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八百九十七章葉老大的神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八百九十七章葉老大的神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一點我並不否認,我們的確花了相當大的力氣官術。不過,現在這個法子肯定是行不通了,因為對方是你葉書記。

而且,我們可以請你們zheng府部門專門的評估機構來評估飛空這塊地皮的價值。

這樣總算是公平了。其實我們早做了,你們那塊地皮連帶廠子的些舊機器以及幾座舊的樓房合計在一起不會超過三點五個億。

而你們飛空機械廠現在外邊卻是負債高達一個億。除去這一個億你們就剩下二點五個億。

可是你們飛空總計還欠著工人五個月工資,二千多號人五個月工資加上獎金福利以及生老病死等等合計起來不下四千萬。

再除去這個你們就剩下二個億左右了。這就是你們飛空機械製造廠所剩下的。

不過,合資過後這二千人咱們可是用不遠,最多留下一千人。另外一千多號人哪裡去。

如果全部遣散安置的話那問題就大了。一個工人不用拿多,就五萬吧。

那就是一個億。而且,人家願不願意散了還難說。到時這折騰起來可就相當的頭疼了。

因為你們的工人跟我們didu皇朝的工人是不一樣的。你們的工人是國營企業的正式工人。

不能說踢就踢的官術。如果要分流也不可能,你」」們並不是屬於粵州的企業,要分流也得分流回你們天雲省去。

這樣子再除去一個多億,你們就剩下一個億了。我們規劃中的船廠可是準備投資10個億。

光是前期投資就達五個億。呵呵,你們出一個億,我們出了四個億反倒不能控股。

葉書記,這算盤再怎麼樣拔也無法拔下去是不是?換作是你葉書記來坐didu皇朝的位置能幹這種事嗎?

按出價來講,你們用這個廠子來合股的話你們佔有的股份不到船廠總股份的20%。

我們佔有80%。按公司法來講,這怎麼可能合法合理。當然,還有一種辦法。

如果葉總能拿出比我們更多的錢。比如說你們這廠就剩下一個億。你們再出五個億,我是指前期工程就需要這麼多。

加上後續的投資你們總計能拿出6個億的話由你們控股我們也無話可講。」董鶯鶯可是吃定葉凡了。

她深曉得,橫空集團不可能能拿出五六個億出來的。能拿出來的話還用欠著工人十幾個月工資?

就是去銀行貸款也是不可能貸到這麼多了,因為橫空本身還欠著各大銀行幾十個億。

這筆錢都拖了幾年了,每年都是天雲跟滇南兩省在付利息。銀行不可能再貸幾個億給橫空的。

橫空,其實已經到了走投無路的地步。要不是葉凡在主持工作,就是合資的事董鶯鶯也不可能答應下來..」」的。

當然。董鶯鶯有自己的打算。這合股的話自己控股,到那個時候估計這飛空造船廠還要跟橫空集團總公司脫離的。

成為擁有duli法人股權的獨資企業。董鶯鶯才不會再讓橫空總公司來盤剝飛空船廠的。

「董總這是在考究葉某的出資能力嗎?」葉凡斜瞄了她一眼,心裡也暗暗佩服董鶯鶯的精明。

人家就是看你沒錢你又如何?知彼知已,在商場也不能輕視。

「呵呵,實事勝於雄辯。在出資一塊上我要看到橫空集團真正的實力。

並不是光耍嘴皮子就能簽定合同的。我們didu皇朝集團可以隨時注資新成立的飛空船廠五六個億。

我們的錢早準備好了。葉書記,你可得慎重考慮一下。當然。你們也可以拒絕。

但是,你們將回到老路上去繼續。而且,飛空機械也撐不了多久了。你們總公司難道還讓這個爛攤子繼續下去?

與其繼續下去,不如一刀切了來得痛快。而且,這是合作雙贏的事。

你們不但甩掉了包袱,而且你們飛空機械製造廠將獲得新生。就是從廣大的職工幹部來講也是他們願意看到的事。

當然,除非葉書記堅決不肯。那隻能讓飛空的二千多號員工跟著葉書記遭罪了。」董鶯鶯一臉淡饋

「呵呵呵,那是你們的演算法。」官術第二千八百九十七章葉老大的神秘」我們的演算法可是不一樣的。至少。除去一切。我們飛空機械製造總廠還會剩下接近三個億的價值。」葉凡笑道。

「葉書記,用事實說話才是硬道理。如果真有誠意合作。我們可以請外國權威評估公司過來評估。到時是剩下一個億還是三個億,不是你我所講的能算的是不是?」董鶯鶯一幅『主動』在握的架勢。

「哈哈哈……」葉老大響亮的笑聲直震天花板,爾後他看了董鶯鶯一眼,說道,「董總,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有些事,估計是你都不知道的。而我就擁有知道的能力。在經商一塊我也許不如你。

