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四十四章國資委來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四十四章國資委來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是誰?」田一刀緊追著問道。

「這個人我不好說,怎麼講。他在我們國家某個神秘部隊工作。

前次有位重毒者給他治好了,不過,為此國家也將損失許多。比如一些市面上都買不到的藥材,還有些輔助的機器設備以及一系列的調理手段。

這些東西我聽說只供給那支部隊的同志用的。不對外開放。」狼破天還真是一臉正經,看得葉凡跟戴成都想笑,覺得這傢伙演技還真是不通自來。

「這個,能不能借給我用用,錢好商量?」田一刀往坑裡跳了。

「沒用,國家有硬性的規定。這個只對部隊內部人員開放,因為,這種治療方法也是國家機密。絕不能外傳出去,要是傳出去還了得。」狼破天一臉莊重的搖了搖頭。

「這個,難道一點商量的餘地都沒有?」田一刀臉色相當的難看。

「絕對沒有,只能部隊內部人員開放。」狼破天搖了搖頭。

「葉總,你看……」田一刀轉爾求起葉凡來了。

「唉,這事,狼司令,你看看能不能你出面給聯繫一下。錢這方面田總講了好說。這個,能幫就幫一次吧……」葉凡故意說道。

「葉總,我們是朋友,所以我才答應見他一面。本來以為我能解決掉那就伸一下手。

不過,他中毒太深了。這種毒是什麼毒連我都不怎麼清楚。不過,我感覺是不是令人痛苦,而且會吞噬人功力的毒。

而那些藥材是由那支部隊控制的,就是我也弄不到。」狼破天一臉為難。

「沒錯,我感覺功力一天一變樣。都快退盡了。」田一刀點頭講道。

「難道連你的面子都不給嗎?我看田總也是個痛快人。到時捐贈上一筆款子給省軍區搞點建設豈不是更好?」葉凡講情道。

「沒用,再多錢也辦不成?而且。葉總,你也不會叫我犯錯誤吧?這軍隊的某些規定就是法律,任何同志都不能觸及底線。」狼破天非常的堅決。

戴成忍不住了,趕緊去了一趟衛生間,在裡面狂笑了幾聲泄一下。

「唉,這事,田總,這事,估計是沒戲了。」葉凡一臉為難講道。

「難道一點辦法都沒有了?」田一刀可是急了。

「對了。剛才狼司令不是講只對內部人員開放?」葉凡開始拋『糖果』了。

「葉總的意思是我成為那支部隊的內部人員就可以得到治療了?」田一刀皺頭一眉。

「狼司令,如果田總願意加入能不能得到治療?」葉凡問道。

「這個,我也不能說准。聽說那支部隊對人員的政審以及各方面考核都非常的嚴格。

很難進去,當然,田總我聽葉總講過有一定的身手。憑這個的話倒是可以試試。

如果田總有意的話我倒是可以當個牽線人。不過。話講在前頭。

能不能進那還得看人家的態度。」狼破天講得還像是那碼子事。

「加入部隊,這個……」田一刀猶豫了起來。

「加入部隊無非就成為軍人,不過,那支部隊好像跟普通軍隊不一樣。

跟國安很像,比如,你加入后照樣子可以干你自己的事,比如。聽說你是田氏刀削麵公司的總裁,你照樣子可以干你的總裁。當然,遇上緊急任務時部隊會招你過去出任務。不過也不必過於擔心什麼。

