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四十章田一刀上鉤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四十章田一刀上鉤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這樣吧,我先跟粵東省委新上任的狼破天司令員勾通一下。看看他怎麼講,相信狼司令會支持我們的。再通過他跟粵東省委勾通。這樣子比較方便,而且合理合法合情。」譚司令說道。

「嗯,省軍區司令換人啦?」龍部長一臉訝然,這個消息自己可是還不曉得的。

「嗯,狼破天同志過來了。」譚司令說道。

「太突然了,事先好像是一點消息都沒有。這事,還真是怪了。怎麼這麼突然?以前可都得先徵求一下軍區的意見的。」龍部長一臉的訝然不已。

「有啥好怪的,老龍啊,你這可是多疑了。上面這樣決定肯定有上面的道理,而且,職位調整這也是常有的事兒。

只是這次調整得很快,根本就沒通知下邊。一個小時前狼破天同志到位,我跟張司令一起也去過了。

當時沒人的時候我悄悄問過張司令,張司令居然也說事先並沒得上面的招呼。

不過,張司令也講了。這是上面的決定,咱們是無條件服從。而且,狼破天同志是從中警內衛局局長位置上下來的。

能坐上這個位置的同志肯定是一把好手。他的到來倒是能加強了我們軍區的實力。

而且,狼破天同志還兼任著軍區總教官職位。你想到什麼了?」譚司令呵呵笑道。

「軍區總教官,那個位置可是專門訓練人的總指揮。沒有實力是不可能坐上去的。

不過。狼破天同志是從那個地方下來的,坐這位置倒是沒人敢講什麼。

聽說坐那個位置的同志是國家最神秘的組織a組的人?而且在組裡有著相當份量的同志才能資格擔任內衛團首長一職的。」龍部長居然八卦了起來。

「呵呵呵,a組對咱們來講只是個傳說。不過,相信張司令肯定會知道這秘密的。你我級別還不夠高埃」譚司令笑道。

「呵呵呵,譚司令可是也快到能知曉這個秘密的時候了」

「還差得遠呢,老龍你可是說笑了。」

葉凡很奇怪,老狼這人聽說晚上已經到粵東接任了。他應該知道自己現就在粵州市,可是老狼並沒有跟葉凡聯繫。

這傢伙莫非是生氣了,葉老大心裡有點納悶,沒琢磨明白。

不過。龔開河同志在晚上九點倒是來了電話,說道:「葉凡,昌背山的事你可以放鬆了。組裡已經安排狼破天同志過來接手了。不過,你負責招募的人手方面,組裡分配給你一個任務。那就在半年內招募進一位六段位的高手進組裡。」

「狼破天同志接手了,這個,狼破天同志可是功力廢了。你讓他負責側翼衛護昌背山是不是有點不合適。到時遇上,不要講夜當這種高手,就是一個四五段位的人也能把破天同志給幹掉。」葉老大當然得故意裝裝傻了。因為這事是王仁磅泄密的嘛。

如果不裝傻那豈不是變成欺瞞組裡了。這可如果真是龔要追究的話責任可是很大。

當然,葉凡也相信龔開河不會對自己怎麼樣。只是如果龔以此為要挾要求自己再要另補加一件事來抵消這件事那豈不是又得忙活了。

而且龔交待要做的事都是很難辦的事。組裡都沒辦法了。葉老大當然不能落人口失了。

「噢,這事你還不曉得?」龔組開貌似有些訝然,問道。

「啥事?」葉凡自然是繼續裝傻到底。

「狼破天同志這次踩了狗屎,居然得到『飛鈴鐺雪丫丫』前輩的相助,不但恢復了功力。

而且,破天荒的居然突破到了10段頂階境界。所以,以他的實力完全能夠勝任側護昌背山的任務。

這個,也是為你減輕了負擔嘛。再說了,又有幾個夜當過來。而且。這次加裝了五道厚實的高科技鐵門。

就是夜當再來也是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打開進去的。咱們有槍有炮,夜當還真敢來送死埃」龔開河呵呵笑著,看來,老傢伙心情不錯。

「那得恭喜組裡又添了一位大高手了。」葉凡順坡就要『下』了。

「你真不曉得破天同志已經恢復了功力?」龔開河問道。

「現在曉得了,我得趕緊打個電話給老狼,恭喜一下了。」葉凡講著就想擱電話。

「慢著,葉凡同志。別急嘛。聽說破天同志這次突破是在紅葉堡遇上雪丫丫前輩的。」龔開河這句話一出,葉老大心裡暗叫一聲『倒霉』,哪個傢伙泄的密。

「呵呵……」葉老大幹笑了兩聲,這西洋鏡被拆穿了自然答不出來了。

「算啦。這次不追究了,下不為例。葉凡同志,你想想,你讓這麼一個大高手浪費在普通軍隊裡面。這是對黨和國家不負責任的表現。本來是要打你『屁股』的,不過,你趕緊把六段高手招進來,就算是將功折罪了。」龔開河自然不會輕易的放過葉老大了,又逼了過來。

