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二十二章這事是你逼我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二十二章這事是你逼我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放心,我說過不會就不會。至於說誰說漏嘴了。呵呵,倒是在談到昌背山組建兵團一時缺少高手的事時王老有講一句。意思是車天同志很適合這個位置。不過,我考慮到你的感受,所以沒有採納。」龔開河說道。

「王老一直在王家谷呆著的,他怎麼可能曉得的。」葉凡失口而出。

「呵呵,這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王老的秘密,我也不能過問是不是?」龔開河狡詐的一笑。

葉老大頓時明白了,忍不住罵了一句:「王仁磅你這個死二貨。」

「我可沒講是仁磅同志講的。」龔開河像個勝利者,似乎是完全拿捏住了全局。

走出軍醫總院,葉老大馬上打了電話給王仁磅,罵道:「你個二貨,背後陰人可是不地道。」

「啥意思了葉老大?」王仁磅這傢伙肯定在裝傻。

「你就裝吧,繼續裝。」葉凡狠狠的哼道。

「我的哥哥也,我真不曉得出了咋回事兒,還請你明示。」王仁磅這貨趕緊喊冤,那聲音震得葉老大耳朵都嗡嗡炸響。

「車天的事你敢講不是你講給你家老爺子聽的?」葉凡冷冷哼道,「我可是有再三交待過,這事不能外傳。你看看,你這破嘴,真是煩死人了。」

「這事……」王仁磅被噎貪住了答不上來了。

「怎麼樣,啞火啦?」葉凡譏諷道。

「我也是被你逼滴。」王仁磅突然撩出一句話來。倒是令得葉老大一愣,問道。「我啥時逼過你了,你這傢伙,講謊話也不打草稿一下。」

「你丫的自己乾的好事還在我面前裝傻?」王仁磅不滿的哼聲道。

「啥?我自己幹啥了。老弟,你可是講清楚。今天不把話講清楚,看我怎麼收拾你?」葉老大可是有些惱了,這傢伙栽髒的本事還真不是蓋的。

「有錯嗎?昨天龔組長到我家裡來跟我家老爺子坐一起喝茶。他見我進來隨口問了問十六。

而且,還假惺惺的賞了兩個破小物件給我的孩子。爾後,老爺子就問我昌背山護洞兵團組建的事。

我說還在籌劃當中。就是能符合A組條件的正式隊員太少了。老爺子臉一板訓叱我不上心。

就一個五段位隊員都招納不進來。我就頂嘴說是要不老爺子出面從羅浮宮挑個把出來。

羅浮宮在古代也是大派,是跟少林武當齊名的大派。只是羅浮宮人作人比較低調,不如少林武當的名氣大。

不過,即便是在現代社會沒落了,但瘦死的駱駝也比馬大是不是?

再怎麼講挑個把五段位低手應該不難。」王仁磅哼道。

「說得也是啊,羅浮宮如此勝名,又出了王老這種高手。五段高手應該一個加強排不成問題是不是?」葉凡也同意。

「說滴比唱滴還好聽,哪知老爺子一聽臉一板,色度都變了。手一揮說是今後不許再提羅浮宮。我一聽,估計這裡頭有故事。只不過老爺子不肯講,我也不便於問。」王仁磅講道。

「那跟你出賣車天也沒屁關係嘛。」葉老大哼聲道。

「當然有關係了,當初說是成立昌背山護山兵團指揮部。你是總指揮。我跟戴成都是副總指揮。

這屁的指揮一點好處沒有,倒是盡惹麻煩。而組裡給我們指揮部下達了招收三個五段及以上高手的任務。

華夏雖大,但五段高手都是有門弟有來處有出處的。哪能說隨便說招就招。

你葉老大陰啊,就把這任務擱我跟戴成兩人身上了。」王仁磅哼道。

「我這總指揮不是也是受害者,也要招一個嘛。」葉凡趕緊說道。其實這貨心裡有些發虛。

當初龔開河把這任務只是交待給葉凡的,並沒有說要分配給戴成跟王仁磅的。是葉凡把這兩位給套進來了的。

「你還敢講,我後來才曉得。這事根本就是你個人的任務。好像是龔頭兒跟你作了筆什麼交易。

最後你倒好,把我跟戴成兩人都給拉了進來。而當初你分配了這個任務后我就把主意打到了羅浮宮。

不過,老爺子一句話把這條希望之路可是全給堵死了。隊員沒有了來處,你叫我去啥地方招去。

而老爺了可是不管這些,勒令我十天之內要招到五段。還說咱們王家世代為國,不能丟了老王家的面子。

好像我王仁磅成了王家的敗家子兒了,真是可氣。」王仁磅是越講越氣了,估計在電話那頭咬牙了。

「咋能這麼講呢?你王仁磅同志可是頂天立地的漢子,現在貴為中警內衛局局長,正廳級幹部,哪點比別人差了。

這內衛局長走出去哪位不給點面子是不是?你看以前老狼,就是副部級幹部人家也沒怎麼擱眼中的。

而且,你仁磅同志外號不是『情刺』嗎?連女人都能拿下,還再乎一個小高手不成?

