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二十章李老不行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二十章李老不行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個也的確是個大問題,不過,即便是能招募進來四五段的幾個同志長駐在昌背山,但是,如果像是遇上夜當這種層次的高手進來,他們就是擱在昌背山也不頂事兒是不是?這個,有些難辦啊官術。」葉凡說道,也很苦惱。

「所以嘛,總部的意思是你能不能長駐粵州市?這樣一來,你可以側護昌背山。

當然,你是橫空的總裁,公司也有一大堆的事要辦。不過,你最近不是正在搞飛空機制廠的事嗎?

你完全可以把集團總部先交給別人。這邊專心先把飛空機械製造廠的事搞下來。

如果你肯同意的話,我們會通過一定的手段知會粵州軍區。在地皮以及賠償方面給你們飛空機械一定的補償。」龔開河說道。

「龔組,你這主意還真是『餿』了。飛空機械廠只是我們橫空集團一個分廠。

而我的主戰場卻是在天雲省橫空集團總部。不可能以點概全。如果總部搞不好飛空搞得再好也救不了總公司。

飛空只是橫空集團的強力補充,不能作為主打廠來搞官術。我的情況龔組估計也清楚。

橫空搞不上去的話我的仕途估計就此打住了。要是橫空抓不起來,我想,肯定會波及到我在a組的工作的。

所以,我是不可能長駐粵州的。」葉凡說道。

「唉,都是兩難。」龔開河嘆了口氣,說道,「不過,不管怎麼樣,你不能在這邊長駐。你得想辦法推薦一位能長駐的同志才行。這是組裡班子經過慎重考慮決定下來的。」龔開河口氣凝重了起來。

