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九十章武裝保衛部要撤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九十章武裝保衛部要撤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莫非是她提出了條件,並且,這個條件是你們無法接受的是不是?」葉凡眉毛一豎,哼聲道。

因為,前段時間葉凡求她救喬圓圓時雪丫丫也提出了條件,就是葉凡放棄喬圓圓而娶雪紅為妻。葉老大當然沒答應,而喬圓圓也因此現在還躲在床上。

「嗯,她說不喜歡我,說我們紅葉堡的人沒趣。因此,可以看在雪丫祖上到現在一直伺候著雪家人的情份上救我一命。

但是,從今往後,不準雪丫跟我再來往。雪丫的婚事要由雪家來決定,但絕對不能嫁給我。」車天講到這裡一臉的憤怒了,這傢伙跟雪丫接觸時間一長,居然在不知不覺中愛上了她。

「車天,並不是雪丫丫不喜歡你,這個中另有原因。」葉凡嘆了口氣。

「另有原因,這還有什麼原因。」車天貌似不信。

「是因為我。」葉凡冷哼道。

「不可能,這事是我跟雪家的事,跟先生是一點瓜葛都沒有。」車天態度硬朗,講道。

「你想想,前段時間雪丫丫跟我提了什麼要求。因為我不答應,所以,連帶著你也給算上了。

這個,估計是知道我們的關係。而且,雪丫要求她,肯定得講清楚這裡頭的關係的。

我實在沒想到,雪前輩作為一位神秘高手,居然任性好為到這種地步。

不過,車天,你照樣子可以跟雪丫偷偷來往就是了。我相信,我葉凡總有一天會達到她的高度。

到那個時候,我們沒必要再看雪家的臉色。」葉凡一臉的堅毅。

「偷偷來往,不可能了。」車天哼道。

「怎麼?」葉凡皺緊了眉頭。

「雪丫很注重跟雪家的感情的,自從我的病給治好后。雪丫就沒跟我講過話了。

見到我如果陌路人一般,要不是雪紅一根筋要呆在紅葉堡,估計她早離開紅葉堡了。

她現在。跟一根冰棍差不多。冷得讓人心寒。」車天拳頭都捏得嚓直響。

「車天,你真想娶雪丫嗎?」葉凡冷哼道。

「當然,也不知怎麼回事。我認為這輩子雪丫就是我車天的女人。」車天居然突然漲了霸氣。

「好!雪丫就是你車天的女人。咱們暫時不宜枉動。你再給我一定的時間。」葉凡說道。

「我一切聽先生的。」車天恢復了平靜,說道。

「我這邊沒什麼事,你還是應該多練拳把功力都補回來。而且,你剛病好,身子骨肯定虛著。」葉凡講道。

「沒事,我好了。而且。那老太婆居然還讓我突破到了十段頂階。這個,肯定也是她答應雪丫的條件。」車天說道,「從今天起,我過來相助先生。

先生有什麼事吩咐一聲就是了,我就住在不遠處的一處民房裡。

紅葉堡有費老前輩跟李松他們,應該沒什麼問題。而先生在這裡沒有人手可是不行。

雖說先生是大高手。但是,總是有些小活需要下屬去做。」

「嗯,也好。」葉凡想了想說道,看了車天一眼,說道,「不久我要搬到通天山下的『朱雀山莊』居祝

哪地兒很大,範圍比紅葉堡還要大,而且,樹林密布。很適合於咱們練功。

我明天要去港九市一趟,等我回來時就搬過去。到時,咱們一起祝

偶爾切磋一下也不錯。」

「中,我先去朱雀山莊暗中看看。」車天講道,身子往窗戶外邊一竄就出去了。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孔意雄就在總部大隆4誘飫鎰車到省城榮城市再坐飛機直飛粵東機場,爾後去港九市。

七點鐘葉凡到了總部大樓。

「咱們出發吧。」葉凡說道。

「吳林還沒來,還有老戰也沒到。」孔意雄講道。

「你沒通知他們?」葉凡皺了下眉頭,嚇得孔意雄趕緊說道。「葉書記。昨天傍晚時我親自跑去跟他們講過了,今天早上七點在總部大樓準時出發。而且。我們的機票也定好了,拖太久的話就怕趕不上飛機了。」

就在這時候,武裝保衛部部長戰雲剛氣喘吁吁的跑步進來了,老遠就叫道:「葉書記,不好意思,車子輪胎給釘子戳了。」

「沒事,能準時到就好。」葉凡看了看時間,正好七點了。

「葉書記,我跟你彙報過事兒。」戰雲剛衝到葉凡面前,一邊喘著粗氣一邊講道。

「說吧老戰,別急,還來得及。」葉凡說道。

「我剛接到上頭通知叫我回省武警總隊開會,這港九市我是去不了。葉書記還是另外安排同志陪你過去。」戰雲剛講著,看了葉凡一眼,轉爾講道,「而且,這次有個突發的大情況要向您彙報一下。」

