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四十一章葉老大的第一個孩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四十一章葉老大的第一個孩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哼,我倒,誰能笑到最後,誰能先登上副部級位置。」喬報國也被激起了雄心。

「哈哈哈……」喬遠山突然爽朗的笑了,這個相當的罕見的。因為工作的特殊性,喬遠山基本上都是板著個臉的。

他轉爾一巴掌重拍在了喬報國肩膀上,笑道,「這才像我喬遠山的兒子,葉凡想到副部,路還漫長著。你的優勢比他大,我看著的。」

「爸,我有信心。五年一個新台階,你讓我在德平奮鬥五年,我向副部看齊。這次,我們定要趕在他前頭。」喬報國信心滿滿。

「好樣滴。」喬遠山笑道,老喬同志心情不錯了。

因為第二天是星期一,應新上任的黨群書記車軍同志要求要招開常委會。所以,葉凡也顧不及疲勞。連夜叫張強開車送自己回到了同嶺。而且,為了方便葉凡工作。

畢竟,葉凡是一個大市的市委書記,總不能經常不在。所以,王成澤和西門津通以及天通三位同志商量過後,決定把合練天雷四象陣的地點改在了同嶺市一個偏僻的地方。

這樣,葉凡白天可以上班,晚上可以加強合練。

「唉,你整天跑這跑哪,一會兒京城一會兒水州的,官場軍場黑白兩道你都要沾上點邊,你這身體吃不吃得消?就是鐵打的也不行埃凡哥,你現在還年輕,還頂得祝就怕今後老了會落下一身病根。不能這樣子了。」一到洛雪家裡,洛雪飄梅是一邊給葉老大脫披風大衣。一邊心疼的講道。

