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一十六章態度大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一十六章態度大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候先青尷尬極了,吶吶著講不出話來。

「這事還是我來講吧……」葉凡也就隨口把事情的原為講了出來。

「你看看你都幹了什麼事,馬上把孔意雄跟吳林兩位同志放出為。」陳正東一臉嚴肅,下了命令。

「慢著,這事能說放就放嗎?」葉凡突然出口。

「葉助理認為應該怎麼樣處理?」陳正東問道。心裡也有些冒火,但也不好當面就發作。

似乎覺得這位葉助理也有些太欺人,自己人被打了不說還得丟臉子。

這個,當仔警署是自己在當家,下屬丟面子也等於自個兒在丟面子。

「當然要嚴肅處理,一查到底。而且,這其中估計還有相當深的貓膩。

作為橫空集團辦公室副主任的孔意雄怎麼敢在查副總的辦公室鬧事,而且是大白天的。

而吳林同志還是天雲省公安廳大案隊的隊長,更不可能知法犯法。

更何況,他們這樣子乾的目的是什麼。」這時門外邊突然傳來一道較熟悉的聲音,隨著話音落地,朱紅血居然走了進來。

葉凡一愣,嘴角掛上了一個玩味似的微笑看了朱紅血一眼。估計朱紅血有高人給指點了迷津。

原來是朱紅血覺得這事有些奇巧,也就打了電話給自己那個親戚。問為什麼張雄會死命的為橫空的葉凡賣力。

想不到自己那個在A組領導班子里任職的親戚一聽,馬上就批評起朱紅血來。最後是勒令她馬上到當仔警署處理這件事。

而朱紅血試著問了問。想不到被親戚嚴厲的批評了一番。說是該知道的就知道,不該知道的別問什麼。

這一下子。朱紅血覺得葉凡此人有些神秘了起來。似乎連自己那個在A組身份崇高的親戚也相當的親和葉凡。

朱紅血儘管心裡納悶,但也趕緊趕過來了。剛才在門側外邊聽了一陣子此刻才突然出現就下嘴的。

「嗯,一定要調查清楚,嚴肅處理。」安卓平見朱紅血突然冒出來都如此講了,無奈的只好點頭補了一句。

「候署長,如果你現在能交待清楚,我葉凡可以答應輕拿輕放的追究你的責任。當然,我不希望你講假話。一切以事實為依據。」葉凡早感覺到了其中的貓膩。目標直指正河集團了。而且,葉老大有個更大的計劃。這個,也許是壞事直接就變好事兒了。

如果這事是候先青搞的,那幕後操縱者肯定就是正河集團的查切爾了。那隻要順藤摸瓜帶出查切爾來正河集團就休想脫身了。

因為,葉凡已經了解到,查切爾居然是正河集團董事長查雷洛斯的大兒子。

到時這栽臟罪跟污陷罪只要緊咬住不放,估計正河集團也會給拖下水。

到時只要自己亮出合同。查董事長難道還能眼睜睜看著兒子去吃牢飯不成。

因為葉老大相信孔意雄跟吳林不會在查切爾的辦公室干蠢事的。

這個,肯定是正河集團早就設計好的一個圈套,也可以說是對付橫空集團的一個手段罷了。

不過,候先青並沒有吭聲的表示。估計這其中還有什麼瓜葛。

「你不講也行,我會提請華夏公安部給你們警察總署打聲招呼。由公安部跟港九市警察總署聯手組成調查組調查。而且,不要講別的。就是我哪門證件給你扔垃圾桶里,光是這一項完全能要了你頭上帽子。」葉凡冷哼道,那臉變得嚴肅了起來。

「放心葉助理,我們港九總署會立即組成調查組徹底調查此事。而且,這事估計還得通報給廉政公署。一起協助調查。是否有涉及職務犯罪,我們會查清楚的。」朱紅血又是搶在安卓平表態之前表了態。安卓平儘管不悅,但也只好點頭答應了下來。

畢竟,不答應首先這位葉助理這一關就過不了。到時真由華夏公安部通報過來的話那港九警察總署的臉子可就丟大了。

這事,還是可控在港九警察總署的範圍較為妥當。

「葉助理,安署長……我也是沒辦法。一來正河集團是咱們港九市排得上號的大公司。

二來他們的影響很大。而且,去年還以社會捐贈的形式為我們當仔警署捐贈了一些警車以及一些其它東西。

不看僧面看佛面,更何況,橫空來的兩位同志的確跟查副總裁發生了爭執。

人家報警了我們只得出警……」候先青的話講得太含糊,估計個中還有原因了。

「呵呵呵,安署長、朱助理……我今天有些累了。孔意雄跟吳林兩位同志我先保釋出來。

不過,我希望當仔警署能給他們倆個一個滿意的處理意見。我先告辭了,還有候署長,我的證件找到后請馬上還給我。

不然,我又得向部里通報註銷。到時部里領導肯定會問明原因的,這種證件可不是說丟臉就得隨便丟失的。」葉凡笑著站了起來,安卓平等人一直送到大門口。而孔意雄跟吳林兩人出來候在了大門口。

