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九十三章你的意思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九十三章你的意思是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然就得倒了是不是?」葉凡淡然一笑拉開了椅子坐了下去,孔意雄也坐了下去。

「葉總,這個,我講的是大實話。這些年下來,總公司遠在天雲那邊。

總公司那邊有天雲跟滇南兩省在照顧著,每年好歹也能下拔幾千萬。

而咱們飛空機械就不一樣了,因為遠在粵東這邊,總公司基本上到後邊就是每年過來走幾趟。

在衛書記手頭上時就沒拔給我們一分錢。咱們全靠自己在硬撐著的,要不然早撐不下去了。

不過,即便是現在也是半死不活的。二千多號工人要吃飯,每個月賺來的錢還不夠發工資。

所以,最近我一直在跑。而劉總也看到了我們的困難。說是可以合作賺錢。」宋廠長終於露出了狐狸尾巴。

「噢,合作賺錢,這是大好事嘛。」葉凡說著看了劉凱一眼,問道,「劉總,怎麼樣個合作法,你給先講講。」

「這個,葉總,我們早評估過你們下屬的飛空機械製造廠了。廠房跟機器設備都老掉牙了,近些年來雖說添置了一些新機器,但都是些零零碎碎的小機台,折舊下來總和起來值不了幾個錢。」劉總自然是把飛空貶得一文不值。

「呵呵,你就把評估的具體數字說出來就是了,我這人喜歡直白點。太複雜,什麼折舊什麼滴我都不懂。我就喜歡數值。數字懂嗎?」葉凡淡淡笑道。

「就這個數。」劉凱伸出了一根指頭。

「一個億?」葉凡故意問道。

「一個億,搶錢還差不多。」劉總給氣著了。瞪了葉老大一眼。

「那你不可能講是一百萬吧?」葉凡淡然一笑,喝了口湯。

「一千萬已經是超高價了,這是最上限了。如果加上職工安排的話一千萬盤下來我們帝都皇朝集團還得賠上幾千萬。」劉總差點是口沫橫飛了。

「你的意思是?」葉凡看著劉凱故意的問了半句話,一股無名之火騰騰直往上冒。

看這宋廠長好像跟劉總勾搭在一起了,居然想把飛空機械製造廠以一千萬的』白菜價』給盤出去。

真把我葉老大當傻瓜了,這粵東我葉老大可是呆過一年淥禱姑蝗ス飛空機械廠,但從資料顯示可以看來,光是飛空那塊地盤現在拿出去拍賣的話不下五個億。

「呵呵。小宋你來講。既然葉總都有這意思了,乾脆晚上就在這酒桌上你就攤牌吧。

反正遲早都要攤的,今天葉總下來正好了,擇日不如撞日嘛。」劉總笑道,一幅大老闆架勢。

「葉總……這個……」宋水洋還有些難以啟齒。

「婆婆嘛嘛的幹嘛,有事說事兒。」葉凡哼道。

「著實像劉總所講的那樣,不但他們評估過。我們也請粵州市相關單位來評估過。

雖說我們廠子可以值上點錢,但是,那二千工人的著落可是沒有去處。

假如每人遣散費給五萬的話也得一個億左右。而且,咱們廠子還負有一個億的外債。

這二個億算進去的話一對抵,咱們廠子給帝都皇朝一千萬盤過去的話人家還得貼上近億。」宋廠長一咬牙,說道。

「帝都皇朝那邊怎麼講?」葉凡裝著好像動心了樣子。孔意雄可是有些急了,提醒道,「這飛空機械可是橫空的下屬企業,咱們是國營企業,不好說散就散的葉總。」

「葉總都沒嗦你嗦什麼。不懂的話就少講話。」宋廠長可是生氣了,瞪了孔意雄一眼。

按擦邊球理論的話宋廠長可是副廳級幹部。而孔意雄是正處,自然,人家把自個兒當領導了。

而且,宋廠長會如此的賣力自然有原因。因為,人家心早就飛進了粵東省政府某個辦公室中。

這貨想轉行到省政府工作,聽說都打點好了,平級調過去。到時任某廳副廳長比這破廠長牛逼得多。粵東可是大省滴。

「說實話,我劉凱為了朋友可是在董總面前費盡了唇舌。這磨破了三層嘴皮子才說動了董總,董總答應以一千五百萬的價格盤下飛空機械製造廠。

連你們國營企業最頭疼的職工安置等老大難問題全給解決掉。以前飛空可是你們橫空集團的一個沉重的大包袱。

這個,董總也是考慮到你們的不容易。所以,都是華夏人嘛,董總就開口了。

我們帝都皇朝集團吃虧就吃虧些,董總說是就算是做善事了。」劉凱那話講得可是一溜一溜的,要不是葉老大早就知根知底著,估計還真會給這傢伙給唬弄過去。

「看來也是,這廠子並不止值幾千萬,不過,這麼一算。主要是職工幹部們的去處無法解決。董總肯解決這個老大難問題的話倒是著實為我們橫空集團做了件大善事。」葉凡貌似淡笑著點了點頭講道。

