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二十六章我就喜歡有老婆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二十六章我就喜歡有老婆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時,查家兩個身穿黑色西裝的私人保鏢走了過來。兩人雙手叉腰著站在了田一刀一左一右。

「怎麼,你們倆個想玩是不是?」田一刀嘴角勾起一個玩味似的微笑。

「小姐?」兩個保鏢看了查枝青一眼。

「田一刀,別擋我的道。我們要到舞台上了。」查枝青哼道,一扯葉凡就要走過去。

「今天這道我田一刀擋定了,除非你叫這大陸來的混蛋小子滾蛋去。」田一刀聳了聳肩指著葉凡哼道,這貨居然是一幅無賴樣子。

「請田先生出去。」查泰林當機立斷沖兩個保鏢下了命令。

這話查泰林來講合適,查枝青來講就不合適了,傳出去不大好。

而且,查泰林也擔心再給田一刀胡搞下去會惹惱這位葉總,到時那些事兒就不好談了。

「請1兩個保鏢還是相當懂禮數的伸出了一隻手掌。

「叭叭……」

兩聲脆響,只見田一刀突然伸出腿來連環一踢,兩個牛高馬大的保鏢居然被踢得飛跌進了五米開外的人叢中去,頓時壓倒了一堆人,現場罵聲一遍。

這時,外邊進來了五六個保鏢。

「慢著1葉凡突然出嘴,五六個保鏢頓時停住了腳步。

「讓開1葉凡輕輕一帶查枝青的手腕往前逼去,是正面朝著田一刀走過去的。

「葉總,這邊上樓去喝茶。」查泰林一看頓時嚇了一跳,田一刀剛才表現出的身手可是嚇人。

因為,只有查泰林曉得剛才那兩個保鏢的厲害,人家一抬腿就能踢斷四塊重疊青磚。就是小碗口粗的樹都能踢斷。葉總過去不是找死是找啥。

「我最後說一句,讓開1葉凡雙眼逼視著田一刀。瞬間,葉老大身上氣勢發出直逼田一刀。

這種氣勢只有田一刀能感覺到。當然,跟葉老大手粘著手的查枝青突然感覺這位葉總是那般的陌生。似乎他在瞬間變成了另外一個可怕的人似的。

一種異樣的情感生出來,似乎是田一刀也不怎麼可怕了似的。查枝青身子居然往葉凡的身邊湊了湊,兩人側貼得更緊了。

感覺到了身側傳過來的驚人彈力。

「別怕1葉凡伸手輕輕的緊了緊,貌似在給田枝青壯膽。

令人大跌眼鏡的事發生了,剛才凶神惡煞的田一刀此刻居然不由自主的挪開了身子讓這位葉總拐著查枝青走向了舞台。

查枝青一臉的興奮,雙眼在葉凡的身上貓著。這是女人發情的表現。

她似乎是瞬間身體被抽了筋似的整個人像只軟皮蟲一般的軟貼在了葉凡側身邊。

這傢伙倒是越來越重,怎麼搞的。葉老大心裡想著。貌似用硬拽的方法把查枝青弄到了舞台上。

「葉先生,你能給我一個吻嗎?」在舞台上,想不到查枝青第一句漏出來居然是這句話。

這話通過高保真的傳音筒傳了出去,頓時全廳都沸騰開了。

葉凡一愣,頓時那臉雖說笑著。但比哭也好不到啥地方去。而田一刀恢復了常態,這貨正在捏拳頭玩。

「上礙…」

「吻過去……」

「真傻啊,人家都閉眼了,吻礙…」

「吻毛礙…」

「呵呵呵,對不起,查董在樓上等著,我上樓了。你們年青人。盡情的玩吧。這裡是屬於你們的天地,我失陪了,抱歉。」葉凡突然一笑,很紳士的聳了聳肩。爾後是轉身大步上樓而去。

