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八十二章有動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八十二章有動靜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是服從我的領導,而是服從國家,服從黨,服從集團公司的指示。」葉凡笑道,對孔意雄的回答還是相當滿意的。

寧志和僅給了自己一個月時間,在這一個月時間裡葉老大要盡其所能,把能搞定的職位都要搞到自己人手中才是。

只是目前最值得信賴的也僅有姜軍和伍雲亮以及孔意雄三人了。

像吳洪山這種雖說一次表現不錯,但也不可能就此納入心腹之中。而且,此人就是一牆頭草,不怎麼可靠。

葉老大心裡著急,昨天在腦子裡對公司所有有份量的同志都梳理了一遍下來。

戰雲剛也還不錯,挺配合自己工作的。只是戰雲剛已經是武裝保衛部部長了,再提就是帶括弧正廳的副總了,這個難度就太高了。

因為副總全是黨委委員,是集團核心班子成員之一。這任命權在省委組織,自己只能推薦,而且,葉凡已經有人選了。

就是想推伍雲亮代替集團紀委書記、工會主席何全理的位置。因為何全理不到一年時間就到點了,叫伍雲亮先任個副書記兼著,一旦何全理一退就可以順利接班了。

橫空集團的紀檢部門也有些奇怪,像伍雲亮是集團公」章節」司下屬的紀檢監察部主任,是省紀委直接派駐的人員。是副廳級別的幹部,這個倒沒打擦邊球的。

而何全理是集團公司的紀委書記兼工會主席,是帶括弧的正廳級幹部。

而他又不是直屬省紀委派下來的。但大體上還是屬於省紀委管的。跟伍雲亮這個只對省紀委負責的同志有著一些小的區別。

「葉書記忠於國家忠於黨更是一心撲在公司事業上,我聽從葉書記的指示也就是聽從國家和黨的指示是不是?」孔意雄很猾頭,逗得葉凡哈哈笑了,「你個意雄啊,這嘴可是很溜埃」

「不敢,我怎麼敢在葉書記面前溜。那不是找抽嗎?」孔意雄笑著。轉爾說道,「葉書記,那個地方環境是不錯。不過,這晦氣的東西可是關係著運數。而且,拋開這些不講,那個地方相對於橫空鎮來講還是相當偏僻的,很不方便。」

「先看看再說。」葉凡說道。車子十分鐘后就到了通天山下。

「這路是夠差的。」看了看那坑坑窪窪的碎石子公路葉凡說道,前幾天晚上天太黑看不怎麼清楚。

「這路以前集團有錢時開了個雛形出來,後來聽說省里有位高官夫人到這山裡白雲庵拜訪了師太,回去后搞了些錢下來才重新修整了一下。

只是這麼多年過去了,再加上山上寺廟庵堂也增加了不少。最嚴重的就是開山採石那些載重石頭的車子給壓成這樣子的,所以。這路早被壓得不成樣子了。」孔意雄講道。

「開山採石,這裡環境如此的幽雅,再加上可是橫空鎮的風水之地,怎麼能讓人隨便的就開採?」葉凡問道。

「唉,這事就難講清楚了。平時也沒人管,這裡是人家皇崗縣的地盤,咱們橫空集團也無權干涉這些是不是?」孔意雄講道,「而且。凡是能賺錢的行業基本上都是跟當地政府中某些官員是有些糾葛的。這個。就是所謂的拿乾股充當保護神了。」

葉凡知道,這種事全國司空見慣。

一些同志利用手中特權插手地方賺錢的行當可是屢見不鮮的。

比如河灘沙常採石、甚至辦一些國家不允許辦的高污染的廠子。

如果你不表示一下人家就壓著不給審批,最後就形成了拿乾股或送紅包的不良現象。

而且,有些行當生意不好做。如果有了這層保護傘幹起來也順手。

你解決不了的問題人家幹部出手就能為你擺平,出些『血』也正常。

路倒是不遠,到了通天山下再往上開上五分鐘就到了。那還是因為路不好開,如果是水泥路面的話二三分鐘就能到達。

這裡並不在主路邊,而是從主路拐了個彎兒分叉過去才到的。這分叉路倒是廠子里出錢給拓寬的,以前那個國民黨將軍也只是搞了個雛形出來。

」官術第二千八百八十二章有動靜」而這分叉路倒比主路還要來得好,估計也是考慮到老幹部們療養的緣故吧。所以把路建設得更寬更平整了一些。

見車子來了,一個坐門口曬太陽皺巴巴的老頭子擱下手中的旱煙竿子小跑著過來了。

「老張,這是我們集團新任的葉凡書記兼總裁。」一下車子,孔意雄先拐了個彎兒搶在老頭之前給葉凡開了車門。

「葉書記,這是公司派出來打理這裡的職工,他叫張牛根。集團派出來專門打理這裡的職工。這裡面雖說廢棄好多年了,但是衛生總要搞。裡面還有一些搬不動的設備沒搬走,怕被人偷走了。這橫空鎮小偷可是相當多的。」孔意雄說道。