「這個,是破天同志自個兒要求不講的。我也沒辦法,我跟他的關係你又不是不清楚。總不能來個賣友求榮,到時,破天同志還不怪死我。我也是沒辦法。」葉凡吐苦水了,打滴『悲情牌』。

「朋友歸朋友,在於國於民有利的大事大非上你可要堅定住自己的立常

而且,這也是件好事兒嘛,我們不照樣子讓他到地方軍區工作了。

而且,這次任命下達得很快。唐親自操刀主持軍界委員會班子討論,僅僅五分鐘,班子成員全體通過。

這說明什麼,說明大家還是很看重破天同志嘛。」龔開河貌似在警告葉凡。

「那是那是,小葉我會牢記龔組長教誨的。」葉凡笑道。

「嚴肅點,還教誨,我可是還沒死。」龔開河說道,也開了句玩笑。

第二天早上,狼破天還沒來電話。葉老大都忍不住想先打個電話過去問問了。

不過,想想也忍住了,沒準兒老狼剛到任事特多。而且昌背山那邊又要過去看看。騰不出時間來打電話了。

不過,早上十點時葉凡倒是接到一個陌生電話。接通後傳來一個男子聲音,說道:「請問是橫空集團的葉總裁嗎?」

「嗯,你是哪位?」葉凡一聽,這聲音好像在啥地方聽到過。

「我是田一刀啊,就是港九市田氏刀削麵那家。估計葉總也聽說過我們吧。我們目前還沒有開拓大陸市常不過,不久也將進軍大陸了。準備搞連鎖經營。」田一刀說道。

「那我們恭喜田總了。」葉凡笑道,心裡已經明白了一些。估計是那天自己走前跟田一刀講的話起作用了。心說老子下的『井』你照樣子得鑽進來。

「這個,葉總,那天你講我這病在醫院沒辦法治好。這個,是不是有別的意思?」田一刀憋不住了,試探著問道。

「呵呵,港九的醫院可是在國際上都有一定知名們治好了你的病嗎?」葉凡故意問道,這田一刀是被五毒教的『痴子』下的毒,醫院能治好哪才怪了。

「他們說檢查不出什麼來,這個,不像是病了。不過,我全身發痛發癢,難受得很。葉總那天講了那話,是不是葉總知道有人能治好我的病?」田一刀果然有目的而來,這傢伙也是個聰明人。

「是么?」葉凡問道,自然要吊這傢伙胃口。

「嗯,就是這種情況。而且,我還發現。本來我是跟一個異人有練過一些年月的武功。

好像這武功能力方面都在隨著時間消失。而且消失得很快,本來我一腳踹斷六七塊重疊青磚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今天早上一試,居然連五塊青磚都踢不斷了。估計就是這病的緣故。

葉總如果知道什麼人能治好我的病,田某絕對給豐厚的報酬。」田一刀耐不住了。

你丫的七段不要講踹七八塊,就是十塊青磚也沒問題嘛,葉凡心裡漏了一句,說道:「這事,本來我是不清楚你的狀況的。不過,我曾經見過像你那天那種狀況的人。當時那人也是練得有幾手,好像是被人暗算了。後來有位老前輩出手治好了他的玻」

「哪位前輩是誰,他現在哪裡?」田一刀脫口而出,這傢伙真急了。

「這個……」葉凡繼續『吊』。

「葉總,如果你能提供這方面信息。你出個價就是了。百萬田某還是能拿出來的。只要找到那位前輩,不管治不治得好,田某馬上給付一百萬港幣。」田一刀還以為葉老大要坐地起價。乾脆砸錢了。

「我也好久沒見過他了,不過,我有個朋友有他的聯繫方式。我可以提供給你。不過,聽說其中還有點問題。」葉凡故意的賣關子了。

「什麼問題,葉總請說。」田一刀緊追著問道。

「這個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清楚,估計人家是不要錢。人家是大高手,錢根本就瞧不上眼。」葉凡講道。

「有條件可以談,葉總,你趕緊把聯繫方式告訴我吧。」田一刀近乎哀求了。

「這樣,你有時間的話到粵州市來。那人正好還在,我現也在粵州市這邊處理分廠的事。你過來我給你介紹一下。」葉凡見水到渠成了,就驢下坡。

掛了電話後葉凡馬上把這個消息彙報給了龔開河同志,老傢伙一聽那是開懷大笑不已,連誇葉凡會辦事,居然慧眼識才,是個天生的『伯樂』。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