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一十九章龔的一點小意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一十九章龔的一點小意思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個暫且不說了,不過,外邊那個四腳六手的守門怪人科能組專家經過多方面綜合檢測官術。

到現在也是越弄越玄。說他是人吧,好像有些區別。這基因方面根本就有著很大的差異。說他不是人的屍體吧好像又是。

搞得科能組那些專傢伙都快神經質了。而組裡也分成了兩派,一派認為他是外星生物的屍體。

所以其基因跟地球人有著很大的差異。一派認為他是地球人類,只是因為變異所倒致的結果。

兩派不同觀點的同志爭論個不休,激烈時都快吵起來了。這昌背山之秘是越弄越秘了。

也不曉得什麼時候是個頭,真是煩人埃」龔開河嘆了口氣。

「估計不是真人,而是古代高手用內息之氣煉出來的一些人偶等物。不然,這個世界上哪還有四腳六手之人。只是高手們的製作手段太神秘了,根本就不是我們現代人所能揣摩得到的。」葉凡是半真半假的講道。

這貨心裡差點笑出聲來,這高手捏的人偶還屁的基因,你愣要拿基因方面去分析,那隻能出現這種怪異的結果了。

「人偶,怎麼可能。就是用我們現代的全模擬技術也不可能做到埃

那屍體的皮肉經絡等活脫脫的。連毛細血管都跟我們人體一樣官術。就是人體無數的穴孔上頭都有,人偶怎麼可能做到如此的細節。

而屍體的皮肉就是我們最好最先進的檢測系統都無法檢測出這個是假的,畢竟,人造的跟真實的皮肉還是有著很大的區別。

但是,也不能肯定就是真的。搞得專家們頭大得很。」龔開河有些不信。

「你要相信我講的話,什麼原因我不能講。但是。這具屍體的確只是古代高手拿捏的一個人偶,而不是真正的人。」葉凡口氣很認真。

「你在墓里還有奇遇是不是,就是在你瘋的那段時間裡?」龔開河有些信了。他相信葉凡不會騙自己的。

「沒錯,是我從銅棺中冒出的一些神秘線條中悟到的。冥冥中似乎有道聲音在跟我講這些。

不過,我不能肯定。因為,當時我已經處於半昏迷狀況之下,哪能很清醒是不是?

所以,我只能講是猜測,也不能肯定。不過。有八成是這樣子了。

咱們國家有些古代高手也太強大了,死了幾千年還能把自己的意思經過內息傳音給保留下來,不得不講,這些前輩們都是天才。」葉凡講道。

「人偶如此逼真,那古代高人到底是個什麼境界。簡直是不可思議埃」龔開河嘆了口氣也沒再嗦了。

「咱們的祖先雖說科技不如現代人,那是受那個時代環境以及條件所限制。

但是,咱們的祖先在某些方面的創造能力又不是咱們現代人所能比擬的。

普通人認為不可能的事他們完全能做到。比如就拿我們來講吧,草上飛是高階位者也能辦到的事。

像咱們就能作到踏波而行了。這對普通人來講那是個什麼狀況。龔組,咱們都不是普通人了。

所以,在理解跟思維以及眼光方面要比普通人更要高上幾籌才是。

普通人認為不可能的事物咱們就要認為可能才是。就拿那具人偶,其模擬度之高比現代任何的高科技產品都要模擬一些。

咱們就要相信『它』只是一高手製作出來的人偶而不是真正的人。

就是從那四腳六手方面考慮也是不可能把它定性為人類的是不是?

縱觀人類祖先。好像成人形后也沒有如此怪異的人吧?」葉凡笑道。

「那你也不能肯定『它』就不是人類,人類祖先是經過幾十甚至幾千萬年才演化過來的。

現代理論就是達爾文的『進化論』覺得也有些問題。也有人講是外星生物留下的『種子』傳播了人類。

這個,在沒有拿到鐵的證據之前,我們只能相信達爾文的。但是。對我們來講,這世上一切皆有可能。」龔開河笑道。

「也是,不過,龔組問我要證據我的確是拿不出來。有些現象我以前已經有稍微的提起過。不過。現在再嗦也沒什麼意義。我的確拿不出證據來。至於相信度來講,你們愛信不信了。我只能講這些了。」葉凡說著。心說龔老頭居然想套我的話。

