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九十五章眼光賊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九十五章眼光賊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重新坐下來的董鶯鶯幾人都沒再講話,一個個全變泥菩薩了。而孔意雄卻是略顯得瑟的掃視著桌上眾人。心裡那個爽勁到了極點。

孔意雄著實也沒想到自家老闆居然如此的有能量,在這粵東居然有這麼多有份量的朋友。連粵東省一號貌似對自家老闆都非常的欣賞。

這一刻,更是堅定了老孔同志跟著葉老闆混的念頭。

進到這邊包間,發現裡面就幾位同志。除了趙昌山葉凡會認識外其它的都是生面孔。估計都是後邊才調進來的。

「趙書記您好。」葉凡搶先打了招呼。

「是小葉啊,聽說你到天雲橫空去任老總了。不錯不錯1趙昌山也站了起來,伸出一隻手跟葉凡的雙手緊握在了一起。

轉爾趙書記說道,「小劉,給葉凡同志添套東西。好久沒跟小葉一起坐坐了,咱們喝幾杯小聊一下。」

劉秘書長一聽,趕緊去張羅了。

當然,沒有趙書記發話,劉秘書長也不敢自作主張。老闆發話了讓劉秘書長覺得剛才自己的決定很英明。並沒有引起老闆的不快。說明自己的眼光賊准著。

「趙書記,這幾位同志都是我走後調進來的吧?」葉凡問道,掃了桌上另外幾位同志一眼。

這個,既然飛空要發展,就得把這些同志都給記下來。今後能靠得上他們的都要走走關係。

今天趙大佬在不趁機扯起大佬的虎旗結交一下更待何時?能跟趙大佬坐一張桌子的會是普通人嗎?

「呵呵呵,這位是粵州市長吳會東同志。這位是省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陳必和同志……」趙昌山居然笑呵呵的當起了介紹人。當然。介紹到哪位同志那位同志就會站起來跟葉凡打聲招呼。

「葉總現在是難得回粵東一趟了,咱們好好的喝幾杯。我先敬葉總一杯。」吳會東笑道。葉凡清楚,這傢伙既然是省城市長。

人家能如此熱情,還不是看趙大佬份頭上才如此的。不然,人家才不會如此的熱情面對一個打擦邊球的企業老總滴。人家是正宗的副省,。

「哪裡的話,有些事我還得經常來勞煩吳市長了。這酒應該是小葉我敬吳書記的。」葉凡笑著,一臉的謙虛。

「小葉同志你可是在天雲省,有什麼事也不會勞煩到會東同志身上吧?」趙昌山笑道。

「趙書記可能不曉得。我們橫空集團有個下屬廠子,叫飛空機械製造廠就在粵州市。十幾年前就建下來了。所以,吳市長可是這粵州市的父母官,我這外來戶可得先拜拜『神仙』了。以後少不得麻煩吳市長的。」葉凡笑道。

「原來如此,你們橫空的手伸得可夠長的。不過,你們發展起來了也是為了我們粵東服務嘛。咱們是合則共贏。而且,小葉同志是有能力的幹部。」趙昌山說道。

以前葉凡在粵東時趙昌山可沒這麼熱情過。現在倒是比以前還要熱情得多。估計也是看到了葉凡的潛在『價值』。

以前趙老爺子一直很欣賞葉凡。趙昌山心裡還有些嘀咕。不過,現在人家不到三十歲就是擦邊球的副部了。趙昌山果然看到了葉凡的能量。

別看一個企業老總,但是,趙昌山卻是從中看到了費家的影子在。

要說在趙老爺子時代趙家並不比費家差,不過,此一時彼一時了。現在的趙家跟費家比。還是略遜了一籌的。

趙昌山現在貴為國家政治委員會的委員,跟喬遠山一個級別的。

但是,趙昌山想昂首挺進九巨頭之一的話路還相當的漫長。並且,估計,難道也太高了。

這個。目前對趙昌山來講只是一個奮鬥的目標罷了。

下一步估計就是要回到政務院擔任副總理職務了。

葉凡的背後不但有費家的影子在,更直接一點還有喬家嬌客的身份。

這雙重身份不得不讓趙昌山這樣的大佬也關注起他來了。

聊了一陣子。喝了幾圈酒,也認識了桌上的一些同志。自然,葉老大也知趣的打道回自個兒包廂了。

不過,一回去后氣氛完全不一樣了。葉老大儼然成了桌上的主角,不管是譚市長還是崔部長都是連連敬酒。

而且,不昔以三杯換一杯酒喝,好像這茅台是水裝的似的。

譚市長就差拍著胸脯說是要多給飛空機械廠指標了,而杜廳長也說是要介紹客戶給飛空。

至於宋廠長一直在焦燥著後悔著,自從葉凡再次進來過後宋廠長壓根兒就不敢坐著了。一直站在葉凡的側面居然擔當起了『倒酒女』。

宋廠長曉得,自己能否保全位置就難說了。如果不能保全也要盡量不能給踢得太慘的地方。

宋廠長想死的心都有了,而調入粵東省政府的希望更不敢想了。有葉大佬在,哪會讓自己脫身而去的。

晚飯過後宋廠長請歌廳,不過葉凡沒答應。而是邀請董鶯鶯喝茶。時隔幾年過後,兩人再次坐在一起喝茶,都有些唏噓。

「董總,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們原本打算盤下我們飛空機械製造廠應該是用來蓋樓的吧?」葉凡喝了口茶,笑道。

