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四十三章逼田入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四十三章逼田入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我可以肯定葉凡跟其中一個委員關係很鐵。當然,是誰我不便講。而且,通過這位委員同志可以再為我們聯繫上二三個人。這樣算來,咱們能動員的人也差不多了。」狼破天笑道。

「這事就這麼定了,既然葉凡跟你曾經是同事。這事乾脆由你跟他挑明下來。」張司令員在家中就拍板了。

「張司令,可是咱們的燕月灘很大埃」譚司令嘴角抽搐了一下,最後掙扎了一下。

「再大跟審批相比,『小了』。老譚,事要分輕重緩急,這個輕重咱們要看透。這錢嘛,花得值就行了。錢拿來幹什麼,也是為了搞建設。錢去了咱們可以再爭取一些。而項目被卡著那比沒錢更麻煩。」張司令一臉嚴肅,說道。

「那好吧。」譚司令點了點頭。

「這樣吧,這事宜早不宜遲。我看就由老譚陪破天同志一起過去,晚上就過去直接找葉凡同志就行了。既然他還在粵州,這下子還方便一些。如果回到橫空總部去又麻煩許多了。」張司令幹事雷厲風行。

狼破天帶著譚司令又返回直奔葉老大住處而去。

「呵呵呵,葉狼兩人演雙簧倒是配合得默契。不過嘛,倒也無傷大雅。」看著狼破天背影遠去,張司令員笑著自語了一句。

這能坐到張司令這種位置的同志都是聰明人,誰想瞞誰都不容易。只是人家『張大師』沒有點出來罷了。

葉凡連夜打了電話給龔開河,說道:「龔組,飛空廠被粵州軍區徵用作為新軍港用地的事我已經跟他們搭成協議。這邊需要你能說動二到三位委員相助他們把審批報告批下來。」

「這事,我想想……」龔開河說著,沉吟了分把鍾,說道,「辦法倒是有,其實也沒必要這麼麻煩。這事即便是我不用插手也能力下來。」

「龔組有辦法?」葉凡問道。

「你忘了魚桐的大熊山基地是直屬於咱們管轄嗎?」龔開河說道。

「這個我當然曉得,不過,好像跟這飛空廠所在的天鉤灣軍港也沒啥關係吧?」葉凡說道,有些疑惑。

「你看你給忙糊塗了,前次我有提點過你。天鉤灣軍港的建成有利於從側翼衛護大熊山基地。」龔開河講道。

「咱們的大熊山基地可是國家最高機密,聽說就是那二十幾個委員中也僅有少數份量重的同志才知曉。就怕有些不明真相的同志不會同意這些。」葉凡講道。

「呵呵,你呀你,就是缺根筋。你想想,極少數有份量的同志看到了天鉤灣軍港的重要姓不就結了嗎?到時我再助力他們一把,這些極少數有份量的同志都同意的話其它委員們還有什麼意見?」龔開河笑了起來。

「倒也是,好像一個市如果招開常委會。幾位書記都同意的話其他同志也沒什麼好嘎的了。」葉凡總算是明白了過來,「不過,這事,還得組裡打了報告上去。這樣子更有說服力是不是?而且,大熊山基地不曉得粵州軍區的同志是否知曉它的真正用處?」

「張司令知道,其他同志不知道。畢竟大熊山基地在粵州的地盤上。

他如果知道也有利於能更好的保護大熊山基地。所以,這事,你完全可以暗示張司令,把這一條款作用天鉤灣軍港籌建的重點法碼提出來。

相信上面會考慮到這個特殊情況的。咱們組裡直屬的軍港不多。到時上頭肯定會問我的意見,那不就水到渠成了。

不然的話,有些同志又會嗦了,講我龔開河同志有插手軍方一塊事務。

這手也伸得太長了,難道你a組連軍界委員會都相納入旗下不成?

本來咱們a組沒能納入軍界委員會直管某些同志就有些意見。

認為咱們是支脫離了軍方管理的軍事秘密部隊。其實,這個我也很苦惱。

咱們a組的管理方式有些模糊。既看上去是由軍界委員會在管理,又看上去又不是。

反倒是他們那邊對我們的管理相當的弱,幾乎到了可以忽略的地步。

而我們是直接受唐的管理的。而國家政治委員會才是我們真正的上級主管委員會。」龔開河講道,他夾在中間也著實難做。這樣子干看上去權力是大了不少,但是,也得受軍方一塊的氣的。

擱下電話後葉凡把這意思傳達給了狼破天,狼破天當然連夜打了電話給張司令。

「哈哈哈,我這人還真是滴,這眼界是窄小了一點。怎麼連這個地方都給忘了,失誤失誤了。謝謝你破天同志,軍港能順利審批下來,你將是頭號功臣。」張司令爽朗的笑了,因為,他是深曉得大熊山的重要姓,比粵州任何一個軍港都重要。

