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九十二章異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九十二章異心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總初次到粵東來招待好些也正常,而且,廠子就是再困難也不差葉總到來的這頓飯錢是不是?」宋廠長笑道。

「不必了,還是去招待所吧。」葉凡淡淡的搖了搖頭。

「這個……」宋廠長臉一僵,沉吟了一下,說道,「葉總,這次我還隨道叫了幾個朋友。他們都是在省委省政府任職的一些朋友。在人家的地盤上作生意,不打點一下也不行,而且,朋友多了多條路子是不是?」

「噢,那就算啦。」葉凡點了點頭,心裡早琢磨明白了。你丫的晚上請我到黑天鵝並不是看我初次到來而是因為你請的是朋友,而我這個公司一號人物過來只是打擦邊球了。

而宋廠長一直不叫自己『書記』而稱呼『葉總』。這看起來並沒什麼,實則是『稱呼』裡頭卻是大有學問的。

橫空機電集團是大型國營企業,葉凡是代書記,但『書記』這個稱號可是在前頭的。黨領導企業嘛!

而你只稱呼葉總,那豈不是講你不承認老子自己這個『書記』了。

儼然把我葉老大降格為公司二把手了。而且,衣著方面葉凡也早就看出來了,倒這些傢伙想玩什麼噱頭。

因為,據葉凡了解到的一些情況就是。橫空集團下屬的粵東飛空製造廠好像有脫離母公司的企圖。今天初次見面,葉凡就有所感覺了。

宋水洋這傢伙儼然擺出了要同級相待的架勢,這狼子野心可見一斑了。

這次到港九市。一個是去正河集團。另外還有一個目的就是順路到飛空機械。

如果傳聞屬實,葉凡是要下手收拾這些個妄想脫身母公司而去的傢伙的。所以葉老大剛才一試就試出了宋水洋的真正打算來。

黑天鵝賓館在珠江之畔。猶如一隻正在飛翔而起的天鵝。是粵州市著名的五星級賓館之一。當然,消息跟檔次是成正比的。

對於這個賓館,葉凡並不陌生。以前在粵東任職時就經常會出入這裡。

葉凡九九年去的粵東魚桐任職,後來在粵東省也擔任過省委組織部的副部長一職,現在時隔幾年了重遊故地,葉老大心裡有些唏噓。

宋廠長訂了個豪華大包廂。

一推門進去,發現一張可以坐下十七八人的大圓桌子蹲在中央。而兩旁還有小酒櫃吧台。

而旁側居然還有一個連通的小舞池,可謂是極盡奢華。這一晚上不整進去好幾萬那是絕對拿不下來的。

這對於經濟狀況並不怎麼樂觀的橫空下屬的『飛空機械製造廠』來講那是太浪費了。

此刻桌上已經坐了七八個人。男男女女都有。

見葉凡等人進來,桌上的男男女女居然沒有一個站起來。而且,桌上先擺放著的泡菜、酸蘿蔔、水果等點心這些人也早就下筷了。

人頭馬白蘭地五糧液啥酒都有,而且都給倒上了。貌似喝了有一陣子了。

一個平頭的青年一見宋廠長進來,馬上指著他笑道:「我說老宋,你丫的也太能玩了吧。害得我們等到現在,你看看都幾點了。」

一個穿著高檔豎領的中年男子略顯譏諷。笑道:「小錢,你難道不故道,這可是宋廠長的待客風格。咱們,不是客人嘛。」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剛才去接我們總公司的葉總了。等下我自罰三杯。各位,消消氣消消氣。」宋廠長一臉卑躬的笑著。

「葉總。哪位葉總?」平頭小錢同志用一絲不屑眼光掃了葉凡跟孔意雄兩人一眼,轉爾哼道,「宋廠長,這裡是咱們粵東,不是你們天雲那旮旯地方。

今天我可是好不容易請來了譚市長、崔部長、杜廳長、劉總……

你看看你。現在都七點了。幸好咱們還吃了點水果點心墊肚皮,不然的話現在可得餓暈了過去。

你這種待客之道可是要不得。下次咱們可是不來了,不來了。」

「對不起對不起各位領導老總們,我去接葉總了。飛機到這裡都六點多了,現加上堵車,所以就晚了些。等下子我自罰十杯,十杯算是給各位賠理了。」宋廠長一邊作揖一邊打躬著,葉老大看得都想吐。

孔意雄看不過去了,宋水洋光顧著賠禮道歉,居然連招呼葉凡坐下都給忘了。

而且,即便是圓桌也有上位跟下位之分的。這些傢伙儼然領導架子全都把好位給佔光了,就留下門口這陪客位以及請客位置在。

孔意雄轉爾臉一板,哼道,「宋廠長,你請葉總站著吃飯是不是?」

「噢,對不起,葉總,請坐。」宋水洋一聽,轉過臉來趕緊拉了一下椅子說道。

「宋廠長,你們公司的葉總可是夠氣派的,讓大家久等不說。現在居然還要站著吃飯。既然葉總喜歡站著吃飯就站著吧。」平頭講道。

「對呀,站著吃還有助於消化是不是?從健康學來講站著吃飯比坐著的好。不過,咱們懶漢慣了,站不習慣。」一個肚皮大大的傢伙笑道,此貨儼然就是一暴發戶,脖頸上的金鏈子可以當鐵鏈子鎖人拿人了。