聽說那支部隊接的都是重大任務,像這種任務也不多。但是。話要先講清楚,這重大任務雖說出任務的次數不多。

但是危險性還是相當大的。有的時候甚至要冒著生命危險去干。

如果想安全的活著的話我勸你還是不要去試了。對你的自由方面倒是沒多大影響。

你先考慮好了再說。如果同意的話可以跟葉總聯繫。」狼破天實話實講。

「這個……我……謝謝你們了。我要好好想想……」田一刀說道。

田一刀怏怏著告辭走了。

「你說他回去會幹什麼?」狼破天笑道。

「還能幹什麼,肯定馬上去找解毒的法子了。」戴成笑道。

「是啊,就怕有人也能解開他的毒。像五毒教的高手。到時,咱們可就竹籃打水一場空了。」狼破天說道。

「沒事。」葉凡神秘一笑。搖了搖頭。

「什麼意思葉老大,比如,如果給他找到在港九的『痴子』本人,他出重金也許能治好。到時,你的任務可是又得打水漂了。」狼破天說道。

「以前『痴子』能治好,現在嘛,即便是譚笑笑也治不好。」葉老大詭異的乾笑了一聲。

「明白了。」狼破天看了葉凡一眼,豎起大拇指,說道,「你還真是餿啊,剛才怎麼動手腳的,我可是沒發現?」

「呵呵,本人動手腳你們都能發現我這老大豈不是白當了?」葉老大拿擺了起來。

「那咱們可得離你遠點,不然,啥時中毒了都不曉得。」戴成出來笑了。

「說得也是。」葉凡貌似正經的點了點頭。

哈哈哈……

高就是高礙…

中午的時候葉凡接到總公司辦公室主任曹雄凱電話,說是國資委有人下來了。

葉凡問什麼事曹凱雄說是不清楚,他們下來的人要面見葉總。葉凡只好匆匆趕回橫空總部。

這邊包毅接任的事也擺在了面前,武裝保衛部的戰雲剛同志昨天就催了。

關鍵是人員方面有些麻煩。

一回到橫空總部,孔意雄過來說道:「葉總,國資委來的人正在會客室里。」

「都是什麼人下來的?」葉凡問道。

「是由國資委紀委監察局常務副局長張隱豪同志帶隊下來的。」孔意雄講道。

「怪了,他們來幹什麼,難道是來查處周棟詐騙案子的?」葉凡問道。

「不清楚,他們不講,只是要求我們在第一時間裡聯繫上葉總,要求你馬上回來。」孔意雄講道。

葉凡擦巴了一下直奔會議室而去。

當見到張隱豪,葉凡頓時一愣,感覺這傢伙貌似在什麼地方見過。

不過,葉老大想不起來了。心裡也有些納悶,好像自己跟國資委的同志並沒有什麼熟人。

「你好葉總。」張隱豪貌似客氣的跟葉凡握了握手。雖說張隱豪是橫空集團上級機構國資委的工作人員,但是,葉凡的級別擺在哪裡,張隱豪也不敢擺架子。

不過,這禮節性雖說做得客氣,但貌似並不熱情,而且還隱隱有一股子的冷漠跟嚴肅,這個,跟他干紀檢工作有關係吧。

雙方寒暄過後坐了下來,張隱豪帶了幾位工作人員下來。有國資委收益管理局,評估辦等方面的工作人員。

「葉總,我們今天下來主要是要調查一件事。」張隱豪一臉嚴肅,說道。

「張局長你請說。」葉凡也是客氣的講道。

「你們最近是不是接了一批貨,是金陵賈氏集團訂購的?」張隱豪問道。

「是有這麼回事,是賈天則董事長親自過來訂購的。不過,這個,有什麼問題嗎?」葉凡點了點頭,心說這個有啥問題。

「總經額涉及多少?」張隱豪問道,儼然有審問的架勢。

「接近一個億,是由我們橫空集團下屬的橫空機械製造主廠接碘個,有什麼問題嗎?」葉老大有點來氣了,認為你張隱豪也太咄咄逼人了,老子又不是罪犯,你用如此口氣問人。

「這事本來是沒有什麼問題的,不過,關鍵是這批貨原本是賈氏集團跟華夏機械製造集團公司先簽定了下來的。

他們講你們是虎口奪食。把他們已經先簽定下來的訂單給硬性的搶走了。

說你們使用了陰謀手段,作為同在天雲省省內兩大集團公司。本來該是兄弟公司,更應該互相幫助相互照應。

而你們居然還挖他們牆角,動用了不正當手段,違反了正當的商業運作模式,是違規操作。

要求我們國資委出面調查此事。」張隱豪一說,葉老大總算是明白了。原來是如此,原本葉凡也有一定準備的。

「這是他們的申訴材料。」國資委一位工作人員把材料遞給了葉凡。

葉凡拿到手中掃了一遍下來,冷笑道:「他們羅列的罪名還真不少。

他們講我們違規操作,使用陰謀手段,這個沒問題,叫他們拿出證據來。

自己公司生產的產品質量不行沒人要,居然還倒打一耙賴我們橫空集團頭上了。

現在是市場經濟時代,市場經濟就要遵循市場經濟的規律。早就不是計劃經濟時代。

而且,他們跟金陵賈氏集團有簽定什麼我們哪曉得。而且,人家賈氏集團要訂購我們的產品。

自然說是我們的產品質量好,價格便宜,這叫物美價廉。這個,哪點又是違規操作了?」

「物美價廉,葉總,你這句話講得很好。針對這一點,他們講你們是濫用了傾銷法。

用打價格戰的辦法奪走了賈氏集團的訂單。像你們這種生產法,不但不能賺到錢,而且是兩敗俱傷。

作為你們兩家集團公司的上級主管領導,我們要針對此事展開調查,還請葉總能理解。

不過,他們的確出示了他們原本跟賈氏集團簽定的合同。如果不是你們,這批貨不可能『飛走』。

煮熟的鴨子飛了,人家申訴也是應該當的。」張隱豪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