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四十一章趙書記的提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四十一章趙書記的提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龔組,我這次可是為組裡立了大功,給你們提供了一位七段位高手。

比你們原先給的任務還提了一級。所以,這次飛空廠的事如果真的遇上問題時你可得伸手了。

他們是逼我到防務部要批文。您老人家不正是防務部特別顧問嗎?而且還是軍界委員會委員,上將。這個幫你可得幫定了。」葉凡乾笑了一聲。

「哼,這次你只是提供消息。你還沒把田一刀弄進組裡。這種人七段身手,願不願意來還是個大問題。而且,人家是戶口是港九戶口,不來咱們還真有些麻煩。當然,你能說動他加入的話,我會考慮你的事的。咱們都是同事嘛,互相幫助是應該的。」龔開河說道。

老狐狸,葉老大在心裡暗罵了一句,嘴裡說道:「那組裡得馬上派人下來跟他接洽。」

「唉,可惜李老病了。不然他來倒是最合適了。這樣吧,就叫破天同志負責這個了。如果田一刀能招進來,叫他加入昌背山護衛團里。當然,他開始估計會不習慣。慢慢來,人總是要有個過渡時期的。這昌背山護衛團正是磨礪他意志跟工作程序的好地方。」龔開河講道。

「堅決完成組裡任務。」葉凡說道。

「嗯,你態度很端正。」龔開河說著,「我得趕緊安排人手去查查田一刀的底細了。這政審一關可是加入a組的第一關。政審不會過再厲害的高手都不能為我們所用。」

半個小時過後,狼破天坐著專用軍吉到了飛空廠。

「兄弟。我還以為你不理我了?」葉凡笑著迎了出去。

「你還好意思講,忒不地道。」狼破天板著個臉冷聲哼道。

「不好意思,這事,我是一時不小心給說漏了。馬都有失前蹄的時候,人有時也會失言了。」葉凡說道。

「算啦,我曉得你是故意的。別還在這裡裝了,不是昌背山的事人家龔組要安排在你頭上,你丫的就不地道了。為了自己能逍遙就把兄弟我給賣了。愧得我還把你當最好的兄弟。原來,兄弟都是拿來出賣的。」狼破天一屁股坐下。

「別這樣講話老狼,你這身武功不用可惜了。就是現在不漏過段時間照樣子要漏的。

而且。估計你這傢伙也捨不得離開組裡吧。別得了便宜還賣乖。

這下子你這位置馬上拿下來了,只是側翼一下昌背山,又沒叫你去昌背山蹲坑子。

一舉兩得,你狼司令可是粵東大省的省軍區司令員,省委常委,這少將服一穿,牛逼哄哄埃

要不是有昌背山這件事,估計你的事還有些瓜葛是不是?」葉凡說道。

「中啊,葉老大你出賣了兄弟我倒過來還是我的不是了。算啦算啦。不扯這些無聊的東西。反正我是打也打不過你,只能甘認倒霉了。不過。下不為例。」狼破天這司令才當了一天,居然拿擺起架子來。

「晚上我作東,給兄弟接風洗塵。」葉凡趕緊轉移話題。

「嘿嘿,小葉同志,你現在是不是遇上麻煩了?」想不到狼破天居然一臉的幸哉樂禍。

「啥麻煩?」葉凡問道。

「就是你們飛空廠的事,你可能還不曉得。早上老子頭天去上班,正想坐下來認識一下省軍區各位班子成員。

想不到粵州軍區後勤部那個叫龍學進的部長過來了。跟我聊著,希望我出面跟粵東省委勾通一下。

由地方出面跟你們飛空廠交涉。」狼破天說道。

「你不會落井下石吧?」葉老大有些疑惑的看了狼破天一眼。

「呵呵,人家粵州軍區都出面了我還能推嗎?而且。我還兼著軍區總教官一職,作為下屬總得為軍區干點事兒是不是?不然,人家還不拿小鞋子給咱穿了。」狼破天乾笑了兩聲。

「你丫滴,真給粵東省委通氣啦?」葉凡可是有些惱了,瞪了這傢伙一眼。

「你說呢?」狼破天居然拿擺了起來。

「呵呵呵,老狼啊老狼,別在這裡耍我了。你丫的敢如此乾的話你還敢坐在這裡不成?你什麼樣人咱還不清楚嗎?」葉凡突然笑了。

「真是的。你就信我一回都不行。」狼破天有些鬱悶的說道。

「說吧,後來怎麼樣了?」葉凡問道。

「我說我剛到這裡,對這裡的什麼情況都不熟悉。這事要反應可以,也得等我了解清楚具體的情況之後再跟省委那邊勾通。這個。估計一時半分我都沒時間弄這個。如果等得及就等。」狼破天講道。

