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八十五章找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八十五章找茬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是那麼簡單的,三年前我回來了。一直去白雲庵,珠麗跟我講過了,她是個孝順人。

說是除非她父母親同意這門親事,不然的話,她將一輩子不嫁。

我就去找了她的父母親,老倆口實在是太固執了。後來才知道江華地區有個公子哥叫李志,此人不曉得什麼時候就看上了珠麗。

只是珠麗死也不想跟他在一起,而李志家有錢,在重金之下珠麗的父母親也動心了。

自然一直逼著珠麗,後來沒辦法,珠麗只好跑到通天山上的白雲庵出家了。

以前是帶髮修行,不過,李志還去騷擾。並且許以重金修庵什麼的。

就連白雲庵那庵主師太都動心了,居然勸起珠麗來,後來珠麗一氣之下乾脆落髮了。

李志見這個樣子才死了心,不過,這傢伙還是有些不死心。時不時會支使家裡的女人到白雲庵捐些香火錢。

我一聽,就去找了珠麗的父母親。想不到老倆口相當的勢利,而且是冷嘲熱諷。

誰曉得不久李志也得到消息。居然帶些人來向我挑釁,我這臭脾氣哪受得了。

而且珠麗又這個樣子,再加上那些傢伙先動手攻擊我,我實在難以忍住,一氣之下跟他們打了起來。

」章節」結果打傷了一地的人。有幾個還相當的嚴重。因為我是軍人,所以,公安機關把我交回了軍隊一塊處理。」姜軍說道。

「這你完全是正當防衛嘛,他們怎麼樣處理你的?」葉凡問道。

「這個世道就是如此,想不到李志的叔叔李成壽居然是江華地區軍分區司令。

難怪他那傢伙如此的囂張。雖說我們部隊領導對我還不錯,不過,李成壽能坐上江華地區軍分區司令一職,自然在軍隊系統有關係。

軍隊那邊要處理我,我不服氣。結果,那邊勒令我轉業了。其實我知道。是我們師長為了保護我才如此乾的。

不然的話估計還要處理。這樣一轉業軍隊就不管我的事了。而估計也達成了什麼協議。我們師長有跟李司令講過什麼。

所以,他那邊暫時也沒有人找我。而且,那些被我打傷的傢伙現在也治好了。

當時我也是手下留情了,不然,打死他們幾個雜碎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姜軍氣憤的講道。

「結果這事一直就給黃了,直到現在,估計李家人都在慫恿珠麗的父母。她父母不同意。而珠麗這人又愚孝。所以,你們倆個現在還涼在兩邊的是不是?」葉凡說道。

「大致就是如此了,珠麗也是一根筋。咱們歲數可都不小了,她也三十二三了。

而我前次被趕出重工業園區我估計跟李家人還有點關係。咱們橫空集團雖說是省管的,但滇南省以前也能管著的。

李家有權有勢,動點小手腳也不是什麼問題。」姜軍憤然講道。

「沒事。如果李家人就此罷手就算了。如果李志還要折騰的話,我葉凡會讓他知道什麼叫葉氏手段。」葉凡講到這裡霸氣衝天。

「葉書記,千萬別管我的事。這李家可不簡單,而且,我也不怕他。咱就一個人,吃飽了全家不餓,怕個毛球。真要惹毛了老子整殘了李志。」姜軍哼道,那聲音特別的冷。

「你想幹什麼姜軍同志。咱們是法制社會。幹什麼都得長個腦子。

前次的事你吃虧還不夠嗎?解決事是用腦而不是拳頭。而且。李家勢大,更是盯著你的。

他們還巴不得你干出什麼出格的事來不正中了他們圈套。姜軍。你不是個笨人,你是聰明人,這事我就不多嘮叨了。

不過,李志的事你不要出手,我來干。我知道你是擔心我會出事,可是你想想,我這身手的人會出事嗎?

說句囂張點的話,李家,呵呵,在我面前跳樑小丑一般。你信不信我所言的?」葉凡盯著姜軍。

「我信!絕對信1姜軍點了點頭。想到葉凡的超高身手,而且年紀輕輕能坐到橫空老大的位置,據說最近市裡一系列人事調整都跟他有著莫大的關係。

」官術第二千八百八十五章找茬」沒有非常的能耐怎麼可能完成這麼宏大的人事調整,估計,這位同志跟省里那位超級份量的同志有著莫大的關係了,所以,葉凡同志,絕對不是好相與。

「還有,木珠麗的事我們共同解決。精誠所致精石為開,咱們多去幾次,弄也得弄煩了那白雲庵,到時,還怕她不還俗。你姜軍同志就等著抱媳婦吧。」葉凡笑道。看了姜軍一眼,問道,「對了,你不是講18歲參軍。參軍前就跟木珠麗好上了。你這位同志還真是早熟埃」

