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一十章你個強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一十章你個強盜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拿去,強盜官術1王仁磅氣得罵了句,無奈的把柔極刀給拿了出來。

「你這柔極刀能開啟這麼神秘的古棺槨,那是它莫大的榮幸。別這樣情刺同志,你應該為它感到高興才對。」戴成興哉樂禍的在不遠處笑出聲來。

「榮幸個屁!我說老大,下手輕點,別把我的給弄壞了。」王仁磅可是怕這寶貝當橇棍給橇壞了。

「放心,橇壞了我賠你把更好的。」葉凡頭也沒回把柔極刀給伸了進去。

這邊內息逐步加大往上橇了橇,沒動。

直到這貨把內息強度加大到九成之時棺槨才微微的動了動。

「有反應了。」張隱豪叫道。

葉凡昴足了十成力勁往上一橇,嚓,這次一聲脆響,嚇得四人是狠命的退到了十幾米開外全都身子貼地注視著那棺槨。

良久並沒有其它動靜,葉凡現,棺槨已經被柔極刀給橇出一個可以伸進去一隻手的縫來。

「礙…娘礙…有……有手?」王仁磅這二貨這般膽大的同志叫起來也是聲音在顫慄著。

大家看去,現一隻黑青色的手從縫隙里伸了出來就擱在縫邊。那手還在往外拚命擠著,似乎是想把棺槨的縫隙弄大些自個兒想跑出來似的官術。

「不會遇上粽子了吧?」戴成說道,張隱豪一聽趕緊,那是很麻溜的把黑驢蹄子給拿了出來,據說這玩意兒對付棕子很靈念的。

這東西現在好像也縮水了不少,就巴掌的一半大。

「你這玩意兒能行?」王仁磅描了那麻溜溜的黑驢蹄子一眼,顯然不信。

「這黑驢蹄子是我家祖讓傳下來的,聽說有著一千年歷史了。這粽子如果是在一千年內形成的都有辦法。當然,也不敢保證。有些粽子有特殊能力。」張隱豪說道。

「一千年外呢?」王仁磅緊追著問道。

「那就聽天由命了。」張隱豪雙手一攤。

「你怎麼不整些年份久的不就解決了。比如說整個三千五千年的。」王仁磅哼道。

「我也想啊,整個一萬年的更好,可惜咱的祖先在那個年代估計還沒有出世。」張隱豪哼聲道,感覺這傢伙有些胡攪蠻纏。

「出手。」葉凡下了命令,張隱豪在黑驢蹄子撒了下些白色的粉末狀物質,一邊往那伸出的手上砸了去一邊說道,「這白色藥粉也是專門能腐蝕屍體的。是用祖傳秘方製成的,如果屍體粘上不到幾分鐘就能腐蝕了。當然,這東東對人也有影響。使用時要小心別給粘上。」

