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四十八章女人延伸的關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四十八章女人延伸的關係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有啥浪費的,女人天生為容顏而活。你們男人不都喜歡漂亮的女人嗎?

要不是我最近幾年保養得好,你估計早嫌我人老珠黃要踹腳了吧?

所以,你看,向大姐跟我這麼好。咱們總得意思一下是不是?」想不到費香玉一句話擠出來,差點噎著寧志和了,葉凡在一旁想笑,可是不敢,這貨憋得難受。

「算啦,說不過你,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不過,估計老爺子也不會同意的。」寧志和說道。

「不跟你講了,葉凡,那丸子你現在帶有在身上沒有?」費香玉講道。

「就剩下兩顆了。」葉凡有些肉痛,因為,藥材的確是難找到。好不容易湊足兩顆,這下子一下子就給沒了。

「那正好了,正好我答應給向大姐弄兩顆了。」費香玉很高興。

「你自個兒可是相當長時間估計都將沒有了吧?」想不到寧志和又插嘴攪渾了。

「這藥丸下次還要什麼時候才能弄出來?」費香玉一愣也想到一個相當棘手的問題。

要是長時間沒有用的話那自己可不能保證還能如此容顏了。這個,在涉及自身之時每個人還是有自已的想法的——人之私,姓本來嘛。

「寧叔講得沒錯,主要是沒有原材料。這兩顆也是我好不容易弄到藥材弄出來的。費姨可是要考慮好了,估計這半年內就沒有了。」葉凡講道。

「給了,我答應過的事就要實現。不然,向大姐還會怎麼樣埋汰我了。」費香玉一咬牙,說道。看來,在有的時候,費香玉也不失費家豪義風範。

「哈哈哈,晚上可別在我旁邊嘮叨又後悔開。」寧志和挪喻道。

「你看我是這種人嗎?」費香玉白了老公一眼。

「說不準。」寧志和笑道,再遭費香玉一個『衛生球』伺候。

「費姨,這藥丸普通人也不會用。即便是送給向大姐她也找不到高手給他塗藥是不是?」葉凡說道。

「你忘了蝶舞那丫頭啦?」費香玉笑道。

晦氣,本來是藉機跟向大姐攀點交情,想不到給費蝶舞給破壞了。不過,這樣也不錯,相信費香玉會給自己美言的。

「我倒是給忘了,只是,費姨講到向大姐的老公高一天同志是在國資委任職的事。最近我們還真遇上了一點小麻煩。」葉凡講道,乾脆借費香玉之口跟著藥丸一起傳過去了。

「噢,什麼事?」費香玉問道,剛收了人家好處當然也想表示一下『心意』。

「就是我們跟華夏機械集團公司的一點小事……」葉凡把調查組的事講了一遍下來。

「你怎麼知道這事是於副部長有交待什麼?」寧志和倒來了興緻。

「我也是聽說過,不過,調查組聽說是於副部長安排下來的。而且,指向得太露骨了。

所以我才生氣了,搞了他們一下。現在他們老實得多了。不過,這事,我是擔心他們會折騰個沒完沒了。

我也明白,咱們集團在國資委那些領導眼中是不如華夏機械集團份量重的。

咱們是爛攤子,人家可是能賺錢的寶貝。沒辦法,現狀如此。不過,也不能太過份是不是?」葉凡講道。

「唉,這都是歷史遺留問題。當初計劃經濟時代的產物,根本就沒有考慮到在同一個省搞兩個類似的大型集團的弊端。

計劃經濟進化到了市場經濟,這弊端開始顯現。而華夏機械集團獲得了更多的政策支持以及更多的扶持。

即便是現在他們每年也都還有一定的配比唬只能獨資不能合資也限制了他們的一定的發展。

只要幹得好,你們比他們更有前途。當然,對於國資委的某些同志來講,自然看重華夏機械集團了。

畢竟,華夏機械集團是由國資委讀力管轄的,跟我們天雲省沒關係。

嚴格來講,你們跟他們甚至還存在著相當大的利益衝突,因為,你們是省代管企業。

能賺到錢,有了利潤,很大一部分是要上繳給省政斧充實省財政的。這其實就是大方面跟小方面的區別。」寧志和嘆了口氣。

「不管怎麼樣也不能這樣子欺負人是不是?難道窮孩子就不是孩子了。

我說那個華夏機械集團的某些同志也有些問題。自己沒本事居然還告狀。

你都佔有了如此優勢的資源了還要搶人家那剩下的一點飯碗,也太沒同情心了。

而國資委某些同志就是在助長這種歪風邪氣。」費香玉自然是支持葉凡這一邊了,「放心,這事我管定了。看著向大姐跟她講一聲。到時,還需要高一天支持橫空集團。」

「你別被小葉同志騙了,亂撒同情心。」寧志和居然似笑非笑的看著老婆。

「騙,怎麼可能。小葉同志可是咱們自家人,你說是不是小葉。」費香玉根本就不信,這個,人一旦先人為主差不多就這種狀況了。

「這個,呵呵,我作實犯不著來騙費姨。只是有一點點小不妥當的地方剛才沒講出來。

無非是華夏機構集團跟金陵賈氏先簽得有個定購這批零配件的意向協議。

這意向協議也不是正式的合同,是沒有法律效力的。而且,賈家看到我們的產品物美價廉,自然就選擇了我們的產品是不是?

