理。

「呵呵1衛玉強苦澀的笑了笑,鑽進車子一冒煙,遺憾而去。

望著衛玉強的車子遠去,剩下的七八個常委們表情各不相同。特別是吳洪山同志,心裡那個毛燥得很。

他轉身看了看橫空的辦公大樓。這廝這一刻突然生出了落寞之感覺。

在葉凡黨企一把抓之下,這魔掌一旦張開,估計今後的日子不好過了。

吳洪山當然摸不透省委的心思,還以為葉凡就會就此一坐就上位的。這個,是一個過渡階段嘛。

」官術」而最高興的當然非孔意雄、伍雲亮和姜軍幾人了。

今天的孔意雄顯得特別的有精神頭,頭髮梳得根根有理,微彎著身子站在葉凡身後。

此刻的葉老大在孔意雄面前就是一尊神,一尊神秘的大神。一顆可以依靠的大樹,孔意雄甚至把自己想像成了一顆小樹靠大樹上。

『笑裡藏刀』曾雲閑最近顯得有些低調,因為好友牛建國黯然謝幕。曾雲閑同志敏銳的從其中聞到了什麼不同尋常的怪味兒。

而新任常務副市長章興列同志好像表現有些奇怪,既不低調也不張揚。

因為,章興列是省委辦副主任位置上下來的,算是同級調動。

但是,項南市常務副市長位置可是比那個位置有份量得多。也是幹部們下放『訓練』過後提拔的前奏曲罷了。

章興列所處的以前的位置也決定了他也不用太低調,因為,傳說他是寧書記的鐵竿手下,也就省委秘書長杜劍的人。自然,往大處算都是寧的人了。

對於章興列,就是蓋紹中也表現得較客氣。而章不如牛建國那般生猛,自然,反彈之下市政府藍系力量一下子猛漲。

所以,曾雲閑同志暫時收斂了許多。他是想觀望一下,牛建國的黯然謝幕也給他敲響了一定的警鐘。他知道,牛建國肯定是倒在了停電事件了。

而牛建國會」」倒下,估計下手之人就是葉凡的人馬了。那這位企業老總就得重新評估一下了。

就其原因,一個是葉凡有很深的背景,二個就是葉凡手段高明,牛建國才嘎幾天之內就倒下了。

而葉凡無非是當了省委某些領導的『槍』罷了,借葉凡之手處理掉了牛建國。不過,葉凡即便只是一把『槍』那也是把利槍,相當可怕的槍。

而牛建國事件還得一段時間才能平息下來,蓋老虎不得不老虎先『低調』一段時間。等牛事件過去后再圖其它了。

「雲閑,發什麼呆?」蓋紹中看了他一眼,發現煙頭都燒到這傢伙的手指頭了居然還不知道。

曾雲閑此刻才感覺到了痛,條件反射般的扔了煙蒂。一看,發現這裡居然是蓋書記的辦公室。

曾雲閑臉一紅趕緊低頭下去撿煙蒂,嘴裡吶吶道:「不好意思,走神了。」

「是不是被橫空集團走馬換燈似的人事任命給弄糊塗了?」蓋紹中倒是淡然得很,從前次事件看,我蓋紹中還是有份量的。他們還得看我面子嘛。

牛建國走的痛蓋紹中漸漸的平息了下來,代之的是更深切的恨。

對葉凡的一種切膚的『恨』。而且,見葉凡黨企一把抓,那個曾經是蓋紹中想要爭取到的位置。

眼見著居然給葉凡佔去了,這傢伙如此年輕,難道就要升副省了?老蓋同志的恨意是熊熊著被點燃了。

「我有些看不懂,葉凡才來幾天,居然代上書記了。這橫空的書記位可是正宗的副省級別的。要是蓋書記去坐坐還差不多,葉凡小兒憑什麼?」曾雲閑一句話脫口而出,蓋紹中居然一下子發愣了起來,那根類夾手中半晌沒吸過,也快燃到手指頭了。

怕打斷了蓋紹中的思路,曾雲閑心裡著急,可又不敢出嘴提醒。

「好!好……」蓋紹中似乎突然反應過來,狠狠掐滅了煙蒂。站起來一拍曾雲閑的肩膀,笑道,「還是雲閑看得遠。」

曾雲閑有些莫名其妙,心說我看到啥了。不就是一句牢騷話嗎?

「放心,葉凡只是暫時代理著。他未必能轉正,而且,他也不可能轉正。這市裡的戰場我看可以收拾一下了。」蓋紹中講著一些莫名其妙的話,聽得曾雲閑是一頭霧水,只好盲目的點著頭應著『是』之類的屁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