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四十五章慢走香蕉同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四十五章慢走香蕉同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合同,張局長,他們真簽定有合同嗎?那正好,就請你們出示合同原件,複印件也行。」葉凡態度嚴肅了起來。

因為,葉老大早曉得,賈氏集團跟華夏機械集團並沒有簽定正式的合同,先前只是簽定了一個意向性協議書。

為此賈氏集團還承擔了幾十萬的額外損失。這個,當然也是賈家被費一度所逼不得已才轉到一電集團了。這個中內幕葉老大當然不會講出來自甩嘴巴。

不過,對張隱豪的態度葉老大覺得有些惱火。貌似這貨下來就有偏袒華夏機械集團的味兒。

這明明只是簽定了一個意向協議你就把它提高到了『合同』的地步,這正式合同跟意向性協議是有著本質上的區別的。你張隱豪作為調查人員可不能如此講話。

張隱豪明顯的一愣,手指頭彈了幾下,只是沒發出聲音來,他有點尷尬,說道:「這事我們正在調查之中,原件在他們那邊。今天我們只是先下來調查一下你們這邊的情況。」

「呵呵,無根無據的話還請張局長要慎重出口。」葉凡笑了兩聲,張隱豪那臉有點微紅了。

「我看過,他們至少簽定得有一個協議。」這時,收益局一位同志插嘴講道。

「協議,什麼協議?」葉凡冷冷哼道。

「這個我不是特別清楚。」那位中年同志面上也有點尷尬,說道。

「不是特別清楚的話還請某些同志不要扯出來。講話要以事實為依據的。

既然你們是我們主管上級領導派下來的調查組,那就得以事實說話。

如果都按猜測或意測,我在想,你這位同志昨天是不是有殺人。」葉凡氣勢如宏,壓了下來。

「葉總,講得太嚴重了吧,都扯出『殺人』來了。」張隱豪見手下被問得啞口無言,而此人又是在替自己講話,自然馬上反擊了過來。

「那就拿出證據來就是了,不然。就別在這裡上綱上線的。」葉凡口氣犀利,用的就是一開始就搶佔主動權全面壓倒調查組。

「葉凡同志,我們不正在調查嗎?難道我們受部里領導委託下來調查問你話都不行?

連話都不能問我們還怎麼樣開展工作?而且,橫空機電集團公司難道不是國資委管理的下屬公司嗎?」張隱豪恢復了氣勢,手指一彈,力馬反彈了過來。

葉凡心裡一動,覺得這傢伙的動作以不久前就見過。這傢伙是誰?

葉老大心裡又是一動,鷹眼施展開來,用生物雷達波掃了過去。

頓時。在生物雷達波形成的特殊掃描線上露出了不久前相似的波紋。

一感覺到這種波紋以及此人身上發出的一些氣息,葉凡差點笑出聲來。

這傢伙不就是前次跟自己以及戴成王仁磅幾人一起去昌背山那秘宮中探秘的。外號叫『香焦斗』傢伙。

這傢伙真名居然叫張隱豪,而且名面上的身份居然是國資委紀委監察局的常務副局長。

真他娘的是有趣,這山不轉水轉,轉來轉去雙轉到一塊去了。當然,葉凡相信,張隱豪是認不出自己的。

「你們掛靠管理我承認,但是,我也清楚。華夏機械集團才是國資委真正的下屬單位。

而我們橫空機電的實際上的主管領導部門卻是天雲省政府。你們是很少下來,即便是偶爾下來次把也只是走走看看。

連個業務上的指導都算不上。這次調查起來倒是很賣力啊?雖說我們橫空集團狀況不如華夏機械集團跟你們親熱著。他們作為這個行業的老大哥,其實更應該相助兄弟公司是不是?

想不到你們下來調查,沒有證據的東西也隨便出口。我們橫空機電集團是後娘養的。

但是,你們也沒必要如此的賣力吧?」葉凡面現譏諷,自然暗指他們故意偏袒華夏機械集團了。

「這點你錯了葉總,我們調查組下來絕對是以一顆公平公正之心對待任何下屬企業的。

不存在任何的沒有證據胡扯或意測,或偏袒某個集團的行為的。

葉凡你這話講出來可就有些不合時宜了。我剛才講了。現在只是調查階段,並沒有下定論。

你不讓我們開口問話了我們還怎麼樣調查。如果問到某些事,你真沒幹就如實的說沒幹就是了,怎麼能不允許我們問呢?

不問怎麼能查清事實。最後往部里彙報?莫不成還要我們調查組全體沉默不成?你這態度方面可是有些問題葉凡同志。」張隱豪也明顯的火了.

