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二十七章查家內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二十七章查家內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沒有絲毫關係,難道羅米格林不是你們正河集團的副總官術。而且,據我們調查所知,在那段時間裡因為查董事長有事而就連公司總裁位置都是由羅米格林在坐。

羅米格林在那段時間裡是代行總裁權力。他不能代表正河集團了哪誰還能代表正河集團?

難道在那段時間內你們正河集團所有的業務都作廢不成?如果都作廢了我葉凡也沒話講。

可是你們單單針對我們橫空機電集團公司說這合同無效。咱們的合同怎麼無效了?

這一切手續齊備,有人證有物證有你們公司大櫻還有代總裁羅米格林的親筆以及印鑒。

這一切的一切都條例法律條款。我看不出哪點是違法了。而且,即便是後來生了詐騙案子,那隻能是代表羅米格林個人一時衝動。

這個跟我們兩家合資辦公司是沒有絲毫衝突的官術。」葉凡這嘴皮子可是不賴,強力的反擊了過去。

看來,查董一家人還是不想隨便灑出三個億出來。估計,其主要原因是橫空機電集團的名聲太臭了。

這種用三個億肉包子打狗的做法是個人都不願意去乾的。更何況精明著的查家這老生意經了。

「已經定性為詐騙案,這主犯而且還是羅米格林。鑒於在此特殊的條件下籤定的合同怎麼可能還具有法律效力?葉總更應該好好去學習學習法律文本了。」那傢伙居然譏諷起葉凡來了。

「這個不勞你牽挂,要談法的話本人的確不如你這位同志的專業性。

但是,在這個案子中我們橫空集團還遭受到了嚴重的損失,被你們公司的副總羅米格里捲走了1.2個億。

而你們據我們所知,並無絲毫的損失。而在如此的情況下我們還願意出1.2個億履行合同。

而你們一點損失都沒有的情況下居然不拒不履行合同承諾。這難道就是正河集團所標榜的生意人誠信為本嗎?」葉凡冷冷哼道,自然要還以顏色。

「葉總,你這不能胡攪蠻纏是不是?不是我們不肯投資,而你自己也知道你們公司的現狀。

這段時間我們也重新評估過你們了。做出的結論是不能投資。這事,如果葉總認為我們違反了合同規定,你可以向法院起訴。不過。有句話講在前頭。即便是法院要求我們投資我們也不會投的。我們願意付違約金。」查彼此顯然惱了。

