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八十六章葉大書記動粗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八十六章葉大書記動粗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佟主任,他們不是口無遮攔,根本就是那嘴就沒有攔著的。剛才我過來時他們不照樣子罵我『狗屁不是』。我當時好說好歹,反倒遭來他們倆個的『罵』。」這時,孔意雄在一旁插嘴講道。

「看來,兩位同志早上是沒『刷牙』埃」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突然臉一板,沖廳中服務台中的兩個正看熱鬧的漂亮服務員招了招手,說道,「服務員同志,怎麼回事?」

「葉……葉書記,我們……」兩個漂亮的花姑娘嚇得臉色一變趕緊小跑著過來了,胸前那一對小白兔上下顛動著甚是吸人眼球。

兩姑娘不曉得什麼地方惹咱們的橫空一號領導生氣了,站葉凡面前有些舉足無措樣子。

「怎麼搞的,賓館連牙刷牙膏都不配了嗎?咱們橫空賓館可是號稱五星級別的,平時接待的都是上級領導或商人朋友們。橫空賓館就是咱們的門臉色。賓館負責人在哪裡,給我叫來,太不像話了,居然連牙刷都不配。」葉凡板著個臉還真像是哪碼子事,孔意雄跟戰雲剛在他身側差點笑出聲來。

「葉……葉書記,我們有配牙刷牙膏,而且全是一等品,一幅要好幾塊的。

我們柳經理從來都講過了,橫空賓館是橫空集團的門戶,客人或領導來首先要住的就是咱們這裡。

衛生方面的配備等都很高檔,一絲不能馬虎。」其中一個大眼睛的膽子大些,腿兒打閃著牙齒打」章節」磕著還是把話講出來了。

雖說葉老大住在這裡都二十來天了,但極少跟服務員講話。而服務員見人家大老闆氣勢在,也不敢盲目搭話是不是?

「那倒怪了,他們倆個怎麼連牙都沒刷了,我還以為你們忘了配牙刷。」葉凡故意一沉吟,摸了一下下巴,說道。佟主任是一臉尷尬,而兩個年輕人面漲得有些紅了。由紅開始轉成紫青之色了。

終於。一個傢伙忍不住了,哼道:「葉書記,你這話什麼意思?」

「你說呢?」葉凡這話是從鼻腔里哼出來的,懶得拿正眼瞧這傢伙一眼。

因為,葉凡隱隱感覺到了。兩個傢伙根本就是想挑事。估計是想惹出什麼來攪亂調查組的格局。爾後調查不下去自然就撤走了。

對於這種人,葉老大那是沒有好臉色給他們看的。再說了,如此年輕級別職務也高不到啥地方去。

葉老大可是官場驚才艷艷之輩。而且,什麼樣的公子哥沒見過,上至京太子,下至省太子,哪能瞧上這種等級的貨色。

「葉書記,你這是在暗罵我們是不是?」那傢伙憤然道。

「暗罵。就你倆位,同志,說句不中聽的話。我沒興趣罵你們。因為,你們倆個不夠資格讓我罵。我葉凡的口水很值錢滴。」葉凡那是囂張得很,瞄了兩個臉色呈紫青的傢伙一眼哼道。

「葉凡同志,可不能這麼講話是不是?他們倆位也是我們調查組成員。

這位是省公安廳大案一隊隊長吳林。這位是省檢察院反貪局重案一組組長江山。

兩位同志雖說年輕,但能力很強。咱們調查組他們倆個最賣力了。」佟主任也忍不住了,畢竟是自己手下。

再怎麼講目前來說自己是領導。總得站出來為組裡成員講講話。不然的話後頭估計是沒有會服氣自己了。

再說了。你如此的『編排』咱的手下,那其實就是在抽我的面子嘛。

「能力強就能罵人了么?檢察院公安就牛氣啦。我想請問一下佟主任。是哪位給他們的權力可以罵我葉凡這個橫空的老總狗屁不是?」葉凡冷哼道。氣勢大作。

「我說葉書記,剛才無非就是我跟江山兩個人不小心爆了句粗話罷了。這個只是我們倆的口頭禪。你一直糾住這個不依不饒的,那你說說,你到底想怎麼樣?劃出道來就是了,我吳林接著就是了。」吳林給氣著了,甩狠話了。

而且,這傢伙年紀輕輕就能擔任省公安廳大案一隊隊長也是相當有實力的。

更何況,這傢伙後台不軟才敢如此。人家壓根兒就沒把葉凡這個企業老總擱眼中滴。

「呵呵,還劃出道來。吳林是吧,你不是省廳大案一隊隊長嗎?作為刑偵大案一隊隊長,那身手肯定有兩把刷子是不是?」葉凡淡淡一笑。如果是姜軍在一旁的話肯定嘴角馬上會抽搐一下。