「算啦,不扯了。」龔開河講道,停頓了幾秒,說道,「不過,有件事你有沒關注著?」

「什麼事?」葉凡問道。

「就是你們橫空集團下屬的飛空機械製造廠那塊地皮的事。」龔開河講道。

「我有安排人手過去評測。」葉凡講道。

「你得盯緊點埃」龔開河說道。

「怎麼,難道情況有變?」葉凡心裡一驚,趕緊問道。也知道,自己安排的人最多能打聽一些外邊的小道消息。

因為那塊地皮是人家粵州軍區的。對於軍區內部的事估計不要講橫空集團總公司的工作人員打聽不到,就是軍區內那些級別不到將軍的也許還不會知曉這件事。

看來,龔開河是上心了。真心想幫自己一回,他要了解粵州軍區的事那是易如反掌。

「他們那邊有動向了,關於增建新的軍港的事正在軍界委員會討論著。

一切手續齊全,並且這件事已經拖了好多年了。而且,這次粵州軍區那邊反響很強強烈,從司令張成高同志到下屬的一些大校們全都行動了起來。

軍區成立了軍港籌建指揮部,由張司令員親自挂帥任指揮部部長。

而下屬的副職全是副組長。各人分工負責,軍區領導班子群策群力,利用各種手段,走通各種關係。

現在軍界委員會裡有十個左右委員已經被他們走通了,似乎這個項目是有八成可能會通過。

而下邊有些同志有搞些小動作,想弄成『既成事實』。」龔開河講道。

「不會是關係都走到你這裡來了吧?」葉凡訝然問道。對於粵州軍區領導班子的決心還是相當的震驚的。

「呵呵。」龔開河居然乾笑了一聲不答。

「嘿嘿,龔組,希望你能多多提供內幕。咱可是你的下屬,你的下屬同志這事能辦成的話心裡肯定會特別的痛快。

如果我被橫空的事攪得百事纏身,是不是也抽不出時間來相助組裡的事。

這橫空的事煩啊,我現正在港九這邊忙活著。這沒錢要做生意,一萬多名職工幹部們的吃喝拉灑我都得管。

這總裁做得,難礙…」葉老大自然很順當的就打起了悲情牌。

「嘿嘿,別在我面前打這悲情牌。這些都是台島那邊某些同志用爛了的技藝。擱我這裡嘛。是不靈的了。我的心嘛,硬如鋼鐵滴葉凡同志。」龔開河馬上識破了葉老大的心思。

「龔組有條件吧,我說呢,龔組同志怎麼會如此的好心一直為我盯著這事兒。原來如此啊,真是有些傷心埃」葉凡挪喻道。

「談不上條件。只是你那邊招收新進人員組建昌背山兵團的事估計還沒開始吧?葉凡同志,橫空是你的工作,可是組裡也是你的工作。你可不能把自己的身份全給忘了。你還是a組最核以的領導班子成員之一。可不能厚此薄彼了。」龔開河又乾笑了一聲。

將葉老大的軍了。

「冤枉啊龔組同志,我可是時時刻刻的都把組裡的事擱在最重要的位置上的。

只要港九的事解決了,我會儘快想辦法把三個高手都弄到位。

其實這事我已經安排下去了,戴成同志搞一個,我搞一個。王仁磅同志去羅浮宮弄一個進來。

難道龔組同志不相信我們哥三的能力?」葉凡反問道。

「火車不是推的,能力不是吹的。別跟我耍嘴皮子,我要看到你拿出最真實的態度來。比如,你說三位同志有著落了。他們是誰。姓甚名誰?功底子如何?」龔開河那言詞像大刀一樣砍了過來。

「龔組,你也太心急了吧。這才幾天,就是炒肉也不會如此的輕鬆吧。

何況是為a組招納正式隊員,這些正式隊員可都是高手。不是青菜蘿蔔隨地可拔的是不是?

而且,即便是高手也得通過各種手段先在暗中調查一番。我們a組的隊員個個都是素質過完硬。作風硬朗。

都是對共和國忠誠到以命相獻的地步的同志。馬虎不得是不是?」葉凡訴苦了。

「看來,你是一點眉目都沒有埃」龔開河言詞中略顯失望。還嘆了口氣。

這個葉老大清楚,前次瑪麗珠納號一戰又損失了幾員大將,龔開河不急都不行了。

「別急龔組,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咱們慢慢來,再說了,昌背山之事也不急。由二位同志先帶領粵州軍區一個營的長駐兵力,就是夜當現在也不敢來了是不是?」葉凡說道。

「夜當不敢來了那因為她受傷了,二個也是被嚇破了膽。但是,也不能保證其它國家的特勤部隊中沒有第二個甚至第三個夜當。

葉凡同志,咱們不能再調以輕心了。你看看,夜當撞進昌背山,當時你們都還在場居然絲毫阻擋不住了海狼的進入。

現在就剩下二位正式同志在帶隊,如果真出現第二個夜當,後果不堪設想。

關鍵是那具屍體太達於龐大,而且怕變了地點會影響到屍體的保存,所以不宜移到總部來。

還有那具銅棺也很有研究價值。咱們也要慢慢來。所以,昌背山守護就太關鍵了,不能有絲毫的馬虎。」龔開河聲音嚴肅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