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二十五章我有老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二十五章我有老婆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老大專心的對付著手上的桃子,這貨的確有些餓了。就在這時候,葉老大感覺好像有些異動。往周遭掃了一眼,頓時有些訕訕然。

因為,廳中眾人貌似全都在盯著自己在大啃桃子。

難道是查切爾這傢伙搞的鬼,搞得大家都來盯著自己好讓自己丟醜不成。

葉老大反應過來,聳了聳肩,非常紳士樣子,笑道:「看啥,這桃子不錯,咱這貧下窮家難得吃上。各位,想吃的話請過來。不然的話等下子給本人啃光了各位可就沒份頭了。」

「哥們,牛啊1有人叫道。

「酷斃了兄弟……」

有人吹起了口哨。

葉老大覺得有些奇怪,好像周遭那些男性牲口的眼中對自己居然都含著一絲絲敵意。

咋回事兒,老子不就吃桃子嗎?又不是摘桃子,一個個幹嘛滴。葉老大心裡有些不平的罵了一句,抬頭往前,頓時呆住了。

因為,查枝青公主居然滿面羞紅著,一臉笑嫣嫣的赤著腳緩步向自己走過來了。

她那腳步子很短,走得十分的緩慢,似乎電視中拍的慢鏡頭動作。

時光彷彿在這一刻停住了。

葉凡一時有些發愣,手中拿著啃了半邊的桃子還特地往左面側了側。

這貨以為查枝青小姐桃中了自已身邊什麼人。自然趕緊讓道了,別攪了人家帥哥的好事惹人煩著。

不過,查枝青也往旁側了側。繞著路線就過來了。她到了葉凡面前停下了腳步,並且。含羞帶笑著伸出了自己一隻手,意思是你丫的快牽埃

不過,葉老大沒動作。查枝青的玉手僵持在了空中。她臉漲得更紅了,想不到桃中一個居然人家不配合,這種場面也太尷尬了。

一見如此場景,查泰林這老油條趕緊笑道:「葉總是查董的客人,董事長正在樓上等著。小姐,你們年輕人先玩著。我跟葉總先上去了。」

一聽說葉凡是查董專請的客人,廳中百人有九十九人對葉凡都好奇外加羨慕了起來。

都在觀察打量著葉凡,認為這樣一個年輕人居然能讓查董親自等著,那此人是什麼人?

官三代,富三代,或者是什麼名流。

當然,如果廳中這些年輕人練得有半先天境界的話。也許。咱們的葉老大已經被這些『眼神』殺死N回了。

忌妒、恨、紅眼、冷凌……

這些各種眼神跟著一起交匯在了一起,廳中頓時氣氛相當的怪異而讓人窒息。

而還有相當一部分小姐們那是眼神含春的盯著葉凡,那『春眼』似乎都快把葉老大融化了。

只要能嫁與這位葉總,那豈不是馬上就等於嫁入了豪門。連查董事長都要親自等的人,又稱之為『葉總』。

那肯定是某個大集團,甚至與查董平等的公司集團的老總了。而且。人家如此的年青,那其家族肯定是旺族了。

那些靚妹子們全都不由自主的挪動著腳步往葉凡的身邊擠了過來。而帥男們可是抵不住這股『春潮』,不由得被擠到了旁側。

不久,葉老大身側的帥男就僅剩下查泰林這老帥男一位了。查泰林是查家有著相當份量的人。

那些靚妹子們不敢擠他,所以。葉老大差點生在花叢中了。一股股各味兒的名牌香水撲鼻而來,葉老大幾欲溜之大吉了。

而查泰林居然老臉也微微有點紅了。老傢伙今天也是難得蕩漾了一回埃

這『老心』估計也動了吧?