「沒事,你看我這身體,要不咱們先試一下十八般武藝。」葉老大幹笑了一聲,伸手指頭勾住了洛雪飄梅的下巴。樣子極為輕佻。

「要試找你的大美女圓圓去,我可不是白老鼠。」洛雪飄梅臉蛋一紅,伸手打掉了葉老大的魔爪子。

「我先洗洗再試。」葉凡笑著進了洗浴間,不久,洛雪飄梅進來親自給他搓背揉腿。這貨半眯在浴缸里,昏昏間居然睡去了。

醒來時才發現自己還斜躺在那個大號浴缸里,只是,水卻是幹了。而身上披著毛毯。背上墊著軟墊子。

而洛雪飄梅卻是輕輕的依偎在身邊,正睜大著雙眼在自己身上滑動著。

「我睡多久了?」葉凡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

「你還講,一睡就是四個小時,天都快亮了。還講庀倫硬皇僑泄了。」洛雪嫣嫣的笑道。

「誰講泄了,我還沒開始,咱們抓緊1葉凡一聲乾笑,騰身而起,抱起洛雪直奔那鋪豪華大床而去。

玉肌雪膚浪潮動。扁舟搖曳風浪中……

「凡哥,你輕點。」某女氣喘吁吁。

「怎麼樣,哥雄風高漲是不是,經不起折騰啦?」葉老大幹笑著。動了動想玩個佛坐蓮台把式,一見那動作。慌得洛雪飄梅趕緊叫道,「不行不行。絕對不行1

「怪了,以前不是沒玩過,哪一次你不都叫得最凶了,我還怕把狼招來了呢?」葉老大有些疑惑的問道。

「真不行,絕對不行1哪曉得洛雪飄梅這次居然非常堅決的拒絕了。

「是不是病了,我開副方子給補補。」葉凡說道,掃了自己那玩意兒一眼。

洛雪一看,講道,「實在不行的話,我叫梅香來。她也有著三段身手,夠你折騰幾下的。不過,晚上你可得輕點,她是頭次。」

「洛雪,你把我葉凡當什麼人了。這話今後別再提了,不然我會生氣的。男女性愛是跟感情融在一起的,不是動物光是為了性愛而搞的活塞運動。」葉凡臉都板起來了。

「凡哥,我真沒有那個意思,只是……只是……」洛雪飄梅有些急了,人都坐了起來。

「只是什麼,全說出來嘛,真是急人。」葉老大裝著更生氣樣子。

「我可能是有了。」洛雪飄梅講這話時聲音特別的低,跟蚊子講話差不多。

不過,葉老大可是有鷹眼跟蝠耳通,這貨頓時傻了,雙眼直愣愣的盯著全身光裸的洛雪飄梅,問道,「啥……有了?」

「你是真傻還是假笨?」洛雪飄梅伸手指頭戳了這傢伙一指。

「你是……你是講那個啥的……也就是……你懷上了?」葉老大感覺呼吸有些急促。這個,能升格當父親,好像也是每個爺們的夢想。這造人運動還是相當雷人的。

「好像是這樣子,這個月那個沒來,都一個多月了,以前從來沒這樣過。」洛雪飄梅臉通紅著講道。

「咋不去檢查一下?」葉凡急著問道。

「我怕空歡喜一場,所以想再等等。」洛雪飄梅說道。

「笨啊,買盒試紙回來自個兒試試就行了。」葉凡差點叫出聲來了。

「我買了,只是不敢用。」洛雪飄梅羞答答的講道,「我怕不是?」

「傻姑娘,那東西在哪,咱們馬上試驗。」葉老大興趣空前,一骨碌從床上翻到地下。光著身子去找試紙去了。

「找啥,就在床頭櫃里。」洛雪飄梅嗔道。

葉老大急吼吼地翻了出來,一看說明書,嘴裡笑道:「這東東好啊,早孕試紙,哈哈。

在一般情況下,早孕試紙檢測結果有兩種:將尿液滴在試紙上的檢測孔中,如在試紙的對照區出現一條有色帶有的試紙顯紅色,有的試紙顯藍色,表示陰性,說明未懷孕。

反之,如在檢測區出現明顯的色帶,則表示陽性,說明已經妊娠。這種檢測具有快速、方便、靈敏、特異性高的優點。

不過,早孕試紙只能作為一種初篩檢查,千萬不可過分信賴它,因為用早早孕試紙測試會出現假陽性或假陰性。

咱們先試試再說,明天一早叫梅香他們賠你去,唉,可惜我要開會,不然,真想賠你去。」

「你千萬別去,醫院很複雜。人多耳多眼多,你這個大書記一亮相,要是給什麼人惦念上又是麻煩。」洛雪飄格趕緊說道。

「唉,洛雪,你太善良了,我有愧。」葉凡一臉的謙意。

「這是我自願的,沒啥。」洛雪說著到衛生間試驗去了。葉老大可是耐不住了,也跟著鑽進了衛生間。

「啊,成了成了。看到沒洛雪,在檢測區出現明顯的色帶,這個啥意思,哈哈哈……」葉老大得瑟的笑著,笑得非常的猥瑣。

「我真的有了么,凡哥,剛才說明書上也講了,有時會出現假現象的。我真怕礙…」洛雪飄梅連聲音都有些顫慄著了。

「應該是懷上了,我葉老大辛勤播種總算是有了收穫,哈哈哈……」葉老大樂不可支,當然,親熱的東東就沒再繼續下去,葉老大自動收功了。也拒絕了洛雪用手給他解決的美事兒。

第二天早上9點,市委會議室。

「同志們都到齊了,開會吧。」葉凡掃了一眼會議室,講道,「咱們同嶺市委班子經過省里調整過後,新班子全到了。今天應車軍同志建議招開一個見面會。大家今後就是同事了,都是市委班子成員之一。新老同志都互相介紹一下,互相認識一下,便於今后開展工作。」

「沒錯沒錯,咱們市委班子中新調來的同志先介紹一下自己……」孔端一臉微笑著說道。

一個小時后見面會開得差不多了,會議室里又安靜了下來。

「如果沒什麼事今天的會議到此為止吧?」葉凡說道,他是急著想去打聽洛雪到醫院確診的事。

「葉書記,我還有個建議。如果方便的話我想趁這次開會之機提出來讓同志們給提些意見。這個,現在時間還早,才10點鐘。」就在這時候,車軍一邊從公文包里掏東西一邊講道。

「嗯,你講吧。」葉凡說道,心裡微微一動,覺得車軍這傢伙有些詭異。

而且,有些不懂規矩。像這種見面會明白的說了不談公事的。他居然又想兜出什麼來。

會議室里很安靜,大家都看著車軍。

「是這樣的,前次政務院督查室的同志下來過了。結果咱們同嶺市還是經得起考驗的,並沒有什麼大的問題。

只是,還是有些同志被處理了。這說明,咱們某些同志還是有些麻痹大意。

咱們一心鋪在抓經濟上,卻是忽視了對於幹部素質以及思想作風,政治素養等方面的學習。

我想,一個好的班子,一個作風過硬,立得正的幹部能帶動一大群幹部。

而咱們這些幹部都是同嶺市的公僕,是為人民服務的。但是,轉個方向講,咱們的幹部又是同嶺市的管理者。

幹部的素質直接決定了經濟能否抓上去,能否走向大發展的正軌。這兩個方面看似沒有什麼瓜葛,其實不然。

幹部們思想方面偏移了,那指揮捧一歪,其帶來的直接後果就是下邊一大攤子工作都偏離了方向。

而工作也變了性質。為了提高幹部素質,本人認為,是不是以海山煤礦的事為契機。

在市委黨校辦幾個培訓班,先期培訓以副處級正處級為主。接下去再輪到科級幹部。

如果效果還不錯的話就輪到各縣培訓鄉鎮幹部了。這次,專抓思想為主。」車軍一臉嚴肅的講道。

不過,聽他一講完,大家眼光全隱晦的看向了葉老大。因為,車軍這提議可是相當的不合適宜,那根本就是在打葉老大的臉。

因為,這次海山煤礦的事在坐的都清楚,政務院根本就是沖著葉凡這個同嶺市的一號人物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