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八十一章紛紛靠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八十一章紛紛靠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嚴方龍也是鬱悶得很,本以為跟著衛玉強能大幹一回,想不到才幾天時間這江山就易主了。嚴方龍氣得差點吐血。

不過,嚴方龍更要面子。叫他像吳洪山如此露骨的表明態度他一時還落不下這張老臉來。

糾其原因主要是因為嚴方龍在省里的後台也不簡單,相信葉凡即便是不待見自己,最多就是邊緣化自己,調整一下自己的分工。但也不能人拿自己怎麼樣?

至於衛玉強的另一個鐵竿,也就是集團法律總顧問龔長喜同志跟嚴方龍的心態度差不多。

只不過龔長喜這個人愛面子,而後台卻是沒有嚴方龍如此的紮實。這叫死要面子活受罪。

當然,說這些帶了括弧的正廳級副總們在省里沒有後台那是不可能的。沒有關係想坐上這個位置也是不可能的。

最後,自然,姜軍同志代重工業園區主任一職順利落板了。

晚上的時候,黨政辦主任曹凱雄同志坐不住了。

葉凡暫時還住在集團招待所里,其實不能叫招待所。應該叫橫空賓館。

這橫空賓館以前是不對外開放的,接待的全是上級領導或來跑業務的各公司老總業務員等等。

只不過現在橫空情況太差,這上級領導根本就不敢來。因為一來就要為橫空解決問題。這要解決問題就是錢跟其它了,那是很頭疼腦熱的事。還不如不下來,落得個眼裡清潔。

而至於其它廠商們更不見人影,這昔日紅火的橫空賓館現在幾乎到了門可落雀的地步。

而橫空賓館也是曹凱雄這個黨政辦主任,集團大管家的地盤了。

葉凡剛洗了個澡穿著睡衣坐在外間一個小客廳的沙發上,拿起搖控器剛打開電視,準備看新聞聯播。

這時響想了輕輕的叩門聲。

「進來1葉凡隨口說道。

「葉書記,您好。」進來的居然是曹凱雄,這貨還提著兩瓶五糧液。

「我說曹主任,你這是幹什麼?」葉凡指了指他手中的酒。

「葉書記。您到咱們公司也有二十來天了。我作為賓館負責人一直因為忙沒來得及過來看您。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晚上特地過來,我看這裡也太小了一點。一室一廳,不方便。

要不換到上層去。哪邊倒有個大些的地盤。三室一廳的,以前是賓館的豪華包房。

不過,近些年來就很少有領導要光顧那房間了。閑著也是閑著,不如葉書記搬哪裡面去,休息跟辦起公來也方便得多。」曹凱雄首先就下嘴拉開話匣子了。

「呵呵呵,我還沒結婚。這裡足夠大了。而且配得有專用衛生間,我這人生性也懶,根本就不可能自個兒生火做飯,吃食堂也吃慣了,所以,這裡差不多了。」葉凡笑道。隨手接過五糧液招呼曹凱雄坐下。

「不能這麼說,葉書記是集團一把手。葉書記住不好這是凱雄的失職。反正空著也空著,也太可惜了。不如利用起來,那套包房能為葉書記服務也是它的福氣來著是不是?」曹凱雄恭敬的說道。

雖說以前曹凱雄這個大管家是衛玉強的人,但是,現在衛玉強走了。人家表現積極,也不能太過於打擊人家的積極性。

給人留下人走茶涼就要衝對方下手的不好印象。做總裁書記了,還得大氣一些才對。

其實葉凡早明白,樓上那豪華大房是平時衛玉強偶爾來光顧的地方。並不是沒人做。衛玉強住過的地方葉老大自然不屑去住了。

當然,大氣歸大氣,該敲打的照樣子得敲打一下。不然,人家不把自己這代書記當回事兒也不行。

「哎喲,以前怎麼不給衛書記住?這閑置著是有些可惜了。」葉凡故意裝著相當訝然,問道。

曹凱雄那臉一下子就紅了,知道瞞不過人家葉書記了。這貨也是拿得起放得下,嘴裡吶吶道,「葉書記。一個是雖說衛書記在集團有固定的住房。但是衛書記還是喜歡住賓館。不過。葉書記,還有一個地兒相當的不錯。」