王仁磅一聽,趕緊退得遠遠的。

「也不用如此的害怕,這東西一沾上屍體很快就鑽進去了,你就是用手摸也摸不到了。」張隱豪鄙視了這位怕死的同志一聲。

「誰怕了,老子是嫌臟。」王仁磅嘴硬道。

滋啦……

果然有點用。那隻手上突然騰起一股黑煙。而且,手掌亂七八糟的掙扎著好像動作更劇烈了起來。

「好像你這東東沒用?」戴成問道,因為黑煙過後現那手根本就沒有什麼傷痕。

「完啦,遇上一千多年前的了。」張隱豪臉色一僵,相當的難看。

「不用怕,讓它出來,咱們有槍還怕它。」葉哼道。乾脆拿起一合金橇棍來伸進去往上一橇。

「槍不能用,粽子其實是沒能腐化的屍體。一旦被你用槍開爛,那屍毒可就散開來,那危害性更大了。」張隱豪說道。

「咱們有防毒面罩。」王仁磅哼道。

「有的時候也不頂事兒。」張隱豪搖了搖頭。

滋嚓一聲。

那巨大的石頭棺槨的蓋板往裡面滑開了一個大口子。一個人都能鑽進去了。

四人一看,頓時全都皺緊了眉頭,噁心得要死。現一具屍體全身黑青之色在往棺槨壁上爬。

「幹掉他。」王仁磅叫著拿出一鎚子樣東東就要砸爛這屍體。

「別動,這具屍體好像不是自已在動。」葉凡突然出手擱住了王仁磅。

眾人仔細看了一下。才現了端倪。在屍體周遭都爬滿了一種像甲殼蟲樣的噁心東西。原來就是這東西在推動著屍體作出掙扎的動作的。

「你們看,這具屍體是二手二腳。跟守門洞的四腳六手不一樣。這具屍體看上去跟我們差別並不大。不過,很奇怪,這只是棺槨的第一層,這屍體怎麼會在第一層里。」葉凡講道。

「嗯,裡面也不曉得還有幾層。你們看,這第一層裡面填充了許多能防腐的材料。

這種像木渣樣的東西我們祖上叫他『木寶』,這東西吸水性強,能讓屍體保持乾燥,而且能不斷的吸收屍體身體內的水份。

而這種像紅色的石粉有防蟲蛀的功效,我們祖上叫他蛀石。不過,這些蟲子倒是不曉得是什麼來頭的。

而且,這些蟲子既然存在於密封的棺槨內,為什麼不會把屍體給啃了?至於屍體存於第一層,估計是陪葬或別的什麼原因了。」張隱豪也是緊皺眉頭不知所理。

「這蟲子有沒危險?」戴成問道。

「暫時它沒動作,不過,誰曉得這東西是個什麼玩意兒。」王仁磅哼道,突然打了個噴嚏。

「不好,快閃1葉凡現,那蟲群好像給驚動了,嗡嗡叫著紛紛從棺槨里飛了出來。眾人掌勁掃出,蟲子頓時就落了一地都是。

不過,這蟲子太多了。四人不斷的揮掌但還是弄不完。

「不能這樣子干,不然累死了最後還得被它給啃了。」葉凡說道。

「用火試試。」王仁磅叫道,戴成掏出一枚小如乒乓球大的火雷彈往空中一彈而去。這種火雷彈其實就是燃燒彈的原理製造的。當然,比普通的燃燒彈更是濃縮了不少。

轟……

火雷彈在空中開了花,吱吱……蟲子們慘叫著紛紛落地,一騰騰金色的煙霧騰起。

「有用啊,再來。」王仁磅也從背包里掏出了火雷炸甩手就來,這東東每個人的挎包里都有幾十枚,倒也不用心疼。

張隱豪也差不多,不久,地下的蟲屍堆得有小半尺厚了。而棺槨里的蟲子好像飛出來少了不少。

「看來,裡面所剩不多了。」戴成說道。

「麻痹的,這死了的東西怎麼又回來了。」王仁磅突然一聲慘叫,因為剛才落地的蟲子居然煽了煽又飛了起來。

而且,這次飛起來的蟲子個頭絕對變大了不少。原本只有指甲蓋大,現在有小雞蛋樣大了。

當然,飛起來的蟲子不如剛才的多了。但是,一隻只兇悍性更強了,而且,飛行度攻擊力度似乎都強悍了不校王仁磅沒防備之下給五隻蟲子叮在了身上。

雖說有防護服,但也給嚇了一大跳。葉凡一道掌勁過去,叭叭幾聲怪響。

現蟲子是給自己的掌勁掃死了,不過,那蟲子屍身卻是有粘性似的全都炸開了,搞得王仁磅這貨的身上是綠里哇啦粘粘乎乎的看得葉老大都差點把剛才吃的壓縮餅乾給吐了出來。

王仁磅這二貨拚命的用手掌擦巴著想清理乾淨,不過,這不擦巴還好。

一擦巴連手掌上都是綠里哇啦了。幸好戴著防腐手套不然也不曉得這蟲子的屍液是不是有腐蝕性。

一時之間,四人都給這些可惡的蟲子搞了個手忙腳亂。

一個小時過後,蟲子居然無法滅完。四人都累得快不行了。

「照這樣子下去咱們得被累死。」戴成喊道。

「這棺槨如此的大,蟲子也不曉得有多少。」王仁磅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喊道。

「乾脆直搗黃龍,咱們進棺槨里。裡面空間沒這麼大,咱們四人疊在一起,其中兩個人出手就夠了。而且,在棺槨裡頭這掌勁也增大了不校就是掌勁的迴旋之力也能震死這些蟲子。」葉凡講道。

「到裡面,噁心死了。」王仁磅說道。

「噁心總比沒命的好。」葉凡想到就做,先一彈進了棺槨,戴成一看當然堅決跟上,張隱豪當然沒有絲毫猶豫。因為他的功底子最淺,估計最早累死的肯定非他莫屬。

「你們這些傢伙太不地道了,都不等等我。」王仁磅一看可是不行了,剩下自己一個人在外頭那蟲子全都招呼了過來。

那還能頂多久,所以,哧溜一聲這傢伙像魚一樣的竄進了棺槨裡面。

不過,這貨很踩狗屎。剛落下去時腳一滑,身子沒站住摔了下去。張眼一看,嚇得這貨趕緊爬也起來。

「哈哈哈……」葉凡三人都笑了起來,因為,王仁磅這貨那嘴居然跟那具猙獰的屍體來了個親吻。這貨一爬起來趕緊打開臉上的防罩往裡面狠吐了幾口。

氣得這貨狼狽著臉一腳踢去要把屍體給踢了。

「別動,還真是具女屍。難道是給棺槨主人陪葬的?」葉凡趕緊擱住了王仁磅的手。

這邊戴成跟張隱豪合力把棺槨蓋板給扯了回來。這石棺雖說大,但這蓋板好像有滑輪裝置一般居然不是特別的沉重。不然的話估計是搬不動的。

這樣子一來,棺槨外邊的蟲子可是難飛進來了。當然,也留有一點小縫透氣。

四人動起手腳來收拾棺槨中的蟲子那就容易得多了,不久就滅干滅凈了。四人全都癱在了棺槨第一層的空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