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八十八章有人站出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八十八章有人站出來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想到人家葉大佬連蓋老虎的脖頸都掐過,而且最近市裡那位『東方不敗』牛建國的黯然謝幕估計都是這位葉大佬的手筆。

跟這位『大神』相比,吳用只能算是一小嘍罷了。跟葉老大相鬥,還真是不上檔次了。

「吳林就一嘍,這一點趙省長肯定也清楚。不過,有句話講什麼來著,閻王好鬥小鬼難纏。

吳林此人脾氣又倔,葉書記倒也得注意著點。而且,聽說吳林背後的背景也不淺。小說章節

不然,這小子不會如此的囂張。」伍雲亮講道。

「無所謂,我這人是大小能通吃。」葉凡擺了擺手,轉爾看了伍雲亮一眼,說道,「雲亮,你有沒什麼打算?」

「打算?」伍雲亮念叨了一下,眼皮子一跳,頓時,人更坐直了許多。

「沒錯,我現在是黨企一把抓。不過,咱們是朋友,給你講句實話吧。估計這種狀況不會太長久。所以,有些事要抓緊點。不然,過了這村就沒哪店了。」葉凡講道。小說章節

「怎麼會?」伍雲亮有些不明白。

「這個不跟你細說,不過,我講的是實情。你想想,我才來不到一個月,上頭會讓我黨企一把抓到永遠嗎?

再說,這個也不符合程序。以前衛玉強同志兼著,那是因為人家本身不有個身份,也就是省長助理一職。

而對於我來講就不一樣了,畢竟,我的年齡跟資歷跟老衛沒得比。」葉凡攤露實情了。

「有多少時間?」伍雲高問道。

「估計就這個數了,是月份。」葉凡伸出了一根指頭。

「那太緊了,不過,葉書記安排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伍雲亮很聰明,把主動權交給了葉凡。

這樣一來領導會覺得有成就感,二來也覺得你這位同志特別『聽話』。

領導嘛,當然喜歡『聽話』的同志,哪位喜歡刺兒頭。那豈不是搬起『刺』來扎自己嗎?

「你看咱們集團總部的老何同志是不是快到點了。你去先給他兼任個副手打理著。」葉凡說道。

「中1伍雲亮心裡一陣子狂喜。這何全理是集團紀委書記兼工會主席,是正宗的正廳級幹部。

而副書記雖說只是副廳,跟何雲亮現在的紀檢部主任身份是持平的,但是,這個只是一過渡階段。

葉大佬的意思自然是指何全理一退,自己順利地渡了。當然,像何全理這個位置有特殊性。要通過省委組織部的正式任命。

還要取得省紀委以及中紀委的認可才行。麻煩是很麻煩,但對伍雲亮來講吸引力是相當大的。

葉老大說干就干,下午當即招集集團班子成員會議講了這事。倒沒人站出來反對。

因為伍雲亮作為集團紀檢部主任一職再兼著紀委副書記也講得過去。

而且又是平兼,只要向省紀委備個案集團內部調整就行了。

即便是有人不同意但這個節骨眼中葉大佬權力在橫空集團達到了頂峰,自然也沒人找不自在。

在這次會議上葉凡還交待集團人事部門全面落實人員到崗到位的事。

「在我葉凡領導下的橫空集團公司是不需要吃閑飯的人。」葉凡說道。

「葉書記,這事是不是慢慢來。咱們現在人心不穩。我看,是不是等公司走向正軌,全面恢復生產後再考慮這個問題。這飯要一口口吃才行,操之過急反倒是有損公司的恢復性發展。」這時,黨委副書記陽震東講道。

