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四十七章岳父口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四十七章岳父口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注意著點,注意什麼?」葉凡一愣看了張隱豪一眼。

「我先申明一下也許是小道消息,不過,聽說也有點影子。就是你們項南市那位蓋紹中書記。人稱蓋老虎的就是,聽說名已經報到部里了。」張隱豪講道。

「他莫非想到橫空來擔任書記一職?」葉凡冷哼了一聲,倒是個驚天的大新聞了。

「你們橫空集團黨委書記的任命得經過中組部,而這邊因為橫空集團也是國資委掛靠管礫以,中組部那邊會跟國資委打聲招呼。所以,這小道消息就是這麼來的。當然,我層次不夠,還不能知曉具體的情況。」張隱豪說道。

「謝謝。」葉凡說道。

當天晚上,葉凡打了電話給岳父,問道:「爸,聽說項南市的蓋老虎要到橫空來?」

「怎麼講話的,蓋紹中同志就是蓋紹中同志,怎麼變蓋老虎了?」喬遠山一聽,很嚴肅的訓了起來。

「他還真來啊?」葉凡有些急了,要是給蓋老虎坐上衛玉強的位置,那經后這橫空就有得折騰的了。

到時,自己想實現自己的目標那難度就加大了n倍不止。再加上蓋老虎在項南市的手下們,這樣兩頭一夾攻,那可是就頭大了。

「你怕他嗎?」想不到喬遠山哼了一聲,說道,「早知道如此何必當初?你呀你,處事就不夠穩當。怎麼還是毛毛燥燥的,現在倒好。人家『殺』上門來了。」

「確定了?」葉凡問道。

「差不多了,我給拖了一下,最遲也只能拖到五月初。你好自為知吧,我能做的也只能是這個了。

你要諒解,雖說是我在主持中組部工作,但是,這部里是國家的,並不是我喬遠山一個人的。

而且,中組部任命的高級幹部並不是部里就能決定的。絕大部分同志部里只是一個考核執行機構罷了。」喬遠山口氣緩和了不少。不過,給葉凡提供的信息就是。此事基本上已成定局。

「爸也得先跟我支聲一下是不是?」葉凡有些怨言了。

「支會有用嗎?再說了,這事也是剛定下來的。沒有定下來之前我是不會講什麼的。這話也只能說是跟你暗中提個醒兒,按規矩的話我這可是違規。」喬遠山說道,「你自己要注意著就是了,再說了,這事寧書記也早就知道,他有跟你通過氣了嗎?」

「沒有,我也是聽國資委某位同志無意中講起的。看來,你們的口風還真是緊。」葉凡譏諷道。有種被兩位大佬拋棄了的感覺。

「這是紀律。」喬遠山硬梆梆的講道。

「不過,我有些奇怪。你們倆位同志加起來居然都沒輒。哪這蓋紹中同志的關係那豈不是要頂天了?」葉凡說道,心裡可是有些發苦,貌似岳父也扛不住對方,那寧志和呢,這費家人也扛不住,那蓋老虎的後台豈不是太逆天了。

「不是我們沒輒,體制有體制的規矩。這件事我們根本就沒有插手。而且,也不想插手。」喬遠山哼聲道。

「你們還真是高風亮節。」葉凡氣憤的講道是。

「那是你的理解,我不作評判。其實。你也要理解志和同志。天雲省的當家人是他不錯,但是,他現在還代著。

有些事,不宜操之過急。前次為了你志和同志已經很大手筆了。

這個,同樣一件事出手次數太多的話會給上頭造成一種你專權霸道,想搞自己小圈子的不良印象。

咱們的黨從來反對搞小山頭主義,都是同志嘛。而且。其實,志和的意思還有另一層意思。

這個,給你一個強勁的對手,也能磨鍊你的意志嘛。你葉老大不是最喜歡當老大嗎?

