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一十四章不賣面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一十四章不賣面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朱處長,你這話什麼意思?」葉凡臉上的笑沒了,代之的是一臉的嚴肅。這貨心裡開始有些惱火了。你不看張雄面子可也不能明顯的偏袒著正河集團嘛。

「我是就事論事,這話葉總不喜歡聽就不要聽。我朱紅血注重證據,相信港九的警察們也不會隨便亂來的。港九的警察都是精英,他們有著很高的執法素質跟道德素養。」朱紅血絲毫沒賣葉老大面子,哼聲道。

「港九警察有著很高的素質,這點我承認。但也不能排除其中有著個別同志有問題是不是?

不然,你們港九的廉政公署豈不要關門大吉了。而我們橫空集團走出來的員工也不是孬種。

特別是孔意雄同志還是我們黨政辦的副主任。而吳林同志更是天雲省公安廳大案組的分隊長。這樣的同志怎麼可能知法犯法。」葉凡閃閃哼道。

「呵呵,要是你們的公安隊伍都很純潔的話這紀委還拿來幹什麼?

至於說你們橫空機電集團公司,咯咯,聽說狀況不怎麼好。什麼樣的環境出什麼樣的員工嘛。」朱紅血居然譏諷起來了,這倒打一耙的本事並不比葉老大差。

「橫空的員工不勞朱處長牽挂,你管好自己的手下就是了。這樣吧,咱們閑話少講,一起去當仔警署了解一下情況再說。」葉凡說道。

「我時間比較緊,剛才是隨路辦事過來。情況就是如此。葉總完全可以自己去當仔警署了解就是了。我們的警員們素質都很高,一定會秉公執法的。當然。你能帶上律師就更好了。」朱紅血說著看了下表,說道,「對不起,我還有件大事要辦。就這樣吧。」

「呵呵,不送。」葉凡淡淡的還笑了笑。

朱紅血一聽也沒再意,一轉身緩步而去。

「你將失去一個天大的機會,言盡於此。」葉凡沖著她的背影笑了笑也站了起來往外走去。

「天下的機會我都不敢失去,不過。對於葉總給的機會我朱紅血,用一句成語來講吧,那就是『嗤之以鼻』。

你們企業老總不就有點錢嗎?本姑娘,對不起,不稀罕。咯咯咯……」朱紅血顯然給氣著了,轉臉瞪了葉凡一眼,像是在看一個小丑似的。爾後是大步而去。再也沒看葉老大一眼。

葉老大自嘲似的聳了聳肩,覺得這事也沒必要在跟張雄嘮叨,爾後乾脆直接打的奔當仔警署而去。

到了警署,一個禿頂,叫候先青的中年警督接見了葉凡。聽了葉凡的解說之後,那是一臉嚴肅。說道:「你是大陸來的橫空機電集團老總,那正好了。

我們也正想找你們。你們那兩位同志太不像話了。居然跑正河集團去搶劫,而且還出手攻擊查切爾副總裁。

查總現在已經受傷在醫院接受治療,你這老總來了正好,我們當仔警署要求你們集團公司先墊付200萬港幣的醫療費用。

此人是當仔警署副署長。

「候署長。我們橫空的員工怎麼可能大白天去正河集團搶劫跟攻擊他們的副總。而且,跟他一起去的吳林同志還是天雲省公安廳的警察。我要求先見他們倆個一面。」葉凡講道。

「這是我們的正式調查記錄。有人證物證還有當事人的口供。這一切都是具有法律效果的。

孔意雄跟吳林兩人已經造成查副切爾先生輕傷。而且,影響極其惡劣。

他們的行為對正河集團造成了極大的影響。針對這件事我們正準備向律政司通報這件事準備提起刑事訴訟。。」候副署長是一臉嚴肅,說道。

「你的意思是我作為橫空機團老總提出見他們倆個一面都不行?我以橫空機電集團代書記,總裁的身份要求先保釋他們倆個出來。按你們的法律來講我是擁有這個權利的。」葉凡冷冷的哼了一聲。