「你個膽小鬼……」後邊傳來查枝青那憤怒的叫聲。田一刀倒是微微一愣,轉爾,一股玩味似的笑又掛於臉上。

「枝青,人家有老婆。咱可是單身。」這時。田一刀無恥的擠上前去說道。

「我就喜歡有老婆的,你又怎麼樣?」想不到查枝青突然淑女變河東獅吼了。奔著田一刀就吼過去了。

「瘋了,瘋了……」田一刀臉一愣,黑著個臉氣得衝到那盤蟠桃前拿起來喳喳像老鼠磨牙般的狠啃了起來。這貨看來是真給氣著了。

「葉總請。」查泰林很客氣的把葉凡請進了樓上一個很大的房間里,這房間好像是專門喝茶的地方。

中間一個很大的樹疙瘩,樹疙瘩的樹根往四周伸展開來。在樹枝旁邊擺放著許多跟樹疙瘩同質的木凳子。

其形狀類似古代的圓鼓形的登子,其上坐著幾個高雅的同志。男女都有。

不過,歲數看上去都相當的老,最年輕的也有四十齣頭吧,估計都是有頭有臉的同志。

茶几上並沒有鮮果之類,而是各類的茶葉。看上去品質都相當的高。

而居中位置上坐著一對夫妻,很有一股氣勢,男的還戴著個金邊金絲的眼鏡,葉凡看過照片,知道此人就是查董事長查雷洛斯了,旁邊的估計是他的夫人之流了。

查雷洛斯是英國人,而他的夫人卻是港九本市人。所以,其子查非雷有著中式跟歐式血統,算是混血兒了。

「葉總,你好。」查董事長倒是站了起來,伸出了一隻手。此人講得一口地道的中文,倒也不用擔心語言障礙什麼。

「你好查董。」葉凡也不卑不亢跟查董打了聲招呼,經過查泰林介紹,才知道這些在坐的男男女女都是查家有著股份的人。算是家族中的核心了。

「哥,你這極品龍井可是相當的難弄。估計是前次你去大陸陳省長送的吧?」一個半禿頂的老傢伙笑道。居然還叫查雷洛斯哥,看來,此人也『老相』得不行了。

「呵呵,陳省長很好客埃我前次只是去南福轉悠了一圈子,想不到陳省長居然送這種極品東西給我。」查董事長摸了一下下巴,笑道。

「聽說這種茶葉市面上沒賣的,口味比起外邊的來講的確有獨特之處。」另一個平頭中年人笑道。

「老三,你可得悠著點喝。別狼飲似的三下二下就喝完了。」查董略顯自得,笑道。

葉凡一聽就明白了,敢情人家查家跟南福省省長陳月青的關係不錯。

不過,估計是陳省長想拉查家到南福省投資,所以才會把自己那份頭的特供給分了點出來送給查雷洛斯了。

葉凡泯了一口茶差點笑出聲來,就這種等級的茶葉,自己在中辦喝得都想吐了。

這算不上極品,只能算是特供中的二等品罷了,像各省副職每年都有一定的配額。當然,對普通人來講也是相當珍貴的了。

只是他們遇上了葉凡這個另類,人家特供當普通綠茶喝滴主兒。

「怎麼樣葉總,跟我們平常世面上見到的西湖龍井是不是有所不同?」平頭中年人淡然一笑,問道。

此人叫查彼此,是查雷洛斯的三弟。在查家排行老三,也是正河集團一個舉足重輕的角色。這種口氣,顯然有顯擺的份頭了。

「還行。」葉凡淡淡的點了點頭,不置可否樣子。

「還行,看來葉總喝得多了是不是?」禿頂老傢伙有點鄙夷樣子,認為葉凡是在吹牛打屁。

「是啊,喝多了就覺得普通了。葉總作為橫空老總,估計是每年也有分到一定的量吧?」一個留著短須的中年的貌似感嘆了一句,其實還是有點譏諷味兒。

「呵呵,不好意思。我曾經在中辦督查室擔任過主任一職。所以這種茶中辦主任田江同志私底下送了一些給我。而且,每次到田主任辦公室還能揩油到更好一些品質的,那個好像叫西湖極品龍井。」葉凡淡然一笑,所有的鄙視盡掃而光。

「哈哈哈,原來如此。葉總這是近水樓台先得月埃」查董爽朗的笑了。

「葉總,今天是小女生日。順道請葉總過來也是想商量件事兒。」查董轉爾又講道。

「查董請說。」葉凡泯了口茶。

「葉總,前次的事其實是個誤會。我希望葉總能諒解。葉總是做生意的,生意場上多個朋友是不是天地更為廣闊?」查董說道。

「查董講得再理,不過,我們本來就沒什麼事是不是?」葉凡笑著,轉爾講道,「我這次過來只是跟貴公司洽談合資投辦『正通公司』的事。

既然合同都簽了,我希望正河集團能履行合同。這事都拖了有一段時間了,而前期一些準備工作我們也做好了。

也投入了一定手資金。只是因為貴公司副總羅米格林突然失蹤了,所以這事才拖到了現在。」

「葉總,羅米格林詐騙案子你們那邊已經報案。而我們這邊也向警署報案了。

這個已經定性為是詐騙案。既然是詐騙案子就不存在合同了。即便是簽定得有合同,但那也是一份無效的合同。

這一切,都是羅米格林貯心積慮干下來的。既未向公司董事長查雷洛斯上報,也沒有經過董事會批准。

正河集團對於投資這麼大的項目有著一整套嚴格的規程程序的。涉及到三四個億的投資,不可能不通過董事會。

而且,連董事長查雷洛斯都不知曉。這完全是羅米格里在違規操作,是無效的,是他的個人行為。

跟我們正河集團沒有絲毫關係。」一個貌似很懂法律的傢伙推了推眼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