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一十七章早做好準備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一十七章早做好準備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朱紅血是咱們A駐港九的負責人,怎麼會連你這個組裡同志的一點面子都不給了。要論級別的話你可是比她高上一點。」葉凡問道,有些奇怪。

「有啥辦法,人家跟崔副組長有親戚。好像是崔組長的娘家侄女,還是蠻親的關係的。我這小人物,人家瞧不上眼。不給面子也正常嘛。」張雄有些鬱悶,講道。

「怪了,後來她的態度全變了。又跑到當仔警署來了,而且是明顯要在幫著我。我還以為是你後來又跟她甩了狠話的。」葉凡說道。

「這倒怪了,我並沒有再跟她講什麼。而且,她也不會給我面子。

莫非是鐵部長跟她打了招呼。不過,也不對。鐵部長在組裡時跟她也並不認識。

而且,鐵部長也不曉得她跟崔副組長的關係。倒是怪得很,難道是她良心發現了?」張雄也是感覺相當的奇巧。

一睡就到晚飯時分了。

這時,孔意雄輕叩門說是港九市警察總署的朱紅血求見。葉凡叫她進來了。

「葉總,晚飯時分了,一起吃頓便飯怎麼樣?」朱紅血一臉笑容邀請道。

「呵呵,朱處長請客,葉某卻之不恭了。」葉凡笑道,三人跟著朱紅血直奔港九大酒店而去。

「這一頓不會把朱處長給吃窮了吧?」望著那高達幾十層的港九大酒店,葉凡開玩笑道。

「呵呵,能讓葉總開心,吃窮了就窮吧。」朱紅血跟剛才相比完全變了個人似的。熱情不說,而且好像還略顯點恭敬味兒。

難道她曉得我的身份了,不可能,就是崔金同同志也不敢把我的身份泄露給她的。

葉凡心裡想著。

吃完飯後朱紅血居然跟葉凡講道:「葉總,對於我們下屬的當仔警署給你們造成的麻煩,我們表示歉意。他們已經在這酒店給葉總訂好了房間。這是房卡,請收下。」

「無功不受祿埃」葉凡是堅決不要。

不過,剛回到賓館不久就響起了門鈴聲音。

不久。孔意雄過來了。說是正河集團有人求見。葉凡心裡一動,知道有戲了,點頭請他們進來。

進來的一個中年人一個年青人,穿著都非常的正規,貌似都是那種訂製的西裝。

「葉總,本人是正河集團董事會顧問查泰林,這位是我們正河集團查雷洛斯董事長的二公子查非雷。」中年人查泰林介紹道。

「你好。請坐。」葉凡表情淡定。

這邊孔意雄在煮咖啡。葉凡也不先開口,查泰林喝了半杯咖啡后終於憋不住了,開口說道:「葉總,首先,我受公司委託,對孔先生跟吳先生造成的不便表示歉意。」

「只是不便嗎?他們倆位可是在當仔警署蹲了好幾天的。這警署可不是個好地方。」葉凡淡淡的應了一聲。

「葉總。我們是過來解決問題的。」查非雷氣大一些,說道。

「噢,你們想怎麼樣解決問題?」葉凡哼聲道。

「直白的講吧,他們想要多少錢的賠償?」查非雷這公子哥脾氣可是又冒了,看了孔吳兩人一眼,說道。

「這已經不是錢的問題了,實際上,我的兩個下屬沒有絲毫錯誤。

他們倆是受我委託到你們正河集團洽談前次合資辦廠的事。你們不但沒有正視這個問題。

而且。你們那位查切爾副總居然還唆使手下毆打他們。最後還栽臟陷害使得他們進了警署。

要不是我以公司名義保了他們出來,他們倆個現在還在當仔警署。

你們那位查副總已經購成了惡意誣陷罪。唆使手下攻擊他人罪,還有夥同當仔警署的候先青副署長刑訊逼宮罪。

這是用錢就能解決問題的嗎?我們已經跟港九警察總署的安副總署長提出了交涉。」葉凡硬梆梆的哼道。這大帽子一把就扣了下來。

「葉總,言重了吧。那些也只是保安們不懂事急於為公司辦事,所以出力重了一些。

而且孔先生跟吳先生也沒受到過重的傷害。至於說當仔警署,人家都是按程度辦案子跟我們正河集團也沒什麼關係。

葉總講我們跟當仔警署合夥,這個,你們有什麼證據證明。不然的話,葉總這個可也是惡意誣陷了。」查泰林那嘴可不是蓋的。

「噢,是嗎?」葉凡從鼻腔里哼了一聲,他看了查泰林一眼,說道,「如果查顧問認為我是在誣陷的話那正好了,你們可以向當仔警署報案叫他們按程序調查就是了。葉某絕對配合他們調查到底。如果事實確鑿,葉某心服口服。」

