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零八章全震驚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零八章全震驚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哈哈哈……

「別打岔,這個,當然,現在張家人早沒幹這一行了,而在京城潘家園子開了個古玩店,生產還相當的紅火。

不過,我們也知道,他們暗中還有搗騰一些『下邊』弄上來的貨,在他們那一行叫做『冥器』。

據說利潤相當的可觀。當然,組裡不管這些。只要不過份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如果都管也管不過來。不過,倒是為組裡網路了一位高手。這張隱豪本來是不願意加入組裡的。

只不過他家那店整的一些事兒組裡一查就清楚了。最後,張家這胳膊肘兒也拐不過大腿,自然,只好讓張隱豪入伍了。

當然,後邊張家也有所收斂。不敢搞得太多的地下買賣了。總得給人家留口飯吃是不是?」戴成講道。

「呵呵,咱們這個組也真是龍蛇混雜,什麼樣的『人才』都有。有盜墓高手,有草上飛,有黑道高手……」王仁磅笑道。

不久張隱豪進來了,先是向三位同志行了個標準軍禮。

「香蕉,你可願意跟我們一起進去?」葉凡一臉嚴肅,問道。

「十分榮幸。」香蕉一臉興奮,說道。這傢伙,估計也沿襲了祖先的血脈,一聽說有關墓的玩意兒就像是打了雞血似的。

「你盡量保護自身就是了,我們現在不需要你的身手,我們需要你的知識。」葉凡說道。

「你看這門有什麼來頭?」王仁磅問道。

張隱豪一聽,馬上蹲下身子,摸索了一陣子。爾後又從背後的背包里掏出一像手電筒樣的東西,說道:「這是我們張家祖上傳下來,現在經過改進的東西。掃描在門上就能出現一些特殊的信息。這些信息你們看不懂,我們能理解。」

不久,張隱豪想了想說道:「就這石門的成份來講年代相當的久遠了。至少有著三千年的歷史。按這成份推算,應該是西周到東周這段時間。這隻能算是個大概的推測。不準確。所以,跨度比較大。」

「香蕉同志,你看這有可能是周朝時的墓穴風格嗎?」葉凡問道。

「光從這第一道門不能肯定,因為這門上什麼都沒有。也許是不是墓都難講。沒有特徵我也不好胡扯是不是?」張隱豪搖了搖頭。

四人繼續往裡而去。

前行了百米之後四人有些傻眼掉了,因為,前方居然冒出四個分洞來,不曉得應該走哪一個了。

「其中肯定有一個洞是主洞,而其它三個一般來講是假洞。如果是墓穴的話這假洞里就有機關設置了。只是咱們對於這裡是一無所知。也沒有地圖之類的東西。只能是瞎子一般了。」張隱豪探測了一陣子也拿不定主意。

「情刺,掏硬幣。」葉凡沒輒了,乾脆玩擲硬幣定生死了。王仁磅外號『情刺』。即便是自己人,但是,大家都嚴守規定都稱呼外號。

「慢著狗哥,讓香蕉我來。」張隱豪說道。見葉凡點了點頭,於是從背包里又掏出一對像月芽樣的玩意兒,說道,「這個在我們祖上叫月牙拍,一拍定陰陽,二拍定生死。」

張隱豪講著往空中一扔,啪地一聲掉地了。

「這月芽拍指向第二個洞,哈哈,還真有些玄乎了。」王仁磅笑道。

「就走第二個洞。」葉凡下了命令。

剛進去時沒有什麼發現。不過,走了五六十米後有發現了。牆壁上好像是用石頭隨手塗鴉著許多怪異的圖畫。

這些圖畫線條都非常的簡單,看上去有點像是現代抽像派大師的傑作。

四人看了半天也沒看明白這是什麼玩意兒。

「這代表什麼?」葉凡問道。

「隨手搞的吧?」王仁磅說道。

「線條非常的雜亂,而連個箭頭之類的指示都沒有。不過,如果講是胡亂的隨手塗鴉好像也不像,誰會吃飽飯沒事幹到這裡來亂塗亂搞的。這些線條似圖案肯定有一定的特殊涵意,只是我們一時琢磨不透罷了。」張隱豪相當慎重的看著那些圖線,以期以發現點什麼線索。

