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一十一章莫非中邪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一十一章莫非中邪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此刻才現這空間還是相當的大的,跟第木胍泊攪似嗣椎目占涔偈酢6棺槨四壁上也划著一些亂七八糟的線條樣的圖案。

四人看了半天也沒琢磨出個頭緒出來。

「肯定是這棺槨主人隨手塗邪的。他娘的,搞這麼噁心的陣仗,等下子老子要鞭屍。」王仁磅哼聲道。

「沒準兒還是位美貌女屍,『情刺』同志,由你的外號可以猜測到你自詡為『情刺』。肯定是顯擺自己是浪情高手了是不是?難道對美女不動心?你怎麼捨得對女人下狠手。」戴成打趣道。

「那當然,老子是情中聖手。女人必殺。」王仁磅也得瑟了起來。

「那行,你先把這具女屍給『必殺』了吧。」張隱豪一句話出來,氣得王仁磅這二貨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忍著噁心吃了乾糧,四人打坐了一陣子又恢復了些活力。

葉凡乾脆斜躺著靠在內層棺槨壁上放眼看著四周,鷹眼掃描之下把這些粗製濫造的線條隨意的在心裡組合著,融合著。比如一條變兩條,這一條跟那一條怎麼會糾在一起……

就在這時候,一個亮點似乎在葉老大腦中形成。

葉凡擦巴了一下眼睛,再次掃描著,這次亮點更為明顯。似乎就是從眼對面的棺槨內壁上那條像黃瓜樣的線條上閃出來的。

這亮點越來越亮。

葉凡問道:「你們有沒看見我臉對面的壁上有亮點?」

「我看你是眼花了吧,亮點,屁都沒有一個?」王仁磅沒好氣的哼道,剛才丟了大臉,心裡還有些毛毛燥燥的官術。

「嗯,沒有什麼變化。哪有亮點?」戴成特地揉了下眼睛,看了看搖了搖頭,張隱亮還用儀器掃描了一陣子,最後還是搖了搖頭。

「看來我真是眼花了。」葉凡也不好解釋,只好如此扯謊了。

不過,那亮點還在那裡,葉凡走近伸手摸了摸。的確亮著啊,怎麼王仁磅三人說是沒有亮點,難道這亮點只有鷹眼能掃描到?