覺得這個傢伙也太翹皮了。不但不配合,居然還指責起調查組來。

這勢氣肯定得把這丫滴打壓下去,不然的話這調查就沒辦法進行下去了。

灰溜溜回去,那不是我張隱豪的性格。

「張隱豪同志,我想你應該明白一點。你們是下來調查的,而我們也不是嫌疑犯。

首先你這口氣就有問題,你們真把自己當公安人員是不是?第二個就是你們問話有問題,好些問話都是帶有你們自已主觀意測的意思。

這個說難聽點,在公安審訊中叫誘供或栽供。而且,你們還歪曲事實。

比如明明是協議你們說成是『合同』。而且一下來就有指責我們橫空集團,用了搶奪陰謀等不當詞詞。

這是你們公平調查的樣子嗎?這還沒結果你又從何處看出我們玩了陰謀。

你們這種不調查就下定論的口風可是有著嚴重的傾向性,是有嚴重的問題的。」葉凡可是逐句反駁。

「葉凡同志,如果你要如此講的話我們的調查就繼續不下去了。

如果一旦我們抽身回去,部里領導問起來這責任將全部由你們橫空集團承擔。

你葉凡同志並且還有阻礙調查組調查的嫌疑。我希望葉凡同志你能顧全大局。

讓調查組正常的調查下去。不然的話,我們只好抽身回去了。後邊一切後果,你們自己負了。」張隱豪居然甩狠話了。

「如果由著你們如此的折騰的話這沒事也能調查出事來。如果你們硬要抽身回去,我葉凡也不會攔著你們。

至於調查成什麼樣子那是你們的事。不過,我希望你們也能識大體,公平對待每一個企業。

只有這樣,才能順利調查下去。完成你們的任務,至於說阻攔,我們什麼時候阻攔過調查組調查。

而是你們調查用語太過份了。至於責任,該由誰付就誰付,誰也跑不掉。」葉凡冷冷哼道,根本就不賣面子。

「既然葉總還是如此的堅持的話,我看這調查無法繼續下去了。我們先回去了,告辭1張隱豪鐵青著臉馬上就站了起來收拾好夾包挎著就走,而調查組成員也跟著站了起來。

「慢走啊,香蕉同志。」葉凡在後面哼道。

「葉總,你這樣子亂七八糟用語可是有惡意傷人的嫌疑。我會向上級領導如實彙報你剛才所講的這句話。作為橫空集團總裁,怎麼能如此的當面編排部里領導?」一個中年人一臉嚴肅的沖葉凡講道。

不過,調查組組長張隱豪同志卻是站在門邊發愣了。他似乎突然被什麼震驚了,居然就那樣突兀的站在門框邊發起呆來。

其他組員一看也就停下了腳步,有些納悶的看著張組長。大家都以為張組長突然失神了。

半分鐘過後,張組長突然轉身,說道:「算啦,咱們雙方都沒必要如此的鬥氣下去。快到中午了,還是先回去吃飯怎麼樣?下午再說了。」

「那行啊,張組長有這種態度就差不多了嘛。這中午飯就安排在橫空招待所吧。你們是上級領導,下來吃頓飯還是該由我們下邊的同志負責的是不是?」葉凡說道,知道這傢伙聯想到了什麼。自然是要轉回來查證一下。

「那行,就去橫空招待所了。」張隱豪點了點頭。自然,納悶的是調查組成員,覺得突然之間張隱豪組長好像變了個人似的。

雙方和氣的吃飯,再沒聊調查的事。

吃完飯後,張隱豪一邊拿紙巾抹嘴一邊說道:「葉總,我看我們兩人還有些誤會。

這樣吧,能不能到你辦公室喝杯茶,咱們好好聊聊。相信我們兩個會充分的勾通,讓調查繼續下去的。

都是為了完成任務,大家沒必要一直在嘔氣著,這樣不但不利於調查。也不利於你們開展工作是不是?」

「那歡迎啊,可能是有些誤會吧。」葉凡笑道,帶著張隱豪往辦公室而去。

坐在了茶几旁。

「葉總,這個,你最後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我是相當的不明白。」張隱豪貌似無心的問道。

你就裝吧,葉凡在心裡暗暗鄙視了一句,笑道:「你會不明白嗎?」

「葉總,我真給搞糊塗了。我們這裡並沒有香蕉嘛?而上的水果中也沒看見香蕉。」張隱豪講道。

「呵呵,此香蕉非彼香蕉罷了。」葉凡笑道,兩人都要打啞謎一般。

「那這香蕉是什麼意思?」張隱豪也是一臉笑道。

「呵呵呵,張隱豪同志,有些事意會就是了。講太明白也不好意思。香蕉的事就不必再論了,浪費時間。不過,有隻四手六腳的怪物倒是令人難以琢磨。」

張隱豪騰地一下站了起來,獃獃的看著葉凡。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