看著葉凡怪異的眼神,姜軍相當尷尬,吶吶道:「這個,人家說心有靈犀一點通,我們也是一見鍾情。不過,葉書記,我可是從沒動過他。只是碰了下手。」

「哈哈哈,估計是那個時候你們還小不懂事,也不曉得怎麼樣整起是不是?」葉凡大笑開了。

「這個……是有點,當時我們也老古板的。連嘴都不懂得怎麼下。」姜軍摸了下頭,很不好意思。

「連嘴都沒親一下,你還真是純潔啊姜軍同志。」葉凡挪喻道。

「可不是嘛,現在想親了可是她在那地兒我也不敢下嘴了。這個,不能褻瀆了她是不是?

而且,我感覺那位木月師太有些神秘,好像是怪怪的。雖說我沒見過她的面龐。

不過人倒是見過兩次。只不過人家根本就沒理我,我熱情的打招呼,她也只是冷哼了一聲,是從鼻腔里噴出的聲音。給人的感」官術」覺她就是一塊冰。」姜軍說道。

「這師太,倒真是怪了。」葉凡點了點頭,說道,「你放心,再怪咱們也得拿下。我可是不喜歡一個單身漢手下的。家和萬事興嘛是不是?」

「葉……書記……我……」姜軍眼圈居然有些紅了。

「哈哈哈,你這傢伙眼圈紅啥。你可是鐵錚錚的漢子」葉凡笑道站起來一拳擊在姜軍身上。

「沒錯,葉書記講得對,我姜軍是一漢子,不是娘們。我先去辦事了。干咱漢子該乾的事1姜軍講著,一把擦乾了眼淚,大步而去。

半個小時后孔意雄回來了。

「怎麼意雄,看你這臉色可是不好看?」葉凡有些訝然,擱下手中的文件抬頭看了看他。

「太氣人了。」孔意雄站葉凡桌子對面氣憤的說道。

「誰給你氣受了?」葉凡有些納悶。現在自己的權力在橫空集團達到了頂峰,集團內是個人都曉得孔意雄是我葉凡的人,哪個敢給他氣受?

「葉書記,您叫我過去問調查組要那份合同,可是他們說是合同太重要了。而且是案件的直接的最強有力的證據。」孔意雄講道。

「他們不給是不是?」葉凡冷冷哼道。

「我費盡唇舌都沒用,還講,如果我再嗦的話就是干擾調查組辦案子。要留下我什麼。」孔」」意雄說道。

「留下你,好大的口氣。」葉凡站了起來,說道,「跟我走一趟,我倒他們怎麼樣留下我。」

「葉書記,他們,算啦,還是注意著點。」孔意雄又有些擔心了起來。

畢竟,調查組是省政府跟省紀委聯合成立的,而負責人可是老牌副省長趙向雲。

趙向雲可是最老資格的除常委外的副省長了。就是省里那些常委們都很尊重他。

當然,老資格這個東東怎麼樣。你一直進不了省委常委席中還原地踏步當然老資格了。這個從另一個側也也說明你沒有本事嘛。

不久到了橫空賓館。

「喲,搬救兵來啦?」剛進賓館大廳,發現旁側傳來一道聲音,葉凡側頭看去,發現賓館大廳右側布沙發上坐著好幾個人。其中一個小夥子陰陽怪氣的哼道。

「當然是搬救兵了,看到沒,一個變倆了。狗屁不是。」另一個年輕人也相當的囂張。

「別亂講1一個戴眼鏡的中年人站起來訓了兩個年輕人一句,說道,「不好意思葉書記,他們不知道是你。」

「是別人就能狗屁不是了嗎?他們倆個是誰,叫什麼名字。我倒要問問趙省長,我葉凡什麼時候成『狗屁不是』了?」葉凡指了指兩人冷哼道。

兩個傢伙也太囂張了,而且,葉凡感覺到了一絲不和諧的聲音。

估計這其中有些什麼貓膩兒,而且,這次調查組的組成本來就複雜著。

他們這樣子干估計有人在為周棟開脫罷了。明面上是調查,其實是在包庇周棟罷了。

而這兩個小夥子就是想挑事兒,到時如果自己忍不住一折騰,恐怕就會中了調查組中某些同志的圈套。

不過,葉老大可不相管這些花花腸子。他不再乎中什麼圈套,因為,周棟的事絕大部分證據在葉老大手中掌握著。他比調查組更有發言權。

「葉書記,這個,不好意思,年輕人口無遮攔。」眼鏡陪著笑臉道。

此人是省紀委監察二室主任佟丁根。是調查組紀委那邊的負責人,也是調查組副組長。

葉凡雖說對調查組組員不怎麼清楚,但對幾個負責人還是了解過的。

畢竟這事涉及到橫空的周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