「噢。還有地方?」葉凡問道。

「只是那個地方,這個,我失嘴了,不好意思?」曹凱雄臉色一變,有些尷尬。

「說嘛,沒事,是不是哪地兒有些奇怪?」葉凡淡淡說道。倒也有點興趣了。

「那地兒其實是個老宅子,就在天通山往上一里多之地。以前聽說是國民黨一個少將軍住的地方。

少將名雲雄,是項南司令部的司令。後來解放了自然被我們收了回來。

當時這橫空鎮還只是個村子。那地兒就被當成了臨時頭的大隊部,只是不久就鬧鬼,嚇得橫空村大隊部又趕緊搬了出來。

再後來咱們集團成立了,有任領導覺得那地兒環境不錯,打算整修一下當幹部療養院挺不錯的。

因此就打了報告上去,不久就批准了,從此,那處地兒就給了咱們橫空集團。

只不過後來也是一樣,說是鬧鬼,剛整修好就沒人進去住過。從此就閑置到了現在。

不過,我看那兒環境的確不錯,而且地盤大得嚇人。只是這鬧鬼的東西,我剛才沒想到這個。

不好意思,哪裡根本就不能去做人。我還是另外想辦法給葉書記找個地方吧。」曹凱雄講道。

「這世上哪有鬼,只是人嚇人罷了。」葉凡淡淡的笑了笑打了個哈欠,曹凱雄一看,也就知趣的告辭走了。這個,心意盡到就是了。

第二天早上六點葉凡就起床了,走出賓館孔意雄老早就候在大廳的服務台。

昨天晚上聽說曹凱雄進了葉凡的房間,孔意雄可是有些心慌了。

如果給曹凱雄聯繫上了葉凡,那自己早眼巴巴盯著曹凱雄的位置豈不是要落空了。

「怎麼啦老孔,看你氣色不怎麼好,是不是沒睡好。天天跟著我跑上竄下的,可得注意身子骨埃」葉凡笑道。

「沒事,就是熬夜整理了一些文件。就是葉書記交待給我的港九市那邊的一些材料。不過,咱們如果真要到港九的話得把咱們自己那份合同先拿回來才行。不然,無憑無證的話人家才不會理咱們呢?」孔意雄講道。

「咱們車裡聊。」葉凡說道,自己親自開車,孔意雄坐在了副駕上,說道,「不好意思,我不會開車。要不叫小劉過來。」

「不必了,我喜歡開車。」葉凡笑道,一踩油門,車子往通天山下而去。

葉老大要趁著早上晨練去通天山下看看那少將住過的老宅院。

如果是在通天山裡,那環境肯定不錯。如果地盤夠大的話葉老大住著還舒坦。而且,也有利於自己每天晚上打打拳動動腿兒什麼的。

住在這賓館每次要練拳就得從窗戶下去跑外邊去練,很不方便。

雖說事務纏身,但每天的練拳葉老大是從沒間斷過。只是時間有所收縮罷了。

喬圓圓還在床上躺著不醒,葉老大每天都在鞭策著自己以期突破更高的境界希望能把喬圓圓救醒過來。

但葉老大也深知道,連費棟都沒辦法,恐怕只有自己那便宜師傅南陵候以及雪家那飛鈴鐺雪丫丫能辦到了。

但是,有希望就有動力,葉老大每天都在激勵著自己練功不斷。

「這樣吧,你等下子到調查組去一趟。剛好他們也住在咱們的橫空賓館。你說明一下情況,問他們暫時借過來用幾天就是了。」葉凡講的自然是周棟沒燒掉的那份合同了。

既然當時正河集團的副總裁羅米格林代表公司簽定的合同,那這合同就有法律效力。

自然得去爭取一下,看看能不能重新讓這份合同生效以爭取到港九市正河集團的投資。當然,葉凡也曉得其中相當的難,幾乎是不可能。

因為這明擺著是一個詐騙案子,對於正河集團來講也是受損方。羅米格林只是搬了正河集團的名頭罷了。

當然,正河集團想輕易脫身也不是容易的。這個,葉老大肯定要盯得緊。

「那行,等下從那邊回來我馬上就去問他們要。」孔意雄說道。轉爾有些不好意思,說,「葉書記,您來了也有二十天了。您看看,這個,我天天在您身邊,居然連您的住處這麼大的事都沒能安排好。我這個下屬失職了,請葉書記狠狠的批評我吧。」

昨天姜軍接替了雲曉理位置,自然,孔意雄也有些坐不住了。自己干這副主任可是有好幾年了,誰不想轉正。

「無妨,你也講了,天天跟著我跑,那還有心思考慮這些。」葉凡反倒安慰起孔意雄來,轉爾,問道,「意雄,你干這副主任幾年了?」

孔意雄一聽,頓時心裡狂喜,領導這麼直白的問題,那可就是要推薦自己的前奏曲了,不然問這幹嘛?

「六大年了,前次有個機會沒能趕上。」孔意雄裝著很隨意的講道,其實這貨早緊張得額角都有細汗了,這一切葉老大自然是盡收鷹眼之中,笑道,「呵呵,有什麼打算?」

「打算,這個,暫時我還沒想好。不過,只要葉書記指哪我就去哪,我堅決服從葉書記的指示。」孔意雄不失時機的又表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