葉凡這個『調查到底』咬字卻是特別的重,態度表現得也是沒有絲毫商量的餘地。

查非雷一聽可是忍不住了,哼道:「葉總還真以為我們不敢是不是?我們正河集團就是在港九也是排得上號的大公司,不是吹牛說大話,只要我們報案,警署絕對會在第一時間立案調查的。」

「呵呵,我葉凡並沒有看不起你們正河集團的意思。這次葉某專程從天雲省那邊趕過來,就是為了跟正河集團做生意的。

我們橫空機電集團其規模之龐大絲毫不遜你們正河集團的。而且,現在港九已經回歸。

在咱們國內難道還有人想威脅我們華夏人不成?」葉凡是笑聲中含著隱隱的煞氣,他看了查非雷這個富二代一眼,說道,「並且,葉某雖立說以前在政府部門工作。

但也接觸過相當多的富商之流。紅拍天真集團想必你們也聽說過,就是葉某在晉嶺省里成功引進到風州地區合資辦公司的。現在他們新成立的風天集團已經走入正軌,公司一組建開始投資額度就達到三十個億。

葉某不想吹牛,但葉某要給某些自以為是的同志講清楚。葉某能混到今天的位置不是給人『嚇』大的。

一分一粒,一腳一坎都是葉某自已奮鬥出來的。我也想跟某些人講講,這港九是咱們華夏人的港九,再不是以前英聯邦帝國租借時的港九了。」

「你是在威脅我們是不是?」查非雷相當的惱火了,拿眼瞪著葉凡,「雖說我們不是港九人,但是,我們在港九也有著幾十年的基矗

港九即便是回歸了,但港九有著自己的法律體系。一切依法辦事,你們大陸官僚那一套作派在這裡是行不通的。

而且,即便是大陸官員來講,我們也認識不少的。」

「那是你們的事,跟我沒關係。」葉凡淡淡哼道。

「葉總,我們今天是帶著誠意來協商的。正河集團某些員工是對你的手下造成了一些損失,你們可以開個價。」查泰林趕緊插嘴講道,就怕查非雷受不了全爆開了那事反倒會越辦越糟。

查泰林深知華夏公安部的能力跟實力,葉凡身兼著部長助理這個身份,那不是掛著看的。就是港九警署也得賣份面子給他的。

「我說過,我們不談錢。我們過來是跟正河集團洽談我們橫空機電集團公司以前跟正河集團簽定的合資成立『正通公司』,共同賺的事務的。而且,我們有合同。」講到這裡,葉凡看了吳林一眼,說道,「把合同拿出來給查顧問過一下目,讓他看看,我們是不是在行騙。」

吳林包里拿出了那份合同。

查泰林接過後仔細了看了一遍下來,臉色微微有些難看,想了想說道:「葉總,這份合同只是一份無效的合同。

因為,本公司原任副總羅米格林因為詐騙案子已經外逃了。為此我們公司也報過案了。

聽說你們橫空機電集團公司也在第一時間內報過案了。這只是羅米格林的個人行為,完全是一個精心設計好的騙局。

可惜的是你們公司的同志經驗還欠缺了一些,才使得羅米格林的騙局得以行成。

這個,只是羅米格林的個人行為,並不是我們公司的行為。跟我們公司是一頂點瓜葛都沒有的。

如果葉總要找也得去找羅米格林本人是不是?希望葉總要分清楚事實,一是一二是二,二者不可搞混淆了。」

「噢,是嗎?」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看了查泰林一眼,說道,「那這份合同上你們公司的大印簽字等等都是假的了是不是?」

「這印還有待相關部門的調查取證才能鑒定,但是,這個跟我們公司的確是沒關係。

羅米格林是盜取了我們公司的印章,我們也是受害者。為此,我們早就向警署以及廉政公署等相關部門通報了此事。

而原來的印章也登報宣布作廢了。」看來,正河集團也早就做好了準備。

「呵呵,你們的登報申明我也看過了。不過嘛,在羅米格林跟我們簽定合同之時你們正河集團並沒有宣布此印章作廢。

你們登報也是在後來,這說明那段時間你們公司的印章等還是公司的,是具有法律效力的。

如果都按你們的邏輯來講,那如果你們跟別家公司簽定得有合同,而過幾天後發現還有更合適的對象時你們馬上宣布這印章作廢。

那人家會承認嗎?」葉凡淡淡的笑了起來,「如果都這樣子干,那世界豈不亂套了。大家都可以事後不認賬,這法律還拿來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