葉凡鷹眼仔細的掃描著,如果先前那位老前輩有進過洞。那他肯定會留下痕來的。

只不過葉老大很遺憾的發現並沒有絲亮生物電波的反應。說明老前輩不是走的這個洞。

難道走錯洞了?葉老大心裡打了個問號兒。

「什麼破玩意兒。」王仁磅這貨忍不住了。毛里毛燥的居然一巴掌劈在一匹像是馬的圈案上。叭嚓一聲就掉下了一片岩石來,聲音在洞里久久的回蕩著。

「退出去。」葉凡當機立斷說道。三人雖說不明白,但葉凡是總指揮,他說怎麼樣就怎麼樣了。四人一轉身就往迴路走去。

七八分鐘過後,四人停下了腳步。

「怪了啊,咱們剛才進來感覺就四五十米,怎麼走了這麼久了還沒見到盡頭?」王仁磅這二貨叫了起來。

「這洞里莫非有古怪?」戴成說道。

「再走走試試。」葉凡說道,四人繼續前進,不過,再次走了十幾分鐘還是不見盡頭。

「你看兩邊的山石有沒變化?」葉凡問道。

「一樣的,沒啥變化。」戴成講道。

難道荒島情節又出現了,葉凡在心裡嘀咕了一句,乾脆坐了下來,說道,「我們休息一陣子,這洞里肯定有古怪。不可能返回要走這麼久。咱們估計是進了一個什麼圈套了。」

四人坐下吃了點乾糧,人也給弄得有些疲憊了。

「香蕉,你們祖上以前有沒遇上過這種怪事兒?」葉凡看了張隱豪一眼,問道。

「遇也遇上過,不過,那個時候祖上以為是鬼打牆,後來用了一些土法子也能僥倖出來了。

其實那只是一種心理作用,在墓里本來就有些怪樣。不過,祖上很有經驗。

當然,不小心送了命的也有。『倒斗』這活計其實就是提著腦袋在干。不要講別的機關什麼滴。

有的時候去挖洞一不小心土塌下來也得給活埋了,那就更不要講地底封閉這麼久積存下來的毒氣什麼玩意兒了。」張隱豪倒也坦然,知道這幾個傢伙都知道自家底子,也沒什麼好瞞著的了。

就在這時候,王仁磅突然指著不遠處叫了起來道:「各位,那啥玩意兒?」

大家反應很靈敏,馬上伏倒並且順指看去。發現坪跤幸桓雋戀閽諍鏨蝦魷碌拇蘢擰T詰綣庀氯粢若現的使得場景更是變得怪異,滲人。

葉凡鷹眼睜著。腦中突然一晃,心說這個東東好像有點像是什麼吧……

「你們看它像是什麼?」葉凡問道。

戴成三人都努力的想著,不過,還是搖了搖頭。

葉凡一個彈射撲向了亮點,不過,那東西非常的靈活。就是葉老大12段位這種身手居然也無法捕捉到它。

「邪門了,跟我們捉迷藏了。」王仁磅叫著,見那東西好像並沒有什麼危險,於是,戴成四人都合撲了過去。

只是那東西靈活異常,四個高手居然抓不到它。

「停1葉凡突然一擺手站在原地不動了,其他三位同志以為葉老大有什麼發現也不動了。

良久,葉凡說道:「把那對胸房拿出來比比,是不是有點像?」

「對呀。還真是跟這玩意兒有點像。」戴成一拍腦袋,趕緊從背包里掏出了那盒子來,把那對胸房一比對,四人差點都叫出聲來。

「我在想,是不是把這其中一個胸房跟這亮點重合后就能出現點什麼?」葉凡想了想說道。

「那就試試。」王仁磅雙眼發綠了。

「我出手,你們注意有什麼情況。」葉凡講著,「爬蟲,你把胸房往空中拋去,我來處理。」

戴成外號叫『爬蟲』。他一聽。馬上把胸房往空中拋去,葉凡額角一動。那蝙蝠瞬間到了胸房面前,並且卷著胸房眨眼間就到了那亮點面前。

這蝙蝠的速度跟葉凡本身的速度相比快了不止N倍。不過,那亮點也不慢。

雙方在空中捉起迷藏來。就在葉老大快挺不住要收回蝙蝠之時,終於給擊中了。

嚓一聲巨響,亮點跟胸房都不見了,嚇得四人趕緊猛往後退。

嗚嗚嗚……

一股怪異的聲音響起。

「用強光照一下。」葉凡示意王仁磅,這貨開動了那個穿透力達到幾百米的強光電源。

這種電源如果照在普通人眼睛上瞬間就能讓人致瞎。不過,對於他們幾個高手還能頂一下。當然,也沒人拿這玩意兒照自己的眼睛玩。

在前方左側面出現了一個很大的洞口,那嗚嗚的怪異聲音就是從洞里傳來的。而且,似乎還有絲絲麻青色的霧氣從洞中冒出來。

良久,見洞里也沒飛出什麼怪物出來,四個傢伙都鬆了口氣。

「莫非真給我們撞對了?這東東,就是開啟門道的機關。」王仁磅摸了一下下巴,說道。

「我先測測有沒毒氣?」張隱豪說著從挎包里掏出了一個球狀物扔向了那洞里,「如果發光的話很可能有毒。」

不過,那球狀物一閃就沒了,也沒發出什麼亮光來。

「沒毒。」王仁磅問道。

「也不能完全肯定,不過,咱們都有最新科技的防毒面罩,應該問題不大。即便是古墓也不會拿咱們怎麼樣。

葉凡打頭過去了,發現洞里黑沉沉的根本就看不見。

張隱豪拿出一根冷光棒一按往裡面扔了進去。

這玩意兒別看就手指頭粗,但是那光源在短時間內還是相當的強烈的,而且穿透力強,有點類似汽車上的氙氣大燈,連霧都能穿透。

下邊並沒有洞道,冷光棍往下掉去,葉凡發現,裡面好像不是一個懸崖,有點類似於在三毒教萬蛇窟里發現的場景。

而剛才嚓一聲冒出一門洞來,而那扇門卻是倒在了一旁。幾人冒出頭去,冷光棍還有點光源沒用盡,往下邊,四位同志全都震驚得差點掉了下巴。

「賣糕啊1王仁磅發出了一聲尖叫,有點像是被捏住了嗓門的『公公』們。張隱豪卻是鄙視了這傢伙一眼,心說真沒見過世面,咱祖上啥沒見過。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