但在zheng府一塊上你的關係不如我葉凡。咱們為什麼不能優勢互補共同發財呢?」

「我們不正在談這事嗎?我們控股你們照樣子可以賺到錢嘛。至於說zheng府一塊上,我承認不如你的關係多。但是,這幾年下來,葉書記也離開粵東幾年了。上上下下我也認識了一些人。」董鶯鶯說道。

「你還是沒明白我講的意思,這樣吧,我明天走巡過飛空再跟你聊聊。有些東西你是接觸不到的。」葉凡神秘一笑,倒是令得董鶯鶯心裡直犯嘀咕。一琢磨,認為這傢伙根本就是在玩神秘。哪還有自己不知道的事?

這傢伙無非是找個由頭來撐面子罷了。

切實說宋廠長是一個晚上都沒睡。

第二天早上,葉凡在宋廠長的陪同下直奔飛空機械廠而去。因為工人們都去上班了,只有廠領導班子十」官術」幾個人候在門口迎接著。

不過,葉凡發現。飛空機械製造廠的地點的確不錯。廠正面就是寬闊的大海,而且面積相當的大。

飛空機械廠86年就建廠了,那個時候粵東天鉤灣這一帶還是一片灘涂。

所以,地價當時還是相當便宜的。而當時橫空集團又有錢,再加上橫空是國營大型企業。

而國資委出面,當然86年時是沒有國資國的,當時應該是天雲省zheng府搞的省屬於大型國有企業。

橫空集團剛初建那幾年下來是如ri中天。在國內也是相當有名氣的。

而粵東省zheng府當時為了爭取到橫空集團這樣的大企業子公司落戶粵東。自然在土地一塊上作出了巨大的讓步。

所以,橫空集團當時只是砸了幾千萬就拿下了方圓足有四五里之地的一塊大地皮。

<秋了,就是鋼鐵也是跡斑斑了。

至於廠里辦公大樓也差不多狀況,一看就知道是舊樓了。橫空機電集團並沒能紅火多久。

在計劃經濟逐漸退出歷史舞台被市場經濟取代的年月里就開始走下坡路了。

後面是越來越嚴重,發展到今天已經是資不抵債而且負債纍纍瀕臨破產的地步了。

實際上按資產評估早就該」娛樂秀」申請破產了,只是人員太多無法安置下去才一直拖著的。

在廠子里走了一圈下來。又到產品展示廳轉悠了一圈。

「你們為船舶廠提供的零配件相當的多,而且就連大型的船上設備都能生產。

為什麼不自己考慮著走造船廠的路子?你們完全可以逐步的規劃形成一條能生產整船設備的路子。

一旦條件成熟就可以試著改變機械製造廠的功力,組建新的造船廠。

咱們國家的造船業發展還不錯,一年只要能接手幾條船就夠你們痛快一年的了。」葉凡問道。

「這些我們不是沒考慮過,只是關鍵有幾點。一個就是資金缺口,這是最重要的。

二來就是技術力量跟不上。雖說我們能生產出一條船上所用的八成的設備以及零配件。

但是,對於整船的組裝能力方面我們並沒有嘗試過。那不是開玩笑的事,講起來容易做起來是相當的難。要是技術不過關船沉了的話把咱們整個廠賣了都不夠賠償的。

第三就是咱們的廠子是國營的。總公司定性為橫空機械製造總廠的分屬子廠,後來雖說duli了出來。

但是,如果要改換門庭,其中所涉及到的手續以及關卡是相當多的。

而且,要做一個吃螃蟹的人,肯定風險非常的大。在沒錢沒技術的情況下。

說句實話。歷屆飛空的領導層都不敢去吃這第一隻螃蟹。」宋廠長有些尷尬。說道,「這個。包括我也不敢。畢竟風險太大了,不是我們飛空領導層所能決定的事。」

「風險風險,你們就眼巴巴的給人家的造船廠打下手。這麼大的一個廠子只會幹些『粗活』。

賺點別人留下的『小錢』。你們的意識太僵化,而且,一個個都怕擔責任。

一個個都不敢冒險。沒有冒險怎麼會有成功?如果你們起步得早,今天這角色完全要吊個個頭了。

是他們為你們打下手干『粗活』而不是你們了。作為飛空領導班子,要有超前的眼光,敏銳的市場定位,活躍的頭腦。

實幹的精神,還要有拿得起放得下的大氣魄才行。總公司為你們創造了如此優良的條件,是你們自己不懂得利用才搞成現在如此狀況的。

作為飛空的領導層,你們每位同志都要三思。咱們不能再得過且過,一心只盼著總公司了。」葉凡一臉嚴肅,就在產品展廳里教導起大家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