葉凡站在門前,笑道:「朱雀山莊,想不到這位少將還真有趣,居然取這名兒。」

「聽說雲雄將軍特別喜歡鳥類,而鳥類中朱雀可是咱們國家所傳的古代四大神獸。其實就是鳳凰了,所以就取了這名兒。」孔意雄說道。

葉凡發現,外邊是用青磚圍起來的。一眼看去圍牆掩映在蔥綠的樹木之中若隱若現,估計方圓足有四五里之地。整個形狀呈橫著的長條形。

因為是依山而建,這朱雀山莊左右長四五里,而裡面深度估計就幾百米了。

進到裡面,發現雖說荒廢這麼多年了,但衛生這老張還打理得不錯。

也許是昨天晚上孔意雄」官術」知道后連夜派人去協助搞出來的。

裡面種著許多的樹木,而且空地上都長滿了野草。就連鋪的鵝卵石走道那縫隙處都擠出了小草,幾乎快把道路都全部的遮蓋住了。人走在上面猶如走在草墊上一般。

「葉書記,荒廢多年了。所以沒有完全清理一下,如果葉書記滿意的話我馬上派人過來打理一下。而且,還要添置一些必要的東西。」孔意雄臉漲得微微有些紅了,說道。就怕葉書記生氣了。

「無妨,這野草不要拔掉,稍微的修剪一下就是了。我喜歡充滿野性的原始美感。

還有這樹枝,許多都伸到過道里了,不要剪掉,留著。從這樹枝下走過去也挺有樂趣的。

外邊修剪一下過長的草兒就是了。其它的不必大動。」葉凡笑著,相當滿意這裡的環境。

發現裡面有兩座房子,一座大一座校大的座落在圍牆裡面的中央地帶,三層樓,風格有點像是中西結合。

而小樓就一層,在那邊的角落處,估計是那將雲雄少將留給僕人們住的地方。

「葉書記,這主房子相當的大,裡面我們算過,有七十來個房間。不過,就有一點不大好。這房子牆壁是青磚鋪的,但是裡面地板卻是純木頭的。使用起來有些不方便,人走在上面會發出輕微的吱嘎響動。」孔意雄講道。

「沒事,反正也沒幾個人願意進來祝就我」」一個人吵翻天也沒事。」葉凡笑著進到了客廳。

發現跟電視中演的清朝末期或民國初期中的豪門住的房子內部格局差不多。

大廳正中一個很寬很大很氣派的木樓梯子就座落著,在上頭往兩邊側著分叉開去。

客廳中擺放著好多張雕著鳥類的椅子,中央還有一幅木雕的朱雀圖。朱雀圖下一把大椅子,上邊還鋪著一張虎皮子。

「這虎皮子是假的吧?」葉凡問道。

「以前的雲將軍用的肯定是真的,咱們這個是復原的,是人造的。」孔意雄點了點頭。

「這簡直就是山大王風範嘛。」葉凡笑道走了一遍下來,很滿意,當場拍板就在這裡住下了。

而且交待孔意雄不要添置太多東西,只要有電腦電視電話衛生間就行了,因為以前是想當療養院,現在改為個人住就要稍微有些改動。

做為總裁,書記會客室肯定得有……

「嗯……」剛走到外邊,葉凡突然停住了腳步,嘴裡並且輕嗯了一下,雙眼半眯起來望著左側面的山。

孔意雄趕緊問道:「要不要把那片林子修整一下,我看好像遮擋住了相當多的視線。林子太密了一些。如果砍掉一些視線更為開闊一些,而且,遠觀通天大河相當的舒服。」

「不必了,密更好。」葉凡最後掃了那邊一眼。轉悠了一圈一看快八點了,葉凡二人匆匆下山了。

臨走前孔意雄欲言又止樣子,葉凡問道:「有什麼直說就是了。」

「葉書記,你來了也有二十來天了。而我事又多,這專職秘書的事您怎麼考慮的?」孔意雄問道,「其實我還真捨不得離開葉書記,只是這個問題總要提上前來。」

「這樣吧,你放出風聲出。爾後我想搞個競賽形式來確定怎麼樣?

主題就是如何把橫空集團帶出去。而且,面向全省,範圍要廣一些,不要局限於咱們集團公司。

當然,熟悉咱們集團公司業務的同志優先。」葉凡心裡一動,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