見這麼多身穿警服的港九高級警官們都來送葉老大,兩人心裡都是震驚不已。

「看到沒,咱們倆個是監下囚。可是咱們的葉總卻是坐上賓。」孔意雄講這話貌似苦瓜著臉,實則是有顯擺的意思了。這個,老闆氣派,當下屬的當然也有面子。

「唉,葉總是大能人,哪是我們所能比擬的。要不是他,咱們倆估計現在還在經受著他們的折磨了。」吳林嘆了口氣,以前的光彩這下子好像暗淡得很。

想不到原本牛逼哄哄的當仔警署副署長候先青走過來時老早就親切的伸出了手,說道:「對不起孔先生,吳先生。一切都是誤會。關於你們的事警署會全力查清楚,給你們倆一個滿意的答覆。」

爾後陳署長也表態了差不多的意思,使得孔意雄跟吳林這二貨感覺臉上唄兒有面子。

「葉總,咱們現在去哪裡?」站在街面上,孔意雄一點恭敬,問道。

「找個賓館,睡覺。」葉凡隨口說道。

「睡覺,這個時候?」孔意雄三人的驚詫,看了葉凡一眼,還是問道,「那正河集團的事呢?這出來都好幾天了。公司那邊也離不埃」

「沒事,你們倆個在裡面呆了幾天了。先洗把澡吃頓好飯,爾後就是安心睡覺。那邊的事不用急,我相信有人會先我們坐不住的。」葉凡說道,「當然,等你們洗完后先跟我講講到底怎麼回事?」

不久找了個三星級賓館,葉凡剛洗完孔意雄跟吳林兩人也匆匆洗完進來了。

「葉書記,那天我跟吳林兩人進了正河集團。開始的時候他們根本就不理我。

後來我們倆人以商人談購買他們公司產品為由頭才見到了查切爾副總裁。

剛開始時查切爾還以為我們是來談生意的,當然也非常的熱情。

不過,當我一拋出橫空集團時他臉色就開始降溫了。」孔意雄講道。

「沒錯葉總,馬上就甩臉子說是有事要趕我們出去。我們來意還沒講,那個查切爾著實令人生氣,吼著叫我們滾蛋去。

我氣不過來頂了兩句說是咱們是代表橫空機電集團公司來談生意的。

那傢伙手一擺說沒什麼好談的,還罵我們橫空機電集團是個騙子公司,皮包公司什麼。

我一氣之下反嘴說他們正河集團才是騙子,騙了我們一個多億什麼。

查切爾徹底暴燥了起來。馬上叫進來了幾個牛高馬大的保安。我們還想理論,幾個保安硬是把我們給推了出去。」吳林氣憤憤的講道。

「不是推,根本就是打出去的。我們不走,他們就掄拳頭打人了。

葉總您看,我胳膊都給他們扭腫了。吳林一反抗,他們四五個人圍上來就踢,掄起電棍就打。

我們倆沒辦法,他們人太多,十幾個,只好逃了出來。吳林是有身手對付他們沒問題,關鍵的問題是咱們不能把事搞大。

想不到我們剛回到賓館就被當仔警署的人給硬抓到這裡來了。吳林出示了公安身份證件,可是那些傢伙還笑我們是騙子,是假造的證件。

就這樣在警署被審了好幾天。」孔意雄講道。

「他們打你了?」葉凡問道。

「屁股被踹了幾腳,後來就是折磨我們,不讓睡覺,連水有時都不給喝,差點渴死我們了。

你看,我們嘴皮子全都開裂開了。這根本就是變相的刑訊逼供嗎?

而且還誘惑我們,招了就可以出去了。我們根本就沒幹什麼,反倒是他們不對,我們為什麼要招?就這樣一直折騰到了剛才您出之前。」孔意雄一臉憤然,講道。

「嗯,有傷的話你們倆個先到醫院治治,要求醫生把證明給開了。」葉凡講道。

「沒事,就腫了起來,塗了些藥水就沒事了,還能正常工作。」孔意雄說道。

「行,咱們安心睡覺。」葉凡說道,孔意雄跟吳林互相看了一眼,不過,葉凡已經轉身回房間了。

他們睡的也是個小套房,葉凡一間,吳林跟孔意雄合一間,外邊還有個小會客廳。

在床上葉凡打了電話給張雄,問道,「張雄,你給朱紅血講過了是不是?」

「沒有,那女人太翹皮。我一氣之下沒再理她,直接給鐵部長打了招呼。」張雄講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