不會是真遇上一『紙老虎』就焉了吧?那你還是趁早捲鋪蓋離開天雲就是了。

不過。醜話講在前頭。這次到橫空去是我跟志和同志聯手的結果。

如果你葉凡同志不能堅持下去,而且不能幹好的話,今後你再想找到哪位同志為你出手的話,那人家會膽寒的。

所以,怨言少講,閑話少扯。扎紮實實幹事,把集團搞上去才是你現在更應該關心的問題。

少管這些另外的閑事了。」喬遠山說道。

這樣子不行啊,蓋老虎五月初就要下來了,時間就剩下不到一個月。

葉老大心裡尋思著,還得往省城去拜該一下寧大佬。談談想法,爭取在這段時間把班子給調整一下。

因為周棟肯定是要走人了的。不過,這事,趙副省長一直在壓著的。

這事一直沒有定論周棟就暫時走不了人。周棟走不了省里也無法再安排人下來。這事,真是糾結埃

調查組調查一天後就走了,雷聲大雨點校而且,在第二天的調查中態度全變了。

貌似是友好合作,搞得就是橫空的同志都有些疑惑不解。估計這一切跟葉總不無關係。

而調查組一走,葉老大下午趕往了天雲省城榮城市。

晚上,葉凡拜訪了寧志和。

「來來,小葉快坐。」一進大廳,寧志和在看報,他老婆費香玉可是熱情得很。

「費姨好。」葉凡笑著打招呼道。

「小葉,你最近這嘴可是越來越甜了。」費香玉親自泡茶張羅,「這次下來就住費姨家就是了,費姨這家可也不比賓館差的。晚上費姨熬蓮子羹給你嘗嘗。這是費姨剛學來的絕活。可是從國賓館一個師傅手中學來的。包準你吃得吐了舌頭。

「你以為他很笨是不是,這嘴『油』著呢。」寧志和也是笑著擱下了手中報紙。

「呵呵,費姨煮的肯定是好東西。我怕等下舌頭真給自己咬了,那豈不成啞巴了。」葉凡小拍馬屁。

咯咯咯……

費香玉那清脆的笑聲直奔天花板而去。

「不過,費姨,莫非你是有事相求吧?沒關係,有啥事你開口就是了。咱們可是一家人啊,不能太見外了。而且,俺是您泊晚輩,晚輩為長輩辦些事是天經地義的。」葉凡轉爾又講道,也感覺費香玉今天是過於熱情了。

「哈哈哈……」寧志和突然笑了,轉爾講道,「看到沒香玉,我不早跟你講過,這傢伙猴精一個。你哪點小心思人家早洞察於心了。而且,這嘴好像抹了油一般,滑著呢。」

「這個,寧叔,我是看費姨過於熱情。這個,凡事正常就好。不正常,這個怎麼講,事太反常必有妖是不是?」葉凡笑道。

「有妖就妖吧,是這樣的,前次回京里,向大姐看我面色不錯,隨口問我用的是什麼護膚品。

向大姐跟我關係不錯,我們打小還是閨密。這事我也沒瞞著她,當時還答應給她弄兩顆試著用用。

這不,剛回來才幾天她又打電話來催了。本來還想過段時間跟你說這事兒,不過,這下子可是拖不了。」費香玉說道。

「不就是向大姐給你編了一個毛線袋子吧,你這嘴一大,就張開了。」寧志和在一旁插話講道。

「這個也正常,向大姐編的毛線袋子堪稱一絕,市面上都難以見到的。

那花紋,那做工,精細得很。這袋子我提出去好多姐妹都問我哪裡買的,她們也想買一個,不過,我說是非買品。

別看就一毛線袋子,那比什麼世界名牌什麼丹的要考究得多。這就叫什麼,純手工。」費香玉又笑了起來。

「向大姐是幹什麼的?」葉凡心裡一動,問道。這可是個拓展人脈的好機會。

因為,費香玉認識的女人那層次肯定不低的。多條人脈多條路嘛,反正這後宮玉顏丸是肯定得給了。不如送個人情。

「她呀,幹個閑差,倒不重要。不過,他老公還不錯,國資委常務副主任高一天。聽說你們橫空機電集團公司就是國資委跟天雲和滇南共管的。我想,這事,你如果能讓向大姐滿意。你們可是有好處的是不是?」費香玉笑得燦爛。

葉凡心裡暗暗感激,知道費香玉也有想幫自己一把的意思。

「謝謝費姨,勞你費心了。」葉凡趕緊說道。

「費心可不是嘴皮子光耍就能講出來的,你拿點實際的出來就是了。就是那丸子。」費香玉直接要了,在這方面她可是擱得下身姿——女人必殺嘛。

「我看小葉,你乾脆把橫空機電集團改成製藥廠算啦。把你那什麼後宮丸的整上幾車就發財了,什麼橫空機電搞不上去。」寧志和居然開了個玩笑。

「這個,我這種丸了不說藥材市面上根本上買不到。就是普通人也生產不出來。

能製作這種藥丸的高手不多,而且還要能懂方法,手法等。沒辦法量產,而且,也沒條件量產。

就是我有時抽空弄出來幾顆也是很費勁頭。倒不是講我製作時很難,關鍵的問題是藥材原材難找到。」葉凡講道。

「要不回去我跟老爺子講一聲,你去咱們家『地庫』再轉悠一下,沒準兒還能挑到合適的。」費香玉講道。

「香玉,別給老爺子添亂了。你們家那『地庫』估計也耗得差不多了。用在你們這個方面太浪費了。要是需要時拿不出來那豈不是要命。」寧志和皺了下眉頭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