「大情況?」葉凡有些疑惑的看著戰雲剛。

「是的。」戰雲剛點了點頭,突然一個立正向著葉凡正經的行了個標準軍禮,講道,「葉書記,剛才接到通知是秦司令員親自打來的。

秦司令很直接的給我講了,本來我說要陪葉書記去港九市的,秦司令員就要我帶話給葉書記,叫你們要有所準備。

說是這事過幾天省武警總隊會正式通知橫空機電集團公司的。」

「準備什麼?」見戰雲剛一臉慎重,葉凡臉也嚴肅了起來。

「秦司令講已經接到上頭命令,因為以前橫空機電集團是國資下屬的中央企業。

是國營獨資企業,而且,集團公司生產的一些大型設備都是為了供給給國家特殊需要的。

只不過僅僅幾年後就發生了變化。市場經濟取代了計劃經濟,而橫空機電集團也改制了。

分屬國資委跟天雲省以及滇南兩省共管。而且,為了振興橫空經濟,下邊也在拉人合資。

這企業其實已經由獨資走向了合資的道路。而國家也不再分配指標給橫空機電集團生產一些軍用的零部件。

而橫空機電集團完也逐步的轉化成了地方大型國營企業,就連國資委的管理也漸漸的給天雲省和滇南省所代替了。

而當初設立武裝保衛部是為特殊需要,為了保護集團公司的一些特殊的產品而設立的。

現在不一樣了,橫空機電跟軍工完全脫鉤了。這武裝保衛部再駐守著也太浪費了,而且也不怎麼合乎規定。

而省里在咱們省東邊剛好建了一個很大的火電廠,具體什麼廠秦司令沒有明示。

而該工廠需要設一個武裝保衛部。武警總隊認為完全可以把橫空機電集團的武裝保衛部撤了轉到那邊去。

也免得還要勞師動眾的再去組建。所以。叫我提前向葉書記打聲招呼,估計就在這幾天內了。

省武警總隊會正式發文給橫空機電集團的。所以,請葉書記也作好準備,先弄出些人馬來準備接我們的班。

不然,到時我們突然撤走,橫空機電有著一萬多名職工,加上職工幹部家屬子女等,合起來接近四萬人。

這個數字可不校就怕安保一真空會折騰出什麼麻煩來。就是橫空機電保密一塊工作就得馬上安排人手接手了。」戰雲剛一臉重,講道。

這個問題太大了,葉凡心裡一動,馬上說道:「這樣吧,意雄,你馬上通知一下吳林。就說有事今天去不了。叫他別來了。」

「吳林,就是調查組那個囂張傢伙?」戰雲剛一聽反應過來問道。

「沒錯,這次他拿著合同陪我們一起去港九市。」孔意雄說道。

「估計,這個,葉書記,他根本就來不了。」戰雲剛一句話出來,葉凡冷冷哼,「怎麼來不了,難道他病了或受傷了?」

「病倒是沒玻我看他活蹦亂跳的好著呢。剛才我路過橫空賓館,發現這傢伙一行調查組成員們笑眯眯的鑽進了車子里。我當時過去向調查組打了聲招呼,一打聽才曉得他們現在好像是要去省城。而且,在我面前車子就開往了省城方向。」戰雲剛說道。

「吳林這個狗東西,昨天葉書記親自交代我通知他跟你今天一大早去港九市的。想不到這傢伙根本就沒當回事。」孔意雄氣得臉漲得有點紅了,忍不住罵了一句。

「這事我知道,你昨天跟我講過了。我看那傢伙根本就是故意這樣子乾的。」戰雲剛哼聲道,「葉書記,對於這種人。是不是得什麼一下。要不。這事您安排我去干,反正我要走了。老子碰上他給他一巴掌甩他個狗血噴頭又怎麼樣?娘匹**的,反天了不成?」

「算啦。」葉凡擺了擺手,看了孔意雄一眼,哼,「你打電話通知一下吳林,問他怎麼還沒到?」

孔意雄一聽,打起了電話。擱下電話后說道:「吳林講他忘了,表示歉意。不過,他現在去省城辦事,不能陪咱們去港九市了。」

「忘了,忘得好1葉凡臉一板,轉身往總部大樓而去。

「這個吳林,他娘的就是欠揍。」戰雲剛哼道為。

「欠揍,打落他幾顆門牙都不解氣。不過,這事葉書記會處理的,老戰,你要回省里開會那就先去。

估計你今天傳來的消息太突然了。葉書記馬上要招集班子成員討論這個重大問題了。」孔意雄講道。

吳林這種跳樑小丑葉老大倒沒怎麼擱心上,要收拾他還不容易,一個電話就讓這傢伙吃不了兜著走。

葉老大坐在轉椅子上正在思考武裝保衛部撤走的事。撤走看來是大勢所趨。既然秦司令都開口了那這事就是真的了。

關鍵是武裝保衛部撤走後下邊怎麼安排人接手他們的工作。如果集團公司成立保安部那也容易,不過,葉老大不想這麼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