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二十一章師傅也撿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二十一章師傅也撿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要看我,我也不曉得這有什麼用官術。原本是我師傅頭上拔下來的簪,我師傅是個道士,用這個束頭的。

後來師傅快死的時候留給我的唯一的一樣東西。當時師傅也說不曉得有什麼用。

不過,這是師傅在偶爾一個機會下撿的漏。」李嘯峰臉上居然盪出孩子般的笑意來。

「撿漏?」葉凡失口而出,這話李嘯峰居然也能講出來,實在是罕見。

「沒錯,就是師傅撿的漏。二十年前的事了,當時師傅也達到八段頂階了。

有一次到台曆山採藥,師傅只相信自己採的葯,不吃別人的葯。

對於什麼西醫更是不屑於一成。師傅講了,只有咱們華夏的中藥才是世界上最好的葯。

是講究純然天才的,不像西藥都是化用合成的。所以,直到死師傅也不願意用西藥。

也許是他太固執了,要是當時肯用西藥,中西結合,他還能多活上幾年了。

當年在台曆山,師傅採藥采累了躺一草叢居然睡著了官術。最後被一陣打鬥聲給驚醒了。

現兩道身影打得正歡,那招式,那內氣,就是以師傅當年的八段頂階身手也是看得是心驚膽顫的。

兩個高人隨手一掌就能劈斷五六十米開外那成人拿抱的巨樹,這身手,估計現在只有12段位頂階才能辦到。

師傅嚇得大氣都不敢出,像這種高人比斗如果被他們現那肯定必死。

不過,師傅通過他們的打鬥以及一些言論才曉得兩人居然在爭一樣東西。

最後兩人打了一天一夜,雙雙都受了重傷而且一起抱著滾下了台曆山下。

當時這簪子好像是在打鬥中不經意間彈了出來,師傅好久才敢出來,確信沒人時撿了簪也不敢停留溜了。」李嘯峰講道。

「後來太師傅沒回去找過嗎?」葉凡來了興趣。把玩著這簪,

「不敢回去,要是給那兩位高人現了一絲痕那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人家倆人搶了半天居然被你撿走了,那人家還會饒了你不成?如果說你騙人裝著不知,人家才不會信。

不然,好端端的你跑這裡來幹什麼?」李嘯峰搖了搖頭。

「也是,不過,李老去過沒有?」葉凡問道,有些不死心。

「沒去過。而且,都過去幾十年了,去了估計也現不了什麼了。

要是惹上麻煩也不值。雖說那兩位高人未必活著,但他們總是有弟子親人。

有些高手的脾氣很怪,安排人守上幾十年都會。這事我本來是不想講出來的。

不過。我時間不多了。讓這個秘密一直跟著著下了地府也覺得有些不值。而且,我認為交給你較合適。交給李龍的話反倒會害了他。

但是,我覺得,如果你沒有突破半先天門檻時最好不要去台曆山淌這渾水。

不然,我李嘯峰還真是罪過了。」李嘯峰講道,有些擔心。

「放心李老,我不會輕易去涉險的。再說了。我葉凡是小強命,是不容易到『地下』的。即便是命不好僥倖到了,也可以跟李老一起喝茶嘛。」葉凡笑道。

「你小子咒我早死是不是?」李嘯峰貌似不悅的哼了一聲。

「對不起對不起,口誤了。不過。我還真是希望李老到時跟我一起下地府。至少也得再過二三十年吧我再去台曆山。」葉凡說道。

「別跟我耍嘴,你要慎重。算啦,這簪既然都交給你了。是福會到,是禍也躲不過的地。

你好自為知吧。不過。這簪也許還真是一普通物件。我琢磨了幾十年也沒琢磨出什麼來。

包括我師傅也沒理出個頭緒來。本來是想敲斷看看裡面,不過。他一直沒捨得下手。

直到死也沒有下手。」李嘯峰說道。

「兩大高手在搶,肯定不是非凡之物。只是咱們一時現不了罷了。」葉凡講道。

「也是,到時你什麼時候解開了這個謎團可不能忘了到八寶山來給我說叨說叨這事。我可是在地府天天等著你傳消息。」李嘯峰顯得很輕鬆,講到死他一點不再乎。

「一定1葉凡慎重的點了點頭,見李嘯峰都如此的豁達,自己何必再兒女情長的惹得李老不高興。

「哈哈哈……」李嘯峰大笑著,突然沖外邊喊道,「李龍你進來。」

李龍微低著頭進來了,問道:「爸,你別這麼笑,要注意身體。」

「醫生管我,護士管我,你小子也管我,別在這裡放屁。」李嘯峰訓著,看了葉凡一眼,收斂了笑,「葉凡,我把李龍交給你了。我李家就這麼一個兒子。不求大福大貴,但求平定無事。」