「你們總不能不給我打聲招呼就此決定了吧?」葉凡有些惱火了。這簡直就是逼人入宮嘛。

「沒辦法,此事沒得商量。還有一件事你可能不曉得。」龔開河沉默了。

「生什麼大事了是不是?」葉凡敏銳的感覺到了龔開河口氣的異常。

「唉……」龔開河嘆了口氣,說道,「李老估計頂不了多久了。」

「李老,李嘯峰將軍是不是?」葉凡心裡大驚,這個消息太可怕了。

因為,李嘯峰一直像長輩一樣罩著葉凡,甚至為了葉凡的事去拍某些將軍的桌子。在葉凡的心裡,早把李老當親人看待了。

「嗯。一個是他年齡大了,九十了。二來就是以前受傷過多,雖說後來恢復過來了。

但是,這病總會落下病根的。前天他突然暈厥,李龍馬上把他送進了軍醫總院。

唐主席親自指示軍醫總院班子要不惜一切代價治好李嘯峰同志的玻

不過。情況很不好。昨天剛檢查出來了。肝癌晚期,並且,已經擴散。

軍醫總院把全國最好的肝病專家都集中在了軍醫總院成立了專門的治病小組。

不過,據專家最新的預測。李嘯峰同志最多只有半年生命了。後來我們才了解到,李嘯峰同志早就知道自己不行了。

所以,快九十了還堅持配合組裡工作。而且,把最累最苦最會得罪人的活都搶過去幹了。

昨天晚上他醒轉過來了。他第一個叫的人就是你的『名字』而不是兒子李龍。

他想見你一面。」龔開河講著話語有些哽咽開了。

「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嗎?」葉凡心裡一痛,趕緊追問道。

「不但國內的,我們也請了國外肝病專家過來。他們也搖頭說是不行了。不但整個肝壞了,就是腎以及一些組織都壞了。除非像科幻小說里所講的把內臟全都換了。」龔開河講道。

「我馬上趕回來。」葉凡說道。心裡一陣陣針扎般的痛。

「也好,專家雖然預測有半年時間,但也不能保證李將軍什麼時候去。先見一面也好,李老估計是有事交待給你。」龔開河講道。

葉凡匆匆訂了機票。交待孔意雄跟吳林兩人在賓館耐心候著,自己先回去辦一急事兒。雖說兩人很疑惑。但也不敢多問。

葉凡剛走,吳林先忍不住了,問道:「孔主任,你說說,你們這個老闆還真是神秘得很。」

「領導有領導的事幹嘛,難道領導做什麼還得向你我這些下屬彙報不成?」孔意雄淡淡笑道。

「也是,不過,孔主任,咱們這樣子乾等著也煩人。而且,趙省長那邊又催了,叫我趕回去。說什麼調查組各司其職,少一個人都不行。」吳林講道。

「有啥辦法,不過,小吳,你怎麼回答的?」孔意雄頓時來了點興趣。

「還能怎麼講,這邊事沒完,葉總不放人。」吳林有些喪氣,講道。

呵呵呵……孔意雄笑了起來,知道吳林已經被老闆徹底降服了,居然連趙副省長的話在他面前都不好使了。

不過,老孔心裡也嘀咕。不曉得自家老闆是用什麼手段降服了吳林這個有些嵥傲不訓的傢伙的。

第二天中午12點葉凡也顧不及疲勞,直奔軍醫總院而去。現鐵占雄張雄也在,李龍眼圈有些微紅。

「我們都出去吧,讓葉凡跟李老處處。」鐵占雄講道,幾人也就出去了。

「你回來啦?」李嘯峰明顯的瘦了不少,這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雖說李嘯峰練過武,原本身體還行。但年齡畢竟不饒人,現在一病就倒下了。估計以前都是硬撐著的。

「李老……」葉凡聲音有些低沉。

「你小子,蔫頭耷腦的幹什麼。我活夠了,都快九十了。這說明老天待我不保咱們國家平均壽命才六十幾,我是大大前了。」李嘯峰顯得很豁達,還笑著面對葉凡。

「唉……」葉凡嘆了口氣點了點頭。

「來,笑一笑。」李嘯嘯笑道,葉凡擠了點笑出來,那笑比哭還難看,說道,「李老,一直以來,我覺得您就是我搖J俏易鈄鵓吹某け倉一。一直以來,在組裡您一直關懷著我,罩著我。我……」

「別講這些廢話,我對後輩都是這樣子的,對你小子並沒什麼特別的。

反倒是對你更為嚴格,唉,說起來。我一直都希望你能拋卻外邊的工作回到組裡安心工作。

不過,人各有志,我也想開了。不過,不管你身在何方。希望你不要忘了a組。

a組是老一輩高手一直到現在持續著壯大才有了今天的規模。你也看到了,國家是不能缺了a組。

a組更不能缺了你。你是a組新生一代代表者。用驚才艷艷來形容也不為過。

a組在今後百年內的展,你要負起主要責任。你是目前a組除車一刀之外最厲害的高手。

但是,你比車一刀有展前途。」李嘯峰聲音有些低沉,他看了葉凡一眼,繼續講道,「一直以來,組裡也逼著你去幹了許多你不願意乾的事。

但我想跟你講清楚,這一切都不是為了個人私利,都是站在國家大義上如此的。

希望你不要埋怨任何人,包括開河同志。其實,他每天有更多的事在煩著,希望你能體諒他。」

「我明白……李老,我理解您們,您們才是對共和國最忠誠最負責任的同志。」葉凡點了點頭。

「不能這麼講,你為組裡為國出生入死。我們這些老傢伙有時只能幹瞪眼著。

我知道我的情況,我的時間不多了。聽說你正在為飛空機械廠的事為難。

這事,聽說粵州的張司令員正在遊說軍界委員會的委員們。工作雖說有了一定的進展,但並沒有完全拿下。

我雖說退出來了,不過,這事,我想。如果你能相助張成高同志完成這件事,想必他會記下你這筆人情的。」李嘯峰居然快死了還想著為葉凡的事。

「李老,你安心休息就是了。我的事我自己想辦法去,你就不要為我的事操心了。」葉凡突然抬起頭,一臉的剛毅。

「我知道即便是不需要我你也能辦成,不過,過程估計會更複雜了許多。

不過,我在這裡最後跟你擱下一句話。要遊說的話,我給你講兩個,加上龔開河同志一個就是三位了。

而且,據我所知,我能說動的兩位委員現在都還在猶豫,並沒有表什麼態。

軍港建設事關重大,馬虎不得。當然,不是專門基於你們飛空機械廠的事。

而主要是我跟開河同志都認為那裡適合再搞個軍港。而且,從側翼方面可以相助我們的魚桐基地。

魚桐大熊山基地太重要了,是a組的最高機密之一。」李嘯峰講道。

「李老,您這叫我怎麼說好。行,到時需要時我一定給你通氣。」葉凡心情十分的複雜。

「那就好。」李嘯峰突然來了勢氣,從枕頭邊拿出一個筷子長的盒樣的東西,說道,「這個給你了。」

「李老,這是?」葉凡有些不解,拿著盒子不願意打開。這個時候李嘯峰拿出的東西肯定是他最珍貴的,這個應該留給李龍才對。

「打開看看。」李嘯峰說道。

葉凡沒辦法,只好打開了盒子,現裡面居然是一枚竹簪。看上去很普通,估計還是用節較多的小竹子做的。那竹節一節節分明著。

葉凡不有些不解的看著李嘯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