咱們啊,不能長了別的志氣滅了自家威風。該抖瑟時不必客氣什麼是不是?」葉凡小拍馬屁道,給點甜頭給傢伙。

「屁局長,你怎麼不當?龔組雖說在一旁悶聲喝茶沒講什麼,不過,老爺了逼得緊。

後來,龔組居然還說你葉老大推薦的那個高手有著七段身手,已經有眉目了。

說是在三天之內就能搞定下來。龔組雖說沒講我不得力,但這話可是含有那味兒的。」王仁磅說道。

「誰說的有眉目了,不可能的。還七段,七段個毛病埃我那個名額到現在也是無處著落。兄弟你可能被龔老頭給設了『井』了。咱們兄弟,都給他套牢了。」葉凡急了,說道。

「還套牢,又不是『屁股』。不過,你沒說這話,不可能吧,龔組怎麼可能在我家老爺子面前騙人,不可能。估計是你什麼時候講過了一時給忙忘了。聽說你最後也煩,集團不景氣嘛。」王仁磅這二貨居然有些幸哉樂禍了起來。

「真沒講兄弟,肯定是龔組玩的噱頭,既騙你又騙了我了。咱們都給他玩了。」葉凡很肯定的講道。

「莫非真給騙啦?」王仁磅說道。

「絕對的。」葉凡講道,再次確認。

「看來真給騙了,我當時一急,不小心就把車天的事漏了出來。

說是葉老大有車天相助,估計是把身邊的高手讓一個進A組了。

當時龔組一聽就問,說是車天不是受傷了。我一時說漏嘴了,再加上老爺子瞪著我,沒辦法了,只好招了。」王仁磅有些喪氣了起來。

「你呀你,也不多長個腦子。七段高手如此的好找嗎?在民間流浪的七段位高手哪個能受得了A組這種約束。人家自在快活著多好。泡妞賺錢聊天打屁啥都自在著。你呀你,真是,完啦。」葉凡氣得要罵娘了。

「可不是嘛,像我以前,多快活。現在雖說背了個特大號的『光環』。

貌似有身份有地位人人羨慕著,其實狗屁不是,還是以前舒服著埃

就是我這『情刺』也不能用了,搞女人,那個叫什麼,作風不正葉老大同志。對於咱們來講,那可就是上綱上線的紅線。

不過,講都講了還有什麼辦法,再說了,這事是你葉老大陰我們在前。也怪不得兄弟我說漏嘴了。」王仁磅還不服氣呢。

「你牛逼,真是氣人。你這嘴,真是的。」葉凡也是講不出話來,自己還真是先『陰』在先了。

「我說葉老大,咱們現在的現實問題就是還沒找到合適的高手加入隊伍,這個可是相當的頭疼埃」王仁磅嘆了口氣。

「這事還真是頭疼,不曉得戴成那邊有眉目沒有?」葉凡問道。

「聽說有眉目了,他運氣好。居然碰上了以前十幾年都沒見到的師弟。

叫什麼來著,一時想不起來了。而他那師弟現在也六段頂階了。

而戴成那張嘴可不是蓋的,聽說自己的師弟現在還在江湖遊盪,平時搗騰一些地下古玩之類的東保在潘家園子還擺著個地攤。

不過,這個行當雖說利潤還行,但風險也相當的在在。搞不好不小心就把自己整進鐵嶺監獄了。

所以戴成那傢伙就翻開了他那三寸不爛之舌。估計是加入A組不但待遇高,而且任務輕什麼滴的屁話。

他師弟居然給說動了。這其中當然還有一個條件,就是相助他師弟查證一件案子。

好像是他師弟的哥哥被冤進大牢了。戴成出手那還有什麼問題。

這點屁小事那還不是手到擒來,估計咱們三個戴成要走在最前頭了。」王仁磅講道。

「真是踩中狗屎了,咱怎麼就沒這樣的師弟埃」葉老大居然無端的生出一絲酸味兒來。

「誰說沒有?」王仁磅突然哼道。

「我哪有,我師傅就我這一個寶貝徒弟。」葉凡隨口說道。

「你雖說沒有正式的師弟師兄的,但是,你的朋友中高手可是不少。隨便說動一位加入你的任務不就完成了。」王仁磅譏諷道。

「你丫滴要我賣友求榮,這是我葉老大的風格嗎?」葉凡哼道。

「呵呵,死貧道不如死道友嘛。你葉老大的風格也不怎麼敞亮。這不,把我扯進來就可窺見一斑嘛。咱仁磅可是你最好的兄弟啊,可都給你賣掉啦,虧得我還給你數錢玩呢?」王仁磅笑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