「放心,李哥有什麼事知會我一聲就是了。」葉凡慎重的點了點頭。

「好好,這聲李哥叫得好。」李嘯峰笑了兩聲。

又閑聊了一陣子葉凡出來了,現龔開河來了,叫葉凡到旁邊的休息室坐坐。

「龔組,你剛才講的粵州軍區那邊有小動作指什麼。我一時給急著,忘了?」葉凡問道。

「還能有什麼,既成事實了。他們先把事搞出來,比如軍區先出錢把土地拿下來爾後搞一些前期的工程。

到時上級看到他們決心如此的大,而且,如果半途而廢的也著實可惜了。

再加上這個軍港也論證了十幾年了,確實具有可行性。這樣一來,既成事實之下不得不批准了。

當然,軍港建設非同小事,關係著國防大業。也不可能你想怎麼搞就怎麼搞。

他們如此的干是要冒很大風險的。搞不好軍區領導班子還要落下個處分。

不過,他們也看到了,已經有十個委員同意了。這說明這事拿下的可能性擁有成了。

所以,他們才敢如此的干,以促進軍港早一天建設項目審批下來。

當時即使是有些還在猶豫的委員們看到如此的狀況也不會硬出頭要阻攔著了。這個,在合理的情況下人都是有感情的嘛。」龔開河講道。

「嗯。」葉凡點了點頭,看了龔開河一眼,笑道,「那我豈不要提前出手了。

不過,龔組,他們既然把原來的那塊地皮準備拍賣掉了,那以後會用什麼手段來要求我們飛空廠搬離。

這搬廠不是兒戲,跟居民區拆遷萬全不同。如果沒地方安置的話那幾千名職工幹部可不是小事。

不會是他們準備全部相助把安置下來吧?」

「做你的春秋大夢吧,他們會拿出幾個億來擺平你們飛空廠,那是不可能的。最多就是補償你們地皮的錢。而且,這錢估計比賠償居民房屋方面還要低一些。國防建設嘛,作為華夏公民,人人都有責任和義務是不是,更應該支持國防建設是不是?」龔開河笑了起來。

「這不是強盜邏輯嗎?現在可是法制社會。」葉凡哼聲道。

「法律是人制定的,也得為國家和社會服務是不是?再說了,人家給你補償了,也不違法。

涉及到軍隊建設一塊上,你們地方應該支持。這事,估計到時他們不出面地方政府會出面幫助解決的。

不過,對你們飛空廠來講,是有些不利了。」龔開河說道。

「呵呵呵,我得先漏點底子給張司令員。不然的話那邊的地皮給拍賣掉也太可惜了。」葉凡笑道。

「這話你不要跟我講,我什麼都不清楚。a組嘛,不管地方上的事務。」龔開河老詐樣子笑了笑,葉老大恨得牙痒痒的。

這貨眼珠子一轉,笑道:「那是,a組是國家最神秘的部隊。當然不會幹涉地方事務了。不過嘛……」

葉凡講了半句不講了,龔老頭終於忍不住了,笑道:「不過怎麼樣,葉凡同志,話可不能講半句是不是?更何況,我算起來好歹還是你的領導嘛,可不能欺瞞領導是不是?」

「到時再說了,我先去爭取一下。實在不行的話這事龔組可得給講幾句。」葉凡也是乾笑了一聲。

「好小子,敲詐到我頭上了。」龔開河笑道。

「彼此彼此嘛老龔同志,不能只許州官放火不讓百姓點燈吧?」葉凡笑道。

「對了,車天同志聽說恢復了?」龔開河突然殺出一句話。「怎麼,開河同志看上他了?」葉凡一聽,有些惱火了,聲音有些陰陽怪氣了起來。因為龔開河以前有答應過葉凡不打車天的主意的。

「呵呵,隨口問問。他是你的私人保鏢。作為你的領導,我關心的問問也不無不可是不是?」龔開河笑了一聲。

「那是那是,黃鼠狼也經常關心小雞的嘛。」葉凡笑道,龔開河臉一僵,「你這位同志啊,這嘴巴可是不饒人。」

「那敢,我是您的下屬。敢如此的話那你還不拿小鞋子給咱穿透了。」葉凡乾笑了一聲。

「你會怕小鞋子么,有的話我還真想拿小鞋子給你穿穿。可惜我龔開河不會做這小鞋子。」龔開河笑道。

「怪了,這事龔組是怎麼曉得的。龔組你可是答應過我不能盯著我的一切。不然的話,我可是真要翻臉了。」葉凡收斂了笑,盯著龔開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