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三十二章你可是名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三十二章你可是名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有哪條法律規定文書沒見過就不能知道你的名字的了?而且,你可是名人是不是?」葉凡哼道。

「你很怪。」譚笑笑又嫣然一笑,笑得燦爛了,那手貌似很無意的往空中無意識的一揮。

毒功來了,葉老大暗暗警惕。雖說自己不怕一些毒,但並不等於不怕天下所有的毒。

譚笑笑作為五毒教百年來才煉出的第一毒人,肯定有可取之處。雖說此人功力倒不是特別的高,不過,毒功絕對傑出。

鷹眼之下,一些紫色的顆粒狀物在空中往自己散發而來。葉凡一聞,差點笑出聲來,心說這不就是三毒教見過的紫狼花嗎?這種東東葉老大連皮帶葉都可以吞進去,不但不會有所損傷,而且還能有助於練毒功。

葉老大裝著沒發現樣子還拿出煙來嚓一聲點上還賣力的吸了一口,嘴裡贊道:「不錯,這煙葉很純正的。」

不錯個屁,你賣力吸吧,吸不死你小葉總。譚笑笑在心裡惡毒的罵著,臉上卻是笑嫣嫣的,好像一頭髮情的母豬正在向著公母示情似的。

當然,譚笑笑只是要敲打一下葉凡。並不是想要他的命,畢竟此人來頭沒搞清楚,連教主大名都曉得的人絕對不會是好惹的主兒。

但是,不好惹並不等於不下手警告他一下。不然,五毒教也太窩囊了不是?

「好熱……」譚笑笑拿起雜誌當扇子在扇著,葉老大曉得,她是在把紫狼花的毒連續不斷的扇向自己身邊讓自己借著抽煙吸進去。

「要不要開空調?」葉老大抽了口煙,笑問道。

「不必了,這就行了。」譚笑笑笑嫣嫣的還在賣力的扇著,而葉老大則是斜躺著賣力的吸著。

足足五分鐘過去了。

譚笑笑停止了煽雜誌的動作。笑盈盈的說道:「等下子你還能笑出聲來本姑娘叫你一聲哥。」

「我可不想收這種淘氣對著哥哥都敢下手的妹妹,要是一不小心給毒死了咋辦?這個,整天帶個毒彈在身邊那可不是件好玩的事。」葉老大貌似無意的一句話出來,氣得譚笑笑那笑都沒了,顯然自己的詭計已經被對方識破了。

「你怎麼知道的?」譚笑笑一氣,露出了滿嘴的貝齒。

「牙齒還蠻白的嘛,要是咱們親一口,那味兒絕對不錯是不是?不過,你這嘴裡估計。有啥的,咱可不敢。」葉凡不答,閑扯。

「你怎麼還沒反應?」譚笑笑哼道。

「反應,啥反應?」葉老大裝著丈二和尚樣子看著譚笑笑,轉爾恍惚樣子笑道。「噢,對了,你是不是覺得自己一個如此漂亮的姑娘在我面前『賣萌』我居然還沒反應?」

葉老大講到這裡,故意的裝得有些不好意思樣子,說道:「不好意思啊,剛才……剛才,剛才在路上剛上遇上有女子招手。

說是100塊錢打一炮。我嫌太貴,就伸出五根指頭。女子點頭說是50也行,我說再打五折,俺莫錢。女子氣得要走。

不過,估計她也是好久沒有『生意』了。也是到了飢不擇食的地步,所以,最後。25塊成交了。

我連發了好幾發『炮彈』。所以,現在這身體虛得不行了。因此。不是姑娘你不漂亮,而是因為,本人,不好意思,實在是不行了。

面對你如此美貌女子居然提不起那勁頭。要是早點的話我出50都行。

現在不行了,就是倒貼著叫我干我也不行了,不行了,這身體,唉,酒給掏空了。」

葉老大這連譏連笑的話一出,差點讓譚笑笑抓狂暴走了。

不過,這女子也厲害,轉爾就平靜了下來,專註的看著葉凡。良久,三分鐘過後,譚笑笑抓起桌上水果開始啃了起來。

一邊啃著還數落著這蘋果太澀不夠甜啥的。不過,鷹眼之下,葉老大發現,隨著譚笑笑在訴苦,那嘴裡可是沒閑著。嘴裡貌似有飄出一些淡紅的東東來直撲自己而來。

啥毒,葉老大在心裡打了個問號。用鷹眼掃了一下,鼻子輕輕的試了試,頓時,一股子能嗆死人的味兒直衝鼻子,差點就要打噴嚏了。

不過,葉老大馬上忍住了。這一打出去肯定讓譚笑笑笑話了。這貨不動聲色的運轉起了毒術,把這氣體用毒液中和化解,這叫以毒攻毒。

譚笑笑啃完兩個蘋果發現葉老大居然還是悠哉著在抽煙,氣得她站了起來,說道:「今天到此為止,我也累了,先睡了。」

一說完,譚笑笑居然直接進了葉老大的室,而且居然還真脫衣服,連房間門都沒關,直到脫得就剩下裡面一三角褲褲跟兩胸罩子,譚笑笑還轉頭看了葉老大一眼嫣嫣一笑。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嘛。