手指頭兩個綠寶石大戒子外加勞力士腕錶,那高檔西裝穿在他那雍腫的身上十分的不得體。看上去好像一冬瓜上披了一片枯黃的大葉子似的。

哈哈哈……

冬瓜身傢伙的說詞頓時就引來了全桌同志爆笑。

「宋廠長,這些都你朋友,都什麼人?」孔意雄憤然哼道。

「呵呵呵,鄙人在粵東省公安廳刑偵總隊一支隊任隊長,人家都叫我錢魁同志,你叫我錢隊長就是了。」平頭青年冷哼了一聲,特意的掃了葉凡一眼。

爾後,這貨又指著幾人介紹道,「這穿高檔豎領的同志就是省工業廳杜冒廳長。這位是粵州市譚明秋市長。省委組織部的崔部長。」

剩下那個暴發戶錢魁卻是沒介紹,只是看著他笑了一聲。

「自我介紹一下,本人帝都皇朝集團劉凱。添為副總,你叫我劉總就是了。」劉凱瞄了葉凡跟孔意雄一眼。

「帝都皇朝集團,呵呵,沒聽說過。」孔意雄笑了兩聲,老孔同志著實聽說過。

畢竟帝都皇朝集團再有名氣也是在粵東這地兒。孔意雄在天雲省,兩地兒隔了相當遠。

而且,孔意雄要故意貶低這些,自然講話有著譏諷味兒了。

不過,葉老大可是深曉得帝都皇朝集團。以前在魚桐時發生的大案就是跟皇朝的董家有關係。

而當時董鶯鶯才十八九歲獨立掌舵帝都皇朝集團。而當時因為案子大,皇朝的房子都賣不掉,董家都快到破產的地步了。

還是葉凡支使大哥把盤帝以及盧氏集團挖來吃下了帝都皇朝集團大半的股份。

爾後案子告破,皇朝的房子一下子猛往上漲。葉強跟盧家都大賺了一筆,而又重新組建了一個新集團。

而董鶯鶯傷心去了外國,不過,一年後又回來了。重操帝都皇朝集團。

專門以開發房地產為龍頭的企業。而葉強跟盧氏把股份高價轉給了董鶯鶯。

想不到董鶯鶯還真有一手,當時不過二十歲的她居然把帝都皇朝硬撐了起來。

現在帝都皇朝已經是粵東省排得上號的大集團,固定資產達到二十來個億。

董鶯鶯昂首跨入億萬富豪之列。福布斯排名中也相當有名氣的女強人之一。

「連粵東省50強企業之一的帝都皇朝集團你都不曉得,看來,你這大把年紀是白活了。」錢魁同志話中帶刺反擊了過來。

「跟我們橫空相比,還只是小毛蟲埃」孔意雄笑道。

「橫空,別在我面前擺譜了。以前本人是不曉得橫空為何物的。

不過,現在嘛,早知底了。這橫空,不就一爛攤子。都快倒了還得瑟個毛病啊?

就拿你們這飛空機械製造廠來講,要不是我們帝都皇朝攬點活給他們,這破廠早倒了。」劉凱副總一臉傲氣,笑著看了一臉僵色的宋廠長一眼,笑道,「小宋,你說我講得可對?」

這宋廠長絕對比劉凱歲數要大,但是人家劉總有錢,小宋小宋的叫著,宋廠長微躬著身子,說道:「那是那是。」

轉爾,宋廠長跟葉凡講道:「葉總,這位劉總很夠義氣的。夠兄弟情義。他們帝都皇朝本來是不在咱們廠子訂產品的,後來都轉過來了。每個月都有幾百萬的單子。

而且,劉總還介紹了許多圈內的朋友過來訂單。像工業廳的杜廳長也給了一些指標,譚市長也經常照顧著咱們廠子。

咱們廠子可是在譚市長的地盤上。至於錢隊長就更不用說了,在粵州這地兒混飯吃不容易。

粵州有著一千多萬人口的大市,三教九流什麼樣的人都有。搞破壞收保護費什麼滴混混都有。

不過,幸好有錢隊長在鎮著,咱們廠子才能平安的發展到現在。

說句大實話,要不是有這麼多朋友在,咱們飛空機械估計早就關門了。

葉總,我這講的是大實話。飛空直到今天還挺著,就是有他們這些朋友有罩著。不然……」

宋廠長最後一句話縮了回去,看了葉凡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