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零一章裝傻到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零一章裝傻到底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什麼時候宋水洋滾蛋,船廠成立我們就拿回來官術。」吳工跟李工同時講道。看來,對宋水洋的成見非常的深了。

「你們不先提供圖紙跟材料,沒經過論證,我們怎麼曉得憑你們的技術能生產出完整而又安全的船來?」葉凡說著看了他倆人一眼,說道,「而且,要把機械廠改造成船廠不是光嘴皮了講講就能辦到的,其中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很多。

比如,先就得集團總公司批准。第二,原有廠房基本上沒用了,要重新來,估計這地皮還得徵用一些。

而且,還要建船塢等設備,需要大筆的投資,涉及到幾個億的初步資料的投入。

我們橫空集團的狀況想必倆位同志也清楚,現在還能投入幾個億,那是很慎重的一件大事。

而我們獨資是不可能了,我們需要大筆的資金,所以,必須找合作方。

而找到合資方后就得向他們展示我們的技術以及能力還有人才廠房等多方的優勢,只有這樣才能堅定他們的投資官術。

而這些條件也是我們到時談判磋商的重要法碼之一。如果你們倆個相信我葉凡的話,就先拿出來。

暫時由朱廠長代為保存,而廠里馬上抽出跟這方面相關的專家以及技術人員組成一個攻關組,要論證你們系統以及圖紙材料的可行性。

我現在就可以任命你們倆位同志為攻關組的副組長,而組長由朱冒勝同志擔任。

而總公司技術中心會派出幾個專家過來監督指導。怎麼樣,眾目睽睽之下,難道你還擔心這圖紙跟材料會遭到先前一樣的命運嗎?」葉凡的話是很有力度的。

吳工跟李工互相看了一眼,點頭講道:「行,我們聽葉書記的。不過,這圖紙跟材料都得保密,不能外泄了。

關於論證一塊其實先前我們早就做過多回了。當然,為了取信於總公司,我們願意以充分的事實來說話。

比如。我們先搞出系統。爾後造出一隻船讓相關方面的權威機構來檢測,可以用一段時間試著運行等等一系列手段。

而且,我在那邊也幹了二年了,對於我們自己這套技術更為成熟。

那個時候的眼光跟現在是大不一樣的,我們也在不斷的完善著這套系統……」

吳工跟李工很激動,兩人站著談了許多。

葉凡雖說好多都聽不懂這些技術理論什麼的,但也還是耐著性子在假裝聽著。這個。只是表明總公司領導一個態度罷了。

午飯本來朱廠長要安排去外邊,不過,葉凡表態說是就在廠里食堂對付一餐。

當然,朱冒勝趕緊又安排人弄了些菜回來加工。

當葉凡走進那個可以容納一千來號人進餐的大食堂時,今天因為總公司領導要在這裡用餐,所以。全廠職工幹部都在這裡用餐。

掌聲如雷,如潮一般翻滾而去。食堂今天全都加菜,而且,免費。

而每張原本僅能坐下1o個人的桌子今天卻是擠了十五六個人,而且,桌子數量明顯的也增加了。

臨時頭找不到桌子,有的估計是從自己家裡搬來的拼湊在一起也行。

葉凡凡是走過的桌子都會伸出手去跟那些穿著工作服的工人兄弟們親切握手。爾後問候一句『你們辛苦了。』

「葉書記,我們不辛苦……」害得好多老工人都忍不住掉淚了。

「大家坐吧。」葉凡走向了主席台作了個手勢。這食堂僅有一層樓。當然。高度達到六七米。

而寬度那就大了,估計有四五十米。上面是用粗糙的精鋼橫樑搭建起來的。

而中間豎著許多粗大的扁形的鋼柱子。而在食堂最里端還搭了個檯子,估計平時開職工大會把幕布拉開整理一下就在這裡開了。

這裡橫柱鐵梁的倒是廠里自產自搞的不用多費事,而頂棚是用鐵皮加厚搞的。

至於飯桌就是一張老舊結實的大圓桌加上圍了一圈的小木凳子。

「葉書記,我們不坐,我們願意站著聽您講話。」有人大叫道。

所有的同志都沒坐下。

「坐下吧,我這個人喜歡嗦。現在大家都餓了,坐著聽我嗦更舒服一些。」葉凡語態親切。

「葉書記叫我們坐下大家就坐下吧。」朱廠長在台上也大聲的喊道。

「坐坐坐……」有人叫道,自然,大家也就坐下來了。頓時,挪凳子的聲音響成一遍。

這二千號人,聲勢還是相當的浩大的。

「今天在這裡,我先代表總公司黨委領導班子向大家問個好。」葉凡站起來微微和躬身,當然又迎來一陣掌聲。說道,「我代表總公司宣布,任命朱冒勝同志為代理廠長……」

「在這裡我想跟各位工人兄弟們聊聊,時代在展,科技在進步,而咱們難道還能原地踏步嗎?不,作為一個橫空人,咱們在奮鬥,要奮起,再不能得過且過了。我們要賺更多的錢,住更好的房子,過更好的日子……」