此後,譚笑笑好像還要舒展一下自己那柳遙就差擺了個波s了,最後才鑽了進去睡了。

「喂喂,那是我的房間?你這也太沒品了吧,那是我的房間?」葉老大追進去喊道。

「當哥哥的這麼沒品,房間讓給妹妹睡一晚上就不行。你這,還真是小心眼兒了。要不我出錢,你再去弄套就是了。」譚笑笑打了個呵欠,把床邊一個袋子往葉凡砸去。

葉凡一伸手接住了。

糖衣炮彈礙…

因為,雖說這只是個普通的花袋子,裡面裝的是譚笑笑一些用物。

但是,這包外邊可是沾滿了一種火紅色的毒。就連包上那鮮艷似火的繡花上估計也是譚笑笑的傑作之毒了。

葉老大淡定的接紅包包還打開翻了翻,有些鬱悶。因為,裡面一包衛生巾,一面鏡子,一胸罩子,居然還有兩個超薄的避孕套。

咯咯咯……

譚笑笑笑得燦爛無比。

葉老大扔下包包氣得甩門而出,沒辦法,只好在大廳的沙發上對付了一夜。

不過,整整一晚上葉老大當然都不敢睡,而譚笑笑也差不多。一晚上都在施展毒功,那房間內瀰漫著一股無味的毒氣。

總算到白天了。

「拜拜,以後再見,葉哥哥,謝謝你的房間。晚上睡得還不錯,沒準兒我喜歡上以後經常會跟葉哥哥合作睡覺的。」譚笑笑一揮手,還衝著葉老大來了個遠距離的親吻,走人了。

「你別再來了,咱可是經不起折騰。要是一時收不住手干出什麼人神共憤的事來,當時你可別哭叫著要告我『那啥的奸的』。到時,我可是一提褲子就不認賬的主兒。」葉老大哼道。

「沒啥,當時我這裡肯定留有你的證據,咱們法庭上見。」譚笑笑笑著,一扭屁股,真的走了。

「嗎滴,倒霉,還要幫她清理這房間『衛生』。因為,這毒不清理乾淨那還不毒倒了後來倒霉蛋子們嗎?。葉老大人品高尚,當然得動手了。

搞了足足兩個小時才發現毒素盡去,葉老大也累得滿頭大汗坐在沙發上。

正想鬆口氣,這時孔意雄來電話了,說是查董事長親自過來了,叫葉凡趕緊過去。

葉凡只好匆匆洗了澡直奔而去。

「小姐,怎麼樣了?」痴子小聲的問道,因為他發現譚笑笑這臉色不怎麼好看,那笑嫣沒掉了,代之的是一臉的憤然。

「混蛋1譚笑笑氣得一把就把茶几上的茶杯給掃到了地下碎成了花兒。

痴子等人更是嚇得不敢吭聲了,譚笑笑如果狠起來,即便是自己人也會用毒的,到時弄得你屁滾尿流的那可就有意思了。

「哼,要玩就玩個痛快。」譚笑笑又哼聲道。

「哈哈哈,小笑笑,什麼人惹你如此動怒了?」這時,外邊傳來一道宏鍾般的聲音。

「教主萬福無疆。」屋中所有人都趕緊貼伏於地喊了起來。

一個白色長發披肩,一身樸素的中山裝男裝打扮。腳蹬一雙耐克,褲子是大號的青布色,要不是五毒教人叫出聲來,給人的感覺此人就是黨的某個級別的幹部。而且是屬於孔繁森那種形象的樸實同志。

「義父,你來了。」譚笑笑笑盈盈的迎了出去。

「怪了,小笑笑,咋回事兒?」看了地下一地的碎茶杯,龔秋有些訝然的看著譚笑笑問道。

「沒事。」譚笑笑笑道。

「沒事才怪。」龔秋哼了一聲,問痴子道,「到底怎麼回事?」

「唉,就是有個叫葉凡的……」痴子不敢隱瞞,把原為講了一遍下來。

「笑笑去試過了,估計是沒有討到好吧?」龔秋又恢復了平靜,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嗯,我試過他了。不過,他好像不怕我的毒似的。不過,我還沒使出厲害的。只是試了紫狼花,紅線毒、艷血毒。不過,此人很有味道。給人的感覺就是怪怪的。」譚笑笑略顯尷尬,但也不敢隱瞞著照實講了。

「怎麼個有味道法?」龔秋看了譚笑笑一眼,似笑非笑。

「義父,你別亂想。我對他沒有感覺,只是此人好像很淡定。而且,全不把我偷進他房間當回事兒。

而且,我還在他的房間睡了一晚上。他也沒講什麼。此人就是個怪人。

而且,我又感覺不到他是個高人。好像就是一個不怕毒的普通人似的。」譚笑笑臉一紅,趕緊說道。

「我可沒說你拿他當回事兒,不過,你自己可是說漏了。」龔秋慈愛的笑了笑,說道,「此人絕不可能不會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