「嗯,這是你作為粵東省軍區司令員應該乾的事兒。」葉凡點了點頭,看了狼破天一眼,說道,「不過,他們肯定不會就此罷休了。」

「那當然,估計會繞過我直接跟粵東省委勾通的。這個,兄弟我可就幫不上忙了。而且,我相信你葉老大的手段。這點小事還能難倒你不成?」狼破天說道。

「你丫的就『貧』吧,不幫忙專講風涼話。我葉凡憑什麼能扛得過粵州軍區?」葉凡說道。

「你葉老大扛不過誰還能扛過?」狼破天可不會同情這傢伙。說道,「反正這件事我是不會出頭,再說了,我們省軍區還是他們下屬單位。這胳膊肘兒能拐過大腿嗎?所以,這件事上,兄弟我可就不好意思了。」

「算啦,你這傢伙也忒沒兄弟心了。不說了,昌背山那邊你去過沒有?」葉凡乾脆也不談這個了。

「明天過去,他娘的還真是麻煩。好好的省軍區司令當著這自在逍遙了一回,想不到居然還得管這頭疼的事。」狼破天罵了一句。

「有利也有弊嘛,昌背山雖說不能直接出成績。但也能影響到你在軍隊一塊的發展。如果昌背山出成績了,軍方那幾個有份量的同志還是能瞧在眼中的。對於你今後升中將,升更高的職位還是有利的。」葉凡講道。

「我也是看到了這一點,不然,老子才不幹這累人的活。」狼破天霸氣十足。

「怎麼,沒談下來?」譚司令一愣,問道。

「嗯,狼司令員說是剛來,一切不熟悉。說過段時間再說,不過。我感覺他沒講實話,好像在『推』。」龍部長有些鬱悶,講道。

「『推』,他有什麼理由推。再說了,我跟他打過招呼了,他知道你是我叫你過肉粵東省軍區還是咱們軍區的下級單位嘛。」譚司令有些疑惑。

「可不是嘛,不過,我總有種直覺,他就是在故意的『推』。老譚。你也知道,我的直覺有的時候是很靈的。」龍部長說道。

「這倒是怪了。狼破天同志以前可是在中警內衛局任局長。難道跟葉凡有什麼交集?」譚司令嘴裡不由自主的念叨著,突然一愣,沉吟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了。」

「明白什麼?」龍部長可是一頭霧水。

「他們在一起干過,我查過葉凡的資料,他曾經擔任過中辦督查室主任一職。而那個時候狼破天是中辦保衛局局長。兩人也算是同事。估計狼破天一聽葉凡,一時也拉不下面子來。所以。只好『推』了。」譚司令說道。

「想不到這兩人還有如此一轍。」龍部長點了點頭,問道,「那下邊怎麼辦?」

「張司令員催得緊,剛才親自掛了電話過來。我也把具體情況跟他彙報過了。

張司令講上頭的事快有著落了,要求咱們加快進度。這事既然逼得如此的緊。

這樣,我親自過去一趟,如果能見到趙書記再說了。」譚司令說道。

下午三點。譚司令運氣還不錯,粵東省委書記趙昌山給了他十五分鐘時間。

雙方寒暄過後坐了下來。

譚司令把征地的事跟趙書記講了一遍下來。

「葉凡,想不到他又轉回來了。」想不到趙昌山聽了后居然笑了起來。

「趙書記認識他?」譚司令問道。

「估計你查過他的工作履歷了,難道不知道他在咱們粵東省委組織部任過職。而且在魚桐市擔任過政法委書記一職。而著名的魚桐慘案就是他偵破的。」趙昌山說道。

「這個,我雖說了解過。但也沒想到趙書記還記得他。」譚司令的笑容有點僵硬。

他感覺趙昌山對葉凡的感覺好像還不錯似的。如果真是如此,那今天的事可就有些玄了。

「呵呵呵,他這個人很有特點,所以我對他的印象還是較深的。」趙書記並沒有迴避這個問題。

「那這征地的事?」譚司令講了半句。

「呵呵呵,征地那是應該的,國防建設大業嘛。咱們都得支持是不是?」趙昌山笑了三聲,轉爾講道,「不過,葉凡如此的強硬,你們是不是有什麼令他『強硬』?他這人的脾氣可是吃軟不吃硬的。有的時候,你們干工作也得注意方式方法,對症下藥嘛。」

「我們並沒做什麼出格的事,而且,一切都是按照通用規則賠償的。

只是葉總這人相當的獅子大開口,居然瞧中了我們軍區原本的燕月灘那塊地皮。

說是用這換他們飛空廠。這個,我們當然不會同意。燕月灘那塊地皮要用作軍事訓練場的。

而且,即便是不建訓練場但這價格可不能對等。用飛空廠換燕月灘的話只能換二成的地皮。

怎麼可能給他們全部。可是葉凡硬是要我們全部,這不是刁難人嗎?」譚司令一臉難為情講道。

感謝『頭號盟主哥cbchen』和『老9號盟主哥大城小事誠誠』兩位大哥打賞,謝啦,狗哥感謝!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