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八十章整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八十章整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會看到的雲閑,哈哈哈……」蓋紹中突然給人的感覺像個瘋子,突然大笑著走了出去。

曾雲閑一看,趕緊跟上了。

老曾同志心裡其實『迷』糊得很,心說我看到個鬼呀看……

第二天,葉老大招開了班子擴大會議。七個常委加上各部門負責人全都在。

重新布置了工作,全面整頓。要求全員回到廠子里,三天之內不回來的按自動離職處理。2880

「葉書記,如果全部叫回來就怕他們湊一塊沒事幹會生事。」電力設備廠廠長朱興列相當擔心這個問題。

這閑得沒事幹的人最會生事兒了。湊一堆出事的機率更大。

「怎麼沒事幹了,以你朱廠長牽頭。集中他們一塊進行思想政治學習。

發動他們要愛崗敬業,愛廠等於愛家。組織大家學習討論全廠發展的大事。

要廣開言路,多方聽取下邊同志的建議。還有,有新發明的馬上到總部技術中心交上材料,如果能把新技術轉化為新產品,公司有重獎。」葉凡講道。

班子方面葉凡也有一些調整,此刻不下手更等何時。因為,省委組織部下來的臨時頭代中有說明,葉凡作為橫空集團代書記,可以適當的進行人事調整。但不宜幅度過大,要以穩定集團內部人心為主。

而級別方面但僅限於正處級及以下幹部的調整,而涉及到副廳級極以上幹部的調整有建議權。

這個,可是寧大佬給葉凡的一把尚方寶劍。當然,這把『劍』有使用期限的,就一個月時間。

當然,還有個條件。涉及到某部門正職位置的調整后只能暫時代理著。

針對葉凡的講話下邊的同志進行了交流,當然是一致同意這樣子幹了。

爾後,見討論得差不多了。各部門負責人全都先回去了,會議室里就剩下七個黨委委員外加一個記錄員孔意雄同志。

曹凱雄深切的感受到一朝天子一朝臣這個說法的正確『性』。以前衛玉強在任時都是由自己這個黨政辦主任記錄常委會議的。

現在,葉凡指名由孔意雄這個副主任記錄。這個,自己明顯被邊緣化了。

曹凱雄明白,自己肯定被葉代書記在腦門子上貼了個『衛』字,這個也是曹凱雄的無奈。

作為黨政辦主任,相當於『政府』的秘書長。不為一把手服務為誰服務。

哪位一把手會喜歡一個跟自己不齊心的大管家。曹凱雄敏銳的意思到,估計不久后自己的工作將有調整。這黨政辦主任一職估計會花落孔意雄頭上了。

不過,黨政辦主任一職可是副廳級別的。葉代書記的權力僅限於正處。所以,曹凱雄也明白。葉凡只有建議權而無拍板權。

只要省里一關卡著,他就奈何不了自己。

當然,曹凱雄也清楚,葉代書記現在的勢氣如日中天,恐怕他的建議上頭都會考慮。2880

即便是暫時動不了自己到時全面的架空自己葉代書記還是能做得到的。

自己何去何從。曹凱雄心裡相當的苦惱著。恐怕跟曹凱雄同樣心思的同志大有人在,真是幾家歡喜幾家愁。

葉凡話鋒一轉,說道:「剛才跟調查組的同志通過氣,已經查明,負責重工業園區的雲曉理同志因為涉嫌劉海平案件。

可是,咱們兩個主廠都在重工業園區內,園區的工作可不能停下來。

所以,同志們考慮一下,看看哪位同志較合適代理園區負責人工作。

重工業園區太重要了。咱們一定要找個熟悉該園區業務的同志代理這個職位才能以最快的速度進入角『色』之中。

咱們沒有多少時間了,耗不起也等不起。」

葉老大最後幾句話才是最重要的,這其實就是在暗示什麼了,其實就是在推薦人選方面給限定了一個框框。

在坐的另外六名常委一琢磨也就琢磨出一個味兒來了,既然要是熟悉重工業園區的同志,那此人必須是以前在重工業園區內工作過的,而且不能是普通的職工,至少也得是正處級別的。

這人選範圍就少得多了,而現在還在職的重工業園區副主任都是正處級別的。

不過。如果是從副主任中挑眩恐怕葉代書記可以直接建議的。

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了葉代書記對目前的三位副主任都不怎麼感冒。

那這人選就得從別的部門去挖了。而別的部門的正處級幹部又在重工業園區干過副主任的,進一步一縮小範圍,此人呼之欲出了,除了剛被整到環境衛生部的姜軍同志還有誰?