「葉總,說起來可是我們粵州市政府為你們排憂解難了。」這時,譚市長笑了起來。貌似他出了大力似的。

剛才錢魁雖說介紹這個市長哪個廳長的,但是,葉凡曉得,這些傢伙充其量在粵東都是副職之流。估計還是屬於那種排名墊底的副職。

就拿省委組織部的崔副部長來講吧,就是墊底的角色。葉凡也是來前偶然聽說的才記起這傢伙來了。

畢竟葉凡以前在這邊省委組織部擔任過副部長一職,當時葉老大就是部里最墊底的副部長,自然深有同感了。

「是啊,兩千人要安置下來可是非常頭疼的。這事譚市長可是費了大力氣。真要決定下來,還有得頭疼的了。這粵州太大了,有多少人等著安置埃」崔副部長也笑道。

「看來,我還得感謝一下譚市長了是不是?」葉凡呵呵笑道。

「感謝就不必了,雖說天雲離我們粵東較遠,但都是兄弟省是不是?為兄弟省市排憂解難也是我們應該做的事。」譚市長一臉親和的笑著,儼然一幅救世祖的架勢。

孔意雄急得一臉烏色坐在哪裡插不上話來,他還以為葉凡真被這些傢伙的甜言蜜語給搞糊塗了。

「葉總,不如我把董總請來。剛才錢隊長也講了,葉總過來一次不容易。

這兩頭跑的也累,不如晚上就把董總請來咱們先初談一下。如果這事能解決掉那今後就不用葉總牽腸掛肚的來回跑了是不是?

葉總也可以輕裝回饒把橫空總部抓起來。」劉總一看有戲,馬上是趁熱打鐵。

「沒錯沒錯,咱們省工業廳的杜廳長也在,譚市長在坐,相關的領導都在這裡。正好撞上了。他們完全可以當個證人嘛。」錢隊長呵呵笑道,這傢伙為何如此的賣力?

自然這其中有巧門了,油水可是不少。

「那敢情好,不過,就不曉得董總有沒空過來。」葉凡這傢伙還裝得有些擔心樣子。

「嗯,我們董總的確很忙。這幾萬人的大公司,光是子公司就有七八個。日理萬機的著實不容易。」劉總還要裝婊子一下,轉爾拿出電話說道,「既然葉總都這樣子講了我辜切打個電話試試。」

講完后劉凱到衛生間打起電話來了。

不久出來說是董總正好在不遠處的粵州大酒店吃飯,可以抽空過來一下。

「葉總,這事,要不先回去跟班子成員們通口氣再說?」孔意雄好不容易逮到個機會馬上說道。

這傢伙相信葉總敢幹這事的,因為,人家敢瞞著天雲省把橫空集團滇南省的股份給消掉,跟那事兒相比,這個只能算是小事了。

「呵呵,葉總是橫空集團的老總,好像還是黨委書記。這點小事還需要下邊的同志批准么?」錢魁拖長了聲音說道,自然用的『激將法』這一爛招了。

「誰說的,我們橫空集團現在葉書記是黨企一把抓。公司重大的事務他一句話就能決定下來。

而且,飛空是個大包袱,總公司各位領導都清楚的知道這一點。

相信能解除包袱輕裝上陣各位領導都喜歡。就拿一件事來講吧,葉書記可是大手筆。

我們集團本來是天雲省跟滇南省以及國資委共管的。後來葉書記嫌麻煩,直接雲滇南省那邊把他們給一腳踢了。

現在滇南省跟我們橫空集團總部是沒有絲毫瓜葛了。這就是葉書記幹事的魄力所在。」宋廠長為了給葉老大灌迷魂湯,現在改口叫葉書記了。

「噢,國資委管的,聽說國資委直屬的企業是中央企業。有些企業還是副部級別的?雖說這個是帶著括弧的級別,但好歹也是有級別的是不是?」譚市長裝得略顯震驚,問道。

「呵呵,我們橫空集團就是副部級單位。」宋廠長一臉得意的講道,還瞄了葉凡一眼,似乎在講我可是給你漲臉子了。

「哎喲,失敬失敬了。葉書記還是副部級高官,錢魁真是冒失了。」錢隊長一臉呵呵笑著拿起了酒杯要跟葉凡碰三杯。

「呵呵,那個不算數。企業現在是沒有級別了,就這個副部級也是吹出來的。不如你們地方一個正處級同志牛逼埃而且,橫空現在就一個爛攤子,我現在可是在火上烤。」葉老大貌似還謙虛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