「我們橫空集團公司不勞你們來評判,我相信,如果你們真的不肯與我們合作。

二年過後,這將是你們正河集團最重大的損失。不過,不管怎麼樣,這事我們一定會訴諸法庭的。」葉凡一臉嚴肅,哼聲著站了起來。說道,「道不同不相為謀,葉某告辭了。」

並沒有人站出來出言相留葉凡,看來,他們也是作好了準備。準備跟自己死磕了。估計,而且是不顧及查切爾了。

「老頭子。你好狠的心。」就在這時候,門突然被打開,一下子湧進來十幾個人。

葉凡被人一把就推倒在了角落處。這貨也就隨勢窩在了角落處。而這些人相當的迅,二個一個把樹疙瘩旁的所有人都控制住了。

而門又輕輕的關上了。

最後出場的居然是查切爾那傢伙。果然來事兒了,葉老大在角落處心裡一動,準備看好戲了。

「查切爾,你想幹什麼,滾出去1查彼此指著查切爾大聲的訓叱道。

叭地一聲響亮耳光聲傳來。查彼此被查切爾一巴掌甩得從木凳子上甩到了地下。

「你敢打我。你這個野種,反天了。」查彼此暴怒了。從地下爬起來奔著查切爾就去了。

「打滴就是你,你嗎的野貨。」查切爾好像還練過幾手,撲過去好像瘋了似的照準查彼此就是幾腳狠踹,屋子裡頓時響起查彼此那殺豬般的慘叫。

因為,查切爾這傢伙太狠了,腳踹的都是查彼此的襠下。估計那玩意兒此絕對腫大如燒火棍子了。

不過,其他人全被二個大漢給控制著連站起來都做不到。

「老雜種1查切爾最後照準查彼此的臉上來了一腳,踢得這傢伙滿臉是血才收了腿,「你叫破喉嚨也沒用,下邊在狂歡。

這樓上茶室的隔間效果可是不錯,港九曲一指的比ok還ok的包廂式茶室。

這茶室還是老子安排人設計的,怎麼樣,隔音效果不錯吧。平時你們喝茶聊天打屁時是不是覺得很安靜,彷彿與巨隔絕一盤,爽吧?」

「難道……難道你早就有預謀?」查雷洛斯氣得嘴唇都在打顫慄。

「你說呢『爸』,我的雜種爸。」查切爾狠狠的朝著查雷洛斯臉上吐了一口痰。

「查切爾,別這樣對你爸。」查雷洛斯的夫人繆月菊趕緊一邊叫著一邊從樹疙瘩上抽出紙巾想給查雷洛斯擦巴臉。

「擦什麼擦?我看他連臉皮都不要了還查個屁1查切爾貌似瘋了,一把甩去把繆月菊的紙巾給打掉了。

「畜牲!畜牲1查家那位禿頂老傢伙罵道。

又是叭地一聲,接著又是里啪啦的腳踹聲,不久,禿頂老傢伙也是鼻青臉腫滿面鮮血倒在了地下不敢作聲了。

嘿嘿,查切爾這傢伙還真下得了手。雖說不是親生的,好歹查家也對你有養育之恩吧,刺激。葉老大窩在角落處看著好戲,倒也沒人來理會他。

因為門口有兩個大漢守著的,查切爾相信,橫空一個在娘們肚皮上搞得如此漏弱的老總難道還能搞個穿牆術給穿走不成?

「查切爾,你到底想幹什麼?」查雷洛斯氣得滿嘴都在抖瑟。

「我不想幹什麼,我只是想拿回我該拿的。」查切爾陰聲聲笑道,又走到老爸面前彈了彈他的肩膀。

「從小到大,我哪點不疼你了。你要天上的月亮我都會想辦法給你摘來。

送你讀了大學,送你到國外留學。而你長大后一回公司我就給了你較高的職位。

直到現在,你已經是正河集團常務副總了,從職位方面講你僅比我這個董事長低一點。

今後你成熟了,這董事長位置還不是遲早是你的。這一切的一切,難道老爸我給你的還不夠嗎?」查雷洛斯激動的數落著。

「放屁1查切爾一巴掌甩得查雷洛斯摔倒在地,這貨猛地上前照準查雷洛斯踹了一腳。

「住手查切爾,他是你老爸,住手,求你住手。」查雷洛斯的老婆繆月菊嚇得趕緊撲過去護著查雷洛斯。

「你個賤貨,以為我不曉得,這一切都是你們搞出來的。你不是要護著他嗎,老子連你一起給踹了。」查切爾好像瘋了,照準繆月菊那細皮嫩肉的身子也來了幾腳。

「你會遭雷劈的查切爾你個畜牲。」查雷洛斯一邊抹著嘴邊的血一邊罵道。

「還老爸,老狗還差不多。查雷洛斯,你幹了什麼?別把我當傻瓜耍。

什麼董事長位置留給你,你是留給查非雷那賤種的吧?從去年開始,你已經在逐步的分化我的權力了。

原本公司人事部是我管的,你不由分說划給了查非雷。原本投資部也是我管的,你也划拔給了查非雷那雜種。

我這個常務副總都快成光桿司令了。公司最沒人願意管的工廠公部,最累的活都是你硬塞給我的。

話講得還好聽,說是先苦后甜,是給我壓擔子,磨練我的意志,以待今後全面的管理公司。

這一切,都是你查雷洛斯這狗東西給老子划的一個天大的餡餅。」查切爾也是激動的吼著,是在用吼而不是講。這傢伙好像也快進入瘋狂狀態了。

「查切爾,講話要摸著良心。這些重新劃分都是公司集體決定的。

也是根據每個人的能力決定的。查非雷不就管著三四個部門,而你查切爾還分管著七八個部門。

難道分一點給弟弟都不行嗎?非雷他是你弟弟,不是外人。你們哥倆更應該齊心把正河集團搞上去。

咱們正河集團是家族公司。在十幾個董事中家族中人佔了一半多。

你連弟弟都忌妒,那你今後還怎麼能扛起正河集團這面大旗。作人,胸襟要寬廣一些。

不然,沒有寬廣的胸襟還怎麼能肩負起如此重任。咱們正河集團可是有著幾萬名職工。

心胸太窄絕對不行,你要好好想想。懸崖勒馬還來得及。」查泰林忍不住了,插了一句。

照樣子,查泰林被查切爾帶來的一個傢伙一巴掌給狠煸得嘴邊流血整個人都摔在了地下。

「查泰林你這隻老狗,以為我不曉得。你有什麼資格站在這裡講我查切爾。

你不就是查雷洛斯這老狗的一隻看家狗嗎?還人五人六的像個什麼一樣。

顧問,表面上是顧問,你都幹了什麼。鞍前馬後的全是為這隻老狗服務。

以為我不曉得,這部門的重新劃分也有你的份頭。你們倆只老狗整天湊一塊就是在商量著如何的把我一步步的分化完后踢出公司去是不是?

照顧我,你就是如此的『照顧』我的嗎?麻痹滴的老狗,損人起來是不見血。」查切爾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