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三十六章誰是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三十六章誰是狼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花銷也是相當的巨大,來來回回的已經砸進去一千多萬。如果征地的話,我們前期一切投入都將了水漂。

更嚴重的一個問題就是,這二千來號職工幹部們到什麼地方討飯吃。

這是擺在我們橫穿集團班子面前一件很重大的事。在這裡,我也透點底子。

說句不好意思的話,我們橫空集團現況很是糟糕。如果這筆,比如安置費用,重新建廠等等費用要總公司來出。

那是絕不可能了。飛空廠只有靠自身才能走出去,發展壯大起來。」葉凡淡定得很,有理有據。

「葉總,這是你們橫空集團的事。關於你們廠子的未來那不是我們征地的內容。

也不是我們軍區該管的事兒,這一點你不必跟我們談起。而我們是按國家標準賠付你們土地方面損失的。

而且,國防建設何等大事。一切建設都應該為國防建設服務,服務於國防建設。

這是『小我』跟『大我』的區別。個人利益要服從集體利益,而集體利益要服從國家利益。

國防建設不是我們一個軍區的事,是共和國國防建設大事業的大事。

剛才葉總也講了,你們飛空廠在粵州的地盤上,更應該擁護粵州軍區搞建設。

所以,希望葉總能讀透其中的厲害。」這時,軍區保衛部副部長龔子秋插嘴講道。

這老傢伙還一套一套的,講得是滴水不漏。而好處可是沒見他提起來。張口國防建設。閉口國防大業,這大帽子可是大得很,能壓死人。

「呵呵,國防建設我們深懂。但是,國防建設也是為了國家的安全,從本質上來講,也是服務於全國老百姓的。

地我們沒有同意不讓你們征,我們同意。但是,你們也得拿出一定的誠意出來。

地價要按市場規劃定價,比如。拿去拍賣也行。而廠房機器設備等方面也要有權威機構的評測。

還有搬廠往哪裡搬,你們總得為我們想想,划拔一塊地皮給我們等等。

這一系列的事不是今天下午就能敲定下來的。這是個長期而艱巨的過程。

不然,這二千號人馬沒飯吃可是大事。我葉凡作為橫空總裁,不可能看到二千號職工幹部們連個住的地方,吃飯的地方都沒有。

而且,一旦廠子被徵用,就等於一下子端了二千號人的飯碗。他們出路在哪裡?

局部利益有服務於整體利益,但是。有的時候整體利益也得照顧著局部利益是不是?

這二者是相輔相成的,不能單獨的列出來。」葉凡說道。

「沒錯。關鍵是兩千號職工幹部們的工作安排。吃住的地點,總得給他們一口飯吃。

沒有飯吃了工人們可是不答應。你們為了國防建設征地沒錯,但是,也要適當的給飛空廠一個妥善的安排是不是?

不能講你們要幹什麼我們就得馬上搬走,就得完全服從你們的條款。

這世上還有法律一詞,幹什麼都要做到有法可依。」嚴方龍也一臉嚴肅插嘴講道。

「講得好,我們按照相關的賠付條款列出來的。這些都是依照相關的規定,是有法律依據的。

至於說你們廠子今後的發展,建設等等。那不可能是我們該管的事。

打個簡單比方,比如說城市拆遷來講。往往都是按照你原來佔有的平方數來補償的。

不能講你們一家人今後的生活工作等等都要拆遷方負責是不是?

你們剛才所羅列的後邊的一系列的事可是有些刁難我們了。我們軍區不是『託兒所』還要管你們的吃喝拉撒。

我們也不是企業還要拉你們一把幫你們發展起來。更不是銀行食堂還要管飯是不是?」龔子秋言詞相當的犀利,這跟他搞保衛工作的嚴肅性是分不開的。

「呵呵,你們的賠付方案我們研究過。不但沒把我們的廠房以及機器等設備納入進去,就連土地補償一塊也比市場上低得多。

粵州像我們飛空機械廠這塊地盤現在的地價至少一平方一萬到二萬左右。

而你們只出到五千塊。呵呵,難道這就是你們所講的按法賠付方案不成?