講完后朱廠長也簡直的講了幾句,爾後下台在掌聲中請葉凡到隔壁的包間吃飯。

「不不不,今天我跟大家一起吃飯,就在這台下添張桌子吧。而且,我要跟兄弟姐妹們吃同樣的飯菜,不準搞特殊化。」葉凡一臉微笑,說道。

朱廠長見葉凡態度堅決,只好示意人手去把桌子搬了出來。而菜自然也不敢再上了。當然,大多數同志都認為葉書記只是在『作秀』罷了。

剛吃過飯走出廠子,孔意雄湊葉凡耳旁說道:「剛才吳林打電話來了,說是他也到粵州了,問我們在什麼地方他馬上趕過來。」

「他不是沒空要晚些來嗎?」葉凡哼聲道。

「我也納悶,本來以為他不會來的。想不到居然來了,而且,這次口氣好像變化了不少。」孔意雄有些疑惑,講道。

「噢,怎麼個變化?」葉凡淡淡一笑,知道鐵占雄已經跟粵東省公安廳打過招呼了,估計吳林這傢伙現在是火燒屁股了。

本來這事沒必要這麼麻煩,只是這事還牽扯著趙副省長。所以,只有粵東省公安廳領導出面才能讓吳林舍了趙副省長那一邊。

老鐵不一定找公安廳的一號人物,但只要能找到常務副廳長就夠了。

雖說趙副省長級別比公安廳常務副廳長要高,但縣官不如現管。吳林必得選擇廳里的領導這一方了。

「以前可是冷哼的,現在在電話裡頭葉書記您的叫著,而且叫我孔主任,稱呼得叫人肉麻,還真是怪了。這傢伙好像突然間吃錯藥了是不是?」孔意雄是十分的不理解吳林的變化。

「自作孽不可活,這樣吧,你就說我們暫時還在解決飛空廠子的事,叫他先找個地方等著。什麼時候招呼他什麼時候再過來。」葉凡哼聲道。

孔意雄一聽恍惚明白,估計是吳林被人敲打了,而這手筆肯定還是葉書記乾的。

於是,老孔同志笑眯眯的去打電話了。知道葉書記要把那傢伙曬一曬讓他難受一下。老孔同志自然心裡爽著了。

直到兩點鐘葉凡才示意孔意雄打了電話給吳林,其實根本就不用打,這傢伙每隔半個小時就會給孔意雄去過電話。

一接到葉老大的招喚,這傢伙是馬上打的過來了。這次見到葉凡那是恭敬得不行了,整個背都快彎成兩截了。

葉書記您您的叫著,就是面對孔意雄也是滿臉謙躬,孔意雄是滿足極點了。自然也拿捏著訓了這傢伙幾句,吳林就剩下點頭的份頭了。

下午三點葉凡正準備動身去港九市,這時接到龔開河王仁磅的電話。

「啥事仁磅同志,你這局長可是走馬上任了沒有?」葉凡一接通就哈笑著挪喻道。

「快別說了葉老大,我現在是霉氣衝天。」王仁磅說道。

「怎麼,陞官了還升霉氣衝天,這是哪門子的說法。」葉凡明知故問道,知道這傢伙直到現在還在怨氣。

說來也是,這中警內衛局局長就是葉老大都不想干。主要是任務重人更拘束。

跟共和國這些處於金字塔頂端的幾位巨頭們在一起恐怕是連大氣都不敢出一聲,自然有些憋氣,哪有自在逍遙的生活著痛快。

「正式接手定在4月2o號,不過,組裡先交待給了我一個任務。還說這是考驗我,考驗個屁,老子本來就不想干還考驗。」王仁磅罵道。

「那不就結了,你考驗不過關就行了嘛,那樣子你就可以當甩手掌柜了。仁磅同志,你是不是早準備著干這一手了?」葉凡嘿嘿乾笑了兩聲。知道這傢伙好面子,而且王家的家風也在壓著他。

果然,王仁磅哼道:「老子是什麼人,老王家的掌子,連一個屁的考驗都不會過還敢叫『磅哥』嗎?」王仁磅這二貨居然又顯擺了起來。

「那是那是,你『磅哥』同志就是牛氣埃老王家的人,可不能落了面子。」葉凡自然也即時的給仁磅同志小拍一下馬屁。

「那當然,不過,葉老大,這事的始作俑者可是你,這考驗可得你相助兄弟我一把了。」王仁磅居然求起人來了,看來是遇上嚴峻的考驗了。

「你這啥話,相助就相助嘛,咱們是兄弟是不是。不過,你這始作俑者『神馬滴』我是很不明白啥意思?」葉凡自然馬上裝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