」官術第二千八百八十六章葉大書記動粗記」「兩把刷子不敢講,但一把刷子還是有的。總比某些腦大腸肥只懂得坐辦公室專長贅肉的傢伙強得多。」吳林自然譏諷的是葉老大了。

「吳林同志,你講話注意著點。要不咱們過兩手就是了。」戰雲剛可是憋不住了,冷煞煞盯著吳林。

「你是?」吳林瞅了戰雲剛一眼,有點驚訝,因為,戰雲剛是軍人,身上自然有股子殺氣了。

「戰雲剛。」戰雲剛說道。

「是戰部長,呵呵,戰部長是軍隊出身。我吳林是警察出身,咱們倆個也差不多少。不過嘛,有些同志就不行了。要說玩兩手的話我讓他一隻手就能讓他喊媽1吳林狂勁上來了。

佟主任在一旁心裡直搖頭,知道吳林也是囂張慣了的人。此人家裡勢力不小,佟主任也不好再嗦。

而且,對於葉凡的囂張佟主任也有些看不慣。如果吳林能教訓一下這位葉大書記的話看場好戲也何樂而不為了。

「叭……」

吳林的話還沒落地,眾人感覺眼前一花,接著就是一聲脆響,頓時,現場眾人全傻眼了,目瞪口呆的看著葉凡。

因為,吳林早被人家葉大書記很不雅的一腳就給踹到了十幾米開外,因為大廳鋪著石板,所以很滑,吳林被踹倒后滑了好遠。

估計屁股應該腫了,這傢伙緩過神來,從地下一彈而起往葉」官術」老大飛撲了過來,這面子不掙回來我吳林還在省廳混個毛球。

雙方都沒講話,佟主任居然也沒吭聲。戰雲剛倒是想上前幫襯一把,不過,檢察院的江山那傢伙橫跨一步到了戰雲剛面前。

葉凡又是提腿伸腿往前踹去,叭嗒一聲,這次聲音更清脆。吳林這貨,自然是比頭次更慘,痛哼了一聲被葉老大一腳給踹得直接滑得撞在了牆壁上才停了下來。

這次葉老大可是下腿重了一些,一腳踹到吳林大腿上,估計整個都腫起來了。

「服務員,這兩個馬上給他們退房。咱們橫空賓館不喜歡這種粗野貨。還警察,在大廳也耍橫。」葉老大自己粗不說,反倒一耙子打了下去。

「吳林,怎麼回事?」這時,樓梯上傳來一道聲音。葉凡一掃,心裡明白是調查組組長趙向雲副省長帶著幾個人下來了。

轉眼間葉凡也就明白了,剛才趙向雲不可能不知道下邊折騰出的動靜。這老狐狸裝著不知躲在樓上看熱鬧。

這下子見吳林爬不起來了才出面,自然是想收拾殘局了。

「哼1吳林居然冷哼了一聲掙扎著爬了起來,居然沒叫嚷著葉凡打人啥的屁話。估計是臉子不好擱了。這家醜可不能揚出去。

「剛才吳林跟葉書記切磋了兩招,沒什麼。」佟主任趕緊說道,如果說是打架,那自己這個現場領導豈不是也將栽進去。因為自己作為領導並沒有制止這種荒唐行」」為。

「切磋,在這大廳中也不大合適。切磋的話找草坪去較好。以後別這樣了。

還有,吳林,我看你好像是受傷了。葉書記,切磋的話這下手也輕點是不是?

吳林可是調查組的得力幹將,咱們組裡可是離不開他。」趙副省長明顯的要偏儺著吳林了。

「呵呵,就搓了兩腿。是重了點。」葉凡乾笑了兩聲,看了兩個早嚇得花容失色的服務員一眼,說道,「馬上拿瓶紅花油來給吳隊長搓搓。別傷著筋骨那就麻煩了。還有,吳隊長的傷用什麼葯賓館先給報了。」

「哼,我吳林還沒窮到要問你葉書記要報銷的地步。」吳林很硬氣,冷哼道。

「葉書記,還拿不拿紅花油?」一個服務員拿不定主意了。

「呵呵,人家吳隊長家裡有錢。這個就免了吧。」葉凡笑道,轉爾跟趙副省長說道,「趙省長,我是專程過來借那份合同的。打算明天去港九市一趟,這合同對我們集團公司太重要了。一用完就還給你們。」

「葉凡同志,我想跟你嚴肅的談談。這合同是調查組最直接最重要的證據。

在調查組還沒有調查清楚向上級彙報,還沒有下定論之前,組裡任何東西都不外借。」趙向雲一臉嚴肅,說著,他看了孔意雄一眼,說道,「剛才這位同志過來過了,我組裡同志已經給他講清楚了。

調查組是很嚴肅的事,不是兒戲。希望葉書記你要慎重。而且,作為橫空集團的代書記總裁。

調查組調查的是你們橫空集團的事。作為總裁,不要講借合同,而且,這事兒嚴格來講你是要迴避的。」

「趙省長,我希望跟你單獨談談。這份合同對於我們太重要了,我們只是借用一下,幾天後就還給你們了。

而且,這份合同我們已經看過了,並且,嚴格來說這份合同本來就是我們公司所有。

我們的東西自己是借回來而並不是拿回來,按理講你們是要還給我們的。

如果你們借用是可以是不是這個理兒?」葉凡說道。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