「真等到那個時候咱們就來不及了,現在你們看到沒有。光是人家金陵賈氏集團的一個8000萬的大單就讓橫空機械製造總廠有些力不從心了。

那廠子可是有幾千號人,平分一下,一個工人才一萬塊的活干。

五六千號人怎麼回事。如果遇上幾億的大單那豈不是要折騰得廠子都圬了。

所以。同志們,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了。現在沒有大單並不等於將來沒有。

到那個時候有了機會卻是眼巴巴瞧著機會溜走。那是很讓人痛心的。」葉凡說道。

「這個我們都清楚,只是,我是怕影響太大造成一些混亂。葉書記估計還不清楚,閑著的人是相當多的。

咱們集團公司葉書記頭天來上任時就應該有所體會過,其實,那天來折騰的人大部分都是沒有背景的真正的職工。

而要有些閑了好長時間的人上班,而且還要調整崗位,那情況可就大不一樣了。」陽震東有些擔心,說道。

陽震東分管黨務工作,搞的就是思想一塊。當然最怕的是出亂子,到時上級的拍子打下來肯定不會落下他的。

「有多少?」葉凡皺了下眉頭,問道。其實,葉凡已經隱隱的感覺到了陽震東似乎是想『抬頭』了。

僅僅一天的時間,估計是也聽到了什麼風聲,衛玉強走後留下的位置既然自己干不長久又無法轉正,陽震東作為集團黨委副書記,當然心思就活絡著了。

估計不光是陽震東,這裡在坐的除了快退休的何全理沒想法外,其他的同志估計最近都開始著手『活動』了吧。

畢竟,紙包不住火。寧志和如此安排肯定也得跟省里一些同志商量一下的。

而這個時候陽震東表現得強勢一些還不是在為自己造勢,而且,貌似這貨還在替那些不干事的閑散人員講話。

這傳出去那伙人首先肯定就會擁護陽震東這『好人』了。而葉凡自然就成了要憎恨的『惡人』了。兩相一對比,陽震東手段運用得老辣埃

「這個恐怕只有人力資源部門會清楚了。」吳洪山說道。

「叫他們負責人馬上過來。」葉凡說道。

「不用叫了,我是分管人事的副書記。前段時間楊部長跟我大致提過,大概二千來人。」陽震東這句話一出,葉老大都在心裡抽了口冷氣。

這一萬三千多人的大集團,居然有二千吃閑飯的。這麼巨大的包袱背著,難怪集團搞不上去也正常了。

「這麼多人,咱們集團每個月得閑發多少工資。我看,咱們集團公司要徹底的搞上去,就得先從這二千人下手。不然的話,這沉重的包袱背著,集團公司想徹底的改頭換面,那隻能是空談。」葉凡說道。態度更為堅決。

「葉書記講得對,要整頓公司就得先從人員下手。這二千人一個月光是工資就要多發二百來萬。

這個還沒算福利待遇以及住院治療這些。雖說咱們現在沒錢發並不等於將來沒錢發。

這諸多總和在一起一個月沒有三百萬怕是打理不下來。這些人空掛著沒有為集團出一點力氣。

這種現象不能再讓它繼續下去了。」何全理還真是想在退休前干一把。

「不繼續下去你還想幹什麼?難道真把這些人踢出去。我問你老何,你往哪裡踢去。

總得給人家一口飯吃是不是?咱們不是資本主義,社會主義講究的是人人平等。

而今後還要實現共產主義,人人有飯吃有衣穿有幸福一起上。」陽震東顯然有點火了,其實這一切都是他在演戲。就是講給那二千號人聽的。而且,居然還扯到共產主義了。這傢伙不真能扯。

「人人平等跟不干事有什麼瓜葛?咱們企業不是養老院。這都多少年了,咱們橫空集團起來過沒有。

沒有起來過。每次到省里開會,咱們都能體會到做為一個橫空人的恥辱。

人家領導雖說沒有直白的說咱們就是一要錢的高級乞丐,但人家的心裡就是如此認為的。

咱們只懂得伸手還有什麼資格講硬話。」何全理也火了,以前都是老好人,現在也理直氣壯了一回。再說,快退了,怕個球!

「即便是這樣子他們拿的也是國家的錢,又不是你老何給他們開工資。

要講閑人,哪個企業哪家單位沒有。這些上頭都明白,咱們國家這麼大,總不可能人人能找到事干。

沒事幹了難道就把人家掃地出門餓死。這也太不人道了。而且,關於公司人事改革我並不是說不同意變革。

而只是講要慢慢來,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我覺得,咱們可以轉變思路。

比如,公司發展起來了,慢慢的引導他們幹些事實豈不是比直接踢他們出去更為人道。

不然,一棍子打死,把他們擠進下崗工人行業中,那豈不是讓政府的負擔更為重了起來。

企業為政府解輕負擔是應該的。這樣子乾的各方面項南市的同志都有意見的。這踢出去的人都得項南市來擦屁股。」陽震東哼聲道。

「笑話,就是除掉那二千人剩下一萬一也太多了。還要吞下他們安排崗位,去哪裡找。

更何況,這還不是主要問題。問題在於這些人肯不肯干,干不幹得了。

比如某位領導的親戚什麼的,原先從來只是空掛在什麼部門。現在這部門人太多了,葉書記說是要改革,改革過後是不是一個蘿蔔一個坑?

而你三個蘿蔔佔一個坑當然就太擠了,而且也浪費。那這個部門擠出來的人往哪裡去。

他們這夥人一沒技術二沒能力,叫他們去總裝車間站機台,他們能幹得了嗎?

這夥人,不是我何全理饒舌。他們吃不了這個苦,而且,他們也沒這些技術。」何全理今天是激情四射,直擊陽震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