不過,查技青的臉更紅了,但她那玉手伸出來並沒有收回去。如果不是看到了這種場景,如果查枝青穿著破爛的話人家還以為是個丐幫公主到這裡來要飯了。

葉凡一臉淡定的朝著眾人點了點頭,這貨手攤了攤,對查枝青表示歉意,就要轉身上樓。

「泰林叔,你跟爸講一聲,我就借用葉先生10分鐘。」想不到查枝青真跟葉凡對上眼了,今天非要葉凡成為自己臨時頭的『男朋友』。

「這個……」查泰林臉色一僵,不是不肯,主要是怕這位葉總不肯,到時這對於查公主可就是第二波的羞辱了。

因為,查泰林曉得,人家葉總也是有個性的。再則說,如此年青能坐上橫空總裁位置,在商界的話絕對算得上是驚才艷艷之輩了。

橫空集團雖說快倒了,但人家的骨架子就是一萬多名員工,曾經累計投資達一百多個億的大公司。要論正河集團都不如橫空集團的攤子大。

查泰林研究過華夏,深懂得華夏能坐上如此位置的人其背景絕對是深不可測之輩。

「對不起查小姐,我有老婆。」葉凡很是淡定,很是抱歉,說道,「所以,不符合你今天的條件,也沒這個福氣。

不過,葉某也很激動,面對查小姐如此美貌輕靈如月宮仙子,就是葉某這個有老婆的人也有著一股子非份之想,一股子夢想跟衝動。

不過,葉某是過來人了,葉某盡最大的努力剋制住了自己。這機會,年青人們,是屬於你們的。」

葉老大這最後一句話聲音很大,這是廳中帥男們最愛聽的話,一時全都鼓起掌來。而相當多的帥男們總算是鬆了口氣。

摹殺氣』一下子居然減弱了不少。而那些靚妹子們那失望的眼神似乎一下子也犀利了起來,另一股『粉氣』又撲向了葉老大。

「有老婆也可以有女朋友是不是?」想不到意外發生了,查枝青今天好像瘋,她要瘋狂一回。

她居然擱下了所有的羞澀跟面子,擱下了查家二小姐的高貴跟傲氣,擱下了她所有,她太果斷了。

她居然一個撲身到了葉凡面前。而且是手一伸就愣是硬生生的插進了葉凡的手臂里。

「姓葉的,放開她。」這時,一道聲音特別的扎耳,那憤怒好像槍出膛般的犀利。

眾人都不由自主的讓出一個道來,原來那聲音居然是從大門口傳來的。

葉凡本想鬆手挪步走人,這種場合再混下去如果給港市各大媒體,各位狗仔們拍下登報上炒作,那自己這個大陸官員真出名了。

什麼大陸某高官到港扯著工作為由頭去拈花惹草,明明有老婆居然還要什麼什麼滴紅杏出牆……

不過,一聽這憤怒的喊聲,葉老大倒是鬆開了這個念頭。他反倒是手臂一緊,把查枝青的一隻手緊緊的夾在了手臂里。

而且還往身邊輕輕一扯,查枝青的身子不由自主的緊緊的貼在了葉老大身側。

一股彈力兇狠的撲貼了過來。

好大,葉老大心裡暗呼了一句。

發現門口站著一個披長頭髮,薄大的披風,腳蹬牛仔,那粗大的皮帶頭比拳頭還要大。

此人刀削般的面孔,此刻一氣之下,頭上長發居然有根根飛起的架勢。

葉凡心裡一動,鷹眼一測。心說果然不錯,居然還有著七八段位身手,此人是誰?功力如此的高,似乎歲數並不大。

「他是誰?」葉凡微側頭看了查枝青一眼,問道。

「田一刀。」查枝青皺著眉頭哼道,顯然對這傢伙好像不怎麼感冒。

「田一刀,沒聽說過。」葉凡搖了搖頭,一臉玩味似的看著這傢伙緩步過來。

他的步子很沉重似的,一步一個腳櫻而此人好像在港九還有些小名氣,見他走過來那些客人們都不由自主的退後了一步。

「此人很有個性,平常一幅玩世不恭樣子,常常掛著個壞壞的臉。

不過,此人也很有能力。居然是從刀削麵起家的。現在田氏刀削麵在咱們港九也是一絕了。

雖說田家以前也是老字號,但那個時候生意並不怎麼好做。直到田一刀接收了田家那個老鋪子才發展了起來。

此人很有辦法,居然把刀削麵的製作跟咱們華夏獨有的草藥藝術結合起來,使得他家的刀削麵不但好吃,而且居有養顏活血的功效。

所以,不過短短的五年時間,田記刀削麵在港九也是一獨特的風味。

而田記也發展起來了,現在那刀削麵鋪子已經送進了高樓大廈之中。

當初很不容易啊,剛發展起來時有人眼紅。就有一些社會上的黑老大們出手要保護費敲詐勒索。

不過,後來這些人不到一個星期全都扛著鞭炮到田記去放炮祝賀了。

有人講田一刀還是個高手,但是,從來沒有看過他出手。只是傳聞罷了。

不過,有次小姐去田記吃刀削麵,居然給這傢伙瞧上眼了。所以,一直以來他經常到大學去纏著小姐。

不過,此人雖說是用『纏』,但從不惹人煩。最多就是站你遠處看著你,而且,每天都派人打包著田記刀削麵送過來。

如果自己有空他肯定自己送,沒空就叫店裡固定的人送。只不過小姐不領情,從來沒給個此人好臉色。

不過,此人也奇怪,連一頂點生氣都沒有,他也不見外。也有人講田一刀是個痴情種子。

這個,說法不一。」查泰林小聲的湊葉凡耳旁給解釋著也嘆了口氣。

「小子,我才是枝青的最佳人眩」田一刀走到了葉凡面前,指著葉凡叫囂開了。

「田一刀,你講什麼話。晚上是我的生日PT。是誰允許你進來的。進都進來了我也不追究了。但你也不胡鬧。不然的話,我得請你出去了。」查枝青氣得身體都在顫慄。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