「對不起,他們倆個因為對受害人傷害太大。而且影響極其惡劣。而且現在還處於調查取證的完善階段,不允許保釋他們。」候副署長說道。

「據我所知,你們港九市是特區,擁有一套完備的自我法律程序,之個跟大陸內地是有區別的。

不過,除非是殺人等可能嚴重危害社會的案件,港九的絕大多數刑案被告人都會得到保釋。

特別是經濟犯罪、職務犯罪案件,基本上是保釋在外進行偵查的。

而且,其保釋由法官決定,不是由辦案機關決定。而香港的控方也是律師,無權把人強制關著搞材料;要證明被告人有罪,必須找出陪審團信服的證據來。

就拿你剛才拿出的所謂的調查材料來講吧,咱們先打個比方,假如你的調查材料所講的事實成立,那也僅僅是孔意雄跟吳林兩人對查切爾造成了一定的輕傷。

但並不嚴重,這種情況完全符合你們港九特區的法律規定。候署長,你有什麼理由拒絕我代表橫空集團對他們倆位同志的保釋。」葉凡淡淡的哼道。

「呵呵,還有一點你可能忘了,就是對社會的危害性這一塊上。正河集團是我們港九市公司排名前的50強大企業。擁有幾萬名職工。

他們倆位公然在正河集團總裁辦公室作出這種事來,對正河集團幾萬職工造成了嚴重的影響。干擾了他們的正常的工作生活。

延伸出去加上他們的家屬等等估計會影響到港九市十幾萬人的生活工作。

這難道還算不上嚴重危險社會安全嗎?更何況,正河集團董事長查雷洛斯在我們港九也是一位知名企業家。

獲得過特首的親自接見,一聽說出了此事,查董事長給也氣病了。

如果特首知道了這件事,那影響就更大了。所以,他們倆個我們警署通過討論,不允許保釋。

葉總,你回去安心等著我們調查結果以及處理結果就是了。港九的法律你不用有任何擔心,絕對公平公正公開。」候副署長長說道。

「港九的法律我當然相信,不過,港九某些分局警署的極個別同志的行為我可是有些擔心。」葉凡淡淡哼道。

「你這話什麼意思?」候副署長也聽出了葉老大話中的譏諷味兒,自然心裡不樂意了。

「你說呢候署長?」葉凡冷冷哼道,盯著這老傢伙。

「對不起,我還有事,你先請回吧。」候署長擺了擺手擺明了要趕葉老大走。

「不能保釋也行,難道我作為橫空機電集團總裁要求見一下公司員工都不行嗎?除非是你們心裡有鬼,不然……」葉凡就講了半句話,意味深長的盯著候先青。

「葉總,大陸有誹謗罪,我們這裡更有。」候先青明顯的惱了,老傢伙臉色有些泛青,他盯了葉凡一眼,哼道,「你馬上離開我的辦公室,不然,本人將以你惡意擾亂我的正常工作為由起訴你。」

「對不起,今天不見到他們倆位我是不會離開的。」葉凡態度淡定,居然翹上了二郎腿悠閑的還晃蕩了幾下。

這貨又人褲兜里掏出一隻煙,旁若無人的點上了。而且,那個大號煙圈直噴候署長臉上而去。

候先青突然往後一仰頭,因為他感覺到這傢伙那口煙是用口水噴出來的。因為打在臉上生痛,沒有口水憋著噴出來不可能達到如此的效果。

「來人,把這個攻擊本人的狂妄之徒抓起來。」候先青朝外一聲吼。

門吱嘎一聲開了,進來了四位虎背熊腰的警察。

「你早有準備嗎?是不是今天也將以本人搶劫你候先青的槍支,攻擊你候署長的由頭連我也一併給抓了。」葉凡冷冷哼了一聲,根本連眼皮都沒抬一下。

「事實如此,給我把疑犯帶走1候先青臉色鐵青,一揮手道。

……

候先青的大號辦公室突然一抖,桌上的咖啡杯子連帶著咖啡都跳起足有一米高再砸下來時那咖啡可是撒了候先青副署長一臉一身都是。

「候先青,是誰給你了權力如此的胡作非為。還公正,公正個屁。這個拿去看看,我要求你們上級領導過來一趟。並且,我只給你10分鐘時間,如果不到我將直接去見你們的警察總署長。」葉凡拍完桌子把證件往候先青面前一拋,哼道。

「你子,你夠狂的。」一個警察一見,為了表功,馬上沖了上來就把葉凡的胳膊給反扭到了背後,嘴裡大叫道,「蹲下雙手抱頭。」

而另一個警察也不慢,一把掏出槍來就頂在了葉凡的腦袋瓜上。剩下的兩個表現慢了點,但也及時補上,照準葉老大的腰部就踹了兩腳。

「押下去1候先青氣極了,懶得看桌上的證件之類的東東一揮手冷哼道。

說起來此人也因為有『靠山』才如此的硬朗。

葉凡被人反扭著帶了下去,當一聲被關進了審訊室里。

「嗎滴,一個企業老總牛逼個屁。居然還甩出證件來,這東西在國內唬唬你們那些員工還行,在這裡,跟草紙一個價。」一個警察仗著跟候先青關係鐵,隨口罵了一句拿起一把雞毛撣一把就把葉老大的證件給掃進了垃圾筒里。

「哈哈,你這一手玩得不錯嘛。」另一個警察大笑開了。

「楊樹,你家戰剛可是到飛虎隊特訓過的。以為你那三腳貓功夫就能跟他來一回了是不是?」候先青很快意的拿起剩下的半杯咖啡喝了一口,突然臉色大變。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