市場經濟就是這樣,優勝劣汰嘛。總不能你這個貴,這個質量不如人家還要人家買,這不是霸王硬上弓嗎?」葉老大講這話心裡可是有點發虛的。

「意向協議只是一個意向,還沒有正式形成法律文本。小葉講得沒錯,費姨支持你。」費香玉說道。

「呵呵,小葉同志,估計還有什麼你沒倒出來吧。跟我還藏著掖著。」寧志和怪怪的笑了兩聲。

「沒有了寧叔,我敢在你面前玩弄『文字遊戲』嗎?」葉凡就差要喊冤了。

「你可別忘了,省政斧可是專門有安排幾位同志駐點你們橫空機電集團的。

去年我還是省長的時候為了抓起橫空集團,所以,對於華夏機械集團也了解過許多情況。

其實,華夏機械跟你們橫空機械早就是競爭上的對手了。只是人家是穩當的壓著你們幾頭的。

而據我所知,金陵賈氏集團跟華夏機械集團是有著長期的合作協定的。

你這叫橫插了一扛子,人家心裡會痛快才怪。而且,我覺得這個賈氏會回頭到你們橫空來定產品,是不是其中還有什麼瓜葛。

估計,你小子沒整什麼好事兒吧。咱們這裡聊聊沒事,從省里來講,我是支持你們橫空集團多一些的。

這個也是沒辦法的事,再不支持你們就扶不起來了。」寧志和口吻親切,像個長輩。

「嘿嘿,寧叔,我講了你可別批評我。」葉凡乾笑了兩聲。

「不早跟你講過了嘛,我們不是在談工作,在閑聊。閑聊不犯法不違規是不是?」寧志和笑道。

「其實也沒什麼,這其中當然也有點什麼。不過,這個跟華夏機械集團是沒有頂點關係的。

而且,這事還是賈氏集團自個兒找上門來的。人家要送上門來我們總不能往外推是不是?

你情我願嘛。」葉凡是講得模稜兩可的,自然是想矇混過關,要是抖落出費一度出來,那費一桓大佬還不家法伺候。

「好一個你情我願,好小子,居然『玩』到我頭上了。有些事,只要你做了,總會有人知道的。一度那孩子也太調皮了一些,下不為例埃」寧志和突然聲音提高了八度,嚇了葉凡一跳,這貨不由脫口而出,道,「這事寧叔知道了?」

「就你們那點花花腸子,別以為就能盡瞞天下人。這事還不算過份,過份的話一度可就得挨家法了。」寧志和說道。

「不好意思,這事,是我主使的。其實,一度也是被迫的。你們要家法就家法我吧。

而且,我們也不是無端放矢,當初賈家的確做得太過份了。這欺負人也不能欺負到如此的地步是不是?」葉凡趕緊解釋,把罪名往自己身上攬。

到時即便是費一橫桓要追究估計不會能自己下手的。再說了,費家還欠著自己人情,老著臉皮也能頂上一回事兒。

「我說過下不為例了,當然,賈家也著實過份了一些。」寧志和說道,「最近你都在折騰什麼,都給我說說。你小子要是不能帶出橫空來,是要打『屁股』的。」

「好事兒啊寧書記,最近剛跟港九正河集團簽定了投資八個億的……」葉凡自然不時時機的表功了,先讓寧大佬高興一下,爾後再提出條件就好辦了。

「幹得好,你得抓緊時間把正河集團拿下來。這八個億一旦簽定了合同下來,對於你們橫空集團來講就是一隻能助力你們騰飛的翅膀。

幹得不錯,還有粵州飛空廠,如果能成功盤下燕月灘,不錯。你的眼界很開闊,辦事有手段。

有的時候用一些手段寧叔我並不反對,只要不違法不犯法就是了。

而且,企業改換思路,不要死抱著不賺錢的活干也是一種很好的想法。

當前房地產市場剛興起,正紅火著。你們建立橫空建築公司的打算也不錯。

你們自己就能消化掉自己一部分產品嘛,相得益彰。不過,這些都不是口頭講講就能實現的。

比如,就是你們換來了燕月灘,可是飛空搬過去后基本上你們等於這個廠子要從零開始了。

建一個造船廠可是需要大筆資金的。而人才跟技術力量也不能缺了。

還有,形成一整套規模的造船能力也需要一定的時間周期的。你們不可能能在短時間內讓飛空造船廠就騰飛起來。

要做好兩年打攻尖戰,過苦曰子的準備。而也許等飛空造船廠形成規模之時能有桃子給你摘之時你沒準兒也是該離開之時。你要想好,是不是為他人作了嫁衣?」寧志和心情一時大好,也詳細的談著自己的看法。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