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九百四十九章搶權搶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九百四十九章搶權搶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不再乎這些,我為他人作嫁衣作得多了,現在已經麻目了。

比如在晉嶺風州成功引進紅拍天真集團,成功促進風州高等級二級路的建設等等。

還有在同嶺拉來的投資額度高達50個億的火電廠,還有京銀高速接入同嶺境界的大事等等。

哪一件都是我葉凡的手筆。這些雖說我不能見到成果了,但是,相信上級領導們都心知肚明。

不然的話,寧叔估計也不會下定決心叫我過來吧。正因為我的實力證明了我能幹成這些事來。

當然,跟當時省委省政府的支持,以及京城部委的支持也是分不開的。」葉凡說道。

「你講得對,雖說桃子別人摘了。但是,你這個種桃人咱們還是能看在眼中的。是你的功勞飛也飛不走,你在同嶺跟風州所干出的幾件大事,也正是促成我下定決心要把你拉過來的決心。不然,我拉來一個庸才那豈不是自毀聲譽。」寧志和說道。

「寧叔,現在橫空正跟幾家公司都在進行著緊張的合資談判之中。

這一切都需要一個強有力的橫空黨委班子配合才能讓我敢於放手去完成這一切。

而上頭給我的時間並不多,估計就一個月左右了。而想在這一個月內完成這些合作項目,那是絕不可能的。

幾個億的大項目,不是說投就瞳方還需要進一步磋商談判。這拉鋸戰才剛剛開始。

聽說橫空書記人選已經確定下來?」葉凡開始拋出今晚的目的來了。

「你晚上過來的真正目的在此吧?」寧志和斜掃了葉凡一眼,問道。

「我知道難以瞞過寧叔的法眼,不過,我也是沒辦法。蓋紹中同志下來,寧叔估計也聽說過我們之間發生的事。

我說句不好聽的話,估計他過來不是相助我,而是給了我一個強力的掣肘。

像合資幾個億的大項目肯定是要上集團黨委班子討論的。周棟現在這位置空缺著,而蓋紹中在項南市有蓋老虎之美稱。

對橫空集團的影響也相當的深。到時,再加上項南市的掣肘,我將是多方受制。將被嚴重的束縛自己的手腳。

想揚開大刀干一番難度就相當的大了。相信寧叔也不願意看到如此情況發生。

因為,我要把橫空帶出來。」葉凡講道。

「周棟的位置要調整估計還有點難度,趙向雲同志的調查還沒一個定論。

想處理周棟也無法下手。而要調整橫空黨委班子也是件相當麻煩的事。

寧叔的境況你最清楚,這個時間維穩才是首要問題。不過,既然你都提出來了。

不管怎麼樣,適當的調整橫空機電集團公司的黨委班子還是必須的。

你有中意的人選沒有?」寧志和想了想,也下定了決心。因為他也明白,橫空只有靠葉凡才能帶出來。

橫空能帶出來將大大減輕天雲省的負擔。而且對於自己扶正也有點小幫助。

再說,葉凡是自己拉過來的。如果被蓋老虎欺負得太慘自已面子上也沒有光彩。

這次蓋紹中將擔任橫空集團黨委書記一職的任命自己無力阻止了。那在另外的方面,在自己可控的範圍內還是要出手幫葉凡一把的。

不能既要馬兒跑得快又不讓馬兒吃糧草。得給點好料是不是?

「橫空紀委工會主席何全理同志就剩下半年時間就到點了,能不能提前騰位置出來。公司下屬的紀檢監察部的伍雲亮同志不錯。完全能勝任這個位置。」葉凡講道。

「噢,怎麼會是伍雲亮同志?」寧志和眼神有點怪異,看著葉凡,想不到伍雲亮的大名寧志和這種大佬居然知道。

「伍雲亮同志不錯,肯干實事。」葉凡對他的評價很中肯。

「聽說你們倆人還鬧騰過一段時間,你不是還出手煽過他一巴掌。這事,省紀委的雷書記可是向我說起過。」寧志和講道。

「這個,個中自有原因。我折騰這事是為了讓省里出手調查周棟的事。主要是為了追回臟款。而伍雲亮折騰此事,想不到也是為了能讓省里果斷出手。想不到我們兩個目標是一致的。所以才搞出這麼大風聲來。」葉凡倒出了原為。

「這件事你不會怪省里吧?」寧志和問道。

「不怪,我知道省里也有省里的難處。不是單單一件詐騙案子的問題。」葉凡點頭表示理解。

「嗯,你能理解就好。伍雲亮同志是不錯。」寧志和講道。

「寧叔,我這裡有相當確鑿的證據可以證明周棟有大問題。如果省里真肯痛下手的話我可以提供出來。我這樣子乾的目的不是想管這閑事,我也沒時間來管這閑事。不過,我想要周棟的位置。」葉凡講道。