「咯咯,葉總還是很有眼光的。不過,我們帝都皇朝集團的業務並不光是搞房地產這一塊。」董鶯鶯貌似不同意葉凡的觀點。

「那你們盤下它難道是繼續機械製造不成?」葉凡似笑非笑看著她。

「當然要繼續,不過,我們並不想再小打小鬧了。」董鶯鶯微微搖頭,沉吟了一陣子才說道,「跟你講句實話吧,我們打算把飛空改造成造船廠。

因為飛空機械製造廠近幾年下來生產的都是船舶行業的零配件。

它實際上已經初具一定的造船能力,當然,只是初具雛形。如果真要實現這個轉則點那還得大投入。

飛空的地盤很大,而且就建在青陽區的天鉤灣,我們發現,這裡如果簡單的改造一下居然是個天然的能停船的碼頭。

而且水深達三十米左右,就是建造萬頓巨輪也行。不過,要把飛空改造成能擁有建造萬噸巨輪的實力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沒有個十年是拿不下來的。所以,先以建造千噸級的小型船舶為主。

慢慢做大,而且,我們公司有一塊業務就是船舶業。對於技術人才的配備等倒是有一定的優勢。」

「改造一個碼頭可是需要的錢不少。」葉凡講道。

「那當然,沒有幾個億是拿不下來的。而我們原本打算投入前期就是五個億把飛空打造成一個中型船廠。

做得幾年過後慢慢做大,而資金是逐步的投入,後續還要逐步的增加。

五年過後讓飛空的造船能力達到萬噸級。而天鉤灣就擁有打造萬噸級輪船的條件。

只不過你們那飛空機械廠,用一句不中聽的話那就是『占著茅坑不拉屎』。

以前也聽說過有些商家瞧中了飛空的地盤,只不過一打聽也就『歇菜』了。

因為橫空集團是中央企業,要搞定下來難度太大了。而且,飛空機械的人馬太多,光是這安置費用就是一般的商家無法承受的。」董鶯鶯有報恩的想法,所以毫無保留的把自己的打算以及想法都託了出來。

這些如果不是遇上葉老大的話那是商業機密,哪能隨便就講出來。

「那按你們的初步規劃,這個船廠如果能搞出來需要多少投資?」葉凡問道。

「在二年內出船,至少得先投入五個億。如果是還要盤下你們的飛空來講,五個億都不夠。

你們飛空機械根本就是資不抵債,關鍵之處是職工幹部們的分流和安置這一塊相當的麻煩。

如果我們接手過來,至少得削減掉一千人左右。當然,這邊削減那邊還得引進高端的技術人才。

只是這類人才並不要特別的多,有得百人完全足可。而這方面人才我們早就去打聽過,而我們本集團就有一部分。」董鶯鶯笑道。

「你們是早做好了打算了。」葉凡呵呵笑道。

「其實在去年一月份時我們就瞄準了你們的飛空,只是一直在論證船塢這一塊以及探測水下深度還有規劃一塊花去了不少的時間。

這麼大的項目,我們不可能盲目投資的。只有確保五成機率能成的條件下我們才會跟你們正式接觸的。」董鶯鶯說道,「不瞞葉書記,光是探測水下以及全廠的規劃評估這一塊上我們就花了二千來萬。」

「大手筆啊,估計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拿下我們了是不是?」葉凡微笑道。

「我還真不曉得橫空的總裁是你,而你也是剛來不久。而且,我做夢也想不到真是你。

當時聽說了橫空總裁葉凡過後我還愣神了幾秒,一直認為這只是個重名罷了。

哪有那麼巧的,更何況,聽說橫空是副部級企業,葉書記不到三十歲,怎麼可能會坐上這個位置。

這個才是讓我忽略了是你的最關鍵之處。」董鶯鶯笑道。

「因此,你們攏絡了宋廠長等人。先從飛空的內部挖起,才使得飛空有些蠢蠢欲動,一直想脫離母公司而獨立出去。這次下來我也是聽說了某些傳聞才特地經過這裡。想不到居然遇上了你。這天下雖大,但看來,咱們還是有緣分的嘛。」葉凡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