而且,我們工廠不光一塊地皮。還有人。還有廠子,還有設備。

你們要征地可以,不過,我聽說你們軍區原本另外有徵用了一塊地皮。

那是很早前就徵用過了。到現在還在閑置著。」葉凡一邊擱下手中資料一邊說道。

「葉總的意思是?」龍部長盯著葉凡。

「很簡單嘛。為了擁軍我們吃點虧也沒事。你們就把先前的那塊地皮給我們就是了。

我們的廠房機器設備什麼都不問你們再補償款子了。關於工人的安置等等我們自己負責。

都是為了國防建設嘛,我們願意犧牲品小我而成就國家事業。而且,你們現在軍港定到我們這邊了,原先的那塊地皮也沒有了什麼作用。

這樣一來,用地皮換地皮,你們還可以剩下徵用我們地皮的錢用於國防建設大業。

這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葉老大這話講得冠冕堂皇,差點氣炸了龍部長等人的肺。

「這話葉總你也講得出來?」一個上校忍不住了,寒煞煞的盯著葉凡。

「噢,難道我講錯了嗎?」葉凡裝得一臉愕然,盯著那上校同志。

「錯當然沒錯,不過嘛。葉總這話出來我可是感覺葉總像一匹狼。」上校憤然講道。

「狼,呵呵呵,我很感謝你這位上校同志能把我幻象成狼。說句實話,我這人還真是喜歡『狼』。這北方的狼有股子剛志的氣勢。比南方的『貪狼』要有志氣得多。」葉凡不動聲色就把這些傢伙比作一群『貪狼』了

他們哪有聽不出來的,這位上校同志脾氣估計較沖,氣得啪地一聲在會議桌上來了一下,其人站了起來,指著葉凡哼道:「你講誰是狼了?還貪狼?你講清楚點1

「放肆1葉凡突然一磕桌子,說道,「這是什麼地方,橫空集團下屬的飛空機械製造廠的會議室。

橫空機電集團公司是個什麼樣的企業,上校同志,你去調查一下。

我們公司原書記衛玉強同志就是正宗的副省級幹部,天雲大省的省長助理。

所以,上校同志,你這『槍』指著誰了?指的是我葉凡嗎?我葉凡是中組部任命,天雲省委組織部代管享受副部級待遇的代書記兼橫空集團總裁。

不要講你,就是我的手下集團武裝保衛部部長戰雲剛同志就是一正宗的大校,是受集團跟天雲省武警總隊直接管轄的。

所以,你給老子坐下,反天了不成?」

葉老大氣勢大漲,雙眼冷冷的盯著那位上校。此一刻,那位上校同志感覺這位葉總突然間好像變了個人似的。他彷彿就是一尊不可力敵的神。

這個,自然是葉老大12段位氣勢逼出來攻擊到上校同志身上所起的蝴蝶效應。

上校一愣,居然不由自主的就坐了下來。

這貨屁股一碰上那硬木椅子,馬上反應過來。臉一下子騰地就漲得紅了。

想站起來可是又顯得太尷尬了,一時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剛好是屁股觸著了椅子,人卻是彎著腰的。

「對不起葉總,楊鐵青同志剛才是過火了一些。」龍學進趕緊和稀泥。

他當然也知道橫空集團的級別,知道能坐上這個位置的同志是有一定的份量的,更何況此人如此的年輕,估計是出身某豪門的子弟。

這種人雖說沒多少能耐,但人家家族擺在哪裡的,不宜得罪。

所以,見楊鐵青上校還在尷尬著沒有反應,龍部長臉一板,說道,「鐵青同志,馬上給葉總敬個禮。」

「楊鐵青向葉總敬禮,首長好。」楊鐵青咬牙一個立正說道。這貨那臉跟他的名字差不多『鐵青著了』。

「嗯,坐下吧。」葉凡微點頭,表情淡定。似乎自己受之無愧。

這時,孔意雄湊近葉凡耳旁耳語了一陣,葉凡點了點頭,孔意雄出去了。

不久,進來了一個三級警監。龍部長等人一看,微微有點怒氣,心說你叫個三級警監來嚇唬咱『老百姓』是不是?

「報告葉書記,天雲省公安廳副廳長兼下屬駐橫空集團公安局負責人包毅向您報道。」包毅一個立正,一臉正經向著葉凡來了個標準的警察禮。這貨一身正裝,再加上身材高大,顯得很是孔武有力。

「你來得還真是快啊包毅同志。」葉凡呵呵笑著走了過去,四隻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問道,「這事上頭還沒向我打招呼,難道武裝保衛部的軍人已經撤走了?」

葉凡也有些納悶,這個,肯定是鐵占雄這傢伙搞的突然襲擊。雖說先前葉老大早就跟鐵談過這事了,但包毅下來得如此之快倒是令得葉老大有些突然。

而且,估計是鐵占雄也要給葉凡一個驚喜。所以,事先並沒有跟葉凡通氣。

不過,天雲省公安廳的負責同志沒跟葉凡通氣這個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畢竟設立橫空集團公安局是為了接替武裝保衛部的工作,這事何等的重大。估計還得上省委常委會討論才能算數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