「你的胃口未免太大了。一個位置就差不多了。再提出來就有些『貪』了。不過,寧叔再答應你一個分部負責人兩個位置。你現在可以提。至於黨委班了那邊,就一個吧。」寧志和定了調子。

「那好,集團黨政辦主任位置很特殊。是服務於黨委班子的。相信寧叔也明白它的重要性。

我覺得原黨政辦副主任孔意雄同志不錯。還有,重工業園區原任主任雲曉理同志牽扯進了詐騙案中。

雲區長已經不適合擔當工業園區主任一職。而原工業園區副主任姜軍同志不錯。

而正組建的橫空建築公司也是交待給他全權籌辦了。此人曾擔任過軍隊工兵團團長一職。

干過重大的軍事工程。對於修路架橋建房那是輕車熟路。而且,他有一大批退伍的工程兵在。

所以,建築公司的組建非常的順利,只要資金一到位,差不多就可以鳴鑼開工了。」葉凡講道。

「嗯,姜軍同志算一個。」寧志和點了點頭,「這樣吧,你回去馬上招開班子會議,把推薦的人選儘快上報到省委組織部。不能拖了。」

晚上,在賓館里。

葉凡笑著對孔意雄說道:「意雄,你跟了我也有一段時間了。表現不錯。」

「那是應該的,也是必須的。以前跟著葉總時還有些發怵。」孔意雄笑道。

「怵1葉凡一愕,看了孔意雄一眼,問道,「為什麼,我這人平時表現蠻有親和力的嘛?」

「不是那個意思,其實是葉總的威信讓意雄剛開始時有些發怵。

葉總連蓋老虎的脖頸都敢掐,還有,姜軍也不是給葉總收拾得服服貼貼的。

當時就有些發怵,不過,到後邊發生的一些事,比如吳林對葉總的態度改觀,還有在港九市發生的一切。

這一切又讓意雄我心裡是越發的佩服。也堅定了意雄要跟著葉總干出一番事業的決心。

雖說我乾的活不上檔次,但是,意雄認為。我這是服務集團領導,特別是為葉總服務。

服務搞好了,葉總能為集團干更多的事,所以,我心裡覺得很自豪。」孔意雄很會揣摩領導心思,這一番下來,就是葉老大都覺得特別的舒坦。

「哈哈哈,你個意雄啊,不錯不錯……」葉凡伸手拍了拍孔意雄肩膀。

晚上時葉凡接到曲省長秘書打來的電話,說是曲省長要聽彙報。所以,第二天早上八點正,葉凡準時到了天雲省政府。

不過,當葉凡輕輕推開門時才發現。不但曲省長在,而常務副省長布華清同志也在曲省長辦公室外間的一個小會客室里。

這者不善,葉老大首先就在頭腦中冒出這個話題來了。因為,聽說周棟的姐夫就是布華清。此刻布華清又出現在這裡,不曉得會整出什麼事來。

「來坐吧葉凡同志。」見葉凡進來,三方握手過後曲省長招呼葉凡坐在了會客廳的獨木沙發上。布華清對葉凡的態度是平淡無奇,看不出好壞。

「葉凡同志,今天把你叫來,主要是要了解一下華夏機械集團跟你們橫空集團之間發生的事。

你們倆家本企事業都在咱們天雲省境內,雖說主管單位方面有些不同,但也應該是兄弟企業,更應該互相幫助。

以前華夏機械集團經常還會弄些單子給你們做。這次怎麼回事,他們居然向我們省政府遞了申訴書?

葉凡同志,有些事,要注意處理事件的方式方法。如果一旦僵,今後,你將失去華夏機械集團的任何相助。

你們倆家集團雖說規模都不小,但是,華夏機械集團人家是利稅大戶,發展得很快。

反觀你們橫空集團,現在什麼狀況你我都心知肚明,我就不嗦了。

你們已經沒有了抗衡華夏機械集團的資本。你要認清自己的現狀,不要盲目處理一些不合時宜的事。

不然的話,將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更為催生嚴重的後果。」布華清一臉嚴肅,開始就給下了一點小定論。貌似這事就是葉凡處理不當似的。

「布省長,這話我可是有些不明白了?」葉凡心裡馬上惱火了起來,反問道。當然,口氣還較和緩。

「你有什麼不明白的儘管提嘛,今天曲省長也在。我們又不是官僚主義,難道還不讓下邊的同志講話不成?」布華清皺了下眉頭,哼聲道。

「葉凡同志,有事講事就是了。」曲省長說道,葉凡琢磨了一下,覺得好像布省長跟曲省長的態度是不一樣一點。布省長一來就扣帽子,而曲省長貌似只是想了解一下具體情況。未完待續。。。