身子突然一震。葉凡一伸手,說道:「把剩下的那隻胸房拿過來。」因為剛才那亮點融合開門只用了一隻。

戴成拿出盒子倒出了那隻胸房,葉凡把那隻胸房往那亮點上一按。

奇出現了。

那本來就動的亮點居然閃了閃開始往左側面移動過去了。葉凡又問道:「你們看到亮點了嗎?」

「沒有,絕對是你眼花了。我說老大,你還是好好休息一下。別在這裡盡折騰人。咱們還沒有出路呢?」王仁磅也著實累著了,三人都有些虛脫了。

見亮點移動,葉老大不由自主的跟著亮點開始移動。不久就繞著這棺槨內層的棺槨走了一圈下來。

戴成三人還以為這傢伙神經了抑或是想鍛煉身體,也就沒理他。由著他去繞著內壁『鍛煉』身體。

葉老大也沒解釋,因為解釋沒用。他們看不到那詭異的亮點。不過,圍繞二圈下來過後那亮點開始加快了度。

剛才二圈如果說是用散步來講現在第三圈開始就是快走了。

而且,亮點在棺槨內壁上的粗線條上下左右的亂竄著往前行著。葉老大更覺得古怪。堅決著跟著亮點上下竄動著。

「你就別折騰人了我說老大?」王仁磅給葉老大晃得有些眼暈,沒好氣的哼道。

「別出聲。」戴成一臉嚴肅,呶了呶嘴說道。

王仁磅跟張隱豪都獃獃的看著葉老大在耍寶似的。不過,三人也懷疑是不是這位長真有現什麼。就由著他去現了。

第五圈開始。這亮點上竄下跳的度更快了。達到了小跑的度。葉老大還能跟上。

不過,到第七圈時這度就成了快跑,爾後到飛跑,到疾跑……

葉老大像個瘋人一般跟著亮點在內壁上竄著。那度,就是戴成這樣的高手都趕緊閉眼。怕給晃暈了。

在上竄下跳中葉老大完全沉醉其中,連王仁磅三人葉老大都給忘了。此刻一心只是把亮點追上。

「這裡有古怪,莫非中邪了?」張隱豪一臉擔憂,小聲問道。

「要不用你的千年黑驢蹄子給他來一下,沒準兒能解邪。像什麼黑狗血也行,你帶了沒有?」王仁磅邪惡的說道。

「帶是帶了,不過,這個,恐怕不妥當吧?」張隱豪不敢動手,這位同志可是總指揮。

要是給黑驢蹄子給砸出什麼毛病來自已這腦袋估計都得搬家了。

張隱豪可不笨,他猜測到了,這位總指揮的功底子可是高得嚇人。估計在組裡的地位也是高得驚人。

「別亂來,他這樣子干必有道理。就憑他的高功底子,此刻莫非是沉浸於一種什麼武道當中。也許是突然來了靈感馬上演練了起來。」戴成將老成,說道。

「還有一種可能,也許是他正在尋找著這棺槨的打開之道。」張隱豪講道。

也不曉得圍繞著棺槨內層跑了多少圈下來,葉老大累得不行了,體力全面透支,人也脫力了。整個人一暈摔倒在了棺槨壁下。

不過,在暈倒的一瞬間。眼中突然閃過一道人影,那道人影似乎是從棺槨的內壁上彈出來的,他居然在葉老大耳旁輕輕的說道:「魚龍十八變,學成可出。學不成必死『脫生棺』。」

「啥意思,剛才咱跟著跑的難道就是武功秘笈『魚龍十八變』。這棺槨原來叫『脫生棺』。」葉老大半暈著,腦部可是沒有停留著在想事兒。

王仁磅三人嚇得趕緊過來想扶他,葉老大彈了彈指,說道:「別動我,讓我睡會兒。」

葉老大睡了過去,不過,那魚龍十八變一直在腦中迴旋著。而亮點所走的路線就是此十八變的招式圖。

也不曉得幾個小時過後,葉老大醒了。

「沒事吧?」王仁磅一臉關切,問道。

「沒事,這棺槨壁上有線索。如果能破解開這線索估計就能出棺了。只不過我現在一時解不開,你們要堅持祝」葉凡說道。

「沒事,我們節約點帶的乾糧跟水至少能頂上七八天。」戴成講道。

再看剛才的地方,亮點居然又在哪裡亂竄著了。葉老大鼓足了勁頭又重新去追那亮點去了。這次有了一些感悟,摸到了一絲門道。

不過,還是太複雜了。

又一次脫力暈倒。

再來,再一次脫力暈倒。

就這樣反反覆復,葉老大也不曉得多少回了。不過,剛醒過來時戴成臉色有些難看了,說道:「總指揮,咱們的乾糧跟水都耗盡了。不能再呆在這裡了,不然,咱們得活活餓死渴死。」

「過去幾天了?」葉凡問道。

「應該十天了,我們盡量節省著用了,不過,還是用完了水。」戴成講道。

「你們試過辦法有沒可能出去?」葉凡問道。

「兩天前我們見不行了就開始試了,不過,這內層棺槨居然打不開。而外邊又全是石壁,出不去。就是用炸藥估計都不行。」王仁磅相當喪氣,說道。

「實在不行的話先炸一炸這棺槨了。」張隱豪建議道。

「那就先試試。」葉凡也無奈,只好忍痛答應。這貨現在有相當的心得了,不過,這魚龍十八變還是沒有學會。只是,身法可是靈活得多了。

張隱豪調試好了定時炸彈。

轟隆一聲巨響。

大爆炸聲中,葉凡看見,一道亮點在空中飛快的上竄下跳著,而那些刻在石壁上的粗線條等東西居然全都從石壁上飛騰了同來在空中亂扭亂擺著。而亮點在繼續,葉凡不由自主的跟著亮點在空中騰挪著。

這貨身子越跑越快,到最後簡直就快成一陣風了。

「太快了,這是什麼功?」張隱豪差點目瞪口呆了。

「高手你是理解不了他們的厲害滴。」王仁磅得瑟的哼了一聲。三人趕緊去看爆炸的結果了,也顧不及去盯著葉老大在空中亂竄了。

頓時,三人驚呆了。因為,按如此當量的炸藥威力就是把一鐵房子也能炸塌了。

可是裡面的石頭棺槨只是給炸開了二層。露出了裡面的青銅材質來。

估計是年代久遠的緣故,裡面的青銅棺材上面已經被氧化得呈顯麻黃之色。青銅也顯得毫無了銅質的光澤。

不過,青銅棺材卻是一點損傷的痕都沒有。

「螞滴,就是合金鋼也得炸出洞來吧,這青銅棺材居然一點事兒都沒有。要不咱們再給它來上一下,看它還能熬上幾回?」王仁磅忍不住罵了一句。

「別亂來,總指揮停下來再說。」戴成趕緊制止道。

「嗯,這青銅棺材中的主人肯定跟外邊六手四腳的傢伙有關聯。

咱們組裡弄了這麼久就是為了搞清楚這些秘密。要是給你炸毀了怎麼向組裡交待。

現在雖說沒吃的了,但我們這身手再堅持上一個星期應該不難。而且,外邊的同志肯定在想辦法進來了。」張隱豪也說道。

「呵呵,我只是隨便說說。怎麼樣決定要由老闆來決定。再說了,老子那麼怕死嗎?笑話了。」王仁磅這二貨還嘴硬道。

不過,戴成跟張隱豪明顯示眼裡有著一絲鄙視之。

三人眼巴巴的等著葉老大停下來,現葉凡在空中地下亂竄得更是瘋狂了。好像整個人進入了一種神經質的境界。

感謝『甲斐之虎1』兄弟打賞,狗哥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