不過,幾位常委心裡也有些疑『惑』。這姜軍同志可是集團有名的刺兒頭。葉代書記剛來那天不是差點吃了他的虧。

難道葉代書記怕了他,想整個正職位置來籠絡他不成?

好像這個又不怎麼你是葉代書記的風格。人家連蓋老虎這項南市一把手都敢掐脖頸子難道你姜軍一個打了擦邊球的正處級的小幹部還能讓葉代書記發怵不成?

有同志在琢磨,有同志可是當機立斷,馬上站出來替葉代書記打前哨了。

「葉書記,我認為姜軍同志很適合接替雲曉理同志的位置。姜軍同志是軍轉幹部,作風硬朗,思想素質更是過硬。

以前在軍隊時還是一團之長,人家一千多號兵蛋子都帶過,難道還不能負責起一個工業園區。

而且,姜軍同志在工人中很有威信。相信由他接替這個位置工人們都會歡迎。

而且,姜軍同志自從轉業以來到了咱們集團,從來都是一心埋在公司的事業上。

想工人所想,急公司所急。就拿他現在負責的環境衛生部的工作來講,聽說姜軍同志曾經偷偷地給好幾位付不起錢看病的工人自己墊付了錢款。2880

這樣一心撲在工作上,處處以公司為準,處處為工人著想的同志,而且,思想開拓,工作紮實……」吳洪山那表揚是一堆一堆的從嘴裡冒出來,轉瞬間,以前被人稱為刺兒頭的姜軍同志此刻一下子成了公司的救世祖似的。

「對對,姜軍同志不錯。關於他的事公司還有很多,不要講別的。

咱們這橫空鎮小混混小霸頭的可是不在少數。比如那天在變電站的那個傢伙就算是一個了。

這些小混子平時好吃懶做,遊手好閒不務正業。而我們的重工業園區就設在橫空鎮。

以前這些混混們時不時會『騷』擾工廠的女工,更有甚者還會翻牆進來小偷瀉摸』的。

打人的事更是時有發生,搞得廠裡面工人們都不敢出門了。保衛部的戰部長雖說去整頓過幾次,但是奈何保衛部人手太少。

而且,咱們集團這麼大,管也管不過來。還是姜軍同志有手段,當時姜軍同志擔任的就是重工業園區的副主任,他聯手工人們組成巡邏隊。

看到小混子就整治,這樣時間一長,那些小混子終於被整治得服服貼貼的了。

直到現在看到姜軍同志都腿兒打閃著。使得兩個主廠的職工們能得到了一個安穩的環境安心工作。

我是干工會的,最能聽到工人們的呼聲了。」紀委工會『主席』何全理也點頭講道。

何全理很老了,估計最多半年左右時間就要退了。衛玉強太強勢,那個時候何全理基本上就是一擺設,不想講話。

現在臨近退休,何全理同志也腦子開了。想為公司最後把好關做點實事兒。

免得以後走得遺憾。即便是退休了也算是能有個美好的回憶。糾其主要原因是何全理看到了葉凡的行為,他看到了橫空的一線希望。

「最主要的一點就是姜軍同志在任重工業園區任副主任期間估計是發現了劉海平等人的投資行為有些詭異。

所以,姜軍同志在暗中展開了調查。而且,就此事的懷疑還跟當時園區主任雲曉理同志提出過。

並且,同時也向周棟這個引資負責人彙報過。只不過沒有引起重視。

後來姜軍同志就自個兒叫些人來想阻擾港九市正河集團的投資行為。

比如時不時搞點小動作讓工程無法順利進行等等。我有一次跟雲曉理一起喝酒時有些醉意之時雲曉得就講過,說姜軍這人太不識抬舉,不識大體。

居然在暗中唆使人去威脅港商等等。這些自然被雲曉理看在眼中,而且,矛盾越來越激烈。

最後,姜軍同志不久經雲曉理同志提名,周棟同志批准,再上報到衛書記哪裡,最後給調整到了集團的環境衛生部閑置著了。

連個職位都沒給他,平時就是管管廠里衛生,成了掃地頭兒。」吳洪山知道自己在葉老大心中印象特別的不好,現在靠山衛玉強走了。

自然得賣力的表現一下。取得葉凡的信任這個吳洪山不敢去想了。

吳洪山如此的干,只是想把葉凡對他的印象給扭轉一些罷了。不然的話,在調出去無忘的情況下那今後的日子還怎麼渡過。

人家葉凡同志黨企一把抓,要調整你的位置還不是跟喝茶一般的容易。

「嗯,姜軍同志不錯,很適合接替雲曉理的職位。」這時,總裁助理嚴方龍也『插』嘴講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