它的重要姓甚至超過了東海艦隊。因為三大艦隊只是共和國明面上的海上武裝力量。現在是和平時代,真正動用他們出動的機會不多。

最多就是某些屁眼小國在某些不壞好意的大國的支持下搞些小動作時這三大艦隊才會站出來,以搞演習為由頭,起的只是威懾作用罷了。

而像大熊山基地這種不怎麼知名的基地才真正是共和國的最高機密。

因為,最好的神龍m2號最新高科技潛艇才是真正能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出動的共和國的殺手。

這種潛艇目前共和國僅有兩艘,一艘安排在靠近首都的地方衛護京師安全。另一艘就在大熊山。

而最近a組跟外國特勤組織進行的幾次大的較量都有神龍m2號潛艇的影子在。

不過,這種潛艇造價太高,而製造的材料難找。所以,共和國到目前也僅有兩艘,而且是令連美國海狼都摸不準底細的海下『巨無霸殺手』。

至今,各國都還沒摸清神龍m2號潛艇的底細。各國都能感覺到它的存在,但是此東東猶如神龍不見首也不見影。

但是,它又能讓你感覺他的確是存在,所以,這威懾力量非常的神秘。

海狼以及曰本神道組,還有俄羅斯紅軍組都把華夏共和國這最神秘的這東東稱之為海下魔獸。可以跟a組的『死神』相提並論了。

「哪裡的話,我的身份張司令也曉得一些。所以我就不饒舌了。這功勞就不必提了,哪是屬於你們的。」狼破天還要謙虛一下。

擱下電話后,張司令一直激動的在家裡的書房裡轉著圈子。這件事肯定不是狼破天能想出來的。

而狼破天從何處想到?

那估計跟葉凡脫不了干係。

而葉凡也未必能想得到,而這想到之人肯定跟葉凡的關係極為親密。

這葉凡背後有高人在指點。

那此人是誰?

轉了十幾個圈子后,張司令突然一震,失口納納道:「難道是開河同志,估計只有他能決定這件事了。

不過,開河同志怎麼會跟葉凡掛上鉤……難道狼破天講的跟葉凡要好的某個委員就是指開河同志。

娘西匹的,這小子,不簡單啊,靠上了這尊大神,幸好軍區沒有盲目硬來,不然,這事就麻煩了。」

第二天上午10點,田一刀匆匆到了粵州。

而戴成也到了粵州市,他要跟狼破天一起把田一刀『拿下』。

當車子開進粵東省軍區的時候田一刀雙眼瞪得老大,覺得有點不可思議,心說莫非這位高人還是個軍人?

「是不是覺得奇怪?」葉凡早把這傢伙的眼神盡收眼底,笑問道。

「是有些神秘啊,莫非高人還是位軍官?」田一刀不由得問道。

「你講對了,他就是剛到粵東省軍區任司令員的狼破天同志。」葉凡笑道,提前揭秘了。

不久進了軍區一個小會客室。就在狼破天的辦公室旁邊。

進去后狼破天跟戴成都在,旁邊還有二個工作人員,是戴成帶過來的。

葉凡先是介紹了一下狼破天,雙方寒暄過後坐了下來。

葉凡把田一刀的情況講了一遍下來。

「狼司令,我這病有治癒的可能姓嗎?」田一刀有些急了。因為,今天感覺狀況是越來越差了。

再如此下去,估計不用一個月,自己這身好不容易練來的功底子就將徹底毀了。

這對每位高手來講都是一個無法接受的沉重打擊。

「我先查一查。」狼破天說著,開始為田一刀檢查了起來,這貨自然是在裝模作樣。

這邊檢查那邊還向葉凡眨巴了一下眼睛。因為,田一刀身上所中的『痴子』的毒只有葉老大能解開的。

這貨檢查完后那眉頭皺得可是緊緊的,良久才講道:「你這是中毒了。」

「中毒,難怪,我也懷疑過這個。不過,沒發現什麼人沖我下毒。難道就是那天在查家遇上的那個傢伙?」田一刀失口而去。

「估計就是他下的毒,不過,也不能排除有其它可能姓。比如,你的仇家僱人下毒。」狼破天點了點頭。

「有沒辦法解除?狼司令,如果能解除,我會重謝的。」田一刀又拋出了糖衣炮彈。

「我是沒辦法了,不過,我知道有位前輩肯定能行。因為,我見過比你還嚴重的他都治好了。」狼破天開始下套了。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