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一十三章居然被抓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一十三章居然被抓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前輩,天晶星宮在哪裡還請明示。還有,外邊那個六手四腳的是什麼人?」葉凡趕緊問道。

「謎宮之圖,天晶之寶。棺中之寶,天晶之核。至於那具屍體,呵呵呵,老夫隨手拿捏的一隻人偶罷了。」

旦非子這話一完,突然一股五彩之霧從棺材中冒出騰到空中,不久就消散於無形之中。

葉凡知道,旦非子從此跟這個世界真的拜拜了。而他用內息設計好的程序恐怕能量跟內息也就此消失旦盡了。「,

「人偶,嗎滴,莫非那具屍體是假的。可是又太像了吧……」葉凡心裡是大驚,簡直是無法想信這事是真的。

就在這時候,王仁磅那貨在大叫道:「開了開了1

「啥子開了,水開啦?」葉凡隨口問道。

「棺材蓋自動開了,我說老大,你是用啥法子打開的。好像沒看見你動手?」王仁磅一臉疑惑,看著葉凡。

戴成跟張隱豪的表情也差不多。「」看

「呵呵,我也不曉得怎麼回事它自個兒就開了。」葉老大也不想解釋,因為解釋也講不清楚,不如保持神秘。

「也!還跟我們玩神秘,算啦,先看看裡面的主兒啥貨色?是否四腳六手之怪物也1王仁磅叫道,給他那話一轉移,四人都湊上前去。

「就這?」四人都沒忍住叫了起來,戴成三人臉色都有些沮喪。

因為,碩大的一口銅棺中居然就擱著幾根骨頭,仔細一瞧,好像就是人體的骨頭。

而且就一種,好像是手指骨,總計六截骨頭。

這骨頭跟普通人的骨頭相比並沒有什麼特色,葉凡吸扯上來一根,心說莫非像寶志禪師的骨頭一樣裡面還含有幾十年的功力,於是把寶志禪師的『挪功之法』輕輕的施展開來。

不過,令葉老大有些鬱悶的就是這骨頭裡面似乎沒有蘊含內息。

只是想到那個神秘傢伙講的。好像這骨頭叫什麼天晶之核。用來開啟什麼晶天宮那地方特別的有效果。

只不過這晶天宮在什麼地方那是一點線索都沒有,這世界如此之在,跟大海撈針又有何區別?

「老闆,會不會是高僧坐化后的舍利子?」戴成問道。

「舍利子,有可能埃」王仁磅這二貨又興趣了起來,拿起那骨頭是左摸右捏的。

「舍利子梵語音譯為「設利羅」,譯成咱們華夏文為靈骨、身骨。是一個人往生,經過火葬后所留下的結晶體。

不過舍利子跟一般死人的骨頭是完全不同的。它的形狀千變萬化,有圓形、橢圓形,有成蓮花形,有的成佛或菩薩狀;它的顏色有白、黑、綠、紅的,也有各種顏色。

舍利子有的像珍珠、有的像瑪瑙、水晶;有的透明。有的光明照人,就像鑽石一般。

而且,修行有成就的高僧及在家信徒,往生后也都能得到舍利,如近代的弘一、印光、太虛、章嘉、本煥長老等大師們,他們都留下相當數量的舍利。

古書中記述其他荼毗高僧而獲舍利者亦為數不少。《宋高僧傳》卷七《希圓傳》載。

希圓圓寂后,荼毗其遺體,得舍利七百餘粒;同書卷七《玄約傳》述及收得玄約之舍利數百粒。

不過。這六根骨頭好像是人體的指骨。比如這截。一看就知道是中指,這截是食指。

而且。並沒有被焚燒過的痕。如果不經過焚燒怎麼能變形或保持光澤。

而且這骨頭也沒什麼光澤。」張隱豪的見解很合理。

「屁的舍利子,根本就是六截普通的骨頭罷了。」王仁磅嗤之以鼻。並且隨手就把指骨給扔進了棺材中。

「還真不像是舍利子,舍利子我見過。我們科能組就搜集得有上百粒。這舍利子經過焚燒火練之後其光澤度比原本的骨頭要好得多,有點像是化石打上蠟的骨頭。」戴成也有些不信。

「不對,普通的骨頭沒有這麼重。你們掂掂。」葉凡把玩著一截食指說道。

三人都撿起一截試了試,都面現驚訝。

「好像跟質量很重的石頭有得一比,果然不像是普通的指骨。就這截小指骨頭估計重量不下五兩。就是姚明的指骨也沒這份量吧?」戴成講道。

「算啦,不扯了。這些秘都交給科能組的專家們吧。咱們先出去再說,不然非得餓死。」葉凡說道,四人一搜找,很輕易的就在銅棺的側面找到了一門洞。

死馬當活馬治了,四人鑽了進去。不久,居然順利的從剛才那四個岔洞中其中一個出來了。

「還是咱們運氣好,不然的話這裡就成了咱們的墳墓了。」戴成嘆了口氣,幾人一路都標了記號。

後邊的事就交待給了吳光寶,葉凡匆匆去了粵州。也不曉得孔意雄跟吳林搞得怎麼樣了。

一到外邊這張卡打開,葉老大有些疑惑不解了。裡頭是有十幾個未接電話,有鐵占雄包毅等人打過來的,但並沒有葉凡認為鐵定會打了多個電話過來的孔意雄跟吳林的。

這兩個傢伙幹什麼?葉凡哼了一聲一個個回了電話。又打電話到總公司問了問,才曉得孔意雄跟吳林都沒回橫空去。葉凡又打電話到天雲省公安廳,那邊更不知道吳林的情況。

搞什麼搞?莫非失蹤了……葉凡嘴裡嘀咕了一句,直奔港九市而去。

孔意雄跟吳林肯定去過正河集團,要找到他們還得從正河集團下手。

港九市資產達到了10億及以上的大公司可是不少,正河集團儘管有著三十個億的資產,但在港九市也算不是拔尖的大集團。

不過,幸好葉凡有正河集團總部地址,打的直奔正河總部而去。

正河集團總部大樓相當的氣派,伸展開來像是一艘古船。估計是打了鄭河下西洋的擦邊球來提高知名度吧。

葉凡抓住了一個高管到衛生間一逼問,自然出結果了。結果卻是令葉老大差點瞠目結舌了。

因為,孔意雄跟吳林居然因鬧事外加攻擊正河集團副總查切爾被抓進了警察局。而且,居然還患了搶劫罪。

聽起來還真是可笑得很,這兩個傢伙腦子燒糊塗了也不可能大白天去正河集團總部干搶劫這活計。

這其中,葉凡敏銳的感覺到了正河集團估計對橫空集團的到來有著充分的準備了。

想逼他們真正的出資估計是有些難度了。而且,正河集團如此勢大,跟片區警署有勾結也正常。

「他們被哪個警察局抓去了?」葉凡問道。

「我們這片區是屬於當仔警署分局管的。」那傢伙被葉老大給嚇怕了,有問必答。

葉凡威脅了那傢伙一句后出了正河集團。

葉凡找了一咖啡館要了杯咖啡,想了一陣子於是打了電話給張雄。

打聽清楚了a組駐港九市的新任負責人叫朱紅血,居然還是個女的,五段頂階身手。

歲數也不是很大,三十五歲左右。她還在港九市明面上的身份是港九市警察總署高級助理處處長。

憑這身份到當仔警署去應該不會出現多大的問題了。

張雄直接給朱紅血打了聲招呼,當然是以朋友名義打的。

一個小時后,朱紅血紅出現在了葉老大坐著的咖啡館里。朱紅血長相中上,高挺的鼻子加上修長的大腿,再加上估計到。1.78米左右的高挑個子,一身硃色的外掛披風加上牛仔褲,使得她看上去大氣而很有一種特殊的氣質。

「你好朱處長。」葉凡落落大方伸出手一臉笑容說道。

「你就是橫空集團的葉總?」朱紅血伸出修長的手指頭跟葉凡輕輕的握了握,像是在虛應故事。

估計雖說是看在張雄的面上過來了,其骨子裡並沒把葉凡這個企業老總擱眼中的。

這a組正式隊員全是精英,不要講企業老總人家不擱在眼中,就是有相當份量的政府官員人家也沒怎麼擱心上的。

因為他們是a組正式隊員,是由唐親點的國家精英,自然也有著驕傲的資本。

「朱處長能來葉某倍感榮幸。」葉凡笑道,緩和一下氣氛。知道朱紅血沒拿自己當回事,葉老大也沒擱心上。

「剛才你的事我已經了解過了,當仔警署的確抓了兩個人。一個就叫孔意雄,另一位叫吳林。不過,他們的事當仔的負責這個案件的同志已經給我講過了。說是正在調查之中。」朱紅血講道。

「朱處長,這事很明擺著。我們公司的工作人員怎麼可能到正河集團總部去搶劫,居然還攻擊他們的副總,這簡直就是荒唐嘛?」葉凡講道。

「在沒有調查清楚之前我不能亂下結論,是不是攻擊搶劫這個只有通過調查取證之後才能下定論。」朱紅血貌似並沒有出手的打算,她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正河集團是當仔區乃至整個港九市都能排入前50強的大集團。

對於港九的影響很大。而且,我還調查過。被你們的人攻擊過的副總叫查爾斯,他是正河集團董事長查雷洛林大兒子。

查雷洛林董事長可是咱們港九市的名人,而且得到過港九特首的親自接見。

在港九企業界是相當知名的人物。而他的兒子查切爾也繼承了他的血統,是一個很有紳士風度,很正經的企業副總。

這樣的人怎麼可能胡亂的指責你們橫空集團的下屬員工呢